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想念吕耿松先生]
郭少坤文集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十)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十一)
++++++++++++++++
·阳光下的罪恶
·姚明为何总能成为NBA明星赛的第一得票人
·怜子如何不丈夫
·愧对维权
·给《自由圣火》全体同仁暨海外朋友拜年
·官场与社会现象的民谚集锦
·张五常在信口雌黄
·看徐州市被评议落马的干部
·开“二会”不如开“三会”
·一石激起千层浪
·解读温家宝总理语录
·闻刘晓波获“十一届人权新闻奖”有感
·“东方党”是谁?
·清明杂记
·一样的酸楚一样的痛——写在《评刘晓波获新闻奖》之后
·狼和贪官
·错在共产党,而非王丹与我
·行藏坐卧心无怠——敬和韩杰生先生
·“六四”周年杂感
·草菅人命的“反右运动”
·怎一个“批示”了得
·看共和国史上最大的“黑社会”
·“七一”感言——兼思“黑奴”
·“审判”来得何其快?!
·中国足球输在哪里?!
·“建军节”感言
·谈谈薪酬的“政治”
·洗礼
·忍看朋辈成新囚 天堂地狱问杭州
·中国有没有明天——读黄河清先生大作有感
·重读樊百华先生旧文感作
·“十七大”之前 请不要政治作秀
·诺贝尔奖为何无缘中国
·想念吕耿松先生
·迟到的挽词——悼念包遵信先生
·李海印象
·“十七大”后的中国一月记事及浅析
·闲话“选举”
·灯光下,有谁想过中国煤矿工人的血和泪?!
·物价如此疯涨 百姓何以聊生?!
·圣诞节有感(一首)
·维权始知世道艰
2008
《自由圣火》
·敬和于浩成先生(二首)
·奥运会之前的几点忧思
·谁来听听和关注他们的《血泪控诉》?
·鼠年说鼠
·仇和能“求和”吗?
·还有多少中国人在跪着和为什么志愿下跪
·“两会”召开在京又见百姓下跪
·令人深思的“生财之道”
·代表人民者知多少——写在“两会”之后
·“和谐社会”下的孩子游戏和警察赌博
·有这样的“先进公安局”——记江苏省丰县公安局的“政绩”
·安得广厦千万间,聚得酒色共开颜——论当代中国式腐败
·胡佳能够获得“保外就医”吗?
·“五一”感事
·向灾区捐款前后的几点思考
·如果
·如何“化悲痛为力量”?
·王子犯法,能与庶民同罪吗?
·我的“六四”之痛
·李小鹏上任山西省副省长的第一把火
·再说捐款
·随处可见的“范跑跑”们
·中共历次党内斗争导致的民主失败及其后果——纪念中国共产党诞辰87周年
·警察牺牲后的人民反映以及我的看法
·老百姓想知道什么以及又能够知道什么——再评杨佳案
·瓮安县事件证明了中国维权道路的艰难
·《规定》有用吗?
·那一年——我所知道的那两位漂亮大姑娘
2009
《自由圣火》
·幸有赭衣供伤病 铸得圣火自由魂【“2008《自由圣火》写作奖”获奖感言】
·“神经病”一席谈
·不仅仅是孙东东一人的过错
·“六四”、我及儿子
·现在问题之诸解
·致江苏省公安厅孙文德厅长暨党组的申诉信
·“教师节”后论教师与教育
·萧萧秋风今又是 谁的人间——共和国国庆六十周年有感
·悼林希翎女士
·中国六十年来偶像及榜样变迁的思索
·庆典后的感受
·网文摘抄及老百姓的评论
·与死人同活
·沉痛悼念卢玉女士
纪实
·1、历经风雨十二年 今又重踏上访路
·2、历经风雨十二年 今又重踏上访路
·3、历经风雨十二年 今又重踏上访路
·4、历经风雨十二年 今又重踏上访路
·5、历经风雨十二年 今又重踏上访路
2010
·随感二首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和温家宝总理谈谈什么叫“活得有尊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想念吕耿松先生

   

郭少坤

   岁岁重阳,今又重阳。在这秋高气爽的季节,我没有感到心旷神怡,因为我无时不在思念着自己那在狱中的好友吕耿松先生。在这万众登高的日子里,我没有心情去随众登高远眺,更实在是不愿意去看那苍天的高远和晴朗,因为它和人间形成的反差是那么大;我阴暗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这人间的悲欢并不能相通,乐者未必知其乐,苦者未必心内苦;佛家所谓的“苦苦苦有限,不苦苦无穷”哲理即在此。所以,我祈望身在狱中的朋友吕耿松虽然身在地狱的黑暗中,但你的思想境界却像这深秋季节的九重天一样高远,你的心应该像海洋那样宽阔,看清迫害你的社会丑恶,宽容迫害你的那些无知罪人。有了这些,相信身在狱中的耿松兄会同这自然万象不断变幻的外界一样,找到属于自己的欢欣和喜乐。

   带着这复杂的心情,我不得不再次回忆起吕耿松先生及其他为中国的自由民主事业所做的奉献,尤其是他那对弱者们关怀的博爱之心。

   台湾的李敖曾经说过这样说过:“不要谈什么关心世界,你能够爱自己身边的人就不错了。”这话曾经使我联想起自称“担负解放全人类”的中国共产党,因为共产党的口号是充满着远大理想和蛊惑人心的,但是结果又是什么样的呢?显然是令人失望的,现在的事实是:中国共产党别说是“解放全人类”,就是自己的国家又都得到完全彻底的解放了吗?比如说对贫穷的解放,对思想的解放,对言论的解放,显然是还远远没有做到;人民看到的不仅仅是全人类还没有被共产党所解放,而且中国的贫富悬殊越来越大:贫穷者没被解放,思想者没有市场,言论没有自由,倒是有一些公然违反党纪国法的权有势的共产党人依靠说假话办假事等不良手段,先把自己给解放了,并且率先过上了“共产主义生活”。所以说,中国共产党“解放全人类”的说法是靠不住的,是值得让历史去进行推敲的。那么,以反对一党专制和追求自由民主的人士,又有多少是不只关心权力的转移,而是全身心的致力于民主制度的建设和在生活中切实关爱自己身边的弱势群体的呢?我想,在那么多为了中国的自由民主而奋斗并做出牺牲的志士仁人身上,人们已经看到很多,所以,不在此论述,我只是在这深秋的萧瑟时节,更多地想到吕耿松先生。

   我对吕耿松先生最深刻的印象是,一、他非常关心国家军队的国家化和国家的司法独立建设,对此,我们曾经有过深入的讨论。从吕耿松先生发表的文章和谈话中已经可以看出,而且使人们不能不从中受到启发并认识到:只有国家机器国家化和建立起真正的司法独立制度,中国才可能有着真正的民主保障,否则,一切都是空谈。其二、吕耿松先生不但是有着远大的理想和目标,而且在对自己身边的朋友和他所知道的弱者们表现出来的人道关怀更加是令人尊敬和赞颂的,读者们可以从吕耿松先生那大量的为社会上的弱势群体维权文章中看到,他是对弱者们充满者深厚感情的,他为下岗失业者呐喊,为被非法占地农民呼吁,为被强行拆迁的市民鸣不平……也正因为如此,他得罪了地方权贵,直到被政治迫害和打击报复身陷囹圄。在对自己的朋友方面,尤其是在朋友们遇难时,吕先生也是以极大的热情去投入那必须的人道关怀之中,如在杭州曾经遇到困难的池建伟、来金彪、任伟仁等先生(包括他们的家庭)都得到过吕先生的关怀,他为他们呼吁募捐,为他们慷慨解囊……

   可就这么一个忧国忧民的知识分子,这么一个耿直正义的道义人士,竟然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犯罪嫌疑”关押在本来是关押那些祸国殃民者和坏人的监狱,谁又不能不为其扼腕痛惜呢?!

   面对这残酷的现实,我们的确是无能为力。我们唯一能够寄希望的就是刚刚结束的中国共产党第十七届代表大会及其产生的中共中央领导人,希望他们能够看到几千名各界人士关于吕耿松一案给他们的《呼吁书》,希望他们能够真正贯彻落实“以人为本”、“创建和谐社会”的大政方针,更希望能够切身兑现胡锦涛总书记有关加强“民主法治建设”的承诺,在现行政策和法制框架下,尽快的释放吕耿松先生以及和他同样因言获罪的所有人士,特别是像陈光诚那样的弱者,像郭飞雄那样的无辜者,像高智晟那样的仗义执言者,当然,还有更多的访民及其冤假错案都能够得以纠正……不难想象,也可以相信,如果我们的这些希望真的成为了现实,中国共产党的第十七次代表大会才可以被证明是一次划时代的历史转折点,是中国共产党迎着世界文明潮流进步的一个重要标志。那样一来,不仅仅是像吕耿松先生这样的好人和他们的家庭的福音,也是我们中国人的一大幸事,因为我们终于可以说: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正在慢慢废除了几千年封建统治所奉行的文字狱,终于让人民自由表达和讲话了,我们的民族真的大有希望了!

   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在成长。无论是从自然界的发展规律还是从人类社会的进步轨迹而言,作为新一代统治国家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人都应该责无旁贷的清除封建统治时期的一切沉渣余孽,尤其是历史上那祸国殃民的文字狱和以言治罪不文明行为。中国共产党不是喜欢讲“实事求是”吗?那么就让我们共同“实”过去因为专制造成沉痛教训之“事”,“求”当今世界文明先进成功之“是”,如果新一代中共领导人做到了这些,中国的一切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怀着对吕耿松先生的思念,带着对新一届中国共产党领导人的希望——其实也只不过是对执政的共产党一点最卑微的(做人和做一个大写的中国人)的基本诉求,而我等却在漫漫长夜里祷告和期盼!

    2007年10月25日星期四

    于徐州家中

自由圣火10/27/200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