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谁来做我的“人头琴”?]
郭少坤文集
·“与时俱进”的李大进
·谁来替共产党的干部还170年的“吃饭钱”
《议报》
·我为什么两次入狱坐牢——一个大陆警察的自述
·从“中国人权事件”说开去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党组领导人的一封公开信
·是谁在诱导我“将去天安门广场自焚”?
·共产党在为谁而“买单”?
·我对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的看法
·坐牢心得几则
·清明祭
·就这样的“保先”?
·“海外民运与本土相结合”之我见
·致留任“中国人权”理事们的公开信
·“八问”连战先生
·如何处置刘青
·“风波”过后是瘟疫
·他们都疯了
·警察,民主的卫士
·维权难、难于上青天
·民主的血腥与火
·并非戏言谶语
·“邪灵”是如何附上我的肉体的
·谁知道会“研究”到什么时候
·和张林先生说几句话
·第三次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人民在呼唤“中国人权”
·可怜的我们
·母亲啊,我用什么来安慰您!
·猫不抓鼠也能当“先进”
·腥风血雨见真情——纪念于浩成先生八十寿辰
·只许州官放火 不许百姓点灯——再谈林樟旺一案
·不得不说的话
·从“人托”所想到
·村支部书记之死
·从太石村联想到果园村
·俺和共和国说几句话
·又是谁在违法犯罪
·让我沉重的二零零五年
《自由圣火》
·走到今天的我——我的自述
·暴政猛于虎
·又一个“王彬余”
·再说“我为中国警察汗颜”——兼答一个中国网友
·枪声、悲声,声声令人心碎
·一张脸、一只眼睛、一条腿能值多少钱——问问共产党
《大纪元》
·对早年加入共青团的幼稚行为表示深深的后悔
2006
《北京之春》
·中国社会的犯罪层次及其特点
·谁是当代最可爱的人
·实话实说“法轮功”
《人与人权》
·怒向青史问开明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议报》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部党组的申诉信
·谈谈胡锦涛先生的“荣辱观”
·解读“八荣八耻”
·为中国警察鸣不平
·没有民主的农村
·想念天水
·中国足球与中国功夫
·“平安无事了”吗?
·随处可见的“荣耻观”
·“七一”到了,和共产党说几句心里话
·七月流火 想起杨建利先生
·陈光诚真有罪吗?!
·“公务员又加薪了”
·牛志远和陈至立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感慨“人民警察”的“神圣”——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后感
·笑看中国贪官的“落马”之道
·一路走来一路忧
·《中非高峰论坛》下的民主论坛
·我们还能做什么
·书记与狗
·物价上涨下的民众感叹
·是体育强国,还是得了“金牌病”?
《民主论坛》
·祝贺《民主论坛》改版成功
·和于浩成老师诗一首
·新旧“民谚”浅析
·狗年杂感
·雪中情
·向“劳改犯”告状
·“情人节”时想“情人”
·生不如死
·你看咱中国人的那“眼神”
·“植树节”感言
·我眼中的“流氓”
·流氓眼中的“我”
·“笑”的百态
·〔望江南〕清明泪(五首)
·假如
·马列主义和“荣辱观”
·“都是神经病”
·“五.一”感怀
·文革琐忆
·一叶知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来做我的“人头琴”?

   
   
   
   

郭少坤


   
   
   
            在辽阔的内蒙古大草原上,
            有一个动人的传说
            在很久很久以前
            有一个叫苏和的牧人
            他养了一匹雪白漂亮的骏马
            骏马奔驰如蛟龙
            骏马嘶鸣似银铃
            它是马中之王
            它是兽中之星
            可它却被王爷从主人手中抢去
            于是
            它思念着主人
            终于在一次机会里逃走
            可它
            却中了王爷的毒箭
            它仍然忍着巨痛
            跑回了主人的家中
            死在了主人的面前
            伤心痛苦的主人
            为了留住骏马的形象
            用它的腿骨做琴杆
            用它的头骨做琴箱
            用它的皮革做琴面
            用它的尾巴做琴弦
            用套马的杆子做弓
            在刻上骏马的模样
            一个马头琴就这样成功了
            主人拉起了思念、哀怨、愤怒的曲子
            永久的留在了人间
   
            在广袤的神州大地
            在社会主义的中国
            有一个真实的我
            我生了一副端正的五官
            长成了一个健康的体魄
            我上可以报效祖国
            下能够成家立业
            为敬业终身残废
            为国家受尽折磨
            因良心失去俸禄
            因百姓刑期坐满
            如今
            找不到祖国
            失去了主人
            求生不得
            欲死不能
            我往哪里去
            我向哪里走
            于是
            我想到死后
            有好心的人给我做一个人头琴
            用我的断腿做琴杆
            用我的头骨做琴箱
            用我的皮革做琴面
            用我的头发做琴弦
            用捆绑我的绳索做琴弓
            在刻上我的伤眼睛为模样
            一个人头琴就这样成功了
            然后
            请主人为我奏起
            思念、哀怨、愤怒的曲子──
            我要用生命之旅
            找到自己的祖国
            并让这乐曲永留人间
   
            (2007年1月9日于徐州家中)
   

民主论坛 2007-01-0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