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我向共产党争取的是什么?]
郭少坤文集
·对早年加入共青团的幼稚行为表示深深的后悔
2006
《北京之春》
·中国社会的犯罪层次及其特点
·谁是当代最可爱的人
·实话实说“法轮功”
《人与人权》
·怒向青史问开明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议报》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部党组的申诉信
·谈谈胡锦涛先生的“荣辱观”
·解读“八荣八耻”
·为中国警察鸣不平
·没有民主的农村
·想念天水
·中国足球与中国功夫
·“平安无事了”吗?
·随处可见的“荣耻观”
·“七一”到了,和共产党说几句心里话
·七月流火 想起杨建利先生
·陈光诚真有罪吗?!
·“公务员又加薪了”
·牛志远和陈至立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感慨“人民警察”的“神圣”——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后感
·笑看中国贪官的“落马”之道
·一路走来一路忧
·《中非高峰论坛》下的民主论坛
·我们还能做什么
·书记与狗
·物价上涨下的民众感叹
·是体育强国,还是得了“金牌病”?
《民主论坛》
·祝贺《民主论坛》改版成功
·和于浩成老师诗一首
·新旧“民谚”浅析
·狗年杂感
·雪中情
·向“劳改犯”告状
·“情人节”时想“情人”
·生不如死
·你看咱中国人的那“眼神”
·“植树节”感言
·我眼中的“流氓”
·流氓眼中的“我”
·“笑”的百态
·〔望江南〕清明泪(五首)
·假如
·马列主义和“荣辱观”
·“都是神经病”
·“五.一”感怀
·文革琐忆
·一叶知秋
·敬悼张胜凯先生
·从温家宝总理的“夜半看球”想起
·从“赵驸马”想到“陈驸马”
·我和《民主论坛》——贺《民主论坛》创刊八周年
·盗亦有“道”
·“检查团来了”
·《唱支山歌给党听》
·“世界杯赛”中最不和谐的音符
·“检查团走了”
·“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
·我向共产党争取的是什么?
·大写的中国人
·真正的男子汉
·“全民腐败”亲历记
·鉴康兄,你在哪里?
·狱友
·郭飞熊犯了什么“罪”?
·不是
·下列名词和绝大多数老百姓有多少关系?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血染的风采
·生命
·贺洪哲胜先生六十七诞辰
·“创模”与“创伤”
·〔忆秦娥〕沉痛悼念林牧先生
·被摧残的“体育冠军”
·真正民运人士的楷模——悼念林牧先生
·如今——偶感
·光天化日之下的敲诈
·多少事 欲说还休
·难忘的奇耻大辱——记第二次入狱的经历片段
·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
·“评残”一路见闻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1)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2)
·旅行中的“和谐”景象和感想
·刑庭庭长被灭门后的网民反映
·南京啊南京,又是南京
·盘点2006年上半年的中国矿难
·高智晟真有罪吗?
·圣诞祝词
·新年贺词
·萨达姆死啦
《自由圣火》
·和共产党讨论一下什么叫“爱国”——兼致胡锦涛总书记
·《同一首歌》的意义何在
·绝食就是维权
·何谓“敌对势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向共产党争取的是什么?

   

郭少坤

   看到吕耿松的文章《郭少坤与任长霞──谁堪为中国警察楷模》之 后,我反复认真阅读,读后,感到需要就有关问题作些补充说明。

   吕先生原是浙江省公安学校教师,也是我所敬重的同行朋友。他才华 横溢,民主理念坚定,正因为如此,他也是因为矢志于追求自由民主 事业而被共产党从公安机关开除出去的,以至成为一位自由民主人 士、一位被共产党视为的“异己分子”。

   说实在话,吕耿松、韩广生(前沈阳市公安局付局长)、高光俊(前 公安大学讲师)、钟桂春(前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政保科科长)、 郝凤军(前天津市公安局“610办公室”警官)、孙立勇(前北京市 公安局预审员)、张建华(前深圳市公安局刑警队刑警)、还有我的 老师于浩成(前中国公安部出版社总编)和朋友解天刚(前江苏省南 京公安学校武术教官)等等许多从“共产党的警察队伍”(加引号, 意在强调)里被迫离开的人士。应该说,他们都是我心目中中的英雄 和良心道义人士。用我过去的警察同行的话来说,我们都是“被逼上 梁山”的人。

   我之所以说这些人是我心目中的英雄,首先是因为他们都已经通过个 人努力奋斗,拥有了自己的地位和享受人生的社会条件,但是,他们 却为了自己的思想和追求、为了中国的民主法治事业而舍弃这些在常 人看来非常优越的生存环境和条件,不惜任何风险和代价来主动承担 起推动历史进步的责任,怎么能让人不敬重呢?当然,在共产党的眼 里,他们是“刺头”、“不可靠分子”;在普通老百姓的心目中,他 们也是“傻瓜”、“笨蛋”、“好日子不好过的人”。但是,人们哪 里又知道和懂得他们的崇高品质和思想境界呢?!记得我在南京和解 天刚喝酒时,他不无调侃地对我说:“我们这些人的脑子在别人眼里 都是猪脑子!”的确,在那些既得利益者眼里,在那些衣食男女心目 中,我们这些人(连同警察之外的任何体制内的反叛者)都是暂时不 能够为人所理解的。但是,我们有理由相信:历史将会证实我们仅仅 不是共产党的“好警察”,而是一个拥有了自由民主政治制度社会后 的真正的人民警察,而所有为此目标奋斗和牺牲的人也都必将是历史 的英雄。这是我想肯定的一点。

   此外,吕先生在文中谈到我是“由于对共产党不忠诚,而被共产党踢 出门外”的一个警察。其实,如果说我是“背叛”和“反对”共产党 的人,那还不如说是共产党“背叛”了我当警察的神圣理念和职业道 德标准,因此,是共产党自己背叛了自己赋予“人民警察”的神圣 性,忘记了人民性,忘记了警察性,而只看到警察是否听党的话(注 意:这个党不仅仅是党中央那个党,而是任何一级共产党基层组织及 其领导人的那个党)。共产党的任何一级地方组织及其领导人一旦发 现你不听他的话,他就可以说你“反对党”,并以共产党的名义和国 家的名义对你进行任何处罚。我的个人遭遇和经历已经无可辩驳地证 实了这一点。在此,不妨稍加解说。

   他们无视警察性──众所周知,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国家都应该提倡和 尊重警察的职业道德,也就是说,鼓励和支持警察们的见义勇为行 为。但是,我在1981年在制止打架斗殴被伤残之后,当地(中共黑龙 江省伊春市市委)领导人竟然因为行凶者是“自己的孩子”而指使 “不追究犯罪分子的责任”。结果,我为此申诉上访多年,即使在后 来经当时公安部主要负责人的批示,当地政府仍然是拒不查办。可想 而知,就这样的“党”及其“领导”又如何不亵渎警察的神圣性和破 坏警察的各种权利、尤其是破坏法治秩序呢?!

   他们无视人民性──虽然共产党提倡“人民警察为人民”的口号,但 是,在各地党组织及其领导下的各级政府部门中,他们只是根据自己 的需要或者善恶标准,来随意调动警察为其服务。而警察们也只能是 唯命是从,因为“党领导一切”嘛!所以说,中国的警察只有“党 性”,而缺乏“人民性”。生活在中国大陆的中国人,都不难从现实 中看到这一问题。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早在1983年的“严打”时期,当 时如果不是共产党的铁腕人物邓小平提出“严打”,中国的刑事犯罪 猖獗还不知道何时能够被遏制。尽管在“严打”中有着违法过激行 为,但是,还是使社会治安得到了好转。但是,在此之前的人民警察 又都干什么去了呢?!“人治”(其实就是“党治”)的现象也就不 讲自明了。

   反过来讲,“人民警察”干坏事也常常和共产党的各级组织及其领导 人的政治品质和意志分不开。1999年元月,我的父老兄弟们为了向上 级反映基层政权破坏他们贯彻落实中共中央给他们的民主权利,集体 来到徐州市政府上访请愿。对这样一件原本是在维护共产党自己权威 和形象的好事,徐州市政府却听信了基层政权领导人的话,不但不主 动积极解决问题,竟然指使当地(丰县)的警察和地方干部来到徐州 市,将所有上访群众全部抓回当地的公安局,加以关押、迫害。而这 些警察们却也竟然不顾中共中央的法律政策,一味按照当地领导人的 话,让依法上访的农民蹲监坐牢。而那些破坏中共中央的法律政策的 基层政权及其领导人却逍遥法外。在我据实向媒体披露此事后,我却 成了政府眼中的“敌人”。而那些真正违反国家法令和共产党的政策 的警察们,却都成了维护“社会安定”的“英雄”。事实一清二楚地 明摆着,共产党的中央领导同志不可能看不懂究竟谁是维护共产党形 象和与人民息息相关的好人、谁是破坏共产党形象和与人民为敌的坏 人?究竟谁是共产党(也仅仅只是一个地方的共产党)的警察、谁是 维护国家法律的人民警察!

   遗憾的是,共产党人的政治思维和中国的政治体制,很难让共产党的 各级领导人看得见这些问题、并分得清其中的是非曲直。他们连封建 社会时期的“愚忠精神”都难以看到,更何况要求他们去依法办事 呢?!因此,如果说是我们这些真正希望中国尽快实现民主法治的警 察们是“不忠诚于共产党”的话,倒不如说是共产党不忠诚于他们自 己以及给人民的所有承诺,即:自由平等、民主法治和法律面前、人 人平等的规则。由于共产党对下面破坏这些原则的容忍,甚至对维护 共产党的法律政策的人士进行迫害而充耳不闻和视而不见,共产党的 所有法律政策就会形同虚设,从而只得依靠下面的暴力来维护自己的 统治秩序,使得广大民众丧失对共产党的信任而敢怒不敢言,并将慢 慢地让中国的警察沦为地方某些党政领导人的个人工具。这才是中国 警察最大的不幸和悲哀呢!

   从中共对任长霞的事迹宣传来看,她所做的一切与警察职业道德的要 求无可挑剔。但是,她的前任和其他公安人员则和她形成鲜明的对 比。人们不仅要问:那些警察的职业道德又到哪里去了呢?!所以, 我们追求的目标是一个健全完整的民主政治制度和法治社会,到那 时,任何人都不得超越国家法律之上,都必须自觉地遵守国家法律和 恪尽职守,否则,都将会被送上法庭接受法律的审判和制裁。也只有 到了那时,中国的警察及其他所有司法部门的执法者,才能够在职业 道德的神圣感召下尽职尽责而无须再受任何党派个人的驱使,才能够 真正成为国家的公仆并无愧于人民警察的光荣称号!

   这一天的到来,将会使得所有为了国家利益和人民生命财产而牺牲和 致残的警察们,在九泉之下为子孙后代而感欣慰;当然,也会使得那 些只听党(实际上是个人)的话而不幸死去的冤魂毋需再痛感惭愧。 因为,一个好的社会制度只能使坏人变好,而好人会更好!

   从此意义看来,我们这些为此目标而奋斗牺牲的警察们也不要为自己 而患得患失。相信我们不会比共产党刻意宣传的任长霞等在历史上稍 显逊色。

   最后,我想补充说明的是:我之所以还继续上访申诉,不是要和他们 争论如何认定和处理我的“政治问题”(哪些,历史将会证实),而 是因为自己已经为国残废而不得不以一个劳工的身分向唯一代表国家 的政府追讨道义上的赔偿并争取应有的待遇,直到中国共产党重视这 个问题并且依法解决问题。舍此已无他矣。

   (2006年7月28日)

民主论坛 2006-07-2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