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一叶知秋]
郭少坤文集
·任长霞现象的思考
·人不如狗
·衷心的祝贺
·多么幸运的赵燕
·乡下奇闻轶事
·贺洪哲胜寿辰
·是“公务员”还是“共误员”
·谈“扩建烈士陵园“的意义
·从“魏基金奖”想到的王金波
·我投案、我自首
·又是“民主选举”时
·漫漫上访路、处处闻民情
·元旦有感
2005
《北京之春》
·我的一尊偶像
·我怎么“可能有危害国家利益和安全的行为”?
·说说“地主”和“贫农”的故事
·贺于浩成先生八十诞辰
·走进许良英
·是谁绑架了我?
《人与人权》
·悼念赵紫阳先生
·警察也是人
·从刘贤彬想到欧阳修的“纵囚论”
·啼笑皆非话民间
·是谁在挑战太阳
·令人心酸的真实故事
·“土匪,都是土匪!”
·我为什么不提倡“上诉”
《民主论坛》
·悼念赵紫阳先生
·鲍彤先生,您在哪?
·郭国汀先生又为斯民唤良心!
·也谈《反分裂法》
·我的“中日情结”
·只觉得吵闹
·谁来替他们维权
·有感于王金波的出狱归来
·民主的天敌
·贺《民主论坛》创刊七周年
·王泽臣出狱有感
·令人耳目一新的“民主论坛”
·关注刘飞跃
·我看“全运会”
·被劫持了的共和国法律和人间道义
·“与时俱进”的李大进
·谁来替共产党的干部还170年的“吃饭钱”
《议报》
·我为什么两次入狱坐牢——一个大陆警察的自述
·从“中国人权事件”说开去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党组领导人的一封公开信
·是谁在诱导我“将去天安门广场自焚”?
·共产党在为谁而“买单”?
·我对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的看法
·坐牢心得几则
·清明祭
·就这样的“保先”?
·“海外民运与本土相结合”之我见
·致留任“中国人权”理事们的公开信
·“八问”连战先生
·如何处置刘青
·“风波”过后是瘟疫
·他们都疯了
·警察,民主的卫士
·维权难、难于上青天
·民主的血腥与火
·并非戏言谶语
·“邪灵”是如何附上我的肉体的
·谁知道会“研究”到什么时候
·和张林先生说几句话
·第三次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人民在呼唤“中国人权”
·可怜的我们
·母亲啊,我用什么来安慰您!
·猫不抓鼠也能当“先进”
·腥风血雨见真情——纪念于浩成先生八十寿辰
·只许州官放火 不许百姓点灯——再谈林樟旺一案
·不得不说的话
·从“人托”所想到
·村支部书记之死
·从太石村联想到果园村
·俺和共和国说几句话
·又是谁在违法犯罪
·让我沉重的二零零五年
《自由圣火》
·走到今天的我——我的自述
·暴政猛于虎
·又一个“王彬余”
·再说“我为中国警察汗颜”——兼答一个中国网友
·枪声、悲声,声声令人心碎
·一张脸、一只眼睛、一条腿能值多少钱——问问共产党
《大纪元》
·对早年加入共青团的幼稚行为表示深深的后悔
2006
《北京之春》
·中国社会的犯罪层次及其特点
·谁是当代最可爱的人
·实话实说“法轮功”
《人与人权》
·怒向青史问开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叶知秋

   

郭少坤

   我虽然不是深居简出,但是很少出门。一来是身体健康状况不好,二 来是由于囊中羞涩而实在无法面对外面消费盛行的花花世界,好在本 人还享受着国家有关可以减轻个人负担的待遇,比如说:乘坐长途交 通工具可以享受半价票额的待遇,乘坐市内交通工具可以免费等,因 此,还可以依仗着这点权利及其待遇出门走走。可就这么一点可怜的 权利和待遇,也经常遇到麻烦,而且完全要依靠自己去依法争取,否 则,在这个法治观念普遍缺乏的族群中,任何时候都会遇到非法的阻 挠或者被剥夺。

   上个星期二,我因出门办事乘坐上了本地(徐州市)市内的74路公共 汽车,上车后,我向司机出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伤残人民警察证》 以说明自己不需要买票,可这个司机连看也不看就说:“我们只知道 伤残军人证件可以免费乘车,你们这伤残警察证件不能用,你要买票 才可以。”我向他解释说:“1995年2月28日国家主席江泽民签署的 《中国人民警察法》第41条明确规定:人民警察因公致残的,与因公 致残的现役军人享受国家同样的抚恤和待遇。我的证件可以和伤残军 人的证件一样具有法律效力,在全国都可以使用。”司机说:“我不 管什么江泽民和胡锦涛,我只听我们公司领导的,领导没告诉我你的 证件管用,你就得买票。”我一听这话火了,我说:“是国家法律大 还是你们单位领导大?我不会买票,你可以到法院去告我逃票,我应 诉。”司机又说:“我不懂法,只听领导的,就是江泽民签署的法律 我也不听。”这时,一个50岁左右的中年乘客开言道:“中国的法律 有个屁用,他江泽民签署的法律多啦,可又几个去执行?再说他江泽 民就带头奉公守法啦,共产党的哪一级干部都守法啦?还不都是胡作 非为,中国要是有法可依还好了哪,我看你们说的都有道理,司机听 领导的让你买票有道理,你按法律不买票也有道理,反正为了一元钱 也不值得到法院去打官司,就这样吧。”他这一番话,说得满车的乘 客都笑起来,连正在相执不下的司机和我也没了脾气,矛盾也好象是 在众人的笑声中顷刻瓦解。

   当然,我没有买票一直坐到目的地。

   回到家中,我反复回忆着在车上的场景并玩味着司机和乘客的话,我 好象突然间感到:别看我们这些所谓的民主人士折腾出那么多民主法 治的理论,真还不如那个乘客说得那么通俗易懂,中国问题之关键就 是“法律有个屁用”?!也正是中国的法律是由各级党的领导并控制 着从而丧失了它的作用,才使中国老百姓不得不放弃对法律的信任转 而寻求好人来治理的,罕见的中国绝大多数老百姓(包括我本人)的 上访活动,其实就是一种法律无奈下的寻求人治的客观反映,遗憾地 是,当连这种“人治”的幻想也在这个腐败无能的政府中被无情的粉 饰,使得所有含冤的中国人也只得在即没有法治也找不到人治的社会 里忍辱负重。从公交车上那位乘客不无调侃的话语中,我们不能不看 到:这,就是中国活生生的残酷现实所导致的广大老百姓的真实心 态。

   中国的事情有多么坏?可想而知,如果连维持社会道德底线的法律都 无法给人民兑现了,还让老百姓去指望什么哪?!难怪乎共产党的基 层组织和它们的官员如此胆大妄为、无恶不作,因为他们清楚的知 道,老子就是干了天大的坏事,你老百姓告到哪里都没有用。记得早 在1999年我家乡的父老兄弟们在上访时对我说:“村里的干部说,你 们就是告到联合国也没用,告到哪里也得到我们这里来处理(果然如 此,到现在为止,农民们的所有依法维权活动都没有得到国家法律的 支持和共产党官员的关注)。“一个村干部就敢如此无视国法,依仗 的是什么?还不是中国这么一个一党领导的政治体制,共产党的各级 干部清楚的知道:共产党的大局就是坚持共产党的绝对领导,就是稳 定压倒一切,共产党中央决不会因为任何一个老百姓或者群体的申诉 而对他们的下级依法查处。那样一来,将会使得更多的老百姓去依法 上访,无论是从共产党的威信还是从所谓的安定团结都会因此而大打 折扣,所以,共产党就用这种对国家和人民利益不负责任的办法来维 持其统治秩序,即消蚀了所有依法维权者的意志,又达到了他们坚持 一党专制的目标。而也正是因为这样,中国的事情也就真正的坏透 了!

   它坏就坏在一个国家没有法治也没有人治,它坏就坏在老百姓对法律 和官员都丧失了信心,它坏就坏在由此而来的社会风气越来越败坏, 它更坏在用这种不正常的“稳定”结构维持的统治局面给国家财产和 人民利益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

   当然,更加令人深思的是,中国的这种现象任其发展下去,共产党的 所谓改革究竟还能走多远,稳定究竟还能维持多久,是改良还是革命 等等事关国家安危和民族振兴的问题的确到了共产党的最高领导人不 能够再回避的时候了。

   如果一个村干部都可以说:“你们就是告到联合国都没有用”,如果 一个司机都会说:“我不管是江泽民还是胡锦涛,我只听单位领导 的”,如果一个普通乘客都懂得在中国“法律有个屁用”,如果诸如 此类的现象在中国愈演愈烈,我看,无论是中国的法治还是共产党的 人治,都到了非解决问题不可的时候了。

   否则,国不象国,民不象民,又成何体统也!

   含冤报病度残生,偶出小门观社情,政风民气少和谐,一叶知秋心意 冷。──这是我最后的感受。

   (2006年5月18日于徐州家中)

民主论坛 2006-05-1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