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文革琐忆]
郭少坤文集
·祭孔大战下的陋习黑榜
·胡温“抱孩子”与刘备“摔孩子”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中国人为何“失礼”于外
·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前夕致东海一枭先生
·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
·武汉市司机被打的启示
·好一个“自由的表达”
·“大人们”都怎么啦
·盘点2006年上半年的中国矿难
2007
《北京之春》
·完整真实的胡耀邦——读《自由声音》后感
·反右运动草菅人命
《人与人权》
·权权交易枉国法 滥用权力护犯罪
《民主论坛》
·谁来做我的“人头琴”?
·一个乡干部的“民主宣言”
·姚明为何总能成为NBA明星赛的第一得票人
·被盗何时休?
·感事二首
·赵紫阳先生逝世二周年有感
·苦人斋宣言
·卖炭翁
·趁着
·浪淘沙.志趣
·幽默的盗贼
·警察们在干什么?
·
·交换
·共产党不是一个党
·咏梅(二首)
·杂感(四首)
·铁汉孙立勇
·猪年拜年偶得(一首)
·是捧腹还是深思——看二会代表传出的“顺口溜”
·拆迁中的“钉子户”与血案
·不仅仅是“提高警察待遇和保障警察权利问题”——兼致胡星斗先生
·“袭警”一案例分析
·春光多明媚怎奈民情冷
·有识之士,请一如既往地支持《民主论坛》
·唱《沈园》想《民主论坛》
·天大的奇冤
·祝贺《民主论坛》九周年
·群众是真正的英雄
《议报》
·渴望仁慈
·小偷、官盗及其它
·“八年了,别提它啦!”
·中国反腐15年面面观
·严冬过去总是春——祝贺杨建利先生即将出狱
·看警察权力的滥用和无用
·杂议“十七大党代表的载誉归来”
·中国政府首脑为什么不在退休后到国外演讲?
·换了主持人的《新闻联播》——能让我们听到“真话”吗?
《自由圣火》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一)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二)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三)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四)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五)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六)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七)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八)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九)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十)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十一)
++++++++++++++++
·阳光下的罪恶
·姚明为何总能成为NBA明星赛的第一得票人
·怜子如何不丈夫
·愧对维权
·给《自由圣火》全体同仁暨海外朋友拜年
·官场与社会现象的民谚集锦
·张五常在信口雌黄
·看徐州市被评议落马的干部
·开“二会”不如开“三会”
·一石激起千层浪
·解读温家宝总理语录
·闻刘晓波获“十一届人权新闻奖”有感
·“东方党”是谁?
·清明杂记
·一样的酸楚一样的痛——写在《评刘晓波获新闻奖》之后
·狼和贪官
·错在共产党,而非王丹与我
·行藏坐卧心无怠——敬和韩杰生先生
·“六四”周年杂感
·草菅人命的“反右运动”
·怎一个“批示”了得
·看共和国史上最大的“黑社会”
·“七一”感言——兼思“黑奴”
·“审判”来得何其快?!
·中国足球输在哪里?!
·“建军节”感言
·谈谈薪酬的“政治”
·洗礼
·忍看朋辈成新囚 天堂地狱问杭州
·中国有没有明天——读黄河清先生大作有感
·重读樊百华先生旧文感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革琐忆

   

郭少坤

   尽管中共当局对自己执政期间所发动的“文化大革命”始终是讳莫如 深,甚至是只字不提,但是,它给中国带来的灾难历史会给予忠实的 记录,它给每一个受害的中国人留下的伤害也不会被忘记。40年过去 了,这个民族一刻也没有不在它的负面影响下沉重的喘息。每一个经 历过“文化大革命”的中国人,也无时不在它腥风血雨后的时光里吞 食着它的恶果。文化知识的贫乏、文明道路上的迷惘、人格上的扭 曲、心理中的畸形、思想上的变态、信仰的缺失等所有非正常的东 西,无不都在随时随地地左右着经历者们的生存,而且将其“遗风” 传染给下一代。因此,我基本赞同“文化大革命是造成中国万劫不复 的大灾难”这一说法。

   一个不负责任的政府可以不以史为镜去知兴衰,一个没有出息的民族 可以健忘自己的过去,但是,对于一个真正为了自己的国家进步和民 族复兴的中国人,包括想做一个大写人的中国人,我想都不应该忘记 自己做为国家成员个体的责任。尽管个人的反思决定不了什么,影响 不了整个政局,但如果觉悟者和反思者多了,其影响就未必如此了。

   说实在的,象我这样当时生活在最底层的农村里的一个未成年人,和 绝大多数同时代孩子一样,本不应有什么责任感的反思,有的只不过 是受害又受害,因为我们首先是被剥夺了受教育权利,其次,是幼小 的心灵受到扭曲和摧残,更为严重的是因而影响和改变了整个人生。 然而,当尘封的记忆一旦被打开,历历在目的往事就不能不在脑海里 涌现出来……

   “罢课闹革命”彻底断送了我的学业及其前程。文化大革命(1966年 春夏之交)开始的那年,我刚好13岁,当时正在读小学六年级,而且 我的学习成绩是非常优秀的,在班级中名列前茅。可以毫不夸张地 说,如果不是文化大革命中断了我的学业,以后考上大学是绝对没有 问题的。遗憾的是那一场被毛泽东誉为“轰轰烈烈的无产阶级文化大 革命”的到来,便彻底地改变了中国的命运,连我们这些当时的孩子 们也未能幸免于难。记得当时也不知道因为什么,正在好好读书的我 们突然间疯狂起来。那些原本严肃认真的老师们也不知道因为什么, 突然在一夜之间变得害怕起了我们这些小孩子们。同学们可以跳到桌 子上,无知地喊着:“我们可以不上学了,我们不怕老师了!”老师 们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老实得象绵羊、严肃的表情不见了,出入课 堂的机会越来越小了,而且每见到我们便主动打招呼并堆出笑脸。紧 接着,学校里出现了大字报和各种标语。我们不但惊讶地看到“打倒 刘少奇”、“打倒邓小平”之类的标语,连我们学校一些老师的名字 也嚇然在上:过去一丝不苟的刘老师变成了“大地主刘世杰”;一惯 和蔼可亲的陈老师变成了“资产阶级的孝子贤孙陈某某”;校长被挂 起了白纸糊的大牌子进行批斗。一时间,朗朗读书的声音变成了狂呼 乱叫的喧嚣;宁静的校园被搞得乌烟瘴气。不久,我们这些无知的孩 子们便再也无学可上,并不得不相继离开了学校,回到家里帮助家庭 劳动。

   “破四旧、立四新”的荒唐故事──在农村的日子里,我最初看到的 是所谓的“破四旧、立四新”带来的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全面破坏。尽 管我们那个地方没有著名的文化遗产和名胜古迹,但是,焚烧书籍、 砸毁墓碑、铲平祖坟等一些前所未闻的现象还是无处不在。还有给所 有妇女剪去长发的荒唐之举,更是令人发指。记得刚刚开始的“剪发 运动”,使得生活在广大农村的妇女们很难接受。她们为了逃避剪 发,东躲西藏,惶惶不可终日。我的母亲时年方30多岁,为了保住他 那与生俱来的满头长发,也是到处躲藏。她曾经跑到我姥姥家去住了 几日。俗话说,“跑了和尚跑不了庙”,最终她还是在回家后被“工 作队”剪去了满头的长发,气得我妈妈为此病了好几天。

   “大批判”的残忍令人难以忘却。文化大革命其间的“走资派、地富 反坏右、牛鬼蛇神”命运是相当悲惨的。虽然,在我们那个地方还 “斗”不到更大的“走资派”和“牛鬼蛇神”,可“地主富农”们却 遭了大秧。我们那个村庄的每一个地主、富农分子无不都受到严重的 身心摧残。有一个叫张兴让的地主,几乎每天都要接受批斗。那些 “贫下中农”出身的造反派,经常性地在批斗会议上任意凌辱他。无 休止的批斗使得那位年过60的老人心力交瘁,不久便辞世而去。就连 已经死亡的地主家人,他们也不放过。那些“地主婆”、“地主羔 子”无不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批斗和精神摧残。而那些被共产党宠信的 “贫雇农和贫下中农”以造反派的名义,可以说是无所不为。他们任 意打骂欺压无辜、欺男霸女,无恶不作。我所居住的生产队队长叫郭 昭俭,就利用他是贫农出身和是生产队队长的身分,在村里霸占良家 妇女数名,破坏别人的家庭。现在回想起来那一幕幕的凄惨场景和恶 人故事,不能不说我那幼小的心灵难以不受到摧残和被创伤。

   我无意去更多地回忆文化大革命的经历,因为那点经历实在说明不了 什么。它相对于整个国家和民族所遭受到的劫难,不能够同日而语。 它相对于那么多的受害者(包括刘少奇、邓小平等共产党的高官)也 不能够相提并论。我所唯一感到困惑的是:为什么中国共产党不愿意 来正视它?为什么每一个深受其害的中国人不愿意去批判它?邓小平 的儿子邓朴方深受文化大革命之害并终身残废,可邓小平为什么不去 反思文化大革命,并将中国推向民主法治的道路上去?包括刘少奇在 内的那么多受害共产党高官的子孙们,为什么不想想自己的先人是如 何遭受没有法治的独裁统治之苦的,为什么就不愿意去为推动可以免 除下一代苦难的自由民主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呢?!

   我不知道是中国人真的健忘还是被眼前的物欲蒙蔽了理性,反正,不 愿意去正视自己国家的历史,尤其是灾难史。这绝对是没有出息的, 历史的悲剧重演也是不可避免的。难怪中国的老百姓在面对日益猖獗 的腐败现象痛恨有加而又无可奈何时,又放言盼望毛泽东重新在纪念 堂站起来,领导他们去再来一次文化大革命,将所有的贪官污吏统统 都打倒以解其恨,这种反法治的非理性想法,虽然有悖与现代文明的 要求,但是,不能不看到,也正是文化大革命的影响远未被肃清,民 主法治观念远未在中国人脑子里形成,才不得已而出此“损招”的; 而反观正在进行腐败无度的共产党人呢,也许正是害怕进行文化大革 命的纪念,会引发老百姓的造反动乱念头,从而影响他们的既得利 益,才对这一足以影响中国历史进程的运动不做任何反省,继续维持 着缺乏民主法治的统治秩序。这两种相互交恶的现象的确不能不令所 有矢志于民主法治事业的中国人感到非常的可悲!

   在中国不愿意纪念和反省的事情很多。文化大革命也不过是其中一 例。眼看着更加需要纪念和反省的“6.4”又要到了,可是,谁又愿 意勇敢的面对现实说出历史的真相和公断是非曲直呢?!

   不过,我还是会和想到文化大革命一样来记起这个日子的,因为,它 不仅仅是改变了中国的命运走向,同时也改变了我个人的命运。所 以,我想,到时候我还是应该记起它并发表自己看法的。

   (2006年5月11日于徐州家中)

民主论坛 2006-05-1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