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植树节”感言]
郭少坤文集
2005
《北京之春》
·我的一尊偶像
·我怎么“可能有危害国家利益和安全的行为”?
·说说“地主”和“贫农”的故事
·贺于浩成先生八十诞辰
·走进许良英
·是谁绑架了我?
《人与人权》
·悼念赵紫阳先生
·警察也是人
·从刘贤彬想到欧阳修的“纵囚论”
·啼笑皆非话民间
·是谁在挑战太阳
·令人心酸的真实故事
·“土匪,都是土匪!”
·我为什么不提倡“上诉”
《民主论坛》
·悼念赵紫阳先生
·鲍彤先生,您在哪?
·郭国汀先生又为斯民唤良心!
·也谈《反分裂法》
·我的“中日情结”
·只觉得吵闹
·谁来替他们维权
·有感于王金波的出狱归来
·民主的天敌
·贺《民主论坛》创刊七周年
·王泽臣出狱有感
·令人耳目一新的“民主论坛”
·关注刘飞跃
·我看“全运会”
·被劫持了的共和国法律和人间道义
·“与时俱进”的李大进
·谁来替共产党的干部还170年的“吃饭钱”
《议报》
·我为什么两次入狱坐牢——一个大陆警察的自述
·从“中国人权事件”说开去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党组领导人的一封公开信
·是谁在诱导我“将去天安门广场自焚”?
·共产党在为谁而“买单”?
·我对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的看法
·坐牢心得几则
·清明祭
·就这样的“保先”?
·“海外民运与本土相结合”之我见
·致留任“中国人权”理事们的公开信
·“八问”连战先生
·如何处置刘青
·“风波”过后是瘟疫
·他们都疯了
·警察,民主的卫士
·维权难、难于上青天
·民主的血腥与火
·并非戏言谶语
·“邪灵”是如何附上我的肉体的
·谁知道会“研究”到什么时候
·和张林先生说几句话
·第三次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人民在呼唤“中国人权”
·可怜的我们
·母亲啊,我用什么来安慰您!
·猫不抓鼠也能当“先进”
·腥风血雨见真情——纪念于浩成先生八十寿辰
·只许州官放火 不许百姓点灯——再谈林樟旺一案
·不得不说的话
·从“人托”所想到
·村支部书记之死
·从太石村联想到果园村
·俺和共和国说几句话
·又是谁在违法犯罪
·让我沉重的二零零五年
《自由圣火》
·走到今天的我——我的自述
·暴政猛于虎
·又一个“王彬余”
·再说“我为中国警察汗颜”——兼答一个中国网友
·枪声、悲声,声声令人心碎
·一张脸、一只眼睛、一条腿能值多少钱——问问共产党
《大纪元》
·对早年加入共青团的幼稚行为表示深深的后悔
2006
《北京之春》
·中国社会的犯罪层次及其特点
·谁是当代最可爱的人
·实话实说“法轮功”
《人与人权》
·怒向青史问开明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议报》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部党组的申诉信
·谈谈胡锦涛先生的“荣辱观”
·解读“八荣八耻”
·为中国警察鸣不平
·没有民主的农村
·想念天水
·中国足球与中国功夫
·“平安无事了”吗?
·随处可见的“荣耻观”
·“七一”到了,和共产党说几句心里话
·七月流火 想起杨建利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植树节”感言

   

郭少坤

   中国的节日繁多,举不胜举。连植树造林造福子孙后代这种本应是千 年大计的事情也要有共产党政府来制定节日,以显示中国社会主义之 特色,于是,每到这一天,各级政府的领导人便作秀于各地,在当地 干部群众的陪同下,或挥锹于山坡之上,或提水于平原之间,或扶树 于人群之中,在那鎂光闪闪的镜头下,留下了党的光辉形象,增添了 节日的光彩。

   然而,中国的绿化事业和生态建设是否就因此而兴旺发达了哪?我的 回答是否定的,请看以下事实:

   我从小就曾经生活和工作过的黑龙江省伊春地区,是著名的小兴安岭 林区,在我刚刚到那里的时候,还能够看到无边无际的林海和巍然屹 立在上的各种参天大树,原始森林也多有存在,但是,十几年过去 后,在“重采轻育”的错误方针政策引导下,在盲目追求“生产指 标”的官僚主义指挥下,还有在疯狂的盗伐和挥霍浪费下,林海变成 了突山,林场变成了农场,林业变成了农业,林业工人纷纷下岗或者 改行,已经迟种的树苗再想重现巍峨的林海和小兴安岭情景,恐怕在 我们的此生已经是难以看到了。我的老父亲也是共产党员,在林区干 了一辈子,在前几年回来后就曾经痛心疾首的感叹:“都是败家子 啊”!

   在看看我所在的徐州市,在1986年我刚刚调来工作时,看到市内的主 要干道上到处都是参天的法国梧桐大树,正象我曾经撰文所说,它在 冬天可以为城市挡风御寒,在夏天可以为人们遮阳乘凉,春秋之际, 它可以美化妆饰古城景象,但是,在1993年,这十几万棵树竟然在当 时中共徐州市市委书记李某某的一声令下,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代 之而起的是那些永远长不成才的无名小树,可是,整个徐州市的老百 姓虽然都不满,但是,谁又能有什么办法哪!他们只有用自编的民谚 来发泄对共产党干部的不满,而那些已经生长了几十年的大树却不会 再复活并造福人间了。

   还有我那家乡(丰县范楼乡果园村)的一个小小共产党的村党支部书 记叫郭庆周,他上任后什么好事也没做,倒是在没有经过任何部门批 准的情况下,伙同一些村干部将国家的防沙林里的数万棵树木砍伐的 一干二净,而且私自卖掉中饱私囊,为此,老百姓自制了光盘联名上 访,可至今无人过问和处理,不但如此,在我撰文披露此事后,共产 党的警察们还说我对外“告洋状”,我实在不知道共产党们口口声声 说的“三个代表”和“依法治国”是个什么东西!

   最后,我想说的是,感谢公安局的警察们对我的提醒:“你不要光骂 共产党的干部砍树,你回家乡去栽几棵树不是比骂要好吗?”我一想 也是那么回事情,于是,我在中国“植树节”的前几天(上周日), 还真的拖伤病回到了家乡,而且带上100元人民币准备买些树苗到国 家的防沙林带去植树,谁知道到家后,父老兄弟们带着我来到防沙林 区,指着已经分到个人手中的田地说:“树被砍光后,干部们就把地 全分下去了,有的种上庄稼,有的栽上树,国家的防沙林带已经不复 存在”。望着那片片田野,想着中央说的什么“退耕还林”国家的什 么“森林法”,我欲哭无泪,“皮之不存,毛将附焉”?我只有痛苦 的离开家乡的土地。

   今天是中国的“植树节”,我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中共的领导干部参加 植树造林活动,我只想问一句,尊敬的共产党领导们,如果我说的以 上都是事实,你们该如何看待哪?我们且不谈治国的大政方针,也不 谈民主政治和法律至上的好处,难道就连你们自己制定的现行法律都 得不到认真贯彻落实,连起码的破坏自然环境和生态建设违法犯罪活 动都不去处理,所谓的“和谐社会”和“依法治国”又该是个什么样 子呢!

   如果你们种的树没有被破坏的多,如果乱砍滥伐的现象仍然得不到法 律的惩罚,如果人治还是大于法治,我们国家的生态系统必定会失 衡,给未来子孙后代带来的灾难将会无穷无尽,在受到大自然报复的 那时,我们中国共产党领导人又该如何面对历史,我想,这才最根本 的大是大非问题。

   因此,“植树节”决不能只是某些人的作秀日,只有在这一天认真反 省历史和检讨错误,面对未来,做好“千年树木,百年育人”的治国 安邦之计,才是唯一可行的办法。

   (2006年3月12日于中国植树节)

民主论坛 2006-03-1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