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王泽臣出狱有感]
郭少坤文集
·狱中诗词二首
·新纪元有感
·狱中诗(二首)(之一)
·狱中诗(二首)(之二)
·时间、生命本无有
·狱中忆西安林牧、杨海诸友
·狱中思索二则
·狱中诗•七绝
·二○○○狱中诗(三首)
·相见欢
三、文集
2001
《北京之春》
·致于浩成(2001.02.26)
·再致贾春旺部长的一封信
2003
《民主论坛》
·给美国王希哲、许月芬等朋友答谢信
·致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北京上访纪实
·孙志刚还算是幸运的
·致一位美籍华人朋友程建伟的感谢信
·“自治”、“台独”及其他──兼致香港同胞
·农民如何被作贱、如何学会依法斗争
·中秋幽思
2004
《北京之春》
·民选村长为何被中共支部书记雇凶杀害
·怀念王永瑞老人
·我为中国警察汗颜
《民主论坛》
·再致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故事──究竟是谁“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上)
·二盘录相带的故事──究竟是谁“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下)
·任长霞现象的思考
·人不如狗
·衷心的祝贺
·多么幸运的赵燕
·乡下奇闻轶事
·贺洪哲胜寿辰
·是“公务员”还是“共误员”
·谈“扩建烈士陵园“的意义
·从“魏基金奖”想到的王金波
·我投案、我自首
·又是“民主选举”时
·漫漫上访路、处处闻民情
·元旦有感
2005
《北京之春》
·我的一尊偶像
·我怎么“可能有危害国家利益和安全的行为”?
·说说“地主”和“贫农”的故事
·贺于浩成先生八十诞辰
·走进许良英
·是谁绑架了我?
《人与人权》
·悼念赵紫阳先生
·警察也是人
·从刘贤彬想到欧阳修的“纵囚论”
·啼笑皆非话民间
·是谁在挑战太阳
·令人心酸的真实故事
·“土匪,都是土匪!”
·我为什么不提倡“上诉”
《民主论坛》
·悼念赵紫阳先生
·鲍彤先生,您在哪?
·郭国汀先生又为斯民唤良心!
·也谈《反分裂法》
·我的“中日情结”
·只觉得吵闹
·谁来替他们维权
·有感于王金波的出狱归来
·民主的天敌
·贺《民主论坛》创刊七周年
·王泽臣出狱有感
·令人耳目一新的“民主论坛”
·关注刘飞跃
·我看“全运会”
·被劫持了的共和国法律和人间道义
·“与时俱进”的李大进
·谁来替共产党的干部还170年的“吃饭钱”
《议报》
·我为什么两次入狱坐牢——一个大陆警察的自述
·从“中国人权事件”说开去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党组领导人的一封公开信
·是谁在诱导我“将去天安门广场自焚”?
·共产党在为谁而“买单”?
·我对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的看法
·坐牢心得几则
·清明祭
·就这样的“保先”?
·“海外民运与本土相结合”之我见
·致留任“中国人权”理事们的公开信
·“八问”连战先生
·如何处置刘青
·“风波”过后是瘟疫
·他们都疯了
·警察,民主的卫士
·维权难、难于上青天
·民主的血腥与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泽臣出狱有感

   

郭少坤

   前天晚间,王文江打来电话.我问到他有关王泽臣的情况,由于线路中断,未能了解到详情。可是,我昨天便在《民主通讯》里看到了王泽臣出狱的消息。看完后,我顿时感到无比的欣慰。紧接著,我在昨天晚上向王泽臣先生家中打去电话。由于他当时不在家,我向他的夫人转达了我的问候之情。

   我和王泽臣从来没有见过面。但我们俩是神交已久的道义朋友。早在1997年的冬季,我在上海市一边打工谋生、一边看病之际,王泽臣不知道怎么知道了我在上海的住址,向我打去了电话,表示了对我遭受到非法辞退的愤怒和同情,并且向我介绍了西安市的张鉴康和杨海等几位朋友,让我在有困难时去西安市找他们帮忙。后来,我还真的是在他的介绍下认识了西安的几位朋友。不久,我又从他那里了解到了鲍彤先生的联络地址和电话。在我和他的多次电话交谈中,我发现他是一位典型的东北汉子,性格刚烈,脾气豪爽,心地善良,快人快语,更加让我明显感到的是他对自由民主事业的追求,是那么地坚定和执著。我曾经听到他在接受法新社和《自由亚洲电台》的记者采访中慷慨激昂地说道:“我们中国人应该尽快地走入民主的圣殿大堂中去!”此情此声,我仍然记忆犹新。

   1998年6月份,因为克林顿访华,我被上海市公安局和江苏省公安厅强行劝回徐州。回来后,我又和王泽臣取得了联系。当时由王有才发起的全国组党活动方兴未艾。我们在交谈中也谈到了这一在中共建政以来前所未有的政治敏感问题。虽然没有进行深入讨论,但是,我觉得王泽臣当时是竭力倡导组党活动的,而由于我们当时江苏省的一些早期曾经秘密组党的朋友(如杨天水、解天刚等)尚在狱中,对这一公开申请要求组党的活动,其他朋友们都还是采取审慎或者是低调态度的。因此,在后来,当中共当局看到全国的组党活动已经一发不可收拾并且足以危及到他们的政权时,便开始了大规模的抓捕行动,从浙江到北京,从武汉到辽宁,从四川到山东,很多朋友都在那前后不同的时期被捕入狱,并被分别科以重刑。王泽臣也就是在我因为农民们而入狱后的不久(1999年6月份)被捕并判刑的。

   还记得在那个被称为“中国民主的小阳春”的1998年的春夏之际,中国的公民维权活动的确是掀起了一个又一个高潮,诸如在抗议印尼侵害我华人姐妹时,在号召保卫祖国的母亲河时,在督促和要求中国政府签署国际人权公约时,全国各地的朋友们都是相互联系和呼应,一个规模庞大的公民维权群体组织渐渐形成。在这历次的活动中,王泽臣和唐元隽、冷万宝等,都是首当其冲的积极签名者。对此,我也是印象极为深刻的。

   我出狱回家后,爱人多次向我转达了在我入狱后,王泽臣曾经多次打来电话问候家人的情况。对此,我深为感激。在我得知他已经在狱中之时,我也向他的家中打去了电话,以示问候。时光冉冉,一晃数年,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先生出狱的时刻了。为此,我和所有朋友们、尤其是他的家人无不大感欣慰!

   写到此,我忽然觉得有著一种说不上的凄惨悲凉感觉。你说这么大的一个中国,这么大的一个“伟光正”执政党,这么强大的一个军队和警察系统,这么多的司法部门和监狱,为什么连几个只有思想和良心的自己同胞也容忍不下呢?!仅仅因为思想和言论就被捕,仅仅因为行使宪法规定的权利就被判刑,仅仅因为为老百姓说几句公道话就被罗织罪名,今天抓去,明天放回,不是抓到狱中,便是撵出国外,地不分南北,人无分老幼,只要是胆敢说这个党一个不字的,统统都要在被迫害整治之列。咳,这还是人类居住的社会和生活的地方吗?!

   这不是我的悲观论调,而是我另一种内心世界的写照。虽然,它不会影响我的任何作为和人生理念,但是,我还是感觉到了生活在这个现实中的无比凄凉或者说是悲壮!

   (2005年6月23日于徐州家中)

民主论坛2005.7.6 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