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郭国汀先生又为斯民唤良心!]
郭少坤文集
·“邪灵”是如何附上我的肉体的
·谁知道会“研究”到什么时候
·和张林先生说几句话
·第三次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人民在呼唤“中国人权”
·可怜的我们
·母亲啊,我用什么来安慰您!
·猫不抓鼠也能当“先进”
·腥风血雨见真情——纪念于浩成先生八十寿辰
·只许州官放火 不许百姓点灯——再谈林樟旺一案
·不得不说的话
·从“人托”所想到
·村支部书记之死
·从太石村联想到果园村
·俺和共和国说几句话
·又是谁在违法犯罪
·让我沉重的二零零五年
《自由圣火》
·走到今天的我——我的自述
·暴政猛于虎
·又一个“王彬余”
·再说“我为中国警察汗颜”——兼答一个中国网友
·枪声、悲声,声声令人心碎
·一张脸、一只眼睛、一条腿能值多少钱——问问共产党
《大纪元》
·对早年加入共青团的幼稚行为表示深深的后悔
2006
《北京之春》
·中国社会的犯罪层次及其特点
·谁是当代最可爱的人
·实话实说“法轮功”
《人与人权》
·怒向青史问开明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议报》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部党组的申诉信
·谈谈胡锦涛先生的“荣辱观”
·解读“八荣八耻”
·为中国警察鸣不平
·没有民主的农村
·想念天水
·中国足球与中国功夫
·“平安无事了”吗?
·随处可见的“荣耻观”
·“七一”到了,和共产党说几句心里话
·七月流火 想起杨建利先生
·陈光诚真有罪吗?!
·“公务员又加薪了”
·牛志远和陈至立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感慨“人民警察”的“神圣”——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后感
·笑看中国贪官的“落马”之道
·一路走来一路忧
·《中非高峰论坛》下的民主论坛
·我们还能做什么
·书记与狗
·物价上涨下的民众感叹
·是体育强国,还是得了“金牌病”?
《民主论坛》
·祝贺《民主论坛》改版成功
·和于浩成老师诗一首
·新旧“民谚”浅析
·狗年杂感
·雪中情
·向“劳改犯”告状
·“情人节”时想“情人”
·生不如死
·你看咱中国人的那“眼神”
·“植树节”感言
·我眼中的“流氓”
·流氓眼中的“我”
·“笑”的百态
·〔望江南〕清明泪(五首)
·假如
·马列主义和“荣辱观”
·“都是神经病”
·“五.一”感怀
·文革琐忆
·一叶知秋
·敬悼张胜凯先生
·从温家宝总理的“夜半看球”想起
·从“赵驸马”想到“陈驸马”
·我和《民主论坛》——贺《民主论坛》创刊八周年
·盗亦有“道”
·“检查团来了”
·《唱支山歌给党听》
·“世界杯赛”中最不和谐的音符
·“检查团走了”
·“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
·我向共产党争取的是什么?
·大写的中国人
·真正的男子汉
·“全民腐败”亲历记
·鉴康兄,你在哪里?
·狱友
·郭飞熊犯了什么“罪”?
·不是
·下列名词和绝大多数老百姓有多少关系?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血染的风采
·生命
·贺洪哲胜先生六十七诞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国汀先生又为斯民唤良心!

   

郭少坤

   一个多月以前的某一天中午,我给郭国汀律师打去一个电话,向他表达了对他为了老百姓和正义敢于仗义执言的人格敬仰,以及对她的职业道德的尊重,同时还叙谈到“我们都姓郭,五百年前是一家”的家常话。他说,他也知道我是一个残疾警察,是在洪哲胜所主持的《民主论坛》上了解到我的。我向他表示,将来在去上海看病的时候,一定去拜访他。他说“非常欢迎!”

   可言犹在耳,我就突然在网上得知这位为了自己的理念而不惜离婚、甚至准备“去坐牢”的决绝勇士,竟然被上海市司法部门奸诈地骗去了他的律师证书、野蛮地剥夺了他的律师资格,而且还准备对他罗织罪名,进一步加以迫害。这一公然侵犯人权、践踏法治的案件,又在全世界掀起了声讨中共有关部门的新一轮风波。

   对此,我除了因为郭律师不能继续再为正义鼓与呼而感到遗憾之外,更加意识到整个中国司法的可悲堕落。试想,连一个依法仗义执言的律师资格都被剥夺,老百姓将去找谁鸣冤叫屈呢!诺大个中国,13亿人口,据我所知,象郭律师这类的真是凤毛麟角,大概就只有张思之、高智晟、郑恩宠、莫少平、张鉴康等等几位了。在拜金媚权的狂潮下,为了混口饭吃,律师们大多不敢超越底线、拍案而起、大义凛然地和执政者对着干。

   共产党曾经大肆宣传过一个叫“施洋”的大律师,说他为了工人运动和反对迫害不同政见者而不怕牺牲和坐牢。可是,到了今天,同样是为了中国的工人和平民百姓、为了不同政见者而进行法律保护和道义关怀的律师们,为什么就得不到共产党的歌颂了呢?为什么反而受到共产党的迫害摧残呢?难道说只有共产党还是老百姓时的老百姓才是老百姓?共产党专政后的老百姓就不是老百姓了!难道说只有共产党可以造腐败政府的反,可以与腐败政府持不同政见,而共产党执政后任凭它如何腐败,也不允许老百姓造它的反、对它持不同的政见了!难道说真理到了今天就被共产党终结了,社会就不再前进和发展变化了!其实,同样为了维持专政党的长治久安,共产党所干的坏事,当年的国民党是要自叹不如的。

   记得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陈独秀说过这么一句话:“独裁制如一把利刄,今天用来杀别人,明天便会用之杀自己。”(陈独秀;1940年9月)共产党一定知道自己的祖师爷讲过这句话,但是,它不能不照样操起这把独裁利刃。为什么?有一句名言不是说过吗?“如果要让它灭亡,上帝会先让它疯狂。”

   自古以来封建统治的手段历来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自己已经饱尝了其中的酸涩苦辣。在此,我也不得不向生死未卜的郭律师说上几句:先生,哥们,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准备去坐牢吧,准备走进中国共产党给你制造的“炼狱”吧!你没有象当年的共产党那样搞武装、搞暴乱、甚至搞叛国割据。你只是秉着良心要为有良心的异议者辩护,他们是不敢杀你的头的。万一被逮、被判,就安心坐牢吧。或许你牢期未满,成功的民主运动就会把你迎接出狱呢!

   “男儿生来无所求,赤膊条条任去留,意恐民气摧残尽,愿将身躯换自由。”这是我对你最后的嘱咐与鞭策。

   郭国汀先生,你听到了吗?!

   (2005年3月14日)

民主论坛2005.3.23 a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