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又是“民主选举”时]
郭少坤文集
·《唱支山歌给党听》
·“世界杯赛”中最不和谐的音符
·“检查团走了”
·“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
·我向共产党争取的是什么?
·大写的中国人
·真正的男子汉
·“全民腐败”亲历记
·鉴康兄,你在哪里?
·狱友
·郭飞熊犯了什么“罪”?
·不是
·下列名词和绝大多数老百姓有多少关系?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血染的风采
·生命
·贺洪哲胜先生六十七诞辰
·“创模”与“创伤”
·〔忆秦娥〕沉痛悼念林牧先生
·被摧残的“体育冠军”
·真正民运人士的楷模——悼念林牧先生
·如今——偶感
·光天化日之下的敲诈
·多少事 欲说还休
·难忘的奇耻大辱——记第二次入狱的经历片段
·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
·“评残”一路见闻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1)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2)
·旅行中的“和谐”景象和感想
·刑庭庭长被灭门后的网民反映
·南京啊南京,又是南京
·盘点2006年上半年的中国矿难
·高智晟真有罪吗?
·圣诞祝词
·新年贺词
·萨达姆死啦
《自由圣火》
·和共产党讨论一下什么叫“爱国”——兼致胡锦涛总书记
·《同一首歌》的意义何在
·绝食就是维权
·何谓“敌对势力”
·“人治”的可怕
·解读 “ 八荣八耻 ”
·推荐一篇好文章:《发扬“五四”精神,把民主革命进行到底》
·“ 退党 ” 浪潮下的思考
·民主才是我们共同的信仰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鼓与呼
·想起林牧先生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高智晟被捕的启示
·立法贵在“宽严有度”吗?
·看高智晟案件办理中的一系列违法现象
·郭飞雄犯了什么“罪”?
·如何看待陈良宇的下台?
·中秋寄袁红冰先生暨《自由圣火》诸同仁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抗议广州警方逮捕郭飞雄先生
·沉重悼念林牧先生
·唁电
·怀念林老
·祭孔大战下的陋习黑榜
·胡温“抱孩子”与刘备“摔孩子”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中国人为何“失礼”于外
·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前夕致东海一枭先生
·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
·武汉市司机被打的启示
·好一个“自由的表达”
·“大人们”都怎么啦
·盘点2006年上半年的中国矿难
2007
《北京之春》
·完整真实的胡耀邦——读《自由声音》后感
·反右运动草菅人命
《人与人权》
·权权交易枉国法 滥用权力护犯罪
《民主论坛》
·谁来做我的“人头琴”?
·一个乡干部的“民主宣言”
·姚明为何总能成为NBA明星赛的第一得票人
·被盗何时休?
·感事二首
·赵紫阳先生逝世二周年有感
·苦人斋宣言
·卖炭翁
·趁着
·浪淘沙.志趣
·幽默的盗贼
·警察们在干什么?
·
·交换
·共产党不是一个党
·咏梅(二首)
·杂感(四首)
·铁汉孙立勇
·猪年拜年偶得(一首)
·是捧腹还是深思——看二会代表传出的“顺口溜”
·拆迁中的“钉子户”与血案
·不仅仅是“提高警察待遇和保障警察权利问题”——兼致胡星斗先生
·“袭警”一案例分析
·春光多明媚怎奈民情冷
·有识之士,请一如既往地支持《民主论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又是“民主选举”时

   

郭少坤

   中共建国55年以来,从来没有给过人民真正的政治权利和民主权利。好不容易到了举世公认的民主普世价值时代的到来,中共才于1998年11月假惺惺地抛出了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村委会组织法》,也就是说,给了农民们一个民主权利,让农民选举自己的领导人。尽管中共这样做很是小家子气,距离真正的民主政治要求相差甚远,但是对于从来不懂得民主选举重要性的中共来说,也不能不说是一个进步。

   然而,即使是这样,中共也并没有将这点小小的民主权利真正落实到实处,也就是说,既可怜(50年没有选举权)又侥幸(比其他50年来没有选举权的同胞如工人、市民)的农民们,并没有能顺利地运用自己的民主权利去选举自己的领导人。在这个问题上,我最有发言权,因为我曾经为支持农民们维护自己的民主权利而整整坐了2年的牢,彻底地领教了中共所谓民主的虚伪性。

   在此,我并非对过去耿耿于怀。我曾多次给朋友樊百华说过,如果我们的坐牢乃至杀头能给人民带来自由和民主,我们当然无憾。可是真正叫我们痛苦和遗憾的却是:我们的牺牲并没有换回人民的民主权利,更可怕的是:人民在争取不到民主权利后陷入了绝望并放弃了抗争,而使得中共对外炫耀的所谓农村的基层民主成功之说,迷惑了世人,欺骗了世界。

   空口无凭,举例为证。前几天我回乡下时,乡亲们告诉我说,今冬又到了村委会换届选举的时候。可是,当地乡政府仍然是用任命的办法,叫谁干就是谁干。全乡15个自然村,只有2个村在坚决依法抵制,一个是我出生的果园村,一个是曾举村抗暴过乡政府强行掠夺的十姓庄村。由于上面知道这2个村有人懂得法律和政策,不敢轻举妄动,但是,也曾企图强行委派村干部。结果在村民们依法的抵制下,至今没有得逞。而其他村仍然是由乡党委委派的村党支部书记来负责组织村委会。农民们敢怒而不敢言,只有逆来顺受,无奈放弃自己的民主权利。

   邻村的一个叫京庄村的村民们告诉我说:他们这个村更难选举了,因为,前年一个叫徐永峰的民选村长被中共的村支部书记雇凶杀害了。虽然是破了案,但是村民们都害怕了,谁也不敢竞选村长,只有个别利欲熏心的地痞无赖想上去敲诈百姓的才想去干。反正,民主选举不是那么乐观。农民们表现出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我在返回徐州的那天,果园村的村民们愤怒地撕下了村支部书记自行张贴和自行委派的村委会候选人名单,并骑自行车到了乡政府找乡领导拒理力争。他们对我说,1999年为了他们的民主选举权利被剥夺而上访徐州市政府,结果被抓去108人,其中12人被治安拘留,4人被刑事拘留。如果不是我在国际媒体呼吁,他们都得被判刑,恐怕至今还在狱中。他们知道自由的来之不易,所以要坚决抗争到底。

   我回徐州后,村民们又打来电话,让我告诉在去年为他们状告乡政府破坏《村民组织法》而聘请的律师到乡下去了解情况,然后继续通过法律途径对乡党委和乡政府的非法行为进行诉讼。我欣然应允。

   看到农民们的觉悟,我很欣慰。但是联想到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所制定的共和国法律,竟然如此苍白无力,甚至如同儿戏,不能不又感到无比愤怒。看到一部分农民们的觉悟,我很高兴,但是联想到还有那么多的农民们的民主权利被随意剥夺而不敢抗争,又不能不感到悲哀和凄凉。

   面对著浩浩荡荡的世界潮流,与日益觉醒的人民的民主诉求,我们强烈呼吁执政的中国共产党尽快地落实国家所制定的法律和政策,还政于民,不要再做自欺欺人的事情,将农村基层民主落到实处,让世界和国人真正看到你们所谓的“三个代表”形象。

   如是,则是国人所望、民族之幸也!

   (2004年12月13日)

民主论坛2005.1.5 a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