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自治”、“台独”及其他──兼致香港同胞]
郭少坤文集
·端午节(狱中诗)
·〔调笑令〕贪官
·狱中诗词二首
·新纪元有感
·狱中诗(二首)(之一)
·狱中诗(二首)(之二)
·时间、生命本无有
·狱中忆西安林牧、杨海诸友
·狱中思索二则
·狱中诗•七绝
·二○○○狱中诗(三首)
·相见欢
三、文集
2001
《北京之春》
·致于浩成(2001.02.26)
·再致贾春旺部长的一封信
2003
《民主论坛》
·给美国王希哲、许月芬等朋友答谢信
·致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北京上访纪实
·孙志刚还算是幸运的
·致一位美籍华人朋友程建伟的感谢信
·“自治”、“台独”及其他──兼致香港同胞
·农民如何被作贱、如何学会依法斗争
·中秋幽思
2004
《北京之春》
·民选村长为何被中共支部书记雇凶杀害
·怀念王永瑞老人
·我为中国警察汗颜
《民主论坛》
·再致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故事──究竟是谁“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上)
·二盘录相带的故事──究竟是谁“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下)
·任长霞现象的思考
·人不如狗
·衷心的祝贺
·多么幸运的赵燕
·乡下奇闻轶事
·贺洪哲胜寿辰
·是“公务员”还是“共误员”
·谈“扩建烈士陵园“的意义
·从“魏基金奖”想到的王金波
·我投案、我自首
·又是“民主选举”时
·漫漫上访路、处处闻民情
·元旦有感
2005
《北京之春》
·我的一尊偶像
·我怎么“可能有危害国家利益和安全的行为”?
·说说“地主”和“贫农”的故事
·贺于浩成先生八十诞辰
·走进许良英
·是谁绑架了我?
《人与人权》
·悼念赵紫阳先生
·警察也是人
·从刘贤彬想到欧阳修的“纵囚论”
·啼笑皆非话民间
·是谁在挑战太阳
·令人心酸的真实故事
·“土匪,都是土匪!”
·我为什么不提倡“上诉”
《民主论坛》
·悼念赵紫阳先生
·鲍彤先生,您在哪?
·郭国汀先生又为斯民唤良心!
·也谈《反分裂法》
·我的“中日情结”
·只觉得吵闹
·谁来替他们维权
·有感于王金波的出狱归来
·民主的天敌
·贺《民主论坛》创刊七周年
·王泽臣出狱有感
·令人耳目一新的“民主论坛”
·关注刘飞跃
·我看“全运会”
·被劫持了的共和国法律和人间道义
·“与时俱进”的李大进
·谁来替共产党的干部还170年的“吃饭钱”
《议报》
·我为什么两次入狱坐牢——一个大陆警察的自述
·从“中国人权事件”说开去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党组领导人的一封公开信
·是谁在诱导我“将去天安门广场自焚”?
·共产党在为谁而“买单”?
·我对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的看法
·坐牢心得几则
·清明祭
·就这样的“保先”?
·“海外民运与本土相结合”之我见
·致留任“中国人权”理事们的公开信
·“八问”连战先生
·如何处置刘青
·“风波”过后是瘟疫
·他们都疯了
·警察,民主的卫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治”、“台独”及其他──兼致香港同胞

郭少坤

   香港那场为了抵制“23条立法”所举办的轰轰烈烈的50万人大游行已经在胜利的凯歌声中逐渐平息了。我这个为国伤残、双目已近失明、行走困难的人,却想在此告诉700万香港同胞:“你们的游行是觉悟的正义行为。你们的壮举向世界证明了你们捍卫自由人权的坚强理念。”港人的自由是经过了100多年与殖民者斗争换取的,而如今,却要为自己国家的政府所强加的恶法而抗争!

   可以想象,“23条立法”一旦被通过,其中的“危害国家安全”、“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勾结国外反动势力”等罪名,都将随时剥夺港人的天赋人权。想想,我原是一个为国双残的警察,仅仅因为支持“反腐败、要民主”的大学生,向北京红十字会捐款并通过于浩成老师认识了王丹,就被中共当局以严重丧失“政治立场”违法辞退;仅仅因为我向舆论界揭露了当局残酷迫害上访的父老乡亲,就被政治迫害、打击报复,并以莫须有的罪名判处2年;仅仅因为接受了国外一些朋友对我的人道救助和向朋友证实了我被迫害的事实,又被第2次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犯罪嫌疑罪名送进监狱,后被取保后审1年。可见,在中国,因为良心、良知、公德、正义就有可能被中共以政治罪名让人失去自由权利和正常生活。我祈望香港同胞深察之。也许,港人也看到了那把悬在头上方随时可以落下的利剑,方才发出悲愤的呼声:“不自由,毋宁死”。我为有着你们这样的同胞而振奋。上帝会佑福你们。

   香港发生了这个事关中国人福祉的政治大事件,官方报纸居然不加报导。对此,鲍彤先生在电话中告诉我:“隐瞒非典瘟疫撤了一个卫生部长,可隐瞒这种政治大事又该撤谁呢?这么大的一个新华社是不是在给中国政府丢脸,连这点勇气都没有,还叫什么新闻要讲真话,更何谈三个代表?”

   大大小小的中共组织都喜欢搞愚民政策,以便让自己得以顺利开展“工作”。家乡农民向我讲了一个笑话:邻村的一个村支书对村民们广播说:“你们也想不交钱,说××村为什么可以不交。××村懂得法律和政策,你们懂吗?你们不懂就得交!”果然,那些村民只好乖乖上缴,要多少给多少。

   中共说一国两制。其实,一个乡就是两制:觉悟者一个样,不觉悟者又是一个样。谁知道全国有多少制呢!中华人民共和国,好大的牌子,但实际上能搞好一个共和乡、共和县、共和省就不错啦。现在通过民主产生共和乡的都没有,共和村也都不是民主产生的,难怪隔岸的台湾不愿加入这个共和国!

   说到“台独”,我原先是不支持的,而且更愿意让台湾的民主成功经验影响大陆,使大陆也民主起来,然后统一。但是,香港的前车之鉴已使台湾人民看得清清楚楚。他们会想:如果按照中共“一国两制”的说法,统一后再给台湾来个类似“23条立法”,台湾人岂不是自投罗网了吗?“23条立法”的风波已在台湾人心中激起了汹涌波涛,从心底冲走了和大陆统一的念头。

   没有人愿意被统一到一个极权制度、人治横行、法纪败坏的社会中来。那样,过日子太累,有嘴不能说话,有良心不能办良心事,见义不为,知善难举,只知道象奴隶、猪羊一样地活着,即使是小康型,人生又有什么意义呢?因此,刚刚从国民党极权专制解放出来的台湾人民,不会再愿意,又回到哪个党的极权统治中去。

   作为一个自然人,我也想独立。我也想去正大光明地做人、光明磊落地办事,我也想去报效祖国、服务人民。如果因为正大光明、光明磊落、报效祖国、服务人民,人们会象我一样,落得个终身残疾而无人照管,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谁还愿意去为这个国家的政府卖命呢?虽然我不敢也无能力去煽动颠覆这个国家政权,但我终生遗憾地感到:我不应该为这个国家的政权去卖命,因为它并不代表国家和人民的根本利益,不代表人道、公正和文明。因此,当象我这样的人一旦被淘汰出局,宣布独立已是我唯一的选择;虽然不是政权的独立,但至少是人格上的独立。

   易经云:“上下交而其志同。”“上下不交而天下无邦。”“下之情壅阏而不得上闻,上下间隔,虽有国而无国矣。”(《古文观止.亲政篇》王鏊)中共应该关心的是香港的民情、民意,台湾的强烈反应,连一个村都没有完全共和现状;千万不要老是集中精力到国外到处游说什么“只有一个中国”。只有顺应民意、顺应潮流,才能根本地解决中国问题。否则,只能是本末倒置,于国于民有百害而无一利。(2003年7月25日)

民主论坛2003.8.2 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