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孙志刚还算是幸运的]
郭少坤文集
·寒冰、中月推荐郭少坤先生为第一届“中国自由文化奖”评奖候选人
·于浩成:赠郭少坤
二、狱中诗文
·〔七律〕入狱有感——狱中读史(又二首)(之一)
·〔七律〕狱中读史——狱中读史(又二首)(之二)
·捣练子令——狱中读史(又二首)(之三)
·致樊百华(1999.03.20)
·致樊百华(1999.04.10)
·拘役所监室诗二首(之一) 为民从警身两残(七律)
·拘役所监室诗二首(之二) 为谁做贼(打油诗)
·狱中诗•七律
·入狱百日有感
·游子吟·狱中诗
·端午节(狱中诗)
·〔调笑令〕贪官
·狱中诗词二首
·新纪元有感
·狱中诗(二首)(之一)
·狱中诗(二首)(之二)
·时间、生命本无有
·狱中忆西安林牧、杨海诸友
·狱中思索二则
·狱中诗•七绝
·二○○○狱中诗(三首)
·相见欢
三、文集
2001
《北京之春》
·致于浩成(2001.02.26)
·再致贾春旺部长的一封信
2003
《民主论坛》
·给美国王希哲、许月芬等朋友答谢信
·致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北京上访纪实
·孙志刚还算是幸运的
·致一位美籍华人朋友程建伟的感谢信
·“自治”、“台独”及其他──兼致香港同胞
·农民如何被作贱、如何学会依法斗争
·中秋幽思
2004
《北京之春》
·民选村长为何被中共支部书记雇凶杀害
·怀念王永瑞老人
·我为中国警察汗颜
《民主论坛》
·再致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故事──究竟是谁“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上)
·二盘录相带的故事──究竟是谁“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下)
·任长霞现象的思考
·人不如狗
·衷心的祝贺
·多么幸运的赵燕
·乡下奇闻轶事
·贺洪哲胜寿辰
·是“公务员”还是“共误员”
·谈“扩建烈士陵园“的意义
·从“魏基金奖”想到的王金波
·我投案、我自首
·又是“民主选举”时
·漫漫上访路、处处闻民情
·元旦有感
2005
《北京之春》
·我的一尊偶像
·我怎么“可能有危害国家利益和安全的行为”?
·说说“地主”和“贫农”的故事
·贺于浩成先生八十诞辰
·走进许良英
·是谁绑架了我?
《人与人权》
·悼念赵紫阳先生
·警察也是人
·从刘贤彬想到欧阳修的“纵囚论”
·啼笑皆非话民间
·是谁在挑战太阳
·令人心酸的真实故事
·“土匪,都是土匪!”
·我为什么不提倡“上诉”
《民主论坛》
·悼念赵紫阳先生
·鲍彤先生,您在哪?
·郭国汀先生又为斯民唤良心!
·也谈《反分裂法》
·我的“中日情结”
·只觉得吵闹
·谁来替他们维权
·有感于王金波的出狱归来
·民主的天敌
·贺《民主论坛》创刊七周年
·王泽臣出狱有感
·令人耳目一新的“民主论坛”
·关注刘飞跃
·我看“全运会”
·被劫持了的共和国法律和人间道义
·“与时俱进”的李大进
·谁来替共产党的干部还170年的“吃饭钱”
《议报》
·我为什么两次入狱坐牢——一个大陆警察的自述
·从“中国人权事件”说开去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党组领导人的一封公开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孙志刚还算是幸运的

   

郭少坤

   湖北籍大学生孙志刚在广州遇害一案,是继国际上倒萨和抗SARS之后在大陆老百姓中间的热门话题。中国老百姓对于抗SARS和倒萨众说纷纭、喜忧参半、褒贬不一。而对于孙案,大多数老百姓则义愤填膺、同声谴责。也许是人权意识的增强,也许是同类相惜的心理自然反映,人们对孙志刚的遇害大动感情。尽管当局抓了几个替罪羊,社会的各阶层来仍然是余怒未息、风波难平。

   可能正是由于社会的强烈反响,司法不得不给予过问,这才让孙志刚终于讨个说法、死得明白,也让世人知道他是屈死的。他真是一位众多不幸当中的幸运者。然而,在这个千奇百怪的大陆社会上,又有多少象他这样的大学生,乡他这样的外地人、这样的打工者、这样地被随意收容审查者,被“执法者”打死、打伤而又不为人所知的呢?!

   纵观中国大陆50多年的社会状况,从三反五反屈死的冤鬼、到反右时期罹难的几十万右派,从3年自然灾害饿毙的千百万群众、到10年浩劫时期挨批被斗、致死致伤的百万公民,从“6.4”时坦克车、机关枪下血肉横飞的莘莘学子、到在为争民主、争人权而身陷囹圄的仁人志士、以及为了基本生存权求告无门却锒铛入狱的老农民──其中又有多少得到正义关怀而为人所知的呢?

   人们只知道右派有个胡风,大跃进有个彭德怀,“文革”有个张志新,“6.4”有个丁子霖老师的儿子。人们并不知道他们的背后还有多少受害者!同样地,人们也不知道今天的孙志刚背后,还有多少无辜者死于人性泯灭、道德沦丧、人治猖厥、法纪败坏的社会现实中。在这铁幕森森的人生舞台上,在那些“视生灵如刍狗,视万物如草芥”的统治者的横行下,冤案随时发生、屈辱俯拾皆是、人命危险,已经不是危言耸听了。仅就本人亲身经历和所知,也可见青史几行了。

   经常萦绕在我脑海里的一个无名女尸,总是挥之不去。那是在1987年的夏天,我在徐州市云龙区公安分局刑警队工作。一日早晨,我接到辖区新生派出所来电称“黄河里有一具女尸”。我即驱车赶去,在现场和派出所指导员李维怀一起将一飘浮在水面的女尸打捞上岸。死者年约20多岁,上身穿白底绿花衬衣,下身穿一条白裤,右耳下端缺损,身上缠一根铁丝,被害特征非常明显。但是,赶到现场的公安局长胡广松和法医张同新竟一口咬定死者是落水自杀,并命令立即拉到火葬场火化。我反复强调应该首先立案查清尸源再作处理。可我人微言轻,那名女尸还是未经查明身分便被拉到火葬场烧掉了。谁能不说这是冤魂屈鬼、不说这是草菅人命呢?!

   1994年我在徐州市公安局的信访部门工作期间,曾接待了一伙上访者。他自称他们的一个亲属(男,25岁)因被怀疑偷窃,被前去抓捕的民警夏享利(某公安分局局长之子)开枪打伤,打伤后没有加以治疗而继续留审,结果因伤重而死亡。对这样一起人命关天的案子,结果是不了了之,最终以赔偿死者家里3万元了事。

   2000年,我在服刑时,听探望我的家人讲,徐州市公安局段庄派出所将一名丰县籍打工者审查时打死。分管副局长李军锐仅受到行政处分。而今天,他已升为正局长。

   前几天,林牧先生在接受采访时说:“胡锦涛、温家宝是很开明的,中国是有希望的。”可我却不以为然。我认为,任何清官意识都不符合现代文明的要求,只有制度的确立、体系的完善,才能确保人们有机会确定受到正义、公平的对待而免受不白之冤和无辜之苦。

   孙志刚一案如果不是罗干和周永康的批示,也只能是和所有不为人知的受害者一样成为冤案而不为人所知。因此,他个人是不幸中的大幸。只有民主政治,才能使所有的老百姓有机会不至于被冤死,即使被冤死,也才有机会无需等待特别的批示而得以受到正义、公平的处理。

   (2003年6月20日)

民主论坛2003.6.29 a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