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十七大”之前 请不要政治作秀]
郭少坤文集
·谁来替他们维权
·有感于王金波的出狱归来
·民主的天敌
·贺《民主论坛》创刊七周年
·王泽臣出狱有感
·令人耳目一新的“民主论坛”
·关注刘飞跃
·我看“全运会”
·被劫持了的共和国法律和人间道义
·“与时俱进”的李大进
·谁来替共产党的干部还170年的“吃饭钱”
《议报》
·我为什么两次入狱坐牢——一个大陆警察的自述
·从“中国人权事件”说开去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党组领导人的一封公开信
·是谁在诱导我“将去天安门广场自焚”?
·共产党在为谁而“买单”?
·我对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的看法
·坐牢心得几则
·清明祭
·就这样的“保先”?
·“海外民运与本土相结合”之我见
·致留任“中国人权”理事们的公开信
·“八问”连战先生
·如何处置刘青
·“风波”过后是瘟疫
·他们都疯了
·警察,民主的卫士
·维权难、难于上青天
·民主的血腥与火
·并非戏言谶语
·“邪灵”是如何附上我的肉体的
·谁知道会“研究”到什么时候
·和张林先生说几句话
·第三次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人民在呼唤“中国人权”
·可怜的我们
·母亲啊,我用什么来安慰您!
·猫不抓鼠也能当“先进”
·腥风血雨见真情——纪念于浩成先生八十寿辰
·只许州官放火 不许百姓点灯——再谈林樟旺一案
·不得不说的话
·从“人托”所想到
·村支部书记之死
·从太石村联想到果园村
·俺和共和国说几句话
·又是谁在违法犯罪
·让我沉重的二零零五年
《自由圣火》
·走到今天的我——我的自述
·暴政猛于虎
·又一个“王彬余”
·再说“我为中国警察汗颜”——兼答一个中国网友
·枪声、悲声,声声令人心碎
·一张脸、一只眼睛、一条腿能值多少钱——问问共产党
《大纪元》
·对早年加入共青团的幼稚行为表示深深的后悔
2006
《北京之春》
·中国社会的犯罪层次及其特点
·谁是当代最可爱的人
·实话实说“法轮功”
《人与人权》
·怒向青史问开明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议报》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部党组的申诉信
·谈谈胡锦涛先生的“荣辱观”
·解读“八荣八耻”
·为中国警察鸣不平
·没有民主的农村
·想念天水
·中国足球与中国功夫
·“平安无事了”吗?
·随处可见的“荣耻观”
·“七一”到了,和共产党说几句心里话
·七月流火 想起杨建利先生
·陈光诚真有罪吗?!
·“公务员又加薪了”
·牛志远和陈至立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感慨“人民警察”的“神圣”——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后感
·笑看中国贪官的“落马”之道
·一路走来一路忧
·《中非高峰论坛》下的民主论坛
·我们还能做什么
·书记与狗
·物价上涨下的民众感叹
·是体育强国,还是得了“金牌病”?
《民主论坛》
·祝贺《民主论坛》改版成功
·和于浩成老师诗一首
·新旧“民谚”浅析
·狗年杂感
·雪中情
·向“劳改犯”告状
·“情人节”时想“情人”
·生不如死
·你看咱中国人的那“眼神”
·“植树节”感言
·我眼中的“流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十七大”之前 请不要政治作秀

   

郭少坤

   中国共产党的第十七次代表大会即将在北京召开。会议前夕,为了保证大会的“顺利进行和胜利召开”,少不了的还是老一套:部队进入战备状态,警察加班加点日夜待命,清理到北京的闲杂人员尤其是上访户,各地严控政治敏感人物和社会上的危险分子,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真的是“金风未动蝉先觉”。连我这个已经麻木的人也在随处可见的“十七大”前奏中感受到了“风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当然,还有本人驻地派出所警察们的电话“关怀”,不能不使我感到,中国共产党的第十七次代表大会就要召开了。而且,据说,就要在本月的15日隆重召开。

   我倒不是因为中国共产党第十七次代表大会的召开和闭幕后会给中国的民主法治进程有什么推进,或者说是因为它的召开能够给本人这样的含冤公民带来任何命运的改变才动情写这篇文章,我清楚地知道,本人尽管是带着满身伤残、拿着国家法律文本经历了中共的十五大、十六大的胜利召开和闭幕后的十个年头,可却依然找不到中国共产党的各级领导和他们领导的政府机关给俺一个合情合理又合法的说法,因此,我也并不寄希望于中国共产党的第十七大后能给我这样的人带来什么;我只不过是在这又一次的中国共产党的党代表大会之前,看到了许多和共产党的“伟大、光荣、正确”意义上的不和谐现象,并感到不吐不快。

   为了在全中国人民面前重新树立中国共产党的威望和形象,并以此确立和巩固共产党的统治地位,在近来中央的媒体宣传中,集中和大量的报道了共产党基层政权和组织里的好人好事。在前天(10月6日)晚间的《焦点访谈》节目中,中央电视台记者来到了安徽省阜阳地区并对灾区的干部群众进行了采访,在采访过程中,一些乡村党的干部大肆自我标榜,说他们是如何如何贯彻落实上级政策的,是怎么样怎么样把国家发下来的扶贫款如数发到灾民手中的……虽然,镜头上并没有出现老百姓对此的任何异议,但是,难道说这就是共产党和共产党的干部应该自我炫耀的吗?在中国,自古以来,救灾扶贫款任何人都不得贪污挪用,否则,只能是“格杀勿论”,南宋时的著名清官包公就是因为他的亲侄子包勉贪污了赈灾款才不惜人情将其处决并由此留下千古美谈的,可就这样连封建社会中的古人都能够做得到的事情,却要把它作为共产党统治时期的什么“先进典型”来宣传和以此标榜共产党的先进性,实在是令人不敢苟同和赞成。

   其实,即使是勉强把这样连封建制度中为官最简单的事情作为共产党基层政权的干部先进性来宣传,也只是个别典型而已,并不能说共产党的干部都是那么“先进”。1998年长江洪灾其间,就有过这样的报道,说是中央领导去视察灾区时,当地干部到附近商店搞到一箱箱方便面,当着他们上级的面把方便面发送给灾民,但是,当中央领导离开后,他们又从灾民手中要回方便面,在当时曾经传为笑柄。

   我手中有一份2007年8月20日的《济南时报》,上面报道了这样一则新闻:西安市高陵县日前遭受多年罕见的暴雨袭击,据通远镇火箭村四组的村民李改祥介绍,8月11日,有关部门统治称上级领导要来检查灾情,要求做好准备,并发给他200元的赈灾款。岂料电视台拍摄完后,即有村官来到她家,将200元的赈灾款收回(8月18日《新京报》)。从这则新闻中,除去印证了以上所说的共产党基层政权及其官员一惯的欺骗公众舆论和他们的上级等恶习之外,也告诉了善良的人们一个道理:这种行为和做法尽管不可理喻,但他们完全可以欺骗他们的上级,因为,这些官员一点都不怕群众拆穿他们的“西洋镜”,他们清楚的懂得,只要把领导哄住,把上级骗住,自己的官就能够升上去。至于自己在群众面前原形毕露,这又有什么呢?由此可见,中共的官员之所以敢耍无赖,背后的根源就是干部制度的任用机制不健全,是没有民主法治的必然结果。当然,出现这种荒唐离奇的事情也就在所难免。

   鉴于以上,我想,在中国共产党的十七大即将召开之际,如果仅仅靠着在近期内匆匆忙忙的找几个所谓的好典型、好榜样(而且这些都是古今中外为官为政者最起码应该做到的)来自我标榜和向人民炫耀执政党的光辉形象,我看,除去有着画蛇添足之嫌外,也是对中共中央和老百姓的政治作秀,无论是对共产党的自身建设还是对国家民主法治进程的推进,都是没有任何实质性意义的。

   另据说,在十七大的召开之前,全国各地的小煤窑一律关停,意在决不能在十七大会议其间发生中共中央所不愿意听到的声音,看到不想看到的情况,这无疑也是一种连共产党都批评的形式主义,可为什么却还是在延续呢?!

   无可否认,你可以在十七大其间关闭小煤窑而让中央领导人耳不听、心不烦;你可以在十七大其间禁止住所有的上访人员进京;你可以找几个典型和榜样展现在电视机前让老百姓对共产党心存好感;你可以……但是,开完十七大之后怎么办?还不是小煤窑照样开,还不是事故层出不穷;还不是含冤负辱的老百姓继续踏上漫漫的京城之路;还不是弱势群体找不到说理的地方;还不是那些把国家发给的救灾扶贫款又被干部要回来;……总之,共产党的干部还是共产党的干部,老百姓还是老百姓,如果不从政治体制的改革的根本上作文章,问题不可能因为十七大或者十八大的召开得到党纪国法的根本解决。

   如若不信,我们就耐心的等待着中国共产党的十七大会议的结果。假如说,这十七大开完之后,全国各各级的共产党组织都纯洁了,共产党的干部都清明廉正了,都不说假话做假事了;全国各地的小煤窑不再有矿难事故了,矿工们的亲人不再流泪了;全国各地的上访人员不再进入北京,并在当地就能够找到讲理说法的地方了;……我们才有理由相信: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的十七次代表大会不但是成功的,而且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

   带着这样的希望,我预祝中国共产党的第十七次代表大会圆满成功!

   至少,像我这样的冤民不要在将来(会议的结束之后)抛家舍业的到北京去上访了。

   作为一个共和国的公民和一个没有受到国家法律保护的受害者,谨以此为愿!

    2007年10月9日星期二

    于徐州家中

自由圣火10/11/200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