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土匪,都是土匪!”]
郭少坤文集
·“都是神经病”
·“五.一”感怀
·文革琐忆
·一叶知秋
·敬悼张胜凯先生
·从温家宝总理的“夜半看球”想起
·从“赵驸马”想到“陈驸马”
·我和《民主论坛》——贺《民主论坛》创刊八周年
·盗亦有“道”
·“检查团来了”
·《唱支山歌给党听》
·“世界杯赛”中最不和谐的音符
·“检查团走了”
·“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
·我向共产党争取的是什么?
·大写的中国人
·真正的男子汉
·“全民腐败”亲历记
·鉴康兄,你在哪里?
·狱友
·郭飞熊犯了什么“罪”?
·不是
·下列名词和绝大多数老百姓有多少关系?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血染的风采
·生命
·贺洪哲胜先生六十七诞辰
·“创模”与“创伤”
·〔忆秦娥〕沉痛悼念林牧先生
·被摧残的“体育冠军”
·真正民运人士的楷模——悼念林牧先生
·如今——偶感
·光天化日之下的敲诈
·多少事 欲说还休
·难忘的奇耻大辱——记第二次入狱的经历片段
·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
·“评残”一路见闻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1)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2)
·旅行中的“和谐”景象和感想
·刑庭庭长被灭门后的网民反映
·南京啊南京,又是南京
·盘点2006年上半年的中国矿难
·高智晟真有罪吗?
·圣诞祝词
·新年贺词
·萨达姆死啦
《自由圣火》
·和共产党讨论一下什么叫“爱国”——兼致胡锦涛总书记
·《同一首歌》的意义何在
·绝食就是维权
·何谓“敌对势力”
·“人治”的可怕
·解读 “ 八荣八耻 ”
·推荐一篇好文章:《发扬“五四”精神,把民主革命进行到底》
·“ 退党 ” 浪潮下的思考
·民主才是我们共同的信仰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鼓与呼
·想起林牧先生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高智晟被捕的启示
·立法贵在“宽严有度”吗?
·看高智晟案件办理中的一系列违法现象
·郭飞雄犯了什么“罪”?
·如何看待陈良宇的下台?
·中秋寄袁红冰先生暨《自由圣火》诸同仁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抗议广州警方逮捕郭飞雄先生
·沉重悼念林牧先生
·唁电
·怀念林老
·祭孔大战下的陋习黑榜
·胡温“抱孩子”与刘备“摔孩子”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中国人为何“失礼”于外
·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前夕致东海一枭先生
·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
·武汉市司机被打的启示
·好一个“自由的表达”
·“大人们”都怎么啦
·盘点2006年上半年的中国矿难
2007
《北京之春》
·完整真实的胡耀邦——读《自由声音》后感
·反右运动草菅人命
《人与人权》
·权权交易枉国法 滥用权力护犯罪
《民主论坛》
·谁来做我的“人头琴”?
·一个乡干部的“民主宣言”
·姚明为何总能成为NBA明星赛的第一得票人
·被盗何时休?
·感事二首
·赵紫阳先生逝世二周年有感
·苦人斋宣言
·卖炭翁
·趁着
·浪淘沙.志趣
·幽默的盗贼
·警察们在干什么?
·
·交换
·共产党不是一个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土匪,都是土匪!”

郭少坤

   这是在2004年7月19日晚间的中共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中,安徽省淮南市一位年过六旬的老人面对记者和全国亿万观众愤怒喊出的一句话。

   那么,他所指的“土匪”是谁呢?就是那个淮南市政府部门行政执法局的工作人员。据报道,这个行政执法局的工作人员在执行所谓的“公务”中,将该市一家商厦的多名工人和无辜群众殴打致伤,并住进医院。事件曝光后,愤怒的群众纷纷向记者痛陈这些“行政执法人员”们的罪恶,控诉他们长期以来受到这些执法人员殴打、漫骂、污辱的经过,而那个行政执法局的局长面对镜头却振振有词地强调:“出现这些事情是难免的。”真是“盗“亦有道,难怪老百姓骂他们是“土匪,都是土匪!”

   无独有偶,前不久的《焦点访谈》中曝光了同样的一件事情,只不过是那些“土匪”比起这些行政执法局的工作人员更高级一些,也就是说是“带枪的高级土匪”。据报道,湖南省某市公安局的一个派出所的指导员在不着警服,光着膀子开着一辆无牌照车辆的情况下,被该市的公路稽查部门的工作人员检查盘问,而那个指导员不仅不接受检查,反而对其进行辱骂。之后又开着车回到派出所,动员了全所民警带上枪支警具来到那个公路稽查部门,然后是逢人就打,见东西便砸,最终造成多人受伤并住进医院。而当事情曝光后,那个派出所所长和指导员同样是不承认自己的罪行,同样是振振有词,难怪乎当地群众面对镜头骂他们是“流氓”。

   “土匪”也好,“流氓”也罢,反正这都是老百姓通过中共的喉舌说出来的。在此无需评论,这里要讲的是我亲自经历并处理的一件和上述同类同样的事情,在此说出来也请人们见识见识。

   那还是1994年12月份的某一天下午,正在公安局供职的我骑自行车路过徐州市的一座叫“庆云桥”的桥边,当时但见桥边人头窜动,堵的整个道路水泄不通。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凭着警察的职业道德,我推着自行车挤进人群,当我进入人群中心现场后,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场血淋淋的情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者满脸血污,抱头痛叫,嘴里喊着“打死我啦,打死我啦!”而在他身边的三个身着黄色制服,头戴大盖帽的年青人正在蹋打他。我留神一看,是市城管稽查队(现在所谓的 “城市行政执法局”前身)的工作人员,无论是凭着当人民警察的职业道德要求还是作为一个正常中国人应有的见义勇为准则,我没有做任何犹豫便冲上前去,上前抓住一个城管人员,并喝道:“住手。”可那三个家伙见我身着便衣,一点也不在乎,一齐朝我扑过来,我大喊一声:“我是警察,谁敢动!”那三个家伙才面面相觑。这时,那些围观的千百名老百姓才如梦初醒,纷纷说:“这下可好啦,遇到好人啦。”

   当我将这三个行凶的城管人员和受伤老者带到我所在的徐州市公安局鼓楼公安分局后,及时报告了分局指导,徐州市的新闻媒体《社会大观》也闻讯赶来,但万没想到,分局领导不接受采访,只有我和群众向媒体证明城管人员行凶打人的经过,那个被打得满脸血污的老者说他的一只眼睛什么也看不见了(后经医院检查为“视网膜脱落”),老人躺在我办公室的沙发上骂道:“你们连日本鬼子都不如,我卖水果犯了什么罪?”此情此景,我至今记忆犹新。

   至于事情发展的结果也是可想而知,在那个官官相护的官场内,自然是不了了之,新闻所采访的内容以“对城管执法不利,影响不好为由”被上级禁止播放,三名已构成刑事犯罪的城管人员被免予刑事处罚,受伤老头仅获得七千元赔偿了之,而我呢?不但未获寸功,反以“多管闲事”而受到领导们的指责。而恰恰是在三年之后,我这个爱“多管闲事”的警察终于被以“政治违法违纪”为由将我从公安局辞退。更有意思地是,我在1999年为农民们“多管闲事”而入狱后,一位姓隋的管教民警开玩笑地对我说:“郭少坤,这回看你还到哪里管闲事?!”

   是的,我“管闲事”的能力和机会越来越少了,因为我已经是年迈力衰,而且抱病扶伤,显然是没有身体能力来“管闲事”了,更加重要的是我被剥夺了“管闲事” 的社会地位,如果我在流氓歹徒行凶祸害百姓时,已经没有资格大喊一声:“我是警察”了!因此,我在出狱后,在曾经遇到过的应该“见义勇为”场合下,也只能是枉自感叹世风日下、拖残躯远远离开了,“自卑”的自己只能是躲在陋室内呼喊中国的自由与民主和如何构造实现这一目标的社会制度了。

   是的,我“管闲事”的能力和机会越来越少了,但社会并没有因为任何人的存在或消失而改变它的走向。不过,我总感到,如果中国的老百姓总是在愤怒中大骂:“土匪”、“流氓”、“连日本鬼子都不如”此类语言,不知道执政的中共们听到以后该作如何想象?!

   今天之所以旧事重提,是因为前几天在我所居住的徐州城内,共产党的官员们要搞“卫生城”,把那些因为种种生存需要原因而摆摊谋生的老百姓连人带物都清理得干干净净,的确大街上是干净了,甚至是冷冷清清和萧条不堪,可是那些依靠沿街叫卖和摆摊为业谋生的老百姓又该怎么样去生活哪?我亲自听到一些老百姓破口大骂:“像日本鬼子进中国扫荡似的,这叫我们老百姓怎么活!”

   虽然是此话过激,但是如果共产党各地和各级部门及其领导人所做的事情,总和老百姓的切身利益背道而驰,那么将来如果被中国的老百姓把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政府当做“异类”,或者说是当做一个和自己毫无共同之处的“特殊利益集团”,恐怕也决不是自称“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的福音了。

   我相信,最终历史会给予所有不同提法者们最好的证明,而人民也会给予更加准确无误的最终裁判。

   2005年9月4日 于徐州

   ***************************************

《人与人权》2005.1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