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陈光诚真有罪吗?!]
郭少坤文集
·你看咱中国人的那“眼神”
·“植树节”感言
·我眼中的“流氓”
·流氓眼中的“我”
·“笑”的百态
·〔望江南〕清明泪(五首)
·假如
·马列主义和“荣辱观”
·“都是神经病”
·“五.一”感怀
·文革琐忆
·一叶知秋
·敬悼张胜凯先生
·从温家宝总理的“夜半看球”想起
·从“赵驸马”想到“陈驸马”
·我和《民主论坛》——贺《民主论坛》创刊八周年
·盗亦有“道”
·“检查团来了”
·《唱支山歌给党听》
·“世界杯赛”中最不和谐的音符
·“检查团走了”
·“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
·我向共产党争取的是什么?
·大写的中国人
·真正的男子汉
·“全民腐败”亲历记
·鉴康兄,你在哪里?
·狱友
·郭飞熊犯了什么“罪”?
·不是
·下列名词和绝大多数老百姓有多少关系?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血染的风采
·生命
·贺洪哲胜先生六十七诞辰
·“创模”与“创伤”
·〔忆秦娥〕沉痛悼念林牧先生
·被摧残的“体育冠军”
·真正民运人士的楷模——悼念林牧先生
·如今——偶感
·光天化日之下的敲诈
·多少事 欲说还休
·难忘的奇耻大辱——记第二次入狱的经历片段
·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
·“评残”一路见闻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1)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2)
·旅行中的“和谐”景象和感想
·刑庭庭长被灭门后的网民反映
·南京啊南京,又是南京
·盘点2006年上半年的中国矿难
·高智晟真有罪吗?
·圣诞祝词
·新年贺词
·萨达姆死啦
《自由圣火》
·和共产党讨论一下什么叫“爱国”——兼致胡锦涛总书记
·《同一首歌》的意义何在
·绝食就是维权
·何谓“敌对势力”
·“人治”的可怕
·解读 “ 八荣八耻 ”
·推荐一篇好文章:《发扬“五四”精神,把民主革命进行到底》
·“ 退党 ” 浪潮下的思考
·民主才是我们共同的信仰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鼓与呼
·想起林牧先生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高智晟被捕的启示
·立法贵在“宽严有度”吗?
·看高智晟案件办理中的一系列违法现象
·郭飞雄犯了什么“罪”?
·如何看待陈良宇的下台?
·中秋寄袁红冰先生暨《自由圣火》诸同仁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抗议广州警方逮捕郭飞雄先生
·沉重悼念林牧先生
·唁电
·怀念林老
·祭孔大战下的陋习黑榜
·胡温“抱孩子”与刘备“摔孩子”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中国人为何“失礼”于外
·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前夕致东海一枭先生
·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
·武汉市司机被打的启示
·好一个“自由的表达”
·“大人们”都怎么啦
·盘点2006年上半年的中国矿难
2007
《北京之春》
·完整真实的胡耀邦——读《自由声音》后感
·反右运动草菅人命
《人与人权》
·权权交易枉国法 滥用权力护犯罪
《民主论坛》
·谁来做我的“人头琴”?
·一个乡干部的“民主宣言”
·姚明为何总能成为NBA明星赛的第一得票人
·被盗何时休?
·感事二首
·赵紫阳先生逝世二周年有感
·苦人斋宣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光诚真有罪吗?!

郭少坤

   我与山东省临沂市沂南县的陈光诚应该是同病相怜,因为我们都是残疾人。所不同的是:他是一个全盲人,我是一个半盲人;他是先天性的生理残疾,我是后来为国因公被殴打造成的残疾;总之,我们都是残疾人。

   此外,我与陈光诚先生也应该是同类相求意义上的同道之人,虽然是我们都有严重的眼睛疾病看不清世间事物的本来面目,可是,都有一颗明亮的心,都能够凭着人类良心和道义标准判断出事物的实质本相,并且去积极主动的说出事物的真相,总之,我们都是良心道义人士。

   还有,我和陈光诚先生并没有什么深奥的民主理论和学问,也没有任何宏伟目标,更谈不上像共产党所说的去“去解放全人类”,我们只不过是关注自己身边的父老兄弟们的切身利益,所不同的是:我是为了家乡的父老兄弟们依法贯彻落实中国共产党给农民的民主权利,在受到迫害后进行呼吁而被以莫须有的罪名判刑二年正整;陈光诚先生则是为了帮助家乡的父老乡亲贯彻落实共产党的计划生育政策而不受非法侵害挺身而出,却受到当地政府部门的打击报复而锒铛入狱;总之,我们都是为了贯彻落实共产党的方针政策而获罪于地方上的共产党基层政权和组织,才遭受到同样的下场。

   除去以上的自然状况我和陈光诚先生有着基本共同点之外,就连我们所遭受到的迫害也是有着异曲同工之处,当年(1999年元月)我在为了家乡的父老兄弟维权而得罪当地政府后,是被当地政府党政领导人指示对我进行打击报复的,当时,他们看到我实在没有任何“劣迹”可以致我入狱,竟然将在二年前(1977年)已经公安局有关部门查结的一起(嫖娼嫌疑人)对我的诬陷案重新翻过来,经过几易“罪名”,终将以“莫须有”的所谓“犯罪事实”强行将我判刑二年,造成了轰动一时的政治迫害冤案而遗留青史,在此就不再陈述。

   今天的陈光诚先生是以“损坏公共财物”和“破坏交通工具”为由被起诉的,虽然,我还没有看到山东省沂南县检察院的《起诉书》中的具体指控内容,但是,有几个问题不能不令人们在怀疑中进行思索:第一、如果不是陈光诚先生揭露当地政府在计划生育过程中采取不正当的手段,使其对人民群众进行一些非法和非人道的人权践踏的事实真相曝光于世,那么,当地政府就不会恼羞成怒,对一个盲人到处监视和跟踪,甚至软禁。第二,陈光诚先生如果不是参加和响应高智晟先生的绝食维权活动,如果不是被评选为《时代周刊》的百名风云人物之一,恐怕也很难引起高层的“关注”而受到如此待遇。第三、陈光诚先生是一个盲人,而一个盲人连行动都有困难,他又如何有能力去“损坏公共财物”和“破坏交通工具”哪?显然是开人间玩笑!第四、根据公安机关的办案规定和程序,公安机关及其公安人员在发现犯罪嫌疑人实施犯罪活动时,应当立即在现场对其进行制止和拘留,可为什么却是在时隔很久才对其采取所谓的法律措施哪?明白人一眼就看出,这就是根据形势的需要和长官的意志才使其发生的。第五、陈光诚先生是在被非法软禁数月后才转为刑事拘留的,在这一对他进行违法拘禁的其间,引起了国内外舆论的广泛关注,正当国内的一些正义律师将要对其采取法律援助之时,突然被宣布逮捕,显然,这是当地政府为了欲盖弥彰和推卸责任,才不得已采取了狗急跳墙的办法并冒天下之大不韪制造这起冤假错案的。

   综上所述,陈光诚先生的案情也就昭然若揭并不难为人们所明了了,这就是中国自古以来所流行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丑恶现象再现,是专制和人治随意性的罪恶延续,也是中国社会主义法治的一大“特色”,用老百姓的话说就是“说你有罪你就有罪”!对此,我不能不有着刻骨铭心的人生体会和感受,也不能不为陈光诚先生而报恨不已和忿忿不平!

   不过,想开点也就没有什么了,谁让我们都不幸是生在中国哪?谁又让我们还有着正常中国人的良心和道义情感哪?如果我们都真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把我们的盲眼都闭上,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不知道,又有何麻烦惹火烧身哪?你看在陈光诚先生周围有着那么多有着明亮的眼睛的健全人,有着那么多被用特殊材料造成的共产党人和被共产主义教育出来的共产党员,可他们都对侵犯群众利益和破坏共产党政策的事情充耳不闻和视而不见,可偏偏出来一个盲人来“多管闲事”,你陈光诚不倒霉谁有倒霉哪!想当年的我也是如此,你说中国农村的“民主选举”大都是形式主义,可我却坚决支持自己家乡的父老兄弟们认真贯彻共产党中央的政策,甚至在他们受到非法侵害后为其鸣不平,在我和父老兄弟的身边周围,有着那么多身体健全和地位很高的共产党干部,却不见他们为之呼吁,而偏偏出来一个被共产党辞退的国家伤残警察为之“多管闲事”,我不遭殃谁又遭殃哪!这就是中国和中国人无法回避的现实,一句话:谁让你“多管闲事”来着!

   要说犯罪,谁是真正的危害国家和人民利益的犯罪分子,我想人们都不难看到,比如说:在陈光诚先生所在地的那些负责“计划生育”的干部,由于公然在计划生育的工作中破坏共产党的政策,对一些公民采取非法手段进行侵犯人权和侮辱人格甚至是乱罚款,都是对公民权利的侵犯和犯罪,也是对执政的共产党形象的极大破坏,可是,作为共产党的上层领导人却对其本末倒置,把破坏国家政策和损害他们自身形象的基层组织和干部视为好人,而却将真正维护国家政策和共产党应有形象的良心人士看作坏人,并任凭对其惩罚,这才是共产党最大的失误和不负责任;包括像我的家乡在内很多农村存在的民主选举、计划生育、滥砍滥伐、乱占耕地等等对国家和人民犯罪的问题有多少得不到依法查处,甚至姑息养奸和纵容基层干部的胡作非为和犯罪活动,在中国究竟有多少,我想这些决不是中共中央的高层所能洞察到的,因为,他们的方针政策是“稳定压倒一切”,那么,对于下面的基层政权以“维持社会稳定”为由对所有为了维护国家利益和个人权益的人进行各种借口的打压,他们也只能是真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视而不见了。

   我相信,以这样的方法完全可以使“社会稳定”,因为连一个盲人都不放过,连我这样一个为国效力的残疾警察的冤假错案和“秉忠心”反映的问题都置之不理,肯定会使得许多健全的人望而却步,谁都知道,失去自由的滋味和监狱生活是不好受的,何必去管那些与己无关的“闲事”哪?!

   但是,这样下去,又真的能够避免社会腐败和危害国家财产以及人民利益的各种犯罪活动吗?当然,从我的观察和预测中,答案是否定的。

   总之,抓了陈光诚先生这样的一个“犯罪分子”,并不意味着当地从此就可以“政治稳定”和中国的法治建设进步,因为真正祸国殃民的犯罪分子还很多,而且会更加肆无忌惮的干着违法犯罪的事情,不信,就走着瞧。

   2006年7月13日星期四

原载《议报》第259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2006.07.1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