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七月流火 想起杨建利先生]
郭少坤文集
2005
《北京之春》
·我的一尊偶像
·我怎么“可能有危害国家利益和安全的行为”?
·说说“地主”和“贫农”的故事
·贺于浩成先生八十诞辰
·走进许良英
·是谁绑架了我?
《人与人权》
·悼念赵紫阳先生
·警察也是人
·从刘贤彬想到欧阳修的“纵囚论”
·啼笑皆非话民间
·是谁在挑战太阳
·令人心酸的真实故事
·“土匪,都是土匪!”
·我为什么不提倡“上诉”
《民主论坛》
·悼念赵紫阳先生
·鲍彤先生,您在哪?
·郭国汀先生又为斯民唤良心!
·也谈《反分裂法》
·我的“中日情结”
·只觉得吵闹
·谁来替他们维权
·有感于王金波的出狱归来
·民主的天敌
·贺《民主论坛》创刊七周年
·王泽臣出狱有感
·令人耳目一新的“民主论坛”
·关注刘飞跃
·我看“全运会”
·被劫持了的共和国法律和人间道义
·“与时俱进”的李大进
·谁来替共产党的干部还170年的“吃饭钱”
《议报》
·我为什么两次入狱坐牢——一个大陆警察的自述
·从“中国人权事件”说开去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党组领导人的一封公开信
·是谁在诱导我“将去天安门广场自焚”?
·共产党在为谁而“买单”?
·我对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的看法
·坐牢心得几则
·清明祭
·就这样的“保先”?
·“海外民运与本土相结合”之我见
·致留任“中国人权”理事们的公开信
·“八问”连战先生
·如何处置刘青
·“风波”过后是瘟疫
·他们都疯了
·警察,民主的卫士
·维权难、难于上青天
·民主的血腥与火
·并非戏言谶语
·“邪灵”是如何附上我的肉体的
·谁知道会“研究”到什么时候
·和张林先生说几句话
·第三次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人民在呼唤“中国人权”
·可怜的我们
·母亲啊,我用什么来安慰您!
·猫不抓鼠也能当“先进”
·腥风血雨见真情——纪念于浩成先生八十寿辰
·只许州官放火 不许百姓点灯——再谈林樟旺一案
·不得不说的话
·从“人托”所想到
·村支部书记之死
·从太石村联想到果园村
·俺和共和国说几句话
·又是谁在违法犯罪
·让我沉重的二零零五年
《自由圣火》
·走到今天的我——我的自述
·暴政猛于虎
·又一个“王彬余”
·再说“我为中国警察汗颜”——兼答一个中国网友
·枪声、悲声,声声令人心碎
·一张脸、一只眼睛、一条腿能值多少钱——问问共产党
《大纪元》
·对早年加入共青团的幼稚行为表示深深的后悔
2006
《北京之春》
·中国社会的犯罪层次及其特点
·谁是当代最可爱的人
·实话实说“法轮功”
《人与人权》
·怒向青史问开明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议报》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部党组的申诉信
·谈谈胡锦涛先生的“荣辱观”
·解读“八荣八耻”
·为中国警察鸣不平
·没有民主的农村
·想念天水
·中国足球与中国功夫
·“平安无事了”吗?
·随处可见的“荣耻观”
·“七一”到了,和共产党说几句心里话
·七月流火 想起杨建利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七月流火 想起杨建利先生

郭少坤

   四年前的七月九日,是我一个难忘的日子。

   那一天,骄阳似火,烈日炎炎。衣食无忧的达官显贵和公子王孙们逍遥在开足马力的空调下,躬耕田野的农夫们挥汗如雨的在大地上辛勤的劳作着,矿井下和锅炉旁的工人们在汗流浃背的工作着……这一天,环球不可能同此晾热,人们也未能共享太平。

   而此时的我,也是在人间苦难的不幸中煎熬。因为“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犯罪”、“证据不足”而被“取保候审”第二次走出监狱的我更是度日如年,我拖着为国伤残却得不到任何治疗的病体,等待着中共的“候审”,在一文不名的酷暑里打发着时间,可谓“身心俱废”也!

   也就是在七月九日的这一天,我突然发现自己家楼下异常,一辆挂着地方车牌号的蓝色桑塔轿车在我楼下不时的变换着位置,并偶尔从车上下来人向我楼上张望,根据我过去当侦察员的经验和出狱后经常遇到的跟踪情况分析,我断定又要有事情发生了。果然不出所料,我在下楼时,一位邻居俏俏地对我说:“这辆车就是监视你的,他们已经守候这里一天一夜了。”

   我最讨厌身边有人跟踪,我也经常为之大骂过跟踪者。上楼后,我便打电话到徐州市公安局国保处,对他们的负责人说:“你们要把我抓起来就快点,我等候着你们的审判,干么派车来监视我?”他们回答说“不知道”,我便放下电话,气冲冲地径直来到那辆监视我的轿车前,拉开车门,冲着里面的三个男人说:“你们光明正大点多好,干么偷偷摸摸的监视我,是谁派你们来的?你们对我执行的是什么任务?”那几个人面面相觑,谁也不回答我的问题,只是发动了车辆,缓缓的向后退去,瞬间,便消失在楼群之中。

   至此,我都仍然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和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那时的信息仍然很闭塞,因为我还没有和会使用电脑,只是通过收听电台才能够获取点国际新闻,也就在此不久,从国际电台传来辽宁省辽阳市工人们维权的消息,以姚福信、肖云良为首的辽阳市铁合金厂工人代表的维权活动此起彼伏,而且受到了国际上的广泛关注,其间,我曾经和辽宁朋友姜力均先生取得过联系,但是,不久,便传来姜先生被捕的消息,紧接着,又传来远在美国的杨建利博士闯关回国支持工人维权被捕的消息,这时候我才联系到前些日子自己被监视跟踪的情况并知其原因所在了。

   由于中国大陆没有新闻自由,中国人很难知道国内外发生了什么真实的事件,他们所看到和听到的只是经过共产党的宣传部门筛选后才允许发表的东西,除此之外,再真实和再与老百姓有关的事情也很难知道,许多东西都是通过“出口转内销”的方法获得的,就像辽宁省辽阳市这样一件被国际媒体重视和事关工人阶级重大利益的事件,在国内竟然看不到任何报道,人们只是通过国际媒体才获知此事,包括连我这样曾经为老百姓维权而坐过牢的人也只能是通过国际电台了解到此案,由此看来,不但让我们看到国际媒体的重要性,也更加看到在中国维权之艰难,显然,杨建利先生的此次“闯关”也就更加凸显出其历史的进步意义和决绝精神了,那就是:为了中国的民主和老百姓的利益,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其实,在此之前,我对杨建利先生所知甚少,众所周知,我并不是知识分子阶层的民运人士,对知识分子阶层知之甚少,只是了解八九“六四”其间曾经名声大振的王丹、吾尔开希、柴玲等人,而且我手中还握有通缉他们的名单。如果说不是这一次辽宁省辽阳市工人运动,恐怕我还难对杨建利先生有着更多的了解。

   说实在话,我作为一个颇为关注弱势群体的被共产党逼上梁山的良心道义人士,并不怎么注重中国民主自由的理论研究和探讨,我总感觉就我们眼前需要做的那些拯救百姓于苦难和帮助他们依法维权的事情太多了,我们不需要和共产党分庭抗礼和另起炉灶,只要运用共产党自己的法律就足以帮助老百姓做事了,因此,我非常尊重那些不尚空谈、踏踏实实的为中国老百姓做事的国内外朋友,而杨建利先生的出现,理所当然的引起了我的好感和关注。

   杨建利先生因为回国支持工人们维权而被捕入狱的事迹不胫而走,尽管在国内媒体看不到有关他的任何报道,但是,所有国内外关注中国民主和老百姓利益的人们无不都记住了杨建利先生,记住了他舍弃自己原本优越的生活、冒着危险、“闯关”来到国内支持那些依法维护自己权利的工人同胞的英勇壮举!

   也正因为如此,最怕和担心知识分子和基层工农相结合的当局是决不会允许这一现象存在的,更何况杨建利先生是被“禁止入境”的所谓“敌对势力”,显然,对杨建利先生科以重刑也就在意料之中了。

   好在时间总是无情的,屈指算来,杨建利先生已经入狱四年了,也就是说,他的刑期就要结束了,在此,我衷心祝愿杨建利先生健康归来,等待着和家人朋友的幸福团聚,更祈继续为中国的民主事业做出应有的贡献,是为诚祷也!

   最后,我还想借此机会向共产党说几句心里话,我不希望你们的基层组织凌驾于国家法律和人民利益之上,更不希望看到为了维护老百姓利益的良心道义人士因为对基层组织和政权假借共产党和国家的名义对人民滥施淫威的违法犯罪进行揭露,在受到迫害后而你们却不得闻甚至是视而不见,也更希望你们为了根除以上不良现象,尽快的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并允许像杨建利先生这样关注中国弱势群体的同胞回到自己的祖国共商国事,以从根本上建设国家的长治久安和实现和谐社会,是否这才是你们慎重考虑的大是大非问题哪?!

   2006年7月8日星期六

原载《议报》第258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2006.07.1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