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大人们”都怎么啦]
郭少坤文集
·可怜的我们
·母亲啊,我用什么来安慰您!
·猫不抓鼠也能当“先进”
·腥风血雨见真情——纪念于浩成先生八十寿辰
·只许州官放火 不许百姓点灯——再谈林樟旺一案
·不得不说的话
·从“人托”所想到
·村支部书记之死
·从太石村联想到果园村
·俺和共和国说几句话
·又是谁在违法犯罪
·让我沉重的二零零五年
《自由圣火》
·走到今天的我——我的自述
·暴政猛于虎
·又一个“王彬余”
·再说“我为中国警察汗颜”——兼答一个中国网友
·枪声、悲声,声声令人心碎
·一张脸、一只眼睛、一条腿能值多少钱——问问共产党
《大纪元》
·对早年加入共青团的幼稚行为表示深深的后悔
2006
《北京之春》
·中国社会的犯罪层次及其特点
·谁是当代最可爱的人
·实话实说“法轮功”
《人与人权》
·怒向青史问开明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议报》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部党组的申诉信
·谈谈胡锦涛先生的“荣辱观”
·解读“八荣八耻”
·为中国警察鸣不平
·没有民主的农村
·想念天水
·中国足球与中国功夫
·“平安无事了”吗?
·随处可见的“荣耻观”
·“七一”到了,和共产党说几句心里话
·七月流火 想起杨建利先生
·陈光诚真有罪吗?!
·“公务员又加薪了”
·牛志远和陈至立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感慨“人民警察”的“神圣”——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后感
·笑看中国贪官的“落马”之道
·一路走来一路忧
·《中非高峰论坛》下的民主论坛
·我们还能做什么
·书记与狗
·物价上涨下的民众感叹
·是体育强国,还是得了“金牌病”?
《民主论坛》
·祝贺《民主论坛》改版成功
·和于浩成老师诗一首
·新旧“民谚”浅析
·狗年杂感
·雪中情
·向“劳改犯”告状
·“情人节”时想“情人”
·生不如死
·你看咱中国人的那“眼神”
·“植树节”感言
·我眼中的“流氓”
·流氓眼中的“我”
·“笑”的百态
·〔望江南〕清明泪(五首)
·假如
·马列主义和“荣辱观”
·“都是神经病”
·“五.一”感怀
·文革琐忆
·一叶知秋
·敬悼张胜凯先生
·从温家宝总理的“夜半看球”想起
·从“赵驸马”想到“陈驸马”
·我和《民主论坛》——贺《民主论坛》创刊八周年
·盗亦有“道”
·“检查团来了”
·《唱支山歌给党听》
·“世界杯赛”中最不和谐的音符
·“检查团走了”
·“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
·我向共产党争取的是什么?
·大写的中国人
·真正的男子汉
·“全民腐败”亲历记
·鉴康兄,你在哪里?
·狱友
·郭飞熊犯了什么“罪”?
·不是
·下列名词和绝大多数老百姓有多少关系?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血染的风采
·生命
·贺洪哲胜先生六十七诞辰
·“创模”与“创伤”
·〔忆秦娥〕沉痛悼念林牧先生
·被摧残的“体育冠军”
·真正民运人士的楷模——悼念林牧先生
·如今——偶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人们”都怎么啦

   

   据《腾讯》网报道:2006年12月12日下午1点,来自安徽省和县及江苏省洪泽县随父母亲在南京打工的小学生徐斌和张帝当看到一女子落水时,在他们向周围的大人们求救却得不到帮助时,二个孩子靠自己的勇敢和机智成功地救出了落水女子。

   《腾讯》网转引《快报》记者的报道说,小学生徐斌当时和几个女生走南京市东水关公园的桥上,他的好朋友张帝在跟其他小孩子玩,突然他看到一个女的坐在河边的石头上,后来落水了。他和张帝赶忙跑过去,两个小孩一起为那个落水女人呼喊“救命”,时周围有不少人,但没有人下河救人。徐斌看到情势危急,脱下外套下了河,张帝和一位老者递上竹竿,他们终于救上了落水女子。

   当孩子们的母亲得知这一消息后,便吓得流下了眼泪,徐斌的妈妈说:“孩子这么小,又不会水性,万一出了事情怎么办啊!”并不无责备地对孩子说:“岸上那么多大人,他们为什么不去救?你们为什么不去打电话报警?”孩子们说:“我们来不及去打电话,又看到那些大人们都不去救,我们只有自己下水。”孩子们又接下来说:“为什么大人还没有我们小孩子有同情心哪?!”

   好一句“为什么大人还没有我们小孩子有同情心哪”的惊世之问!这一句话问出了我们的国情;问出了胡锦涛先生刚刚讲过的“八荣八耻”;问出了“和谐社会”的本质;更加问出了当代中国人的麻木不仁和看客心理。

   反过来再看看那些在案上看热闹的“大人”们是怎么说的哪?

   “看,就是他们两个救人的。”在孩子们救人上岸后,一位旁观者指点着孩子们说。

   “这两个孩子这回是出了名了,上学还可以加分,不用烦了。”一位看客如是说。

   “要是人救不上来,你们两个又成了垫背的不值得。”七嘴八舌中的人群中有人这么说。

   ……

   两个小孩子面对着各种议论,他们茫然失挫,不知道究竟该如何回应,他们在沉默着。

   “事发时,既然你们都在现场,为什么没去救哪?”面对着记者的发问,刚刚还在那里说得热火朝天的“大人”立即又改变了口气,纷纷推说“自己不在”。令记者哭笑不得。

   据后来报道,南京市秦淮区教育局为了表彰徐斌、张帝这两为见义勇为的好少年,各奖励500元人民币。令人寻味地是南京市“见义勇为”基金会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说:“尽管精神可嘉,但是,我们仍然不提倡。”他还说:“要希望成年人更多地去见义勇为。”同时,他还对于那些在现场周围旁观的成年“看客”感到了“尤其痛心”!并说:“这是一种悲哀!”

   无独有偶。这件事情刚刚过去二天,同样是在这个南京市有发生了一件同样令人“悲哀”的事件,12月14日,南京市长客集团北方驾驶员史红波,在南京市白宫大酒店门口挺身勇斗抢包歹徒时,不幸身中二刀。而现场有着那么多群众竟然既无人出手相助,也无人拨打110电话报警,致使歹徒逃之夭夭。

   看了这样连续报道里的事件,人们不仅要问:咱们中国人(不仅仅是南京人)究竟怎么啦?!

   尤其是我们中国的“大人”(成年人)为什么连一个小孩子的觉悟都没有哪?为什么连孩子们的人性都不如哪?孩子们的那一句“为什么大人还没有我们孩子有同情心”不仅仅是孩子们的困惑,更是对我们这个民族的当头棒喝,这句石惊天破之语应该让所有的中国人及其统治中国人的执政者——中国共产党尽快地深刻反思,想一想我们中国的文明建设已经到了什么程度?!

   说到“大人”二字,也不仅仅是局限于成年人的“大人”,在中国的封建社会时期,老百姓往往是把当官的也称呼为“大人”,特别是有冤的老百姓在公堂衙门里,见了当官的就先跪下再言必称“大人”,如“包青天(包拯)”“包大人”、“海青天(海瑞)”“海大人”,这里的“大人”就是官阶的标识,也是平民百姓对官员的尊称,也是对权势的敬畏,因为,老百姓们都希望那些掌握权力的“大人”们能给他们当家作主,有冤的老百姓更加希望“大人”们能够为他们洗冤昭雪,所以,在封建社会时期,还真有些“清官大人”能够依照当时的国家法律来为老百姓办些事情或者为冤假错案进行大胆的平反昭雪,上面提到的“包大人”、“海大人”等都是令老百姓尊敬的“清官大人”,至今都是如此。

   如果说是当官的或者是当清官的就是“大人”的话,那么,我们这个现代中国社会主义社会时期又有多少是够得上“清官大人”的标准的哪?我看这得需要问一问我们全体中国的老百姓,特别是要问一问那些为了自己的冤假错案正在到处上访的千千万万老百姓(当然,也包括笔者本人)了。

   凭心而论,即使是我们把共产党的政府官员视为封建社会时期的“大人”,也很难找到“大人”的影子,别人不说,就我的个人多年上访道路上而言,我从未遇到过什么“青官大老爷”和什么“大人”,我没有遇到过当官的“轿子”,也无从去“拦轿喊冤”;我所看到的不是“大人”,而是坐在“衙门口”的小人物,他们面无表情,目光痴呆,语无伦次,词不达意,他们说了不算,只能是把上访的“状子”接过去,然后告诉你“回去等着”,等待着“大人”的批示。可我和像我这样的人谁又见过“大人”们的批示哪?!

   “大人们”都不管老百姓的事情了,于是,也就冒出了平民百姓级的小人物来替老百姓说话和鸣不平了,因此,出现了像高智晟、陈光诚、郭飞雄(也包括当年的我)等这样的“小人物”来替老百姓说真话和鸣冤叫屈了,可是,我们不但是没有受到“大人”们的重视,反而,仍然受到他们下级的迫害而不得闻,或者闻之而不理,这不能不让人们寒心的同时,感到在中国真难找到“大人”的悲哀!

   在社会生活中发生着南京市那样看不到“大人”们应该做的事情表明了这个社会道德的败坏和民族的劣根性,在政治生活中有着那么多的含冤抱屈者找不到现代的“青官大人”证明了政治的腐败和制度的弊端,那么,我们不仅要问:中国共产党的“伟大、光荣、正确”又究竟体现在哪里哪?“三个代表”和“八荣八耻”又由谁来代表和体现哪?总不会让那几个小孩子们去代表和体现吧?那些现实生活中的“成年大人”和政治生活里的“官大人”又在干什么?我看,如果是连这些最简单的问题都回答和解决不了,现实中的所谓“社会和谐”的确很难让人信服和理解。

   在结束此文时,我突然好像又找到了答案,因为又我想起了发生在克拉马依大火中的场景:数百名小学生(小孩子)被死神笼罩时,那些当官的“大人”们却争先恐后的夺门而逃,还有一位“大人”们的高喊“让领导(大人)们先走!”可能从那时候起,中国的“大人”们也就和孩子以及小人物们分离了,剩下来的也就是孩子和小人物们的无奈和瞎折腾了。

   也许,这是对中国的“大人”们最好的历史注解。

   郭少坤

   2006年12月18日星期一于徐州家中

自由圣火12/18/200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