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让我沉重的二零零五年]
郭少坤文集
·文革琐忆
·一叶知秋
·敬悼张胜凯先生
·从温家宝总理的“夜半看球”想起
·从“赵驸马”想到“陈驸马”
·我和《民主论坛》——贺《民主论坛》创刊八周年
·盗亦有“道”
·“检查团来了”
·《唱支山歌给党听》
·“世界杯赛”中最不和谐的音符
·“检查团走了”
·“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
·我向共产党争取的是什么?
·大写的中国人
·真正的男子汉
·“全民腐败”亲历记
·鉴康兄,你在哪里?
·狱友
·郭飞熊犯了什么“罪”?
·不是
·下列名词和绝大多数老百姓有多少关系?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血染的风采
·生命
·贺洪哲胜先生六十七诞辰
·“创模”与“创伤”
·〔忆秦娥〕沉痛悼念林牧先生
·被摧残的“体育冠军”
·真正民运人士的楷模——悼念林牧先生
·如今——偶感
·光天化日之下的敲诈
·多少事 欲说还休
·难忘的奇耻大辱——记第二次入狱的经历片段
·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
·“评残”一路见闻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1)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2)
·旅行中的“和谐”景象和感想
·刑庭庭长被灭门后的网民反映
·南京啊南京,又是南京
·盘点2006年上半年的中国矿难
·高智晟真有罪吗?
·圣诞祝词
·新年贺词
·萨达姆死啦
《自由圣火》
·和共产党讨论一下什么叫“爱国”——兼致胡锦涛总书记
·《同一首歌》的意义何在
·绝食就是维权
·何谓“敌对势力”
·“人治”的可怕
·解读 “ 八荣八耻 ”
·推荐一篇好文章:《发扬“五四”精神,把民主革命进行到底》
·“ 退党 ” 浪潮下的思考
·民主才是我们共同的信仰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鼓与呼
·想起林牧先生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高智晟被捕的启示
·立法贵在“宽严有度”吗?
·看高智晟案件办理中的一系列违法现象
·郭飞雄犯了什么“罪”?
·如何看待陈良宇的下台?
·中秋寄袁红冰先生暨《自由圣火》诸同仁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抗议广州警方逮捕郭飞雄先生
·沉重悼念林牧先生
·唁电
·怀念林老
·祭孔大战下的陋习黑榜
·胡温“抱孩子”与刘备“摔孩子”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中国人为何“失礼”于外
·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前夕致东海一枭先生
·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
·武汉市司机被打的启示
·好一个“自由的表达”
·“大人们”都怎么啦
·盘点2006年上半年的中国矿难
2007
《北京之春》
·完整真实的胡耀邦——读《自由声音》后感
·反右运动草菅人命
《人与人权》
·权权交易枉国法 滥用权力护犯罪
《民主论坛》
·谁来做我的“人头琴”?
·一个乡干部的“民主宣言”
·姚明为何总能成为NBA明星赛的第一得票人
·被盗何时休?
·感事二首
·赵紫阳先生逝世二周年有感
·苦人斋宣言
·卖炭翁
·趁着
·浪淘沙.志趣
·幽默的盗贼
·警察们在干什么?
·
·交换
·共产党不是一个党
·咏梅(二首)
·杂感(四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让我沉重的二零零五年

郭少坤

   能够触动人们感情引发记忆的事情在人的一生中并不太多,因此,在刚刚过去的一年时间里,能够让人们难以忘却的事情也不会有多少。不论他人是怎样认识过去的一年或者说还愿意记起什么,而我却是对过去的2005年所发生的令我难以忘怀的事情不能不进行回顾,并记录在案,以飨未来。

   过去的2005年是让我沉重的一年,悲愤的一年,也是一个让我骚动不安和无法安眠的一年,虽然我并没有因为自己的个人苦难在不断加重而放在心上,但是,发生在中国大地上的一系列事情却不能不让我倍感忧心忡忡和异常难过,而这些事情的确不能不让人在思考之后,发出天问:“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了?!”

   紫阳曾高照,逝去人不知。那位曾任中国的最高国家领导人和一度被中国人民视为生命的救星(民谚“要吃粮、找紫阳”)的赵紫阳先生却在2005年初不幸悄然辞世了,他的去逝,不能不使所有具有中国良心的海内外同胞深感悲痛,然而,很多中国老百姓竟然无法从中国的新闻媒体中得知这一信息,就在紫阳先生逝世后的很长时间里,竟然还有那么多底层的老百姓不知道此事,即使知道者,也都是只能为其痛惜而不能够公开表达自己的感情,这能说不是对全体中国人的感情伤害吗?所以,我感到无比的沉重。

   定州血未干,宁安花朵惨。在2005年本应是美好的春天里,却传来了一个又一个令人撕心裂肺的不幸消息,先是河北省定州地区一些为了自己的合法权益而维权的农民们,在深夜里遭到了那些来自官方背景的黑社会流氓的袭击,致使多人伤亡,可这样的人命关天的惊天大案,在国内的新闻报道里竟然没有出现,人们倒是通过国际媒体次了解到这一血淋淋的事实,这难道说不也是中国人的不幸吗?!接下来,黑龙江省宁安地区有发生了数十名小学生被滔滔洪水吞没的事件,人们在揩干自己泪水的同时,不能不发问,是什么原因使这些祖国的花朵过早的夭折了哪?难道说,当地的政府官员就不能把自己贪污腐化和为自己买小车、盖大楼的钱拿出来修建学校教室吗?人们不解!

   杀人须偿命,欠债应还钱。在2005年的一年中,有多少为了这个为中国共产党的统治涂脂抹粉而辛勤劳动工作的弱势群体中的弱者,在他们付出了血汗后,却讨不回自己的廉价报酬而不得不去铤而走险,以王彬余等具有代表性的农民工,用他们的生命和肉体为代价去索要自己的工钱,他们在万不得已时杀了欠他们钱的债主,而那些身缠万贯的官商们倚仗自己的权势却欠债不还,这能说不是所有为正在“现代化建设”的农民工的整天悲哀和不幸吗?又能说这不是中国伦理上的倒退和现代法律的虚伪吗?!望着那达官现贵们居住的座座高楼和高级轿车滚轧的条条公路上,人们不能不依稀看到九泉之下的王彬余们在质问人间:“杀人是要偿命,可是欠债谁又来还钱哪?!”

   修路造福民,获罪为哪般?远在偏僻的浙江省林泉市的农民们为了发展经济集资修路,却被当地政府和公安机关百般刁难和滥使淫威,最终将帮助农民集资修路的林樟旺等人关进大牢,这也是在2005年让人倍感愤怒的事件,人们不禁要问:难道说自古一来被中国人诅咒的“修桥补路双瞎眼,杀人放火儿女多”的恶劣和反常现象,竟然能在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又重演吗?!那么,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又到哪里去了哪?!共产党的“三个代表”形象又是怎么一回事情,也就不能不让所有具有思想和良知的人们在思考之余倍感沉痛了!鸿雁去不归,国人心更寒。就在2005年的岁末,同赵紫阳先生在年初去世的寒冷日子一样,中国人民的良心刘宾雁先生在异国他乡厄然长逝,饱尝着有国不能报,有家不能归,有亲不能见,有志不能伸的人间不公和苦难的先生之死,又一次牵动着海内外中国人们的心,撩拨起良知的情感和良心的冲动,所有热爱自己祖国和热爱自己人民的中国人,所有关心中华民族前途和命运的中国同胞,无不都是在为先生而深表痛惜的同时,共同陷入深沉的思考: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土地上究竟允许什么样的中国人存在和掌控着哪?!

   也就在那么多中国人在一个又一个的不解和痛苦之中走到2005年的最后日子里,人们并没有感到因为新年的到来而充满希望,相反的是,从在刚刚发生的广东省汕尾的枪击声中,人们又不能不在那些倒在血泊之中的同胞身上看到未来的恐惧,更加令人费解和可怕的是,人们并没有在自己国家的新闻中看到自己的同胞被枪杀的事实真相,更没有看到任何一个自己的国家政府领导人站出来拍案而起,那怕讲出几句对死者表示悲痛和向人民道歉的语言,人们不能不发出愤怒的质问:这还是中国人民的国家吗?还是人民的政府吗?中国政府领导人都去干什么去了?难道说这枪杆子和握着用纳税人养活的武装部队是专门来对付自己的同胞的?如果是那样,中国人除去绝望还会有什么哪?!

   发生在2005年的更多不幸事件实在是在此难以例举,那大石村的村民维权活动的夭折和勇士郭飞雄的锒铛入狱,包括我自己家乡的父老兄弟们为了维护国家财产的上告无门等,更有那数千名矿工同胞的遇难,都足以使所有有血有肉有灵魂的中国同胞为之扼腕和悲伤……!

   然而,天还是这个天,地还是那块地,人还是这些人,望着那一辆辆满载着达官显贵飞奔的高级轿车,目睹着那灯红酒绿的都市,听着那和老百姓的痛苦毫无关系的沉词懒调,在看看那一辆辆一路鸣笛呼啸而去的警车和全副武装的军警,生活在底层的广大老百姓们真不知道未来的2006年会给他们再带来什么?!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2005年是我哭泣的一年:为赵紫阳先生而哭,为定州血案的维权农民而哭,为宁安死难的数十名儿童而哭,为汕尾被枪杀的农民而哭,为刘宾雁先生而哭,为在矿难中死去的几千名矿工兄弟而哭,为被那些被无辜砍伐掉的树木和浪费掉的国家资源而哭(尽管它们没有肉体),最后,我才为自己为国为民而伤残的肉体而哭……!

   “紫阳曾高照,逝去人不知。定州血未干,宁安花朵惨。杀人须偿命,欠债应还钱。修路造福民,获罪为哪般?鸿雁去不归,国人心更寒。”这是我在2005年的个人情结,也许,在此说出来,能让无奈和悲痛的心情好受些,至于能否引起读者的共鸣,我也就不再关心了。

   2005年12月23日

原载《议报》第232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2006.01.0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