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又是谁在违法犯罪]
郭少坤文集
2005
《北京之春》
·我的一尊偶像
·我怎么“可能有危害国家利益和安全的行为”?
·说说“地主”和“贫农”的故事
·贺于浩成先生八十诞辰
·走进许良英
·是谁绑架了我?
《人与人权》
·悼念赵紫阳先生
·警察也是人
·从刘贤彬想到欧阳修的“纵囚论”
·啼笑皆非话民间
·是谁在挑战太阳
·令人心酸的真实故事
·“土匪,都是土匪!”
·我为什么不提倡“上诉”
《民主论坛》
·悼念赵紫阳先生
·鲍彤先生,您在哪?
·郭国汀先生又为斯民唤良心!
·也谈《反分裂法》
·我的“中日情结”
·只觉得吵闹
·谁来替他们维权
·有感于王金波的出狱归来
·民主的天敌
·贺《民主论坛》创刊七周年
·王泽臣出狱有感
·令人耳目一新的“民主论坛”
·关注刘飞跃
·我看“全运会”
·被劫持了的共和国法律和人间道义
·“与时俱进”的李大进
·谁来替共产党的干部还170年的“吃饭钱”
《议报》
·我为什么两次入狱坐牢——一个大陆警察的自述
·从“中国人权事件”说开去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党组领导人的一封公开信
·是谁在诱导我“将去天安门广场自焚”?
·共产党在为谁而“买单”?
·我对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的看法
·坐牢心得几则
·清明祭
·就这样的“保先”?
·“海外民运与本土相结合”之我见
·致留任“中国人权”理事们的公开信
·“八问”连战先生
·如何处置刘青
·“风波”过后是瘟疫
·他们都疯了
·警察,民主的卫士
·维权难、难于上青天
·民主的血腥与火
·并非戏言谶语
·“邪灵”是如何附上我的肉体的
·谁知道会“研究”到什么时候
·和张林先生说几句话
·第三次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人民在呼唤“中国人权”
·可怜的我们
·母亲啊,我用什么来安慰您!
·猫不抓鼠也能当“先进”
·腥风血雨见真情——纪念于浩成先生八十寿辰
·只许州官放火 不许百姓点灯——再谈林樟旺一案
·不得不说的话
·从“人托”所想到
·村支部书记之死
·从太石村联想到果园村
·俺和共和国说几句话
·又是谁在违法犯罪
·让我沉重的二零零五年
《自由圣火》
·走到今天的我——我的自述
·暴政猛于虎
·又一个“王彬余”
·再说“我为中国警察汗颜”——兼答一个中国网友
·枪声、悲声,声声令人心碎
·一张脸、一只眼睛、一条腿能值多少钱——问问共产党
《大纪元》
·对早年加入共青团的幼稚行为表示深深的后悔
2006
《北京之春》
·中国社会的犯罪层次及其特点
·谁是当代最可爱的人
·实话实说“法轮功”
《人与人权》
·怒向青史问开明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议报》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部党组的申诉信
·谈谈胡锦涛先生的“荣辱观”
·解读“八荣八耻”
·为中国警察鸣不平
·没有民主的农村
·想念天水
·中国足球与中国功夫
·“平安无事了”吗?
·随处可见的“荣耻观”
·“七一”到了,和共产党说几句心里话
·七月流火 想起杨建利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又是谁在违法犯罪

郭少坤

   “检点生平事,未曾愧寸心。且看我中华,谁是大写人?!”这是我在第一次为农民们伸张正义而坐牢时写下的一首诗,至今常诵于口并以此鼓舞自己更好的去做人,做好人,做一个光明磊落的大写中国人。

   然而,正当我一如既往的行使自己做为一个中国人应有的良心良知和共和国公民的权利时,也是在这个自称是“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和谐社会”时期,我却再次遭受到非法和非人道的侵害,并且又一次的丧失人身自由二十天,心灵再一次受到摧残和打击。

   2005年10月18日早晨五点半钟,我拿着准备好送给将要从美国回大陆结婚的朋友程健伟的礼物(床上用品等),在爱人的帮忙下来到楼下,准备搭乘出租车去火车站从上海转道南京迎接即将到来的朋友程健伟先生。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当我和爱人刚刚走到楼下,就被埋伏在一辆轿车里的四名彪形大汉冲上来将我们团团围住,其中一个人问我:“你干什么去?”我一愣,便立即知道发生了什么,我知道此行要遇到麻烦了,我问他们是干什么的,其中一个人说:“老郭,你不认识我了?”我定睛一看,是我住地派出所的一位姓徐的警察,我问他:“你们要干什么?”他说:“上边不让你出去,这是办事处让我们来的”。我说:“办事处有什么权力不让我出去?你们有传唤证和其他法律手续吗?”他说:“没有,我们只不过是听上边的。”我说:“你们既然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就不能阻拦我。”说完,我就往外走去,这时,他们四个人一起上来拉住我,我爱人呵斥道:“你们把他拉坏了怎么办?”我拼命挣扎,他们死也不放,这时,派出所的张指导员(曾经和我在公安局一起共过事)赶来了,他说:“少坤,先别走,一会办事处张主任来和你谈谈。”我说:“谁来我也要走,除非你们拿出法律手续来。”说完,我有往外冲去,他们五个人又一次冲上来把我拉住,其中一个还把院子的大铁们关上,我爱人看我又气又累,便对我说:“你是走不了啦,我们先回去吧。”我气急败坏的回到楼上,便给徐州市公安局国保处的有关负责人打去电话,问他们是否知道此事,为什么不让我走?他们回答说并不知道此事,让我等等再说。这时,派出所的张指导员上来敲门,说办事处的张主任让我下去谈谈,我以为他们让我走了,便拿起东西下了楼,那个办事处的张主任看了我去上海的火车票后,说要送我去火车站,我信以为真,便在他们的镞拥下上了他们的汽车,谁知道,汽车还没进火车站,便驶进了一家叫“金满盈”的宾馆,我责问他们为什么不去火车站,那位张主任说是上边不让去的,让我先到宾馆里等待上边的指示,我在他们的强行拉扯下,连人加东西一起进了411房间。

   这时,我真的知道自己是走不了啦,我用手机给爱人拨通电话,告诉她我已经被强制带进了宾馆。吃过早饭后,带我来的四个民警和前来交接班的四个人换了岗离去,我又向新来的看管人员进行了抗议,要求他们放我出去,他们说要等领导来再说,到了十点多钟,一位被看管人员称呼为“王书记”的中年人来到,我问他究竟是干什么的,为什么不让我走?那位王书记拒不透露身份,只是说是政府部门的,是上级让他们来看着我不让我走的,我说:“不论是哪一级政府部门,你们都必须给我出具法律手续,否则,就是非法拘禁,请你们把法律手续拿出来。”他说:“没有法律手续,我们只听政府的。”我问他们是什么身份,并要求他们出示身份证件,他们既不说是什么身份,也不给我出示任何证件(直到我离开那家宾馆,看管我的十多名男女没有任何人向我标明身份和出示过任何法律文书和身份证件)。

   但是,到了下午,在我的强烈抗议下,徐州市公安局泉山分局国保处的杜科长终于露面了,我质问她为什么这样对待我,她也说是上级安排的,我说:“既然是上级安排的,你们动用国家法律手段多好,否则,你们就是违法,违犯宪法规定和刑法条款,难道你们不是执法犯法吗!”她无言以对,说:“这不是公安机关的行为,是地方政府让我们来帮忙的,我们只是听地方政府和党委的。”我问她:“究竟是党大,还是国家法律大,是权大,还是法大?!”她说:“过去,你也在公安局干过,我们还不都是听上级领导的,我们有什么办法。”我对她说:“这时你才知道我为什么追求民主法治了吧?一个没有司法独立的社会是多么可怕,你们已经在我身上违法犯罪了,你知道吗?!”她说:“知道有什么办法,你反正也走不了,希望你配合我们,你出去再说吧。”此时此刻,我知道向他们说什么也没有用了,我马上想到这么一句话:“我是流氓我怕谁!”

   尽管我在此其间进行了多次抗议和绝食活动,但是都无济于事,我只是争取到了可以到房间外散步和给家里打电话的权利,同时,也迫使他们不得不把我送给朋友的结婚礼物归还给我,使我的亲友终于把礼物送给了朋友程健伟先生。

   也就这样,我在没有任何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文书和强制措施手续的情况下,被以上那些人劫持到了这家宾馆,而且完全丧失了人身自由和被剥夺公民权利20天整——时间是自2005年10月18日早晨五点钟至2005年11月6日五点钟止。

   也就是我在回到家中的次日,已经回到美国的朋友程健伟先生打来电话,说他和夫人已经到了家中,我们不约而同的说道:“这是共产党政府为了阻止我们见面而采取不正当的手段将我们隔离并把我软禁起来的。”

   那么,共产党的政府为什么非要把我们这么个除了良心、一无所有的朋友隔离开哪?我想,这完全是共产党政府对道义和良知的随意践踏,因为,我的朋友程健伟先生从来没有关心过政治,而且他对一些并不关心国家和人民的所谓“民运人士”根本不屑一顾,他只不过是从网上看到我这么一个为了自己的国家和人民忠于职守而双残的警察得不到政府的依法抚恤,从而对我同情才和我主动联系并且提供道义帮助的,二年多来,我在程健伟先生的无私援助下,使我的生活有了初步`的改善,也使我能够得以存活下去,仅仅是这一点,就使得共产党政府对程先生耿耿于怀,甚至恼恨在心,竟敢在他回国结婚邀请我参加他的婚礼时,以非法的手段和卑鄙的伎俩将我们隔离开来,直到他返回家中才将我放出去。这,就是声称“人权最好时期”和“和谐社会”中的共产党政府对待我们这么一对无辜的好朋友所犯下的反人类、反文明和践踏法律的不容抹杀的铁血事实。

   其实,岂止是这一件事情是共产党政府对我犯下的违法活动,从历史上看去,我的每一起冤案都是由他们所造成,比如说,国家法律规定:“因公致残和负伤正在进行治疗其间的不得辞退。”但是,他们还是公然违法将我从警察岗位上把我强行辞退,给我造成了终身不癒的后遗症;再比如说,国家法律规定的农民自治和村委会选举法,他们不但是不执行,反而,对依法维权的农民们进行打压迫害,并且因为我为他们伸张正义将我抓进大牢进行残酷迫害;又比如说……

   好了,因为篇幅所限,我不能够再一一列举,我只想请世人通过以上那些不争事实来看看并得出结论:在这个浩浩荡荡的世界文明潮流面前,在这个自称“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上,究竟是谁在违法犯罪?!

   我想,除非弱智者,答案不难产生!

   郭少坤

   2005年11月12日星期六

   于徐州家中

原载《议报》第231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2006.01.0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