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只许州官放火 不许百姓点灯——再谈林樟旺一案]
郭少坤文集
·和张林先生说几句话
·第三次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人民在呼唤“中国人权”
·可怜的我们
·母亲啊,我用什么来安慰您!
·猫不抓鼠也能当“先进”
·腥风血雨见真情——纪念于浩成先生八十寿辰
·只许州官放火 不许百姓点灯——再谈林樟旺一案
·不得不说的话
·从“人托”所想到
·村支部书记之死
·从太石村联想到果园村
·俺和共和国说几句话
·又是谁在违法犯罪
·让我沉重的二零零五年
《自由圣火》
·走到今天的我——我的自述
·暴政猛于虎
·又一个“王彬余”
·再说“我为中国警察汗颜”——兼答一个中国网友
·枪声、悲声,声声令人心碎
·一张脸、一只眼睛、一条腿能值多少钱——问问共产党
《大纪元》
·对早年加入共青团的幼稚行为表示深深的后悔
2006
《北京之春》
·中国社会的犯罪层次及其特点
·谁是当代最可爱的人
·实话实说“法轮功”
《人与人权》
·怒向青史问开明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议报》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部党组的申诉信
·谈谈胡锦涛先生的“荣辱观”
·解读“八荣八耻”
·为中国警察鸣不平
·没有民主的农村
·想念天水
·中国足球与中国功夫
·“平安无事了”吗?
·随处可见的“荣耻观”
·“七一”到了,和共产党说几句心里话
·七月流火 想起杨建利先生
·陈光诚真有罪吗?!
·“公务员又加薪了”
·牛志远和陈至立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感慨“人民警察”的“神圣”——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后感
·笑看中国贪官的“落马”之道
·一路走来一路忧
·《中非高峰论坛》下的民主论坛
·我们还能做什么
·书记与狗
·物价上涨下的民众感叹
·是体育强国,还是得了“金牌病”?
《民主论坛》
·祝贺《民主论坛》改版成功
·和于浩成老师诗一首
·新旧“民谚”浅析
·狗年杂感
·雪中情
·向“劳改犯”告状
·“情人节”时想“情人”
·生不如死
·你看咱中国人的那“眼神”
·“植树节”感言
·我眼中的“流氓”
·流氓眼中的“我”
·“笑”的百态
·〔望江南〕清明泪(五首)
·假如
·马列主义和“荣辱观”
·“都是神经病”
·“五.一”感怀
·文革琐忆
·一叶知秋
·敬悼张胜凯先生
·从温家宝总理的“夜半看球”想起
·从“赵驸马”想到“陈驸马”
·我和《民主论坛》——贺《民主论坛》创刊八周年
·盗亦有“道”
·“检查团来了”
·《唱支山歌给党听》
·“世界杯赛”中最不和谐的音符
·“检查团走了”
·“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
·我向共产党争取的是什么?
·大写的中国人
·真正的男子汉
·“全民腐败”亲历记
·鉴康兄,你在哪里?
·狱友
·郭飞熊犯了什么“罪”?
·不是
·下列名词和绝大多数老百姓有多少关系?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血染的风采
·生命
·贺洪哲胜先生六十七诞辰
·“创模”与“创伤”
·〔忆秦娥〕沉痛悼念林牧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只许州官放火 不许百姓点灯——再谈林樟旺一案

郭少坤

   关于龙泉市姚坑村村民们集资修路自谋出路反而遭到迫害一案,其真相已经大白于天下,其中的是非曲直也已经昭告世间,所有具有良知和善良的人士都不难从中看到这样一个简单的常识:那就是这个所谓的“和谐社会”里面的各种社会矛盾的根源是怎样产生的,这个所谓的“和谐社会”的不平等关系是怎样形成的,答案当然也是肯定的,那就是在中国“法律面前”不能够“人人平等”!

   首先,不难想象,这个偏僻的姚坑村不要说如果出了一个“人民的大救星毛泽东”式的人物了,就是出了一个省部级的领导人,这个村也不会在“解放后”的56年来没有一条可供跑马行车的阳光大道,否则,领袖或者是领导们还有何颜面返回故乡,也就是说,如果这个村真有那么一个“大人物”,当地的地方官员们早就屁颠屁颠的把姚坑村通往北京的公路给修好了,还用得着村民们自己到处集资修路谋生?!

   不难想象,如果这个村的投资者不是林樟旺这等小人物,而是如李嘉诚、霍英东式的香港大亨,那怕国内的赵本山、徐明(大连实德足球俱乐部经理、据说是温家宝总理的女婿)级的也行,我想,如果他们来投资为姚坑村修路,量那个龙泉市公安局也没有那个狗胆敢在他们身上做文章,别说罚款、逮捕他们了,恐怕巴结他们还来不及哪!弄不好,当地政府还嫌他们占的地少、投的资多,再批个百把千亩的土地让他们修个桑拿、洗浴中心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此案的发生,问题就是投资者是林樟旺这样既无经济实力、又没有任何官方背景的平民百姓,如果换上以上所说的任何一个大款、大亨,也就自然引不起这样一件本来很正常而却不正常的事情了。

   在中国这快土地上,由于党大于法、权大于法、人大于法,人治猖獗,法治衰竭,出现任何伤天害理和祸国殃民的事情都不足为怪,人们不难发现,任何一个地方的党政官员(那怕是一个小小的农村村党支部书记),都可以以他(党)代国、以他(党)代政、以他(党)代法,他们的决定就是党的决定,就是国家的决定,就是政府的决定,任何人都不得违背或者反抗,否则,就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甚至是颠覆国家政权犯罪,这样的政治体制,这样的国情,那个国民还敢和自己周围的“党”做对哪?!显然,林樟旺先生等好心人由于没能和当地的“党”搞好关系,出现这种好心做好事却遭到“恶报”的事情也就不足为奇了!

   联系到我们这个地方在“党的领导下”所发生的一些事情,也更足以证实以上的论点。

   我们这座古城徐州市不但是自古以来的兵家必争之地和战略枢纽,而且风景秀丽,气候宜人,具有古都市象征性的一景,就是那耸立在各条街道上的棵棵“法梧桐”大树,冬天,它们可以为人们挡风御寒,夏天,它们可以给人们遮阳避雨,春秋之际,它们可以装饰城市景象,可当它们已经成长到几十岁正在为人类发挥积极作用的时候,我们这个徐州市的“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的市委书记李XX竟然一声令下,将这座城市所有街道上的参天大树十多万棵砍个精光,还美其名曰“城市亮化”,使得这座城市顿时黯然失色,环境遭到了前所未有的破坏,气得老百姓编出顺口溜对其大骂:“哪里来了一个孬龟孙,见了大树就发昏,先杀头,后刨根,害得俺老百姓夏天没有地方蹲(指大树下乘凉)。”但是,骂又有什么用哪?那些参天大树再也不能为大自然和人类服务了!这,不是祸国殃民又是什么哪!

   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所有法律(如《森林法》《自然环境保护法》《刑法》)在这个党的市委书记面前又能奈何哪?!

   还有一个小小的“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一个村党支部书记,他叫郭庆周,是我家乡的村党支部书记,他看到他的上级主子砍了那么多树都无人敢管,他也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砍伐了当地国家用以防沙护林的大小树木几十万棵,而且买掉后中饱私囊,愤怒的村民们自制了光盘到各级政府上访,可谁也不予理会,气得农民们大骂道:“连日本鬼子和国民党都不如!”并说:“这是共产党的干部自己砍伐的树没有人管,如果换了一个普通老百姓,别说砍伐这么多树,就是砍一棵树,共产党也早就派人把他抓起来了,什么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谁又能说老百姓说的不对哪?谁又能说这不是中国的现实哪?

   其实,这样的共产党干的事还真不如国民党,国民党的着名将领冯玉祥在驻军徐州时,就曾经说过这样的话:“老冯驻徐州,大树绿油油,谁砍我的树,就杀谁的头!”(见于浩成先生着作《新绿书屋笔谈》)看来,这些共产党的干部如果是在国民党统治时期,也就只有等待“杀头”的份了。可是在我们这个堂堂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度里,连这样破坏生态和自然环境危害人类社会的滔天罪行都得不到处理,真不知道这个国家的社会制度的优越性还在哪里?!

   难道说,只有处罚了像林樟旺这样的人才能体现社会主义社会制度的优越性吗?才能体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吗?才能确保社会安定团结和“和谐”无虞吗?!

   那么,我们想问问亲爱的胡锦涛先生,你的那些党徒们干的祸国殃民之事又该请谁来管哪?!难道说要请国民党将军冯玉祥那样视国家的一草一木为生命的人士来代你们“杀头”吗?到那时,你和共产党的光辉形象又到哪里去了哪?!

   林樟旺一案也好,共产党的各级书记砍伐国家树木得不到任何惩处也罢,反正中国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原则需要人们认真吸取和审视,如果总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现象在这个国家不断的重演,那么,中国的“安定”、“和谐”也只能是权宜之计,因为,历史的规律已经告诉了我们,任何不平等的现象都会导致社会的矛盾加剧,如果一任下去,终将会发生不可避免的动荡和变革,这决不是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铁定规律!

   所以,我请胡锦涛先生或者其他共产党的负责人认真的读一读我们这些所谓“持不同政见者”的文章,以达成为了祖国和民族美好未来的共识!

   2005年8月27日星期六

   于徐州家中

原载《议报》第213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2005.08.2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