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人民在呼唤“中国人权”]
郭少坤文集
《大纪元》
·对早年加入共青团的幼稚行为表示深深的后悔
2006
《北京之春》
·中国社会的犯罪层次及其特点
·谁是当代最可爱的人
·实话实说“法轮功”
《人与人权》
·怒向青史问开明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议报》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部党组的申诉信
·谈谈胡锦涛先生的“荣辱观”
·解读“八荣八耻”
·为中国警察鸣不平
·没有民主的农村
·想念天水
·中国足球与中国功夫
·“平安无事了”吗?
·随处可见的“荣耻观”
·“七一”到了,和共产党说几句心里话
·七月流火 想起杨建利先生
·陈光诚真有罪吗?!
·“公务员又加薪了”
·牛志远和陈至立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感慨“人民警察”的“神圣”——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后感
·笑看中国贪官的“落马”之道
·一路走来一路忧
·《中非高峰论坛》下的民主论坛
·我们还能做什么
·书记与狗
·物价上涨下的民众感叹
·是体育强国,还是得了“金牌病”?
《民主论坛》
·祝贺《民主论坛》改版成功
·和于浩成老师诗一首
·新旧“民谚”浅析
·狗年杂感
·雪中情
·向“劳改犯”告状
·“情人节”时想“情人”
·生不如死
·你看咱中国人的那“眼神”
·“植树节”感言
·我眼中的“流氓”
·流氓眼中的“我”
·“笑”的百态
·〔望江南〕清明泪(五首)
·假如
·马列主义和“荣辱观”
·“都是神经病”
·“五.一”感怀
·文革琐忆
·一叶知秋
·敬悼张胜凯先生
·从温家宝总理的“夜半看球”想起
·从“赵驸马”想到“陈驸马”
·我和《民主论坛》——贺《民主论坛》创刊八周年
·盗亦有“道”
·“检查团来了”
·《唱支山歌给党听》
·“世界杯赛”中最不和谐的音符
·“检查团走了”
·“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
·我向共产党争取的是什么?
·大写的中国人
·真正的男子汉
·“全民腐败”亲历记
·鉴康兄,你在哪里?
·狱友
·郭飞熊犯了什么“罪”?
·不是
·下列名词和绝大多数老百姓有多少关系?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血染的风采
·生命
·贺洪哲胜先生六十七诞辰
·“创模”与“创伤”
·〔忆秦娥〕沉痛悼念林牧先生
·被摧残的“体育冠军”
·真正民运人士的楷模——悼念林牧先生
·如今——偶感
·光天化日之下的敲诈
·多少事 欲说还休
·难忘的奇耻大辱——记第二次入狱的经历片段
·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
·“评残”一路见闻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1)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2)
·旅行中的“和谐”景象和感想
·刑庭庭长被灭门后的网民反映
·南京啊南京,又是南京
·盘点2006年上半年的中国矿难
·高智晟真有罪吗?
·圣诞祝词
·新年贺词
·萨达姆死啦
《自由圣火》
·和共产党讨论一下什么叫“爱国”——兼致胡锦涛总书记
·《同一首歌》的意义何在
·绝食就是维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民在呼唤“中国人权”

郭少坤

   本月十七日晚间,浙江省绍兴市的一位陌生人打来电话,问我知不知道香港卢四清先生的电话,我问他为什么找我问卢四清的电话,这位先生说,因为他早在几年前就从收音机里听到过卢四清先生发布我为农民维权被捕的消息,还有我第二次被捕也是由他发布的,这位先生还说,他们经常听到由卢四清发布的有关中国人权消息,所以,他想通过我了解卢四情先生的联系电话,以通报他们那个地方遭受到人权侵害的讯息。

   我一边接听电话,一边在给他查找卢四清的联系电话,可是,在我的通信联络簿上,却只有卢四清先生几年之前用过的传呼机号,其他联系电话都在多次的被抄家中丢失了,显然,告诉他传呼机号码已经是不起任何作用了,我遗憾的将此情况告诉了这位朋友,并建议他和在美国纽约帝国大厦的“中国人权”组织联系,请他们帮助呼吁,可是,这位先生竟然还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他说从来也没有听说过这么一个“人权组织”,由于我当时手中也没有“中国人权”的联系电话和电子邮箱,也就只有作罢。无奈之下,我只有让这位先生给我留下联系电话,答应在找到卢四清先生或者其他“人权组织”的联络办法后再通知他,这位先生欣然的给我留下了联系电话,说等待我的消息。

   放下电话后,我的心情非常之难过。首先,我为整个中国同胞而难过,因为,他们在被侵犯了自己的人权后,不能够通过自己的政府去寻求保护,却要到境外甚至是被中国政府认为的“敌对势力”那里去“通风报信”,而且还要冒着“勾结国外敌对组织”的罪名、甚至可能坐牢的风险,这能不让人费解和难过吗?!

   其次,我也为我们那些所有声称“为了中国自由民主而奋斗”的所谓“民运组织”和“民运人士”而难过,多少年了?那些大大小小有名的和无名的“民运组织”和“民主人士”究竟在为中国的老百姓做什么了?又为那些为了老百姓而坐牢牺牲的人们做了些什么?!那些踏着别人的鲜血和苦难走在了自由乐土上的所谓“民运人士”又在干什么?!尤其是那个居住在“帝国大厦”而高高在上的“中国人权”组织,那么多的资金、那么多的成员、那么多的资源,可是竟然不为我们中国的老百姓所知所闻,真不知道他们都是在干什么?!难道说真如人们所说,那个“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经常出入赌场,输掉几十万美元来打发时间和挥霍无度吗?由于“中国人权主席”的尸位素餐,害得老百姓至今还再到处寻找卢四清这样的“特务”来寻求保护他们的人权,果真如此,能不是中国老百姓的又一大不幸吗?!所以,我难过,我痛恨!

   众所周知,人权,是每一个中国人的人权,自由,是每一个中国人的自由,民主,是每一个中国人的民主,它们决不是只有少数人控制的分配资源和任何个人随意施舍的礼物,如果是那样,就会和任何独裁统治者一样,遭到所有因为分配不公而形成的弱者们的反对,在对待这一基本常识上,遗憾的是那些自称“反对独裁专制”和“追求民主”的人却违背了这一常识,在他们的眼里,总是盯着独裁者们权力的蛛丝马迹不肯放过,而惟独对独裁者们侵害到的具体人事掉以轻心,甚至是漠不关心,更加令人费解的是,一旦这些人在通过个人牺牲获取到优越的条件或者是掌握了一定的权力后,又和那些独裁专制一样的滥用职权,在政治上拉帮结派,在生活上超前享受,脱离人民群众,违背民主宗旨,那里还管老百姓的什么自由民主权利,在他们的心目中,好像共产党一旦把权力交给他们,他们就会给老百姓自由民主和人权了,这种只关注权力转移而不关心权利者们的诉求的人在所谓的人权和民主人士队伍里的确大有人在,更加令人感到可怕的是,那些已经拥有了一定权利(能力)和政治经济资源的“人权”和“民主”人士,面对着国内外那么多因为追求民主而遭受到苦难的同胞,谁又见他们伸出道义上的援助之手哪?!

   难怪早在1989年的那场轰轰烈烈的民主爱国运动中,我就亲自听到有的共产党的官员说:“他们还反腐败,如果要是他们掌握了权力,会比共产党还要腐败。”虽然,这是共产党人对自由民主制度的敌视或者说是无知,但是,对于所有致力于追求人权和自由民主制度建设的人们来讲,不能不说这是最好的反面提醒。

   道理很简单,己不正,岂能正人!

   中国的民主,是十三亿人的民主,而首先又是十三亿人的觉醒和觉悟,如果觉悟的人们在自己的国土上都找不到讲理和宣泄的场合,那么我们已经能够给他们提供说话和讲理场合的人们为什么不能够为他们提供有力的帮助哪?!

   在海外的自由土地上,也的确有很多志士仁人为了中国的自由民主大业做出了巨大的历史贡献,如给人民发表不同观点政见和宣扬自由民主而提供舆论阵地的《新世纪》、《民主论坛》、《议报》、《北京之春》、《人和人权》等等,它们在国内都深具影响力,为广大人民喜闻乐见。但是,反观那些已经具备实体的组织,却在那里勾心斗角,甚至是在贪污腐化(如已经被揭露出来的“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等),这能不让人们失望和痛心吗?!

   前不久,有一个叫徐沛的人在网上批评茉莉女士,说她和一些人批评“中国人权”及其“主席刘青”是“头发长、见识短(大意)”、“应该把精力放到关注师涛和张林等问题上”,对此,我却不以为然,我还是说,打铁先要自身硬,关注师涛、张林们诚然重要,而且都是责无旁贷(茉莉女士和我们不少人都曾经签过名),但是,谁又能说更多的关注普通老百姓的人权和民主权利不重要哪?!再说,如果让那些形象不好、口碑极差的所谓人权和民主人士来关注这个那个,还真不如不去关注,在此,我声明:如果我要是第三次被捕了,我不让那个“中国人权主席”给我发布讯息(当然,他也不会,因为他会因为我对其批评耿耿于怀),我只要求所有良知者和良心人士、尤其是老百姓关注就行啦!仅此而已!

   因为一位普通老百姓打来电话寻求人权帮助,才使我感慨颇多,说了一些本来不想说的话,但是,这就是自由民主的具体体现:言者无罪,闻者足戒!

   最后,我把浙江省绍兴市的那位先生的联系电话通告如下,但能有知道“中国人权”或者其他“人权组织”联系办法的朋友请和他取得联系,以帮助他和需要帮助的老百姓度过人权难关和解决实际问题。

   手提电话:13858568537

   同时,我借此向这位先生道歉,因为我没能够帮上您的忙,待到将来自由时,我再竭力而为!

   郭少坤

   2005年7月23日星期六

   于徐州家中

原载《议报》第208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2005.07.2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