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谁知道会“研究”到什么时候]
郭少坤文集
·从刘贤彬想到欧阳修的“纵囚论”
·啼笑皆非话民间
·是谁在挑战太阳
·令人心酸的真实故事
·“土匪,都是土匪!”
·我为什么不提倡“上诉”
《民主论坛》
·悼念赵紫阳先生
·鲍彤先生,您在哪?
·郭国汀先生又为斯民唤良心!
·也谈《反分裂法》
·我的“中日情结”
·只觉得吵闹
·谁来替他们维权
·有感于王金波的出狱归来
·民主的天敌
·贺《民主论坛》创刊七周年
·王泽臣出狱有感
·令人耳目一新的“民主论坛”
·关注刘飞跃
·我看“全运会”
·被劫持了的共和国法律和人间道义
·“与时俱进”的李大进
·谁来替共产党的干部还170年的“吃饭钱”
《议报》
·我为什么两次入狱坐牢——一个大陆警察的自述
·从“中国人权事件”说开去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党组领导人的一封公开信
·是谁在诱导我“将去天安门广场自焚”?
·共产党在为谁而“买单”?
·我对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的看法
·坐牢心得几则
·清明祭
·就这样的“保先”?
·“海外民运与本土相结合”之我见
·致留任“中国人权”理事们的公开信
·“八问”连战先生
·如何处置刘青
·“风波”过后是瘟疫
·他们都疯了
·警察,民主的卫士
·维权难、难于上青天
·民主的血腥与火
·并非戏言谶语
·“邪灵”是如何附上我的肉体的
·谁知道会“研究”到什么时候
·和张林先生说几句话
·第三次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人民在呼唤“中国人权”
·可怜的我们
·母亲啊,我用什么来安慰您!
·猫不抓鼠也能当“先进”
·腥风血雨见真情——纪念于浩成先生八十寿辰
·只许州官放火 不许百姓点灯——再谈林樟旺一案
·不得不说的话
·从“人托”所想到
·村支部书记之死
·从太石村联想到果园村
·俺和共和国说几句话
·又是谁在违法犯罪
·让我沉重的二零零五年
《自由圣火》
·走到今天的我——我的自述
·暴政猛于虎
·又一个“王彬余”
·再说“我为中国警察汗颜”——兼答一个中国网友
·枪声、悲声,声声令人心碎
·一张脸、一只眼睛、一条腿能值多少钱——问问共产党
《大纪元》
·对早年加入共青团的幼稚行为表示深深的后悔
2006
《北京之春》
·中国社会的犯罪层次及其特点
·谁是当代最可爱的人
·实话实说“法轮功”
《人与人权》
·怒向青史问开明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议报》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部党组的申诉信
·谈谈胡锦涛先生的“荣辱观”
·解读“八荣八耻”
·为中国警察鸣不平
·没有民主的农村
·想念天水
·中国足球与中国功夫
·“平安无事了”吗?
·随处可见的“荣耻观”
·“七一”到了,和共产党说几句心里话
·七月流火 想起杨建利先生
·陈光诚真有罪吗?!
·“公务员又加薪了”
·牛志远和陈至立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感慨“人民警察”的“神圣”——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后感
·笑看中国贪官的“落马”之道
·一路走来一路忧
·《中非高峰论坛》下的民主论坛
·我们还能做什么
·书记与狗
·物价上涨下的民众感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知道会“研究”到什么时候

郭少坤

   不知道是哪一位共产党的领导人的良知尚存,在看了我八年以来的依法申诉状后,动了那么一点恻隐之心,也不知道是否是共产党为了他们所谓的“政治安定”和“和谐社会”的“大好形势”的需要,反正是在“六四”之前,由江苏省徐州市公安局国保处出面,向我谈了一些虽然与法不通但还多少还有点人道的有关问题,比如说,给我解决为国伤残而造成的医疗费和生活待遇等原本不存在问题的“问题”,对此,我在保留了应有的权利后,保持着审慎的乐观和欢迎,心想,感谢上帝,他们的良知总算还没有彻底泯灭,道义还没有完全丧失,我那为国为民而伤残的生命及其健康总算能够得到治疗,生活总算有了保证,并且,我还煞有介事的向他们写下了依法办事的请求。

   然而,一个月过去了,又是泥牛入海,我没有得到任何答复。

   这时,我仿佛才恍然大悟,突然想起也是在去年的“六四”之夜,徐州市国保处的处长亲自出马找我谈有关恢复我的待遇问题,当时,也是说他们会尽快的“研究研究”,以解决我的伤病治疗和生活问题,但是,屈指算来,已经是一年过去了,又一个“六四”到了,他们故伎重演,把我哄骗得晕头转向,我真以为他们能够“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还在天真的等待着他们的“施恩”,来关照我这个为了自己的国家和人民付出生命健康的残疾人呢,现在看来,又是一场骗局,他们只不过是为了履行公事,为了平安渡过这个他们最忌讳的日子对我做一番安抚,换句话说,再骗我一把而已。

   天哪,共产党的“研究研究”原来是这等货色!

   “研究研究”,这是所有掌权者们在面对人民群众的基本诉求和合理要求时的一句最时髦的口头禅,从中央到地方,从上至下,概莫能外,在这无处不在的“研究研究”中,多少法律被视为儿戏,多少政策规定被弃之如敝屣,多少好人在“研究研究”中的煎熬中等待挣扎,多少官员在“研究研究”中腐败横行,因此,人治猖獗,法治衰亡,工作效率低下,社会风尚败坏,更加令人深思的是,人民群众的应有权益成了所有权势者们手中的筹码,他们在“研究研究”中向应受权益者们讨价还价,以权谋私,也就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又一景观,为现实社会公平正义的实现又增添了拦路虎和绊脚石。

   这不是吗?本来他们不但是违法将我从警察岗位上辞退,反而又因为我为老百姓打抱不平把我关进监狱,可在要为我依法解决问题时,却对我提出了什么“不要再参加任何民主活动”、“不要再发表任何不同政见”等等条件,谁能说这不是公然侵犯人权,随意剥夺公民政治权利的无理要求哪?!这样的条件,对于我这样的自由民主理念追求者来说,无疑是“对牛弹琴”和“缘木求鱼”,显然,不会有任何结果。

   也许,正是这样,对我的问题解决,“研究研究”将永无休止,不过,我清楚的知道,如果他们要是想把我关进监狱时,那一定会“研究”得很快,只要有那么一个家伙说“办他”,奇效就会马上产生,用不到三天,我就会被以任何“莫须有”的罪名送进大牢,所以,我这个被当局视为的“异类”也就休想对“研究研究”抱以任何希望了。

   如果“研究研究”仅仅是对我们这些追求自由民主的人不起作用的话,倒还没有什么,因为我们毕竟是“一小撮”,“研究研究”没完没了的将我们拖死也罢,不经过“研究”就将我等打入大牢或者驱赶出国门外也好,反正就那么几个人,没有什么了不起,可怕的是如果将这种特色的中国官场作风用以到安邦治国和服务人民身上,那就不仅仅是一个工作作风问题了,以此来进行坑害国家和祸害人民也决不是危言耸听之言,而是随处可见的不争事实了。

   君不见,那些无数计在北京到处上访的冤民们不都是在上下推诿的“研究研究”中往来奔波和求告无门,甚至是因此而倾家荡产或者是家破人亡的吗?!对此,我不但是有发言权,而且有着刻骨铭心的切身体会。

   君不见,那刚刚被洪水夺去生命的黑龙江省宁安市的一百多名孩子们,他们在面临着足以夺去他们生命的危机和险情时,那些“父母官”们难道没有认真的“研究研究”过吗?!

   君不见,我家乡的父老兄弟们为了他们的民主权利和国家财产的损失,告状多年,可他们得到的是什么哪?一句话:“研究研究”!

   总之,在“研究研究”的官僚主义风气下,多少人们含冤忍辱,多少国家财产和人民利益付诸东流,多少贪官污吏更加麻木不仁,多少善良的人们越来越对统治者丧失信心,社会的安定,民族的振兴,也只能是在纸上谈兵了。

   解决问题的根本途径也就是只有实行民主和法治,对此,共产党并非是不明白,也不是看不到,但是,共产党的总书记胡锦涛先生在面对唯一能够解决这一问题(为八九年的民主爱国运动正名)时,竟然对国外记者说:“我们现在还不去考虑那件事”。言下之意,我们还没有去“研究研究”“那件事”。

   好了,这就够了,如果共产党真的不去“研究研究”“那件事”,中国的社会问题和各种矛盾就只能是积重难返,所谓的“和谐社会”和“安定团结”局面也只能是暂时的表面现象,因为,在那无数官员们“研究研究”的官僚主义风气下,也在那对我们这些“异己分子”不需要“研究”就关进大牢的那种“雷厉风行”下,中国万马齐喑的局面一旦形成,社会就会走向“于无声处听惊雷”的可怕时期,到那时,恐怕胡锦涛先生想再“研究研究”是怎么回事,也就难以见效了。

   行文之此,东海一枭先生来函,告知林樟旺一案的进程,我反复看了杨兴录律师的辩护状,可谓合情合法,在此,我只想说一句话,农民们无罪!

   中国自古以来就有着“修桥补路双瞎眼,杀人放火子女多”的说法,那是诅咒“万恶的旧社会”和封建专制社会的警世之言,在我们这个现代文明的社会中,尤其是在自称“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之下,如果因为老百姓自己掏钱修了路,政府再把他们抓起来,岂不就是那“万恶的旧社会”真实的写照了吗?!

   因此,修路人无罪,抓人者可耻!希望浙江省龙泉市当局尽快的释放可爱的农民们,他们是你们的衣食父母,你们不要获罪于天,失信于民,更不得假公济私,玩弄法律,那样,最终你们只能受到历史的嘲弄和人民的唾弃。

   希望你们以及所有共产党的官员们都来认真的“研究研究”我的这篇文章吧,也许,对你们的前途不无益处或者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果真如此,你们就不需要以后再遇到为人民办好事时进行“研究研究了”。

   2005年7月2日星期六

   于徐州家中

原载《议报》第205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2005.07.0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