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清明祭]
郭少坤文集
·一张脸、一只眼睛、一条腿能值多少钱——问问共产党
《大纪元》
·对早年加入共青团的幼稚行为表示深深的后悔
2006
《北京之春》
·中国社会的犯罪层次及其特点
·谁是当代最可爱的人
·实话实说“法轮功”
《人与人权》
·怒向青史问开明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议报》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部党组的申诉信
·谈谈胡锦涛先生的“荣辱观”
·解读“八荣八耻”
·为中国警察鸣不平
·没有民主的农村
·想念天水
·中国足球与中国功夫
·“平安无事了”吗?
·随处可见的“荣耻观”
·“七一”到了,和共产党说几句心里话
·七月流火 想起杨建利先生
·陈光诚真有罪吗?!
·“公务员又加薪了”
·牛志远和陈至立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感慨“人民警察”的“神圣”——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后感
·笑看中国贪官的“落马”之道
·一路走来一路忧
·《中非高峰论坛》下的民主论坛
·我们还能做什么
·书记与狗
·物价上涨下的民众感叹
·是体育强国,还是得了“金牌病”?
《民主论坛》
·祝贺《民主论坛》改版成功
·和于浩成老师诗一首
·新旧“民谚”浅析
·狗年杂感
·雪中情
·向“劳改犯”告状
·“情人节”时想“情人”
·生不如死
·你看咱中国人的那“眼神”
·“植树节”感言
·我眼中的“流氓”
·流氓眼中的“我”
·“笑”的百态
·〔望江南〕清明泪(五首)
·假如
·马列主义和“荣辱观”
·“都是神经病”
·“五.一”感怀
·文革琐忆
·一叶知秋
·敬悼张胜凯先生
·从温家宝总理的“夜半看球”想起
·从“赵驸马”想到“陈驸马”
·我和《民主论坛》——贺《民主论坛》创刊八周年
·盗亦有“道”
·“检查团来了”
·《唱支山歌给党听》
·“世界杯赛”中最不和谐的音符
·“检查团走了”
·“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
·我向共产党争取的是什么?
·大写的中国人
·真正的男子汉
·“全民腐败”亲历记
·鉴康兄,你在哪里?
·狱友
·郭飞熊犯了什么“罪”?
·不是
·下列名词和绝大多数老百姓有多少关系?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血染的风采
·生命
·贺洪哲胜先生六十七诞辰
·“创模”与“创伤”
·〔忆秦娥〕沉痛悼念林牧先生
·被摧残的“体育冠军”
·真正民运人士的楷模——悼念林牧先生
·如今——偶感
·光天化日之下的敲诈
·多少事 欲说还休
·难忘的奇耻大辱——记第二次入狱的经历片段
·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
·“评残”一路见闻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1)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2)
·旅行中的“和谐”景象和感想
·刑庭庭长被灭门后的网民反映
·南京啊南京,又是南京
·盘点2006年上半年的中国矿难
·高智晟真有罪吗?
·圣诞祝词
·新年贺词
·萨达姆死啦
《自由圣火》
·和共产党讨论一下什么叫“爱国”——兼致胡锦涛总书记
·《同一首歌》的意义何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清明祭

郭少坤

   儿时的我,虽然还不知道“清明节”的由来及其含义,但是,我却带着随时“做共产主义接班人”的“红领巾”,经常在学校老师的带领下,来到我们村庄的一个叫“李怀保”的所谓“烈士”的墓前,和同学们一起向“烈士”进行宣誓:“为了共产主义而奋斗终身”!后来,我的祖母偷偷的告诉我说,那个“李怀保”在家里是一个不务正业的人,不愿意务农种地,就跑出去当土匪去了,后来又投靠了“八路”。这些话对当时我这个不可能有丝毫判断思维能力的我来说,不会有任何影响,我和小同学们还是在每年的清明节都要去为那个祖母说的“土匪”进行扫墓,并且一直都是在向他宣誓“为了共产主义而奋斗”!此情此景,记忆犹新。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也在这传统的节日里先后来到自己家的祖坟上向祖宗进行祭典,在那纸帛焚烧后的烟雾缭绕中默默的向先人们祈祷,希望他们能在九泉之下保佑子孙后代平安。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个天生的叛逆者总是在回家的路途上默默的背诵着李白的诗句:“南北山头多墓田,清明时节各焚燃,纸灰化做黑蝴蝶,泪水染成红杜鹃,日落狐狸伏塚上,夜归儿女笑灯前,人生有酒须当醉,一滴何曾到九泉”。也就这样,自己对祖宗亡灵祭典的那片片怀念之情和虔诚的祷告,也就在这浪漫主义的意境之下大打了折扣,所有的祭典祭祀活动也就慢慢的成了世俗的单调活动,变得是那么毫无意义。

   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的虔诚不足使得祖宗没有保佑自己,也不知道是否是祖宗的在天之灵也无法左右统治这个现实社会上的恶人魔鬼,反正自己没有逃脱接踵而来的一个又一个的人生厄运,历次的罹难,使我对阴间祖宗神灵的寄托失去了希望,与此同时,也更加增添了对这阳间恶魔的憎恨,带着对阴阳界的失望和无奈,带着哀伤和乡愁,冥冥之中,又来到了让活人祭典亡灵的清明节,无论如何,只要我还在人间,还是要做出祭祀活动的,只不过是我的悼念对象可能和以前有所不同。

   显然,我已经不可能再为那个帮助“八路”打下一党独裁专制国家的“烈士”做任何祭典了,也不可能在祖宗的坟前做无谓的祈求和祷告了,但是,我还是要告慰祖宗的在天之灵:你们的子孙正在为结束那种几千年来的阴阳不分、人鬼颠倒的历史而活着并且在进行着坚忍不拔的斗争,我们将结束所有无谓的祈求,我们将开辟一个崭新的未来,让我们中国人民世世代代永远享受在和平自由、公正平等的光天化日之下,让逝者的在天之灵永远放心活在世界上的人,为此,我燃烛焚香,心撰祭文,默祷如下:

   自有人类历史以来所有逝去的先人及其亡灵安息吧!

   自有文明历史以来所有因为暴力战争、杀伐动乱及其天灾人祸所逝去的亡灵们安息吧!

   自有现代文明以来因为追求民主自由制度而牺牲的志士仁人及其亡灵们安息吧!

   更值得一提的是,自从中共建政以来,因为暴政、谎言造成的历次动乱和天灾人祸而逝去不久的几千万冤魂屈鬼及其亡灵们安息吧!

   为了中国的民主自由和永远结束暴政而刚刚逝去的赵紫阳先生及其在“六四”其间死难的莘莘学子们安息吧!

   因为中国人正在日益觉醒!因为世界的历史潮流不可阻挡!

   更因为我们活着的人正在为了永远在中国结束暴政、建立一个自由民主、和平幸福的国家而前赴后继和努力奋斗!

   最后,我还要代为那些为了中国的民主而逼迫流亡在外、不能亲来坟上祭典的同胞和朋友们的祖先及其亡灵们祈祷:相信你们的孩子最终是能够回到自己祖国的怀抱的。

   所以,请你们都安息吧!

   是为祭也!

   郭少坤

   2005年4月4日星期一

   于徐州家中

原载《议报》第192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2005.04.0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