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反右运动草菅人命]
郭少坤文集
·新年贺词
·萨达姆死啦
《自由圣火》
·和共产党讨论一下什么叫“爱国”——兼致胡锦涛总书记
·《同一首歌》的意义何在
·绝食就是维权
·何谓“敌对势力”
·“人治”的可怕
·解读 “ 八荣八耻 ”
·推荐一篇好文章:《发扬“五四”精神,把民主革命进行到底》
·“ 退党 ” 浪潮下的思考
·民主才是我们共同的信仰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鼓与呼
·想起林牧先生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高智晟被捕的启示
·立法贵在“宽严有度”吗?
·看高智晟案件办理中的一系列违法现象
·郭飞雄犯了什么“罪”?
·如何看待陈良宇的下台?
·中秋寄袁红冰先生暨《自由圣火》诸同仁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抗议广州警方逮捕郭飞雄先生
·沉重悼念林牧先生
·唁电
·怀念林老
·祭孔大战下的陋习黑榜
·胡温“抱孩子”与刘备“摔孩子”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中国人为何“失礼”于外
·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前夕致东海一枭先生
·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
·武汉市司机被打的启示
·好一个“自由的表达”
·“大人们”都怎么啦
·盘点2006年上半年的中国矿难
2007
《北京之春》
·完整真实的胡耀邦——读《自由声音》后感
·反右运动草菅人命
《人与人权》
·权权交易枉国法 滥用权力护犯罪
《民主论坛》
·谁来做我的“人头琴”?
·一个乡干部的“民主宣言”
·姚明为何总能成为NBA明星赛的第一得票人
·被盗何时休?
·感事二首
·赵紫阳先生逝世二周年有感
·苦人斋宣言
·卖炭翁
·趁着
·浪淘沙.志趣
·幽默的盗贼
·警察们在干什么?
·
·交换
·共产党不是一个党
·咏梅(二首)
·杂感(四首)
·铁汉孙立勇
·猪年拜年偶得(一首)
·是捧腹还是深思——看二会代表传出的“顺口溜”
·拆迁中的“钉子户”与血案
·不仅仅是“提高警察待遇和保障警察权利问题”——兼致胡星斗先生
·“袭警”一案例分析
·春光多明媚怎奈民情冷
·有识之士,请一如既往地支持《民主论坛》
·唱《沈园》想《民主论坛》
·天大的奇冤
·祝贺《民主论坛》九周年
·群众是真正的英雄
《议报》
·渴望仁慈
·小偷、官盗及其它
·“八年了,别提它啦!”
·中国反腐15年面面观
·严冬过去总是春——祝贺杨建利先生即将出狱
·看警察权力的滥用和无用
·杂议“十七大党代表的载誉归来”
·中国政府首脑为什么不在退休后到国外演讲?
·换了主持人的《新闻联播》——能让我们听到“真话”吗?
《自由圣火》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一)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二)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三)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四)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五)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六)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七)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八)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九)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十)
·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村庄(之十一)
++++++++++++++++
·阳光下的罪恶
·姚明为何总能成为NBA明星赛的第一得票人
·怜子如何不丈夫
·愧对维权
·给《自由圣火》全体同仁暨海外朋友拜年
·官场与社会现象的民谚集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右运动草菅人命

郭少坤

反右就是草菅人命

    何谓草菅人命?词典如此解释:草菅,茅草,比喻轻贱。把人命看作野草一般。指轻易杀人。中共自建政以来,虽然还没有像草菅人命意义上的那样杀人越货,但是,在历史上对人民生命财产的随意践踏,对人权价值和人的尊严的无视,的确也到了草菅人命的地步。仅就“反右”运动中所发生的对知识份子们的迫害而言,虽然是共产党还没公开杀戮生命,但对人思想、灵魂和肉体上的摧残也已经到了荒唐透顶的境地,从某种意义上讲,“反右”就是草菅人命。

    因言获罪和文字狱是中国封建统治社会的一大特征,而允许人民讲话却再翻过来把讲话的人民进行残酷迫害更是统治中国的共产党一大发明。1957年的“反右”运动,在共产党最高领导人毛泽东自称的“阳谋”运作下,多少善良的人民和单纯的知识份子一个又一个的厄运频临,身家难保;多少有识之士不但是“忠而不见信,谏而不见容”,反而被迫害致死致残;从而,使得这个刚刚建立起来的“新中国”再次回到封建统治时期的阴影之中,中国人再也没有了自己的自由民主权利,祇能是在政治强人的你争我夺下苟活,直到现在。

    “反右”运动已经过去了整整半个世纪,“右派”们虽然是“平了反”,但是却没有得到“正名”,祇不过是死者已往,生者仅仅是恢复或者安置工作而已。至于他们当年为什么会因为说真话会遭到迫害,为什么对自己的国家和人民负有责任感却被打击等这些最根本的问题上始终讨不到个正确说法,也就是说在自己的政治生命价值上没有得到任何肯定,当然,在经济利益的损失和精神补偿方面也是一无所获。这种结局对数十万“右派”们来说,显然是不公正的,同时,对于执政的共产党来说,他们既是对受害者(右派们)的蔑视,也更加是对自己的统治不负责任的一种表现。因为,一个从不知道检讨自己的个人和组织是绝对没有出息的。

    因此,“右派”们的人生是不幸的人生,他们的人生道路就是一个想做人而被迫成为奴隶、再被从奴隶状态恢复到人的状态中一个过程。

    那么,被恢复到人的状态中的“右派”们是否从此就真的能够行使自己做人的价值和权利了呢?就我的观察来看,未必皆然。可以说,尽管是半个世纪过去了,可现在那些历尽磨难的“右派”们至今对共产党的政治是心有余悸,大有谈共色变、论政心寒的感觉。

说不清为何成为右派

    我有两位“右派”朋友,一位叫宋德安,今年已经是80岁高龄,是当地著名画家,他的画展曾经在英国、荷兰等国家举办过,而且获得过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的奖项。可就这么一位富有才华的画家,在“反右”中也未能幸免,可令人奇怪的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因为什么被稀里糊涂地戴上了“右派”帽子。我多次与他交谈时,发现他除去对往事一副不堪回首的表情之外,的确说不清自己究竟有哪些言论是属于被共产党认定的“错误言论”从而成为右派;但他对自成为右派后所遭受到的一系列残酷迫害却是记忆犹新的。他对我说,在文化大革命中,由于他是右派和“小资产阶级个体工商户”家庭出身,被红卫兵们抓来斗去,有一次在被红卫兵们抄家时,一个红卫兵在他身后用木棍狠狠向他打去,如果不是他家小女儿看见大喊一声才使其幸免,他也就文化大革命中死去了。这位老先生每谈到此时,恐惧之情便油然而生,连连感叹不已。

    我的另一位“右派”老朋友叫李子秋,也是已经近80岁高龄的老人。他多次对我谈起被划为“右派”的过程,他与上面提到的宋老先生所不同的是,他不是不知道因为什么自己被划为“右派”的,而是因为响应了毛泽东的“言者无罪”号召,积极撰文批评单位存在的问题后被认定“反党、反社会主义”并划为右派的。那么,这是怎样一篇文章就可以使批评者被认定“反党、反社会主义”从而成为右派并被劳动教养3年,被剥夺政治权利几十年的呢?好在老先生还保管着这篇发表在江苏省1957年5月30日《文化新闻》报纸上的文章,老先生把发表这篇文章的报纸一直保存着,他复印后交给我一份,现在,就让我们就看看这篇文章的基本内容及其观点,使我们再次重温历史的时候看清当时的荒唐。

    这篇文章的题目是《徐州市的文化馆究竟存在什么问题?》。在这篇文章里,李子秋先生是这样写的:“我在徐州市文化馆工作了六年多,对文化馆长期存在的问题想不通,说出来让大家听听。”接下来,他在文章中提到三个问题:1、问“是驴不走,还是磨不转?”指出了区委干涉文化工作使其不能够正常开展的现象。2、提出了“对干部放纵使其粗暴并行”现象。3、提出了上级不重视对文化馆工作人员的入党问题使之“政治渺茫”。可就这么三个原本是促进文化建设和党在文化领域里影响的三个问题,竟然在后来成了李子秋先生的“反党反社会主义言论”,最终被打入十八层人间地狱。直到文化大革命结束后才被纠正和恢复工作。在恢复工作后,虽然他当上了市政协委员,但是,他一直都是谨小慎微,右派的后遗症同样在他身上不时的被体现着。

尿尿右派

    李子秋先生在向我介绍1957年的“反右”运动时候一件更加荒唐的事情,他说在劳改队里有一位叫“尿尿右派”的右派份子,为什么叫“尿尿右派”呢?因为当年每个单位都有划右派的指标,即每个单位都要找出“右派”来,这个“尿尿右派”倒霉就倒在这万恶的“指标”上,当时他们单位在评定“右派”时,由于谁也不想当“右派”,正在捉摸不定的时候,恰恰赶上这位先生去厕所小便,于是,大伙都说把这“右派”的帽子就给他戴上吧。因此,等这位先生从厕所回来时,大家便一致举手通过这位去厕所回来的先生为本单位“右派份子”。这为先生真的是哭笑不得,直喊冤枉,也就这样,“尿尿右派”便由此看来。

    写到此,我心里真有一种说不上的滋味。从以上右派们那令人啼笑皆非的悲惨故事,联想到文化大革命其间的受难者、“六四”其间的遇害者和现在的一些因言获罪的良心人士们,我们不能不为我们中国人感到难过和悲哀,同时,更加不能不为中国共产党至今都不为历史上的错误和责任公开向人民道歉而困惑,因为,一个从不知道检讨自己和面对现实的统治者是非常危险的,人民不知道他们会因为坚持自己的所谓一贯正确会把他们带向何处?!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反右运动”50周年;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开展的“文化大革命”41周年;是人民向中国共产党要求自由民主的“六四”运动18周年,是那么多追求自由民主人士受难者们不同的一个又一个周年;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迎来中国人民能够获得自由民主的元始年?我们不知道何时能够听到执政的中国共产党向历史上所有受到无辜迫害道歉和承担历史责任的声音?!

    有人说,现在的中国是多么自由啊,人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但是,如果做出来的坏事情违反人类社会进步事业和社会公德却得不到纠正,而做好事者却无处容身;如果说出来的话都是假大空谎言,而说真话者仍然没有市场;我看,这样的自由还是没有更好。因为,属于高级的人类社会总不应该像其他祇知道满足生理感官的动物群那样活着吧!

    (2007年5月24日星期四于徐州家中)◆

北京之春 2007年7月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