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我怎么“可能有危害国家利益和安全的行为”?]
郭少坤文集
·不得不说的话
·从“人托”所想到
·村支部书记之死
·从太石村联想到果园村
·俺和共和国说几句话
·又是谁在违法犯罪
·让我沉重的二零零五年
《自由圣火》
·走到今天的我——我的自述
·暴政猛于虎
·又一个“王彬余”
·再说“我为中国警察汗颜”——兼答一个中国网友
·枪声、悲声,声声令人心碎
·一张脸、一只眼睛、一条腿能值多少钱——问问共产党
《大纪元》
·对早年加入共青团的幼稚行为表示深深的后悔
2006
《北京之春》
·中国社会的犯罪层次及其特点
·谁是当代最可爱的人
·实话实说“法轮功”
《人与人权》
·怒向青史问开明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议报》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部党组的申诉信
·谈谈胡锦涛先生的“荣辱观”
·解读“八荣八耻”
·为中国警察鸣不平
·没有民主的农村
·想念天水
·中国足球与中国功夫
·“平安无事了”吗?
·随处可见的“荣耻观”
·“七一”到了,和共产党说几句心里话
·七月流火 想起杨建利先生
·陈光诚真有罪吗?!
·“公务员又加薪了”
·牛志远和陈至立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感慨“人民警察”的“神圣”——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后感
·笑看中国贪官的“落马”之道
·一路走来一路忧
·《中非高峰论坛》下的民主论坛
·我们还能做什么
·书记与狗
·物价上涨下的民众感叹
·是体育强国,还是得了“金牌病”?
《民主论坛》
·祝贺《民主论坛》改版成功
·和于浩成老师诗一首
·新旧“民谚”浅析
·狗年杂感
·雪中情
·向“劳改犯”告状
·“情人节”时想“情人”
·生不如死
·你看咱中国人的那“眼神”
·“植树节”感言
·我眼中的“流氓”
·流氓眼中的“我”
·“笑”的百态
·〔望江南〕清明泪(五首)
·假如
·马列主义和“荣辱观”
·“都是神经病”
·“五.一”感怀
·文革琐忆
·一叶知秋
·敬悼张胜凯先生
·从温家宝总理的“夜半看球”想起
·从“赵驸马”想到“陈驸马”
·我和《民主论坛》——贺《民主论坛》创刊八周年
·盗亦有“道”
·“检查团来了”
·《唱支山歌给党听》
·“世界杯赛”中最不和谐的音符
·“检查团走了”
·“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
·我向共产党争取的是什么?
·大写的中国人
·真正的男子汉
·“全民腐败”亲历记
·鉴康兄,你在哪里?
·狱友
·郭飞熊犯了什么“罪”?
·不是
·下列名词和绝大多数老百姓有多少关系?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血染的风采
·生命
·贺洪哲胜先生六十七诞辰
·“创模”与“创伤”
·〔忆秦娥〕沉痛悼念林牧先生
·被摧残的“体育冠军”
·真正民运人士的楷模——悼念林牧先生
·如今——偶感
·光天化日之下的敲诈
·多少事 欲说还休
·难忘的奇耻大辱——记第二次入狱的经历片段
·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
·“评残”一路见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怎么“可能有危害国家利益和安全的行为”?

郭少坤

     对这个问题,我在给《祝贺刘宾雁先生八十华诞》会议组的贺信中虽然做了简要论述,但是,我仍然感到再次有必要继续阐述一下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和严肃性,也是为了更好的让世人认清在共产党统治下的当今中国国家政权的性质,尤其是这个国家的“安全和利益”究竟是什么样的货色?!

     前不久,有朋友从美国打来电话对我说,近来在国外的《九评共产党》里面,说“共产党是世界上最大的邪恶组织”。对此,我这个尽管遭受到非人摧残和非法迫害的人民警察还是不能不有所疑问:难道说自己曾经为其统治和卖命的那个自称是“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果真是“最大的邪恶组织”吗?如果真是那样,我不是白白为其卖命致残了吗?我的人生最宝贵的身体健康不是白白的牺牲和付出了吗?原来,我还真希望我的冤案只是那个小小的徐州市的共产党所造成的,所以我才不懈的上访和申诉,如果真如《九评》所说“共产党是世界上最大的邪恶组织”,那么,我的所有幻想不就完全破灭了吗?虽然是通过八年的上访和申诉没有得到解决问题,曾经使我对共产党失去了信心,但是,我还并没有完全死心,而且还在天真的相信共产党可能会对我大发慈悲,以解救我处在生命的水深火热之中。

     可是,就在我一厢情愿的异想天开时,又是当头一棒,把我从梦中敲醒,那就是:我郭少坤竟然是一个“可能危害国家安全和利益”的“人物”,而且,用那位元用电话告知我的女警察的话说“这是上边说的。”“上边”,哪个上边?谁是上边?尽管我搞不清除,但是,我知道这决不是小小的徐州市公安局所能代表的“上边”了,如果仅仅是他们,我还可以依法进行行政复议和申诉,如果不是他们而是国家级的“上边”,那我也就无处控告了,也只有带着这顶“危害国家安全利益的人物”之“贵冠”在国内被一任草菅和随意凌辱了。

     不论是哪一级的“上边”对我所赐封的这顶“贵冠”,我都有必要在此向世界说明我这个“可能危害国家安全和利益的人”身份的由来极其我的所作所为,然后再请世人来判断究竟是谁在“危害国家安全和利益”、甚至是在祸国殃民?因而,请诸公们洗耳恭听:我为了自己的国家和人民从警18年,其间,我因忠于职守一次立功,六次嘉奖,多次收到人民群众的表扬信和锦旗,用安徽省肖县一位八十岁的老农民的话讲“这才是真正共产党的好干部”!我因忠于职守二次负伤,八次手术,并且被评定为“国家二等乙级伤残警察”,至今,我还在第二此负伤未愈的治疗其间。

     可就我这么一个自然状况的人民警察,却被中共徐州市公安局公然违反国家《关于公务员和人民警察的辞职辞退的暂行规定和方法》将我非法辞退,为此,我进行了长达八年的申诉,不但没有得到任何合理合法的答复,反而再次遭受到更加残酷的政治迫害和人道摧残,1999年元月,我因为向媒体揭露了中共徐州市非法关押和拘留上访的家乡农民消息后,又被以“莫须有”的罪名判刑二年整,由于不允许我“保外就医”,致使我为国而伤残的病体健康更加恶化,留下了终身难以治疗的后遗症。目前,我的双眼视神经萎缩,左眼视力已经完全丧失,右眼只有0,1的视力,面临着双目失明;我的右腿至今还在反复肿胀、疼痛不止,留下了“创伤性关节炎”这一终身不愈的后遗症,我被断绝了所有的合法收入,面临着人生的绝境和困难。

     但是,对我的迫害并没有停止,由于我不断的依法上访申诉和继续关注农民们的维权活动,并向媒体进行投诉和呼吁,当地有关部门仍然在不断警告我,既不让我“多管老百姓的闲事”,又说“会随时把(我)再关押起来”,而且他们还经常扣押好心朋友给我的人道援助和微薄稿费,因此,我不得不面对更加险恶的人生。

     综上所述,那就是我的基本概况极其身份的形成。显然,像我这样的人如果出国能够给中国共产党统治的“国家安全和利益”带来什么样的危害,世人也就不难分析和判断了,这个所谓的“危害”也就是当我出现在自己的国门外的任何一个国家时,那个国家的人们就会从我的这一身双残及其这双残的原由里看到中国共产党的“人权和法治”究竟是一个什么东西?!我就可以用我这具活标本昭告天下:这就是我作为一名为了自己的国家和人民从警的警察因为忠于职守和恪守良知所导致的下场,这就是中国共产党对待一个因为忠于职守而伤残的人民警察的“合法待遇”和结果。也许正是因为这样,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形象也就自然的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了!人们不禁要问:如果连一个为了自己的国家和人民当警察卖命落得这样的下场都得不到法律的保护和人道的关怀,谁还去再愿意为这个国家的统治者和政府效力哪?!

     如此一来,这个国家的“安全和利益”究竟是什么,也就在我这么一个为国而残疾的人民警察身上得到充分的体现了!

     不过,我在对向我做解释的国保处的警察们说,你们不要搞无罪推定,不要搞唯心的空想,说不定我出去还会高喊“共产党万岁”呢!到那时,你们就不会说我是“可能危害国家安全和利益”的人了吧!他们说“那不可能”,我说,完全有可能,我要不是拥护共产党,怎么会去那么忠于职守终身致残哪?!他们说“过去是过去,现在你不可能喊共产党万岁了”。

     是的,我现在真的不可能去喊“共产党万岁”了,因为我终于通过自己用生命和人生痛苦的实践证明:共产党只是代表共产党自己的利益,他和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及其尊严完全是两码事,让我再说一遍:因为在世界上还没有一个国家的政府对一个为了自己的国家利益和社会安定致残的警察不管其死活,甚至是非要将他置于死地而后快的,既使是法西斯的统治者也会爱护自己的士兵和保卫者,但是,今天的中国共产党竟然反其道而做到了,谁又不能不去为之感到他的“伟大、光荣、正确”哪?!

     其实,共产党是真正分不清谁是好人、谁是坏人的糊涂者,那些真正危害国家安全和利益的坏人,如:公款出国旅游者、携带钜款逃跑者、签订出卖国家土地和其他利益的合同者、败坏国家和中国人形象者等,还都能够顺利的领取护照并且得到签证出国,而我这么一个自然人和公民却被无辜的剥夺了应有的合法权利,真不知道究竟是谁在危害着国家形象以及安全和利益?对此,也就只有让世人去评说了!

     无论如何,这“国”是出不成了,但是,我还是要争取自己的合法权益,同时,也正重的告诉执政的中国共产党:希望你们讲点法律和人道,分清究竟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不要让那些违反你们的党纪国法的家伙们恣意妄行,否则,真的就会被现在所传说的“共产党是最大的邪恶组织”不吉利话语而验证,到那时,再明白究竟谁是“危害国家安全和利益”的人恐怕也就为时已晚了!

     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让我带着对你们的最后一点希冀,在将继续申诉我的一系列冤案时,也提出以上说明和忠告!

     中国公民 原三级警督 三等功臣 国家二等乙级伤残警察郭少坤2005年3月10日星期四 徐州家中◆

北京之春 2005年5月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