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再致贾春旺部长的一封信]
郭少坤文集
·鉴康兄,你在哪里?
·狱友
·郭飞熊犯了什么“罪”?
·不是
·下列名词和绝大多数老百姓有多少关系?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血染的风采
·生命
·贺洪哲胜先生六十七诞辰
·“创模”与“创伤”
·〔忆秦娥〕沉痛悼念林牧先生
·被摧残的“体育冠军”
·真正民运人士的楷模——悼念林牧先生
·如今——偶感
·光天化日之下的敲诈
·多少事 欲说还休
·难忘的奇耻大辱——记第二次入狱的经历片段
·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
·“评残”一路见闻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1)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2)
·旅行中的“和谐”景象和感想
·刑庭庭长被灭门后的网民反映
·南京啊南京,又是南京
·盘点2006年上半年的中国矿难
·高智晟真有罪吗?
·圣诞祝词
·新年贺词
·萨达姆死啦
《自由圣火》
·和共产党讨论一下什么叫“爱国”——兼致胡锦涛总书记
·《同一首歌》的意义何在
·绝食就是维权
·何谓“敌对势力”
·“人治”的可怕
·解读 “ 八荣八耻 ”
·推荐一篇好文章:《发扬“五四”精神,把民主革命进行到底》
·“ 退党 ” 浪潮下的思考
·民主才是我们共同的信仰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鼓与呼
·想起林牧先生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高智晟被捕的启示
·立法贵在“宽严有度”吗?
·看高智晟案件办理中的一系列违法现象
·郭飞雄犯了什么“罪”?
·如何看待陈良宇的下台?
·中秋寄袁红冰先生暨《自由圣火》诸同仁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抗议广州警方逮捕郭飞雄先生
·沉重悼念林牧先生
·唁电
·怀念林老
·祭孔大战下的陋习黑榜
·胡温“抱孩子”与刘备“摔孩子”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中国人为何“失礼”于外
·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前夕致东海一枭先生
·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
·武汉市司机被打的启示
·好一个“自由的表达”
·“大人们”都怎么啦
·盘点2006年上半年的中国矿难
2007
《北京之春》
·完整真实的胡耀邦——读《自由声音》后感
·反右运动草菅人命
《人与人权》
·权权交易枉国法 滥用权力护犯罪
《民主论坛》
·谁来做我的“人头琴”?
·一个乡干部的“民主宣言”
·姚明为何总能成为NBA明星赛的第一得票人
·被盗何时休?
·感事二首
·赵紫阳先生逝世二周年有感
·苦人斋宣言
·卖炭翁
·趁着
·浪淘沙.志趣
·幽默的盗贼
·警察们在干什么?
·
·交换
·共产党不是一个党
·咏梅(二首)
·杂感(四首)
·铁汉孙立勇
·猪年拜年偶得(一首)
·是捧腹还是深思——看二会代表传出的“顺口溜”
·拆迁中的“钉子户”与血案
·不仅仅是“提高警察待遇和保障警察权利问题”——兼致胡星斗先生
·“袭警”一案例分析
·春光多明媚怎奈民情冷
·有识之士,请一如既往地支持《民主论坛》
·唱《沈园》想《民主论坛》
·天大的奇冤
·祝贺《民主论坛》九周年
·群众是真正的英雄
《议报》
·渴望仁慈
·小偷、官盗及其它
·“八年了,别提它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致贾春旺部长的一封信

郭少坤

    尊敬的贾春旺部长:

    您好!

    是四月四日在公安部信访处的一次走访,使我真切地体会到了中央政府对低层受害者的关怀和温暖,从而也一扫过去那些由于基层官僚因玩忽职守导致的腐败现象所引起的我对某些现实不满的情绪,我犹如拨云见雾见青天,感到了正义的光芒在向我逼进,我祈祷!

    今天,我再次来到北京,带来了因为国家忠于职守所造成双残的原始病情证明及当年公安部对我这具伤残生命的承诺。当然,还有那徐州市公安局公然违背人道及法规的所有证据,更有那荒诞不经的“辞退报告”及其所谓的理由。您可以从那丝毫经不起推敲论证的所谓“理由”,看到对我的人道摧残、政治迫害的真相。您看:我早在八年前向北京红十字会的捐款及替十岁的儿子捐六角钱的事情均早已作过处理检查(见附件),就连当时在全体干警大会上通报批评我的徐州市公安局副局长周长印也因强奸罪被判刑五年释放回家多年。而如今为何又成了我“向动乱分子捐款”的新证据和辞退理由?其二、我既然“近年来,群众又反映其经常流露对现实不满的言论”及由此可见的政治思想反动,那么你们徐州市公安局,当地政府又如何连年向我颁发“先进工作者”等荣誉证书?我又如何再次因忠于职守第二次负伤并连年受到各界群众的奖赏(详见绵旗、奖励证书、字画、表扬信)?这种难以自圆其说的荒唐理由不仅蕴含了政府迫害中的“莫须有”和“欲加之罪,何患无词”的封建主义意识形态,也充份暴露了当今某些地方官僚无视基本事实,践踏文明,蔑视人道法规的丑恶嘴脸。显然,他们对党的政策和法律所造成的负面影响,尤其是对党中央政府形像的诋毁也是不言而喻的了。量变到质变,任何对个案的忽视都将会造成对党和政府的损害。所以,我想,您对这一事关违反基本人权人道、法律常识的案件做出公正的批示和处理还是不难的呢?!

    尊敬的贾部长,退一万步而言,既使江苏省徐州市公安局所认定的我的“违法违纪事实”成立,并足以构成辞退理由,那么,面对我当时负伤正在进行治疗的身体状况视而不见,对我频临双目失明的“视神经萎缩”这一严重疾病置之不理,以致导我今天的伤残恶果(详见病情证明),这种反人性、非人道、贱踏人权、草菅人命的非法行径也足以使人类所不齿。“法为德之辅”,连起码的人道人性都不讲,更遑论什么“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而且,这种“政治观”也不能不使具有人类良知的人们难以接受,如果这种“政治”能够成立,一条生命为了自己的国家终身残废而得不到任何照护的话,不但世人难以认同,就连这条生命的主人也不能不感到内心悲哀,甚至不乏愤怒,因为我是一个正常的中国人,仅仅为了关心正义和见义勇为、忠于职守而落到今天这种悲惨境地,尽管我绝不希望这是中国主政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不应该发生的事实,但是如果这种不顾人道人性的事实仍能得以存在而得不到纠正,是不能不使我为当年为国家忠于职守所铸成的今天感到遗憾,我宁愿从内心喊一声“我反对这样不讲理的共产党”而不惜走进地狱也在所不辞。因为我已经为了自己的国家献出了宝贵的青春和健康,我还有何所求呢?即使进入地狱,我的灵魂也会得以安宁,能为国家身处双残,我无怨无悔,但我不希望这是应有的结局。

    尊敬的贾部长,我们都是历史上匆匆过客,尽管因为我们现实的政治地位有着贵贱高低之分,但人人生而平等,同是炎黄子孙,同是报效祖国,同有着父母养育的血肉之躯,因此,希望您能从历史的高度上来审视我所反映的问题,希望您能从中国共产党的切实利益上来“讲政治、讲正气”;希望您能从基本的人道主义依法来关心我的这具为国双残急须治疗的生命的生存权;希望您能在百忙中亲自处理我的问题,使我的残生得以延续,使我和我的家人不再遭受无辜之罪和不白之冤。当然,也会使全世界所有具有良心的中国人看到您应有的形像。同时,历史也会记住您──尊敬的贾部长!

    我已经一身两残,并因连遭迫害病情恶化,急需治疗和手术,显然,也已经彻底丧失工作能力──我已不可能再像当年(九四年)那样奋不顾身的擒获被徐州市当局称为“建国以来最大的黑社会头子王永平”正常地去工作了,我只能是盼望和呼唤著作为一个中国人应有的生存权──那怕自己仅是猪狗一般的生存权──也还是要治疗为国双残的病躯!也还是要吃饭!也还是要活下去!而且,我想,总不致于将来有这么一个伤残警察在走投无路之际或削发入山为僧,或在家坐以待毙,或被迫流亡,以这个活标本去影响党和国家的形像吧!

    为了生存,更为了良知与正义,我再次拜托您了──尊敬的贾部长!

    此致

    敬礼!

    中国徐州市公民

    国家二等乙级伤残警察 三等功巨

    郭少(绍)坤

    二零零一年四月十一日

〔附〕徐州公安分局

呈请对民警郭绍坤辞退的报告

    市局:

    我分局民警郭绍坤,男,汉族,一九五三年十二月出生,高中文化,政治面貌:群众,江苏丰县人,一九七二年参加工作,现任内保股正股级民警。

    该民警曾在“八九”动乱中公开向动乱分子捐款,近年来,群众又反映其经常流露对现实不满言论。

    根据江苏省人事局、江苏省公安厅《关于公安机关辞退人民警察的规定(试行)》第五条第十四款之规定,经研究决定呈报对郭绍坤以辞退。

    当否

    请批示

    鼓楼公安局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

   □

出 处 :北京之春2001年11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