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我为什么两次入狱坐牢——一个大陆警察的自述]
郭少坤文集
·谁是当代最可爱的人
·实话实说“法轮功”
《人与人权》
·怒向青史问开明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议报》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部党组的申诉信
·谈谈胡锦涛先生的“荣辱观”
·解读“八荣八耻”
·为中国警察鸣不平
·没有民主的农村
·想念天水
·中国足球与中国功夫
·“平安无事了”吗?
·随处可见的“荣耻观”
·“七一”到了,和共产党说几句心里话
·七月流火 想起杨建利先生
·陈光诚真有罪吗?!
·“公务员又加薪了”
·牛志远和陈至立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感慨“人民警察”的“神圣”——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后感
·笑看中国贪官的“落马”之道
·一路走来一路忧
·《中非高峰论坛》下的民主论坛
·我们还能做什么
·书记与狗
·物价上涨下的民众感叹
·是体育强国,还是得了“金牌病”?
《民主论坛》
·祝贺《民主论坛》改版成功
·和于浩成老师诗一首
·新旧“民谚”浅析
·狗年杂感
·雪中情
·向“劳改犯”告状
·“情人节”时想“情人”
·生不如死
·你看咱中国人的那“眼神”
·“植树节”感言
·我眼中的“流氓”
·流氓眼中的“我”
·“笑”的百态
·〔望江南〕清明泪(五首)
·假如
·马列主义和“荣辱观”
·“都是神经病”
·“五.一”感怀
·文革琐忆
·一叶知秋
·敬悼张胜凯先生
·从温家宝总理的“夜半看球”想起
·从“赵驸马”想到“陈驸马”
·我和《民主论坛》——贺《民主论坛》创刊八周年
·盗亦有“道”
·“检查团来了”
·《唱支山歌给党听》
·“世界杯赛”中最不和谐的音符
·“检查团走了”
·“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
·我向共产党争取的是什么?
·大写的中国人
·真正的男子汉
·“全民腐败”亲历记
·鉴康兄,你在哪里?
·狱友
·郭飞熊犯了什么“罪”?
·不是
·下列名词和绝大多数老百姓有多少关系?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血染的风采
·生命
·贺洪哲胜先生六十七诞辰
·“创模”与“创伤”
·〔忆秦娥〕沉痛悼念林牧先生
·被摧残的“体育冠军”
·真正民运人士的楷模——悼念林牧先生
·如今——偶感
·光天化日之下的敲诈
·多少事 欲说还休
·难忘的奇耻大辱——记第二次入狱的经历片段
·和打人的警察进一言
·“评残”一路见闻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1)
·简忆二次被捕入狱过程(之2)
·旅行中的“和谐”景象和感想
·刑庭庭长被灭门后的网民反映
·南京啊南京,又是南京
·盘点2006年上半年的中国矿难
·高智晟真有罪吗?
·圣诞祝词
·新年贺词
·萨达姆死啦
《自由圣火》
·和共产党讨论一下什么叫“爱国”——兼致胡锦涛总书记
·《同一首歌》的意义何在
·绝食就是维权
·何谓“敌对势力”
·“人治”的可怕
·解读 “ 八荣八耻 ”
·推荐一篇好文章:《发扬“五四”精神,把民主革命进行到底》
·“ 退党 ” 浪潮下的思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为什么两次入狱坐牢——一个大陆警察的自述

郭少坤

   中国有句俗话叫“天造孽,犹自可,人造孽,不可活。”意思是说,如果是老天(指大自然极其造物主)造孽,做了危害宇宙和人类的事情,是没有什么办法惩罚他的,而如果是世间的人们造了孽、作了恶,是必然要受到大自然的报复和人类历史的惩罚,或者是要受到现实的报应。

   这也就告诉和警告着人们:不要作恶,否则,会受到自然规律的降罪和人间正义的惩罚!

   于是,人们为了害怕受到报应和惩罚,便循规蹈矩、遵守法则、除恶扬善、见义勇为,力争做一个有益于人类和社会的好人,而不是一个与其相反的坏人。

   然而,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像我这样一个出生在中国大陆的堂堂正正的中国人,一个由父精母血养殖成的血肉之躯,一个为了自己的国家和人民而忠于职守终身双残的警察,竟然能被在中国大陆执政的中国共产党三番两次的投牢问狱,受到了惨无人道的迫害和凌辱,直到陷入人生的绝境,真不知道究竟是我自己造的孽,还是执政者在我身上造了孽?!

   为了还公道于人间,洗清白于世上,我不得不在此向世界说明我之所以然的事实真相以及其中原由,供历史去见证和世人去评说。

关于我的自然状况

   我出生于1954年元月28日,七岁读书,后因“文革”而辍学;1973年为了保卫祖国而应征入伍;1981年为了中国共产党统治的社会秩序而从警;在从警的十八年中,我曾多次立功受奖(一次立功,六次嘉奖),收到人民群众赠送的表扬信、锦旗数件,由于我忠于职守,先后两次因公负伤,历经八次手术,并被评定为“国家二等乙级伤残民警察”,现在,我的左眼视力完全丧失,右眼视神经萎缩,面临双目失明,我的右足双踝粉碎性骨折,由于连遭迫害而得不到治疗,造成了“创伤性关节炎”,留下了终身不癒的后遗症,不仅使我丧失了正常人的工作和劳动能力,而且也面临着将要丧失正常人的生活自理能力。

   可是,就我这么一个自然状况的人民警察,又是怎么连遭迫害的哪?

关于对我的非法辞退

   1997年3月12日,我接到了我所在单位(江苏省徐州市公安局)的辞退决定书,决定自即日起,辞退我的国家公务员和人民警察职务,理由是“该民警曾在八九年公开支持动乱并向动乱分子捐款”以及“结交不应该结交的人(指王丹和于浩成先生)”,这种空前绝后、滑天下之大稽的所谓“政治问题”且不说能不能成立,即使成立,而堂堂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务院和公安部对于国家公务员和人民警察的辞职辞退都有明确的立法,即:“国家公务员和人民警察因公致残和负伤正在进行治疗的”、“不得辞退”。我作为一名国家二等乙级伤残警察和负伤正在进行治疗的伤病患者,也绝对要受到国家法律的保护而不应当被辞退。于是,我依法上访申诉,但是尽管所到之处都是口头答复“不应该辞退”,但是,直到今天也没有得到来自任何部门的依法纠正和处理。

关于对我的第一次判刑

   我在上访无果的情况下,不得已的被迫接受了徐州市公安局的“工作安排”,为了生存,不得不到一个保安公司去上班,但是由于我不能坚持正常的工作,于1999年元月6日被以工人身份劝病退,而正在此时,一件无法令我回避的大事件出现在我的面前。1999年元月四日,我的家乡农民们因不堪忍受当地乡村干部的敲诈和欺压,以及为了维护他们的民主权利来到徐州市政府上访,然而,他们所反映的问题不仅无人过问和解决,反而遭到抓捕和拘留,在上访的108名男女老少中,有30多人遭到不同程度的殴打和辱骂,8人被治安拘留,四人被刑事拘留,我闻讯回乡做了实际的调查,在证明了农民们并无任何违法行为后,向徐州市政府要求他们无条件放人,然而无果。我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向国际媒体进行了通报,在国际舆论的压力下,当局只好将无辜的农民们无罪释放。而在农民们被释放的第二天,我竟然被中共徐州市市委指使公安局将我拘捕,将一起早在二年前已经查处过的对我的诬陷案重新翻过来,并经几易罪名,将我投进监狱,以莫须有的罪名强行判我两年徒刑,而且,不准我保外就医,致使我为国伤残的身体健康状况日益恶化,留下了终生不癒的后遗症。

关于我的第二次入狱

   2001年元月23日出狱后,我在伤病的困扰和生活无着的处境下,不得不对自己的非法辞退和冤案进行依法上访,我抱病扶伤,走遍了中共中央的各有关部门进行申诉,但是,不仅没有解决任何问题,反而在2001年10月16日再次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犯罪嫌疑”被徐州市公安局拘捕入狱,他们指控我的“犯罪事实”是因为我将我的受害情况对国外进行了披露,后来,由于所谓的“犯罪证据不足”对我取保后审一年才予以释放。

关于我的现状

   由于我连续遭到非法和非人性的残酷迫害,我那为了自己的国家和人民伤残的身体健康状况以非常恶化,生活陷入了绝境,我自身完全丧失了正常人的劳动和工作能力,可我又被断绝了所有的合法收入,尤其是各种福利待遇,我老无所养,病无从医,而且因我继续为了个人的维权和老百姓的维权仍然被当局严加看管,随时会再次被捕和迫害!

   天哪!难道说这就是作为一个中国人、一个为了自己的国家和人民忠于职守而伤残的警察应有的下场?如果不是我还活着能为这个现实的社会提供一个活生生的标本和证据,恐怕在这个已经进入现代文明的世界上很难会有多少人相信,可是,这就是真的,因为我还活着,至少,还能通过《议报》这样能为真理和正义而呐喊的人民的喉舌为我说话和作证,让世界人民看到中国大陆的事实真相,看到究竟是我在造孽,还是谁在我这么一个真正大写的中国人身上进行兽性的强奸和摧残,看到究竟是谁在造孽和作恶?!

   我想:如果我以上的自述不是假的,而是千真万确的事实的话,那么,任何一个具有人类良知和正常思维能力的人都是能够做出正确的判断的。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有情的人们会做出正确的判断,无情的历史更能做出公正的判决!

   那就是:天造孽,犹自可,人早孽,不可活!任何人都无法逃脱这一大自然的法则和历史的规律!

   原中国江苏省徐州市公安局三级警督

   国家二等乙级伤残人民警察 三等功臣

   郭少坤

   2005年元月12日

   于徐州家中

《议报》第181期 20050117 http://www.chinaeweekly.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