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人治”的可怕]
郭少坤文集
·“自治”、“台独”及其他──兼致香港同胞
·农民如何被作贱、如何学会依法斗争
·中秋幽思
2004
《北京之春》
·民选村长为何被中共支部书记雇凶杀害
·怀念王永瑞老人
·我为中国警察汗颜
《民主论坛》
·再致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故事──究竟是谁“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上)
·二盘录相带的故事──究竟是谁“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下)
·任长霞现象的思考
·人不如狗
·衷心的祝贺
·多么幸运的赵燕
·乡下奇闻轶事
·贺洪哲胜寿辰
·是“公务员”还是“共误员”
·谈“扩建烈士陵园“的意义
·从“魏基金奖”想到的王金波
·我投案、我自首
·又是“民主选举”时
·漫漫上访路、处处闻民情
·元旦有感
2005
《北京之春》
·我的一尊偶像
·我怎么“可能有危害国家利益和安全的行为”?
·说说“地主”和“贫农”的故事
·贺于浩成先生八十诞辰
·走进许良英
·是谁绑架了我?
《人与人权》
·悼念赵紫阳先生
·警察也是人
·从刘贤彬想到欧阳修的“纵囚论”
·啼笑皆非话民间
·是谁在挑战太阳
·令人心酸的真实故事
·“土匪,都是土匪!”
·我为什么不提倡“上诉”
《民主论坛》
·悼念赵紫阳先生
·鲍彤先生,您在哪?
·郭国汀先生又为斯民唤良心!
·也谈《反分裂法》
·我的“中日情结”
·只觉得吵闹
·谁来替他们维权
·有感于王金波的出狱归来
·民主的天敌
·贺《民主论坛》创刊七周年
·王泽臣出狱有感
·令人耳目一新的“民主论坛”
·关注刘飞跃
·我看“全运会”
·被劫持了的共和国法律和人间道义
·“与时俱进”的李大进
·谁来替共产党的干部还170年的“吃饭钱”
《议报》
·我为什么两次入狱坐牢——一个大陆警察的自述
·从“中国人权事件”说开去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党组领导人的一封公开信
·是谁在诱导我“将去天安门广场自焚”?
·共产党在为谁而“买单”?
·我对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的看法
·坐牢心得几则
·清明祭
·就这样的“保先”?
·“海外民运与本土相结合”之我见
·致留任“中国人权”理事们的公开信
·“八问”连战先生
·如何处置刘青
·“风波”过后是瘟疫
·他们都疯了
·警察,民主的卫士
·维权难、难于上青天
·民主的血腥与火
·并非戏言谶语
·“邪灵”是如何附上我的肉体的
·谁知道会“研究”到什么时候
·和张林先生说几句话
·第三次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人民在呼唤“中国人权”
·可怜的我们
·母亲啊,我用什么来安慰您!
·猫不抓鼠也能当“先进”
·腥风血雨见真情——纪念于浩成先生八十寿辰
·只许州官放火 不许百姓点灯——再谈林樟旺一案
·不得不说的话
·从“人托”所想到
·村支部书记之死
·从太石村联想到果园村
·俺和共和国说几句话
·又是谁在违法犯罪
·让我沉重的二零零五年
《自由圣火》
·走到今天的我——我的自述
·暴政猛于虎
·又一个“王彬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治”的可怕

郭少坤

   “官大一级压死人”,这是流行在中国人们嘴里最常见的一句口头禅,这句话深刻的反映了中国这个几千年封建专制社会的政治面貌,也自然而然的流露着中国人的沮丧情绪及其无奈心态,好不可悲可怜可鄙可憎可叹可气也!

   “官大一级压死人”现象,古今皆然,从“君临天下”的皇帝老儿到“抢得天下便是王”的诸侯霸主,从封建社会中的“君叫臣死臣不敢不死”到社会主义时期的“党叫干啥就干啥”,从皇帝老儿的“一言九鼎”到伟大领袖的“一句顶一万句”等传统文化及其思想观念的恶劣现象,无不都可以充分看到独裁专制者尽施淫威、滥用职权、草菅人命、践踏人权的狰狞面目,做了几千年“子民”、“臣民”、“良民”、“顺民”的中国老百姓从来也没有享受到过与生俱来的人权意义中所涵盖的各种权利,如政治权利中的选举权,经济中的自主权,生活中的话语权等等,这些最基本的权利都难以在自己的一生中实现,所以说,中国人的生活质量之低和作为人应该有的精神面貌之差都不难可见一斑,其人格尊严的降低和心情心态的扭曲也更加是不屑多说,总之,在官权至上的中国,老百姓就是活得实在太累。

   于是,血流成河和白骨累累的征战杀伐场景在皇帝老儿的圣旨下形成,田野荒芜和山河破碎的局面在诸侯霸主的争斗下显现,哀鸿遍地和人间野哭的悲惨景象在领袖的意志下随处可见,冤狱林立和访民四起的乱像在官僚主义体制下丛生,就这样“你方唱罢我登场”周而复始的恶性循环,折腾了几千年的中国人至今未能走出人治的罪恶怪圈而脱离人生的苦海。那位自认为“找到了解决问题办法”的毛泽东在打着“民主”的旗号夺取了国家政权之后,并没有在中国建立起一个崭新的民主法治制度,依然以皇帝老子自居的他更加变本加厉的重演了历史上的专制悲剧,“官大一级压死人”的现象在他的身上更加发挥的淋漓尽致,只比他小一级的刘少奇、林彪、彭德怀、邓小平等人都是在他的权力下纷纷落马或者死去,祖国的大好河山也在他的反复无常政令下面目全非,至于那几亿老百姓就更加不用说了,除去充当为他盲目歌功颂德的子民和愚民之外,又到哪里去寻找自己哪?!

   在毛后的中国,那些曾经受到过专制之苦的中国人,尤其是手握国家重权的共产党领导人,并没有痛定思痛,本着对国家长治久安的负责态度,进行政治改革和还权与民,而是好了疮疤忘了疼,君不见,那位邓大人竟然忘记了自己在文化大革命中被非法迫害到家破人亡的灾难,那些和邓大人有着大同小异遭遇的大小官僚们不也都是忘记了各自的不幸,就连死无葬身之地的刘少奇之子不也忘记了自己的父亲死在没有法治的政治体制下?不但不思为中国的民主和法治进行奋斗,反而去充当维护人治的武装力量的头目。也不知道是中国人真的健忘到了“不忠不孝”的地步,还是他们把权力看得太重,反正他们没有为了中国的进步事业或者是为了免除世代的“人治”苦难去做应该做的事情,而是继续为延续人治办法而效力,使得中国以党代政、以权代法的现象随处可见,由此而来的社会腐败现象愈演愈烈,怨声载道、民怨沸腾已经不再是危言耸听。

   以上那些话和道理,其实不用说谁也都明白,我之所以啰索这许多,是因为从我身上近来发生的一些微妙变化所想到。

   众所周知,自 1997 年被违法辞退和在 1999 年被判刑以来,我被断绝了所有合法收入及其待遇,使得自己的生存频临绝境,我到处上访申诉都没有遇到一个好心的、懂得国家法律的共产党官员来进行认真过问,可是,在近来自己生活的某些方面却得到有所改善,比如说,可以在被他们认为我“表现好”的时候给我报销点医疗费,在他们高兴的时候给我点生活补助费,虽然是和法规章程格格不入,但是,我还是感到这里面肯定有某些好心人在起作用,否则,那么多年以来就怎么没有人过问哪?我想,这样做尽管并不能阻止我依法申诉共产党的腐败分子给我造成的冤假错案,也无法挽回已经给我造成的终身残疾,但是,就我的某些生活层面得当改善,应该说在共产党的内部,还是有着一些良知未灭的中国人的,尽管他们在现行政治体制内不能够依法办事,或者说也无法维护共产党统治的合法性和应有形象,而这种现象却不能不让我们看到人治的作用。

   我这样说,不是说我就相信共产党了,而恰恰相反,却是我对共产党最大的恐惧,鬼知道哪一天这些“好人”下台了或者失势了,我又被另一些坏人剥夺掉这点可怜的“待遇”,鬼又知道哪一天这些“好人”斗不过坏人,让坏人再把我关进去。据说,我在第一次入狱时就曾经有过好人与坏人之争,党性未灭和良知尚存的“好人”(据说是江苏省公安厅一位负责人)说:“农民既然放出来了,就不要再报复他(郭少坤)了。”可重权在握的当地党(党权高于一切政权)的领导人却说:“非把他关进去二年不可”。多么可怕的人治(党治)啊!也就是那位党的领导人的一句话,公、检、法全部出动,经过精心策划,制造了一起法制史上足以载入史册的奇冤大案,使我不得不蒙冤二年,并且至今告状无门。因此,我对共产党的人治是刻骨铭心和痛心疾首。

   最后,我理所当然的还是要在此强烈呼吁共产党领导层和胡锦涛先生尽快的进行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加速中国的民主法治建设步伐,让中国人民充分的享受到自由民主的新鲜空气,而不是生活在任何“人治”的不确定恐怖氛围之中。

   

   郭少坤

   

   2006 年 3 月 26 日星期日

   于徐州家中

自由圣火2006041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