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走向大自然
[主页]->[人生感怀]->[走向大自然 ]->[无奈最是落红时]
走向大自然
·中国文人耻辱的历史篇章 - 反右50年祭
·天下文章任人写 (上) ━━ 权势和钱财的二奶, 中国文章
·天下文章任人写 (中) ━━ 心中有一个声音在呼唤
·天下文章任人写 (下)━━ 大自然和上帝的公正
·对于 '邓小平的历史贡献' 讨论的答复
·一个伟人嫖过妓, 一个政府就可以道德沦丧吗?
·中国共产党的罪行要不要清算?(上)
·中国共产党的罪行要不要清算?(下)
·格丘山: 对暴政不宽容就是崇尚暴力━━ 显然的逻辑错误
·奴隶制, 专制制, 民主制的比较
·王千源的启迪
·婊子抓通奸 奴仆大示威
· 人权的绝对性和公平性
· 共产党灭亡与中国民主分娩的阵痛
·大地的愤怒和警示
· 盛产魔鬼与天使的地方
·为共产党和中国人民正名 (上)
·为共产党和中国人民正名 (中)
·胡锦涛, 你胆敢向人们的良心挑战
· 杨佳有没有可能不死
·总书记, 熊掌和英特纳雄耐尔不能兼得!
· 让杨佳体面的离开世界
·奥运—一个刺刀铁丝网围绕起来的中国富人梦(上)
·奥运—一个刺刀铁丝网围绕起来的中国富人梦(中)
· 给杨佳公道和杨佳对中国的意义
·为什么这块土地只长一种草?
·杨佳死刑敲响中共灭亡的丧钟(上)
· 杨佳死刑敲响中共灭亡的丧钟(中)
·由汉人不以卵击石而想起的
· 胡乔木,《 沁园春.雪》, 与毛泽东
·为暴力辩护
·胡锦涛选择了与良心, 与民意死拼
·人到无耻不知羞━被王希哲称为恶势力的格丘山给他的忠告
·网络风云- 多维跟贴欣赏和点评
·主宰歷史的永遠不是玩弄文字的文人
·政治家与自由思想人士的区别━兼论达赖喇嘛的政治诉求
·被暴力绑票的HOSTAGE应该怎么办?
·读“刘天舒:我们的追求不是在独裁制度中寻找一个“好”独裁者 ”的几点感想
·章诒和错在哪里?
·论全民犯罪的历史责任和良心忏悔问题
·再为六四平反辩证
·良心与权力的战斗
·狼羊共圈展望
·论中国不可能变成二个也不可能独立
·论海外民运
·趣谈中国人全部进入大康时的政治诉求
·毛派(极左派)与极右派是一对孪生兄弟
·纪念林希翎逝世
·流亡作家
·长城,柏林墙,网络墙和中国对未来世界的贡献
·中共在为中国民主准备领袖---闻刘晓波判刑有感
·为什么谷歌与中国政府的矛盾是无法调和的?
·以坦荡的心胸去理解刘晓波道路
·关于高智晟生殖器有没有没被牙签戳的争论之我见
·我的变化(给施化的信)
·一场力量和智慧悬殊的较量
·告别刘晓波先生
·藏在方舟子悲剧后面的实质和民族精神
·中美大战(爆笑,涕零 )
旧日情诗
·旧日情诗 - 前言
·旧日情诗 1 盼望
·旧日情诗 2 我孤独的小船
·旧日情诗 3 你望
·旧日情诗 4 这些只属於我们
·旧日情诗 5 我的小星
·旧日情诗 6 给 羚 南 -送别机场
·旧日诗 文7 我家的对联
·动物精神与民族梦
心的挣扎 一 (晨露集)
·心的挣扎 p1 head
·心的挣扎Page2 晨露集
·心的挣扎Page3 自勉
·心的挣扎 Page4 梦故乡
·心的挣扎 P5过去的人
·心的挣扎 P6 忧虑
·心的挣扎 p7 浮名
·心的挣扎 p8 爱的度量
·心的挣扎 p9 Patriotic 爱国
·心的挣扎 p10 共产党
·心的挣扎 p11orphan孤儿
·心的挣扎 p12 诺贝尔Nobel
·心的挣扎 p13 皱纹Wrinkle
·心的挣扎 p14 人类的痛苦Pain of Human
·心的挣扎 p15 Moon Light
·心的挣扎 p16殉葬人Gone with Communist
·心的挣扎p17 天人永隔
·心的挣扎page 19 Hard to be man 做人难
·心的挣扎P18alone孤独
·心的挣扎page 20Tears 眼泪
·心的挣扎page 21月光下田野
·心的挣扎page 22欢乐的母亲
·心的挣扎page 23人类与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无奈最是落红时


   
   
   
无奈最是落红时

   听见门铃声,我赶快下楼去开门,门前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人抱着一个三岁的女孩子站在那里。我茫然地望着她,她马上开始解释,“ 我是小G,我们在散步时碰到过”。一个美丽的倩影升上我的脑际,我与内人几个月前在房区的小道上散步时遇到过她,可是这个脸上肌肉松弛,腰也变得宽松的女人就是我几个月前见过的那个漂亮少妇吗? 这怎么可能?
   我一边请她进来,一边招呼正在做饭的内人,“小G来了”。 妻子先是一愣,但很快就想起她来了,马上说请坐,请坐。我将鬼节未发完的糖拿了出来,放在一个小盘子里,给了她那个不断流着鼻涕的孩子,就陪着小G聊起天来了。
   等到内人将菜端上桌子的时候,她说她吃过饭了,可是内人招呼她吃时,她也没有怎么客气,就坐到桌子上去了。她甚至没有等做饭的内人来到桌旁就开始动起筷子,看来她和她的孩子是非常饿了,我们二个正在减肥人的微量晚餐,在她们二人的秋风扫落叶下,一会儿就见盘底了。
   她们走后,内人说,小G一定在闹离婚,女人碰到这码事,最大的本领就是闷吃,所以才这么胖乎乎的。我一想,不错,我真迟钝,怪不到我陪她聊天时,她好像心不在焉,对孩子也不管不问,连当内人不断给她孩子擦鼻涕,她都看不到。
   第二天,内人一下班就告诉我,小G给她打了一上午的电话,她已和她丈夫分居,她想抱着孩子逃走,她不能再承受这个环境。内人还告诉我来这里探亲的小G的父亲,因为不忍看女儿吵架,已经回国,回到国内又将腿跌断了。一个中年丧妻,与女儿相依为命多年岁月的老人,看到女儿的家庭面临崩溃,腿断想必与此不无关联。内人对小G说,你应该跟我丈夫讲,也许他能为你出些主意。
   不一会儿,小G抱着孩子来了,基于昨天,这个失去父母约束而变得独立,自主的孩子, 将所有她的身高可以达及的物品,改位,撕裂,打坏,我将凡是在她身高之内的可以破坏的东西都提高了方位。
   小G 果然向我请教起离婚方略来了,因为她不爱多话,我也就满怀信心地像离婚专家一样开始夸夸其谈。我说首先你要确定你是否真正想离婚,如果不能肯定,我和内人可以跟你丈夫谈一谈,看看有无缝合的可能性。小G显然不愿意我们跟她丈夫谈,于是我就转入离婚正题。我说离婚的第一步,你要找个律师写一个分居协议送给你的丈夫,你的丈夫分居后是没有权利随便上你这里来的,也没有权利想什么时间看孩子就什么时间看孩子。有了分居协议保护后,你就不要担心了,你没有理由放弃你的权利,领着孩子逃走,美国的法律是保护妇女和孩子的。她说她担心她丈夫教唆孩子反对她,她还担心她丈夫要带走孩子。我说除非你先生有强有力的证据证明你不能看管孩子,否则孩子一定归母亲抚养。我又发表了一通有了分居协议后应尽可能争取协议离婚的重要性,否则就会被律师淘金矿了,如果实在达不到协议离婚,也应自己先做财产清点,尽量节省律师的会面时间。等我将离婚的知识都贩卖完了的时候,我强烈感觉到是在对牛弹琴,因为小G还是一样的心不在焉,她根本没有听进我说的话。
   吃饭时,内人基于昨天的经验,做了一个大沙锅,可是令她惊奇的是还是碗底朝天。内人说我倒不相信,明天我做一大锅菜,看看你们还能吃完?
   第二天上午,我就收到了小G的电话,奇怪的是她不太说话,也不挂电话,我只得将昨天的离婚经又重念了一遍。我一再告诉她无须担心,在美国离婚吃亏的是男方。其实这是多此一举,因为她实在没有什么担心可言,我隐约感觉到她想逃,不是因为什么实际利益的恐惧,而是对整个生活的无能为力。我只是不忍心挂掉这个没有更多话可说的电话,尤其面对这样一个弱女子。我问她,你这样上班打电话,你老板不会有意见吗? 她说不知道。我问你的工作会有问题吗?她淡淡的回答,老板在让我训练接替的人了,这个世界似乎已没有能使她震撼的事。
   下午内人打电话给我说她一个下午都未工作,因为小G在打电话,我说她也给我打了一个上午的电话,我认为我们不能再与小G谈离婚了,谈了她也不明白。内人说怎么办呢?我说我们也许首先应该帮助她从苦恼中走出来,内人说是的,我已经劝她带孩子到迪斯尼去玩玩, 我说她这个情形能去吗? 内人说这么办吧,明天是星期六,我们领她到NORTH CAROLINA 州立大学的花园中去走走。
   下了班,小G和孩子直接来了我家,这次我们谁也不和她谈离婚的事,她还是那样恍恍惚惚,什么也无动于衷的样子。内人做了四个菜,每个都是一大盘,她们没有吃完,每个菜都剩下午1/3 左右。她们回家的时候,内人说明天早上我们去你家, 然后我们一起去NORTH CAROLINA 州立大学的花园。
   第二天十点左右, 我们去了小G的家。 如果一个人初次进入 朋友居所都会有一个第一印象, 或是整洁, 或是华丽, 或是高雅, 或是朴素,那么小G的家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空荡,加上一种久无烟火的感觉。 面积不小的连在一起的起居室,书房, 和包括用餐空间的厨房中只有一个饭桌,一个不大的电视, 还有堆在起居室角落的一堆孩子玩具。墙上除了一幅国内带来的中国书法外, 也别无它物。我问小G是不是他搬走了不少东西,我指的是他丈夫。 小G回答, 没有, 就是这样的, 他只带走了自己的衣服。 对于已经有八年婚姻历史的夫妇,如果房子这样空荡, 说明他们不是过得非常不协调, 就是非常枯燥, 没有情趣。
   我走到起居室旁边的一个阴暗的角落, 一个小台上放着一张小G和一个男人的照片。 这个男人看起来比小G要年青很多,而且这哪像一对夫妻啊,这一个园脸和爱动的男人, 属于那种看起来比实际岁数小, 做事只凭第一感觉的以自我为中心的人, 而小G应该属于那种文静,内向, 在顺利和赞扬声中长大的女人。 小G看见我在看照片, 说, 我比他大四岁,我明白了,这是一个非常不匹配的婚姻,去挽救这样不协调的夫妻也许只是徒劳。
   那个孩子倒是非常活跃, 她显然想尽地主之谊,忙著向我们显示她的各种玩具和录像带。 离家的时候, 这个孩子去关上了门, 在一个夫妻正在分道扬镳的家庭, 一个三岁的孩子却努力成为家庭的主人,以她的方式建立着这个家庭的文化。 是的, 一个冥冥中正以飞跃的速度成长的幼小生命, 它要赶在这个摇摇欲坠的家庭崩溃之前, 自己能独立起来,就像树林中被草丛快要盖没的一颗嫩芽在拼命生长一样。
   按照 内人的精心设计,我驾车去了WARMAL,我们在那里买了十条小鱼, 然后让小G和她的孩子放到GARDEN 的美丽幽静的鱼池中,这样不但使小G可以从她的悲哀中回到大自然美丽的现实中来,而且也给我们今天的行动染上了基督教色彩的爱,或者赋于一种佛教以今生慈善换取来世荣华的智慧。
   在 NC GARDEN 的放鱼仪式远不如 内人想象的那样激动人心, 那个孩子根本不明白为什么要把鱼放到池里去, 而小G自始至终就没有看到鱼,池塘, 和公园中草草木木。对 内人精心设计的放 鱼她毫无感应, 顽固地待在一个我们无法进入,也无法让她出来的心灵世界中。在公园中唯一给人印象深的事情是这个三岁的孩子不跟随我们走, 二次要选择自己的路径, 受到拒绝后,她抗议,在那儿大叫。如果她对世界和人类的抗议发生在比她现在年龄大三四倍,世界一定会听到她的声音。
   从公园回来后, 尽管小G很想去我家, 内人说我们累了,要睡一会儿, 将她送回家去了。回来后, 我对内人说也许我们帮助小G的方式和设想都不对,这个人已经没有心情和精力去面对一场离婚, 她面临的真正危险也不是离婚, 而是自己的崩溃。 我觉得也许她想逃是对的, 回到中国去,换一个生活环境, 忘记这里的一切, 可能对她是最好的选择, 至于经济和财富上的损失, 毕竟是有限的, 人能恢复过来是不幸中的大幸。
   周末, 小G再未跟我们联系, 我们过了一个平静的周末。 后来我们知道周末她抱著孩子到小赵家去了, 一个有着三个孩子的母亲, 是她丈夫的同事, 又是同一教堂的教友。
   周一, 小G又给 内人打了一上午的电话。 内人按照我们的商议, 劝她考虑回中国去, 这样与自己的亲人, 朋友一起, 她的心情会好起来,否则在这个环境中, 她会得病的。 经过几天的接触, 我们认为她已有轻度的精神分裂症,无力来照顾自己和她的孩子, 她需要人不断地跟她说话,尽管她根本不CARE别人说的是什么。 我们觉得我们没有这个义务和力量来担负她, 所以劝她回中国去, 也许不失为良策。 可是小G回答说,回去与父亲在一起, 情况更糟糕, 她父亲碰到事情比她还忧郁, 二个忧郁的人在一起就像互相在伤害。 这样我们在衡量自己的情况后,要对小G关门的时候, 我们发现给她设想的第二道门也是关闭的。
   下午小G又不断给我打电话, 我回答说内人还没有回家, 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回家。 五点多钟 内人回来了,她说小G也在不断打电话, 她回答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家,我们都感觉到不能再让小G随便上我家来了, 我们没有办法帮助她,也吃不消她们突然呈现给我们加添的猛烈负担。
   内人做饭的时候, 门铃响了, 内人马上关掉了做饭的火, 插上了前门的锁, 对我说不能开门, 就拉着我躲到楼上去了, 我在计算机上工作,内人躲在书房中, 将所有的灯都关了。 可是那个门铃一声催一声的响着, 就像呼唤我们的灵魂一样, 使我们的心一次一次的被揪着。后来门铃声变成了敲门声, 加上电话铃声一声高一声, 内人更慌乱了,我说我下去开门, 跟她讲我们今天很忙, 不能接待她, 内人说不行,正在这个时候, 敲门声停了,我们都同时松了一口气。 可是即刻 内人更紧张了,说她的汽车没有走, 她们到后门去了,糟了, 后门没有锁,一点不错, 我们马上听到了后门的敲门声。 我对 内人说打个电话问问邻居STEVE, 看看美国人碰到这种情形怎么办? 我们得到的回答毫不含糊,打911。 可是 内人说不能打911, 那对小G很不好, 站在中国文化价值和美国文化价值的十字路口上,我们 焦躁彷徨, 不知何从?在敲门声和电话铃声的声声紧逼下, 慌成一团。这时 内人听到楼下有动静,她说她们进来了,怎么办,我说我下去, 你叫911吧,如果这对母女在我们园子中或家中有任何不测,我们都是说不清的。
   到了楼下,我看到孩子进来了,小G仍站在后门口, 门半开着。 我走到门口,小G说, 我要跟你妻子说话, 我说她不在家,她到邻居家串门去了,我不知她什么时候回来, 小G说, 我要跟她说话,我看到她在家。我没有退路了,只能对她说我们今天很忙, 没有时间接待你,明天晚上八点钟, 我与 内人一起去你家, 然而小G只是重复要跟我妻子说话。 看来此路也不通,我就告诉她,在国外, 不论到谁家里去,都要先打电话, 约时间, 不可以这样硬要进, 然而不管我说什么, 小G只是重复一句话, 我要跟她说话。 我们就僵在那里了, 我想关上门,但不知什么时候, 小G的孩子, 站到那个滑动门的滑轨上挡住了门的滑行, 显然在帮助她妈妈, 不被关到门外。 至此我已经用尽了我的三十六计,不知所措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