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走向大自然
[主页]->[人生感怀]->[走向大自然 ]->[游荡在邓小平和毛泽东两座悬崖峭壁之间的中国(下) 走出邓小平和毛泽东的思想崮制]
走向大自然
·王千源的启迪
·婊子抓通奸 奴仆大示威
· 人权的绝对性和公平性
· 共产党灭亡与中国民主分娩的阵痛
·大地的愤怒和警示
· 盛产魔鬼与天使的地方
·为共产党和中国人民正名 (上)
·为共产党和中国人民正名 (中)
·胡锦涛, 你胆敢向人们的良心挑战
· 杨佳有没有可能不死
·总书记, 熊掌和英特纳雄耐尔不能兼得!
· 让杨佳体面的离开世界
·奥运—一个刺刀铁丝网围绕起来的中国富人梦(上)
·奥运—一个刺刀铁丝网围绕起来的中国富人梦(中)
· 给杨佳公道和杨佳对中国的意义
·为什么这块土地只长一种草?
·杨佳死刑敲响中共灭亡的丧钟(上)
· 杨佳死刑敲响中共灭亡的丧钟(中)
·由汉人不以卵击石而想起的
· 胡乔木,《 沁园春.雪》, 与毛泽东
·为暴力辩护
·胡锦涛选择了与良心, 与民意死拼
·人到无耻不知羞━被王希哲称为恶势力的格丘山给他的忠告
·网络风云- 多维跟贴欣赏和点评
·主宰歷史的永遠不是玩弄文字的文人
·政治家与自由思想人士的区别━兼论达赖喇嘛的政治诉求
·被暴力绑票的HOSTAGE应该怎么办?
·读“刘天舒:我们的追求不是在独裁制度中寻找一个“好”独裁者 ”的几点感想
·章诒和错在哪里?
·论全民犯罪的历史责任和良心忏悔问题
·再为六四平反辩证
·良心与权力的战斗
·狼羊共圈展望
·论中国不可能变成二个也不可能独立
·论海外民运
·趣谈中国人全部进入大康时的政治诉求
·毛派(极左派)与极右派是一对孪生兄弟
·纪念林希翎逝世
·流亡作家
·长城,柏林墙,网络墙和中国对未来世界的贡献
·中共在为中国民主准备领袖---闻刘晓波判刑有感
·为什么谷歌与中国政府的矛盾是无法调和的?
·以坦荡的心胸去理解刘晓波道路
·关于高智晟生殖器有没有没被牙签戳的争论之我见
·我的变化(给施化的信)
·一场力量和智慧悬殊的较量
·告别刘晓波先生
·藏在方舟子悲剧后面的实质和民族精神
·中美大战(爆笑,涕零 )
旧日情诗
·旧日情诗 - 前言
·旧日情诗 1 盼望
·旧日情诗 2 我孤独的小船
·旧日情诗 3 你望
·旧日情诗 4 这些只属於我们
·旧日情诗 5 我的小星
·旧日情诗 6 给 羚 南 -送别机场
·旧日诗 文7 我家的对联
·动物精神与民族梦
心的挣扎 一 (晨露集)
·心的挣扎 p1 head
·心的挣扎Page2 晨露集
·心的挣扎Page3 自勉
·心的挣扎 Page4 梦故乡
·心的挣扎 P5过去的人
·心的挣扎 P6 忧虑
·心的挣扎 p7 浮名
·心的挣扎 p8 爱的度量
·心的挣扎 p9 Patriotic 爱国
·心的挣扎 p10 共产党
·心的挣扎 p11orphan孤儿
·心的挣扎 p12 诺贝尔Nobel
·心的挣扎 p13 皱纹Wrinkle
·心的挣扎 p14 人类的痛苦Pain of Human
·心的挣扎 p15 Moon Light
·心的挣扎 p16殉葬人Gone with Communist
·心的挣扎p17 天人永隔
·心的挣扎page 19 Hard to be man 做人难
·心的挣扎P18alone孤独
·心的挣扎page 20Tears 眼泪
·心的挣扎page 21月光下田野
·心的挣扎page 22欢乐的母亲
·心的挣扎page 23人类与神
·心的挣扎page 24诗意
·心的挣扎p25 茫茫天地
·心的挣扎p26 受苦或享受
·P26真正的家your home
·心的挣扎p27 人类的威胁
·对於心的挣扎p27 人类的威胁的讨论
·心的挣扎p29双 体繁 殖
·心的挣扎p28 我的上帝
·对於心的挣扎p28 我的上帝的讨论
·心的挣扎page 32 原子弹与中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游荡在邓小平和毛泽东两座悬崖峭壁之间的中国(下) 走出邓小平和毛泽东的思想崮制

而当权贵们以为中国良心已经在文革中被他们玩弄得声名狼籍,在六四中被他们杀死,如今在他们的信息封锁和春光迷乐的靡靡之音吹拂之下,应该已为人们忘记的时刻,中国的土地正在邓小平编制的魔术和幻觉中狂笑,陶醉和呻吟:象征着称霸世界梦的钢铁水泥正在大地上一栋栋的矗起;在摩天大楼的灯火通明的大厅上,一个个达官贵人正搂抱着袒胸露背的女郎们醉生梦死,直到血色一样的曙光升上灯红酒绿的高楼之巅;蜷伏在摩天大楼森林下面的弥漫在浓烟和煤屑中的巨大的世界工厂也正通宵达旦地以低廉的劳动力向世界倾销中国制造,为高官大款的穷奢极欲提供血腥;从工厂中流出的废料慢慢地停滞在酱缸一样浓稠的河水里;在遥远的大西北阴暗的地底下,千百万胴体正在地底下蠕动,将一堆堆工业原料送入世界工厂的血盆大口;而与一座座豪华的大楼映照的是破房中被夺取了工厂在生死温饱中挣扎的下岗工人;是流落在城市街头的千千万万离开了养育他们的土地的农民民工;是在暗无天日的煤窑中随时可能被矿难夺命的矿工;是在疯狂地掠夺和破坏性地使用下哭泣的中国贫瘠的土地。
   这是一幅什么图景?这难道不是一幅活生生的当年共产党控诉的,要穷人流血拼命去打倒的万恶的吃人的旧社会的图画吗?这里历史又一次给中国人开了一个大玩笑:当千千万万中国人跟着共产党抛头颅,洒热血去消灭那个共产党描写的意象中的吃人的旧社会,以毛泽东的革命失败告终的时候;邓小平在中国制造出一个真正吃人的旧社会。
   如果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富强和繁荣是以城市的摩登,是以富人的穷奢极欲和社会向富豪提供享受的水平,是以亿万富豪财产增长的速度来衡量,那么中国无疑已经是世界超级强国了。尤其是在富豪发展的速度上,从毛泽东死至现在短短三十年中,中国就产生了一个资产来源不明的贵族阶级,使世界上所有的老牌资本主义国家望洋兴叹。

   如果这就是所谓的富强,繁荣和称霸,那么历史上的奴隶制度时宏大的奴隶主庄园,气势磅礴的已被烧成灰烬的秦始皇的阿房宫,罗马帝国供贵族疯狂和发泄兽性的巨大的人兽以命搏斗的角斗场,红楼梦中有着几百个人侍候的主子和穷奢侈至极致的大观园,那一个不比今天的共产党权贵更风光,更气派,共产党权贵还准备向那些历史上用权力和血泪堆砌起来的登峰造极走多远呢?
   邓小平的改革,邓小平的私有制将我们带到什么地方来了,又正将我们带到什么地方去呢?难道私有制愈私有中国就愈有希望吗?难道中国非要让以邓小平为代表的特权阶层先富起来,变成世界级的富豪,中国才能富强,中国人民才会慢慢地懂得和得到民主吗?难道中国人不过毛泽东的阶级斗争吃大锅饭的军营生活,就要过邓小平的贫富悬殊的受剥削或剥削别人的生活吗?难道中国的底层人不当地富反坏右,就要当穷人,而中国共产党和他的官吏不以消灭资产阶级和剥削阶级的名义将已经一贫如洗的中国人放到无产阶级专政的炉火中烤炙,就要当腰缠万贯的资产阶级贵
   族吗?
   毛泽东在他那个贫困互相杀戮的社会中,给人民编制了世界革命和挽救三分之二的受苦人民的幻觉和神话,让人民感到光明就在前面,而眼前的艰难和杀戮是为了达到那个世界同此凉热的世界大同所不得不付的代价和牺牲,今天邓小平权贵阶层的文人二奶告诉我们中国必须先有这个暴烈私有制,然后才可能有民主,而且这个暴烈私有制的前面会必然出现民主自由,这是不是又是一个新的幻觉和神话?
   也就是说当共产党权贵达到富可敌国时,是自动停止贪污,开始致力于教育实业,提高穷人的民主意识和道德水平,实现民主改革,走向现代文明,还是不可自拔,像他们祖师爷马克思预言的走向资本垄断富上加富的资本主义最高阶段──帝国主义,甚至于复古,走向古罗马帝国式贵族大庄园的辉煌或者有着千百个男女仆人服侍的中国古代庭院的奢华?
   为了找寻可能的答案,让我们到共产党的两位鼻祖,邓小平和毛泽东这两座大山,也许是悬崖峭壁中去游荡一下。
   从表面看来这二个巨人是对立的,水火不容的。 毛泽东认为问题出在私字和私有制上,所以他要向私字开战,向剥削阶级和全世界开战,解放全世界。邓小平认为问题出在公字和公有制上,正是公有制带来了贫穷和生产力的低下。
   用毛泽东的定义来看,邓小平确实是不折不扣的走资派。虽然我们今天很难断言,毛泽东对走资派的整肃有多大程度是权力斗争,有多少成分是为了实现他的绝对平均和消灭私字的理想。而且他从没有说清过在铲除走资派的斗争中拥有一切特权和资源的他本人是什么。邓小平用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是实践和他的猫论,表达了他对毛泽东思想和做法的鄙夷和不屑一顾。他用比西方私有制更彻底的私有制回答了毛泽东生前对他的种种批判和惩罚。
   这两个共产党巨人的意识形态的分歧是不是正指点着中国近代社会苦难的根源?换句话说?中国是不是因为没有实现私有制或者没有实现公有制而造成了中国人近百年来的悲惨处境?
   用邓小平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是实践来回答,毛公有制实践的结果是暴虐和残忍,邓私有制实践的结果是贪婪和不公平。
   从邓的视线看过去,毛的失败是因为公有制。
   但是,暴虐和残忍是公有制的必然结果吗?显然不是。毛时代的悲惨来自于他用专制强行实现公有制,并不是来自公有制本身。毛为了消灭所谓的私的根源,发动了一个个政治运动。在残忍的政治运动冲击下,中国的经济沦落到几乎崩溃的边缘。接连不断的政治运动同时滋生了一批以阶级斗争和整人为专长的凶吏恶官,和千百万穷得几乎一无所有的所谓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反对毛泽东公有制思想的资产阶级贱民。与毛泽东允诺的要用公有制和消灭私字将中国人民带到天堂适得其反,中国成了一个贫穷,恶官猖獗,冤魂遍野的人间地狱。
   而具有嘲讽意义的是,毛死后变成巨富的资产阶级也正是这批毛时代抓穷光蛋资产阶级奴隶最起劲的的凶吏恶官。有着湖南倔驴劲的毛晚年发现了这个潜在的阴差阳错,毅然向党内的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开战。这时候的他实际上已陷入不可自拔的自身逻辑矛盾之中,变成了一个到处都是敌人,与自己的影子大战的唐吉柯德。不是吗?这些像影子曾跟着他革命的官僚一直是追随他的最忠诚的鹰犬,难道随着革命愈来愈深入,赫鲁晓夫竟然就睡在自己的身边,最凶险的敌人都是自己身边出生入死的战友?如果毛泽东不死,而且在所有的政治运动中继续所向披靡,将身边所有的战友都肃清,最后也许会走火入魔,发现中国最大的皇帝,奴隶主,私字的总根源,就是他自己。打遍中国无敌手的他最终也许要与自己开战。
   从毛的视线看过去,邓是一个死不改悔的迷恋于私有制的走资派。
   贪婪和不公平是私有制的必然结果吗?显然不是。邓时代的悲惨来自于他用专制实现私有制。不像毛泽东,邓小平从未许过要将中国人民带到天堂的愿。他也没有毛泽东那样的野心,做人类的救世主。他也没有毛泽东那样的理论兴趣和诗情浪漫,他只是简单地说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和摸着石头过河。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没有错,中国人不可能一下全富起来,总有个先后。邓的问题在於先让什么人富起来,用什么方法富起来,这些先富起来的人要富到什么程度,要富到什么时候,也就是说当 邓小平的猫都摸着石头过了河时,没有过河的人怎么办?
   邓小平的行动说明他对于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是我自己和有着特权的官僚先富起来。而且对于一个一切生产工具和生产资料都是国营,政府组织都是以革命的专政方式建立的国家,邓小平和他的同僚在不加限制的条件下去先富起来,就等于是用权力去掠夺和抢劫。邓小平对于第三个问题没有答案,也就是说,他们先富起来后怎么办?至于中国在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后,会像亚洲的五小龙一样走向民主,这是共产党的文人二奶给的定心丸,邓小平本人和共产党的高官从来都没有许过这样的愿。也就是说中国贪婪和不公平的私有制在共产党的日程表上看不到尽头。
   如果我们去除了中国人对于权力天然的崇拜和敬畏,邓小平头上的光环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因为邓小平除了结束毛泽东时代的政治迫害以外,实在没有什么令人肃然的政绩。穿着皇帝改革新衣服的邓小平什么也没有穿,他的所谓改革,是中国每一个工人,农民,罪犯,家庭妇女 ……,如果处于他的地位,有了他的权力都能想到而且要做的事,那就是对家里的老婆,孩子,亲属,朋友说,“ 都给我出去先富起来吧!我已经将中国所有发财的门都为你们打开了。” 是的,什么 国家的前途,道德,理想和公平在邓小平的“ 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的面前都变成了侈谈,空话,管他三七二十一,老子发了财再说。今天回头看去,中国现代社会不正是到处充满了邓小平这种赤裸裸的自私哲学和实用主义的痕迹吗?
   现在让我们从这二个影响中国近代历史的大山中走出来吧,我们已经发现一旦深入到这两个共产党巨人底深处,就看到了这两个共产党巨人不管有多大的分歧,他们却有一个共同的根,不管他们怎么改革,怎么争论,怎么斗争,这个根他们不愿改,不愿争,不愿触及的,那就是专制。也就是说毛泽东的公有制和邓小平的私有制都是从同一个根长出来的,那就是专制的根。中国的苦难来自于专制,而不是来自于私有制或公有制。私有制和公有制是一种制度,各有各的长处,各有各的短处。针对这二个制度的利弊,用社会组织制度制约,新闻监督和法律惩罚可以使公有制,私有制或者公有制和私有制的组合达到和谐,为社会所用。但是只要专制存在,那么私有制和公有制都是死路。
   我们可以这样结论:专制加公有制,必然导致贫穷,经济崩溃,这已经为上一世纪的共产党世界风暴所证实;而专制加私有制必然导致贪污腐化,贫富向极端分化,社会对抗激化,这正在被这一世纪的资产阶级化了的共产党在证实;民主加私有制是我们现在在西方看到的社会实践,它也许并不是人类可以实践的社会方式中最好的制度,它也有它的弱势,但它确实比专制加公有制,专制加私有制优越。是人类至目前经历过的比较公平,比较和谐的一种制度。至于民主加公有制的实践,对它的优劣人类尚未有清晰的观念,虽然北欧的一些小国的社会形态,比较接近于这种实践,但是这些国家都有长期的资产积蓄和地理位置的优势,并不能完全说明问题。
   邓小平和毛泽东是中国上一世纪二个里程碑,不幸的是这二个里程碑都是以专制为基础的悬崖峭壁。在这二个悬崖峭壁对立之间,无论站到哪一个悬崖峭壁的峰峦上,都是险峰。产生的都是暴虐的,不公平的政治和社会形态。在专制的石头上是无法耕种民主,自由和公正的绿苗的。中国只有铲除专制这个根,从邓小平和毛泽东这二座大山中走出来,才能迎来一个真正的和谐社会。
   让我们祝福中国有一天会走出邓小平和毛泽东这二个悬崖峭壁,走出仇恨,不诚实,互相猜忌的丛林。在真正的民权,民主,民生的绿野上建立一个和睦的宽容的有同情心和爱心的中国人的家园。虽然我们离那个人人生活得宽松的环境,还有漫长的路要走,但是那应该是中国人的归宿。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