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葛众禾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葛众禾文集]->[敢与秦始皇PK的军阀——三论败类徐才厚(图)]
葛众禾文集
·六四的失败与军队的腐败·四论败类徐才厚
·敢与秦始皇PK的军阀——三论败类徐才厚(图)
·特权下的强权·再论败类徐才厚
·强烈要求罢免贪官徐才厚!
·中共的干部越看越像邪流氓
·无视民情 只知专营·—论败类徐才厚
·王兆国究竟是王庆国的什么人?
·谁来为大连11·17爆炸案负责?
·看李克强如何在山西搞爆炸
·论李克强与罪恶的“五点一线”
·大连发暴力民主反抗运动
·活着的败类与死去的关向应·五论败类徐才厚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敢与秦始皇PK的军阀——三论败类徐才厚(图)

    秦始皇,作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中央集权的封建君主,在他执政期间里疯狂地对劳动人民进行剥削压迫,从修筑“万里长城”到修建“驰道”,从建造“阿房宫”到“焚书坑儒”,秦始皇的种种暴政使他成为中国历史上公认的专制暴君。跨越时间的隧道,今天,徐才厚这个站在中共塔尖上的军阀以绝对军权控制着中共的政权,他以一个特权享受者的身份和秦始皇疯狂地PK着,徐才厚在世界人民的面前毫无忌惮的重复着秦始皇的那套无民主的专制主义制度,他用残暴的政治手段来蹂躏百姓,这个中华民族的败类,公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疯狂地开历史的倒车,他把昔日发生在秦始皇身上的暴政克隆并且重新如火如荼的在中华大地上重演着,他将自己扮演成现代版的“秦始皇”,歇斯底里地把专制的集权暴政建立在人民的头顶之上,使中华民族正在遭受着前所未有的苦难!

   用长兴岛PK“阿房宫”

    今天,我们站在被焚毁的“阿房宫”废墟前,这个长约1000米、高约7米的夯土台基让我们很自然地想到这就是当年秦始皇鱼肉百姓的圣地“阿房宫”,以及伴随这座宫殿的那段秦始皇糜烂的生活史,秦始皇那不可一世压迫人民的场面同这座废墟一样已经永远的成为了历史。

    当时光流转到公元1989年,中共的军队在镇压了学生的“六四”爱国运动之后,双手沾满“六四”鲜血的于永波当上了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镇压学生有功的徐才厚被于永波调到身边工作,从此成了于的指定接班人。在跟随于永波的日子里,徐才厚的屁股上象绑了火箭筒一般从解放军总政治部副主任(兼解放军报社社长)高升到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又从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飞升到中央军委副主席,成了中共军史上升官最快的记录者。徐才厚用窃取到的职权控制了军权,成为中共国家机器的最高统治者。当了大官的徐才厚没有改掉嗜钱如命的腐败本性,反而在其家乡人民的面前作威作福,这个和秦始皇有着相同灵魂的军阀竟敢用手中掌控的权力大鸣大放地在其家乡瓦房店市长兴岛修起了比“阿房宫”还“阿房宫”的“长兴岛军阀乐园”。

    2005年11月26日,长兴岛临港工业区正式挂牌成立,徐才厚的家乡长兴岛被划规成为大连市的一个直辖区,徐才厚自己为自己发去了一封具有历史意义的贺电,以此标志着他不可一世的形象工程开始了。从此,长兴岛成为中国的一个特区。

    2005年12月,修建长兴岛有功的女流氓孙春兰一夜之间被提拔到中央当了全国总工会第一书记。

    在徐才厚疯狂修建“长兴岛军阀乐园”的过程里,李克强、孙春兰、夏德仁等这帮官僚与其狼狈为奸,通过掌控的媒体向民众大放烟幕弹。从李克强的“五点一线”到孙春兰的“西拓北进”,再到夏德仁的“一岛十区”,这些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口号没有一个不是为徐才厚服务的。李克强、孙春兰、夏德仁这些佞臣在同徐才厚进行权钱交易的同时完全放弃了党纪国法,成了徐才厚巧取豪夺的帮凶。

   
敢与秦始皇PK的军阀——三论败类徐才厚(图)

   

   2006年8月7日,一瓶把徐才厚寓义为凤凰的矿泉水在大连星海广场出现,这瓶由徐才厚家乡长兴岛制造的名为“凤凰源”的矿泉水以每瓶100元的标价被李克强、夏德仁流氓政府强行指定为“2006中国国际啤酒节唯一饮用水”。

    2006年8月29日,大连市发改委、财政局为了认真贯彻实施《辽宁省人民政府关于鼓励沿海重点发展区域扩大对外开放的若干政策意见》,关于对大连长兴岛临港工业区、大连花园口工业园区内的所有企业(含在建和新建)免收涉企的行政事业性收费的政策规定,就有关具体问题做出明确规定。

    按此规定,以下收费项目的收费额由园区或园区所在市财政承担:频率占用费、矿产资源补偿费、企业注册登记费、排污费、出入境商品检验检疫费、海关收费。

    以下收费项目免收:畜禽及畜禽产品防疫检疫费、渔业资源增值保护费、渔业船舶检验费、公路养路费、公路运输管理费、水资源费、水土流失防治补偿费、印章防伪网络登记费、车辆号牌工本费、机动车证书工本费、消防培训费、工商年检费、工商管理IC卡工本费、机动车污染排放合格证工本费、产品质量监督检验费、计量检定收费、特种设备检验费、计量收费、特种设备人员培训费、税务登记费、建设工程质量监督费、工程定额编制管理测定费、城市污水处理费、人防工程四项费用、人防工程易地建设费、卫生防疫检测收费、防雷检测收费……。

    2006年9月5日,辽宁省批准大连市长兴岛规划,按照规划,长兴岛临港工业区起步投资约需60.4亿元,开发投资约182.5亿元,总投资约243亿多元。

    如今,在长兴岛255.5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一处处度假村和一处处别墅群星罗棋布的分散在岛内,近三百栋的宾馆、酒店和“农家宾馆” 尽显这个岛屿的奢华无度。正是在徐才厚的策化和支持下,长兴岛被修成了罪恶昭彰的“军阀乐园”。现在,纸醉金迷的长兴岛处处都冒着邪气,成了辽宁帮恣意享受的王朝乐土和徐氏家族敛财之地。

   自从辽宁帮的骨干分子孙广田(原大连市公安局长、薄熙来助理)升任大连副市长之后,利用其掌管大连旅游业的职权为长兴岛大包大揽旅游生意,一些外省市到大连来旅游的客人经常被强行拉到长兴岛进行消费旅游,辽宁省的一些党政机关团体成了每年必去长兴岛游玩的关系单位,而一些民营企事业单位也被强行摊派到长兴岛进行旅游消费,色情业在长兴岛也呈泛滥趋势。长兴岛旅游业在为军阀徐才厚赚足银子的同时也成了中共贪官包养二奶的场所,更为瓦房店市这个辽南小黄城的色情服务业提供了军事级的保障体系。据有关资料统计显示,长兴岛每年旅游旺季每日接待游客5万余人。

   如果说当年秦始皇的“阿房宫”尽显一代暴君的奢华,那么今天徐才厚的“长兴岛军阀乐园”与“阿房宫”相比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在这场史无前例的腐败运动中,军阀徐才厚无视党纪国法,大兴土木,奢华无度,成了一个披着军皮的政治流氓!

   用“军阀路”PK秦始皇的“驰道”

    2005年8月,沈大高速公路第二次扩建工程完工了,全国人大委员长吴邦国来到大连为这条“神州第一路”的竣工通车典礼进行了剪彩。与此同时,和沈大高速公路同时修筑的瓦房店至长兴岛公路也已经进入尾声,一条由军阀徐才厚为自己修建的“军阀路”诞生了。

    “军阀路”,是人们对瓦房店到徐才厚家乡长兴岛这条路的称谓,因为这条路是徐才厚专为长兴岛徐家庄人所修建的一条特权路。在这条近百公里的“军阀路”上,平均每一米长的路就用掉了5千多元人民币,共花费了国家银行5个多亿的人民币。就是因为修建这样一条“军阀路”,全国途经瓦房店市的车辆都得向“徐氏集团”交纳过路费,而受害最严重的当属瓦房店市复州城的那些老百姓,因为即使他们不往长兴岛走也得向军阀徐才厚交纳那部分不合法的“过路费”,成了军阀徐才厚直接剥削的路奴。“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此路过,留下买路钱,”这是瓦房店市老百姓对军阀徐才厚横行霸道的评价。

    作为封建专制的君主,秦始皇修“阿房宫”,筑“驰道”,对劳动人民进行深重的压迫,成了一代罪恶暴君的代表。今天,徐才厚作为中共军队、政权最高人物级的统帅,不顾人民怨声载道,为所欲为的修建功名路,特权路,飞扬跋扈到了极点,他亲手用自己的腐败和奢华为他自己和中共修建了一条背离人民的不归路。

   用长兴岛上的“万米长城”PK秦始皇的“万里长城”

    从横山之颠远眺长兴岛,一条“万米长城”将长兴岛的西海岸辟出25平方公里的原始林地,成了长兴岛上一条微型的“万里长城”。用这条“万米长城”与秦始皇PK徐才厚可真是用心良苦。当年秦始皇修“万里长城”为的是防御外敌入侵,而今天徐才厚在自己家乡修建“万米长城”除了享乐之外,它又为徐才厚防御的是哪般外敌呢?

    作为军阀头子的徐才厚,为了其能万寿无疆的永存在这个社会上,修建“万米长城”成了他最好的选择。这个自命不凡的军魁老二不顾遗臭万年的骂名用自己军阀的淫威向自己家乡人民开始了宣战!

    2005年的下半年,随着长兴岛工程建设的需要,沙土成了大连境内最抢手的资源,一场疯狂掠夺土地资源的高潮活动在辽南大地上演了,作为养育瓦房店百万人民的复州河也没能逃过军阀徐才厚的掠夺。随着复州河被挖得疮痍满目、触目惊心,当地民众纷纷自发地投入到这场保护复州河的战役中,在同“徐氏集团”带有黑社会性质的打斗中,许多村民不畏强暴英勇地负了重伤,在辽南大地上开始了一场掠夺与反掠夺的护地运动。

   
敢与秦始皇PK的军阀——三论败类徐才厚(图)

   

    与此同时,疯狂地挖沙运动在大连开发区魏家村也未曾停止过,一伙人打着平整河道的幌子进行大肆的采沙活动,防洪隐患给这里村民的生命和财产造成了严重的威胁。

   
敢与秦始皇PK的军阀——三论败类徐才厚(图)

    在大连普兰店市双塔镇一塔村,农妇不让挖沙竟被扔进稻田,打成重伤住进了医院……

   ……

    随着“长兴岛军阀乐园”工程不停的建设,挖沙运动猖獗而疯狂地进行着,一时间,辽南大地充满了血腥味,笼罩在白色的恐怖阴影之下。

    如果说挖地运动让辽南人民受到皮肉之苦,那么徐才厚把大连变成骗子基地让你家破人亡的骗钱运动更是让数十万人饱受剜心之痛。

    打着“建设东北亚航运中心,大连港建造工程”的幌子,把子虚乌有的工程吹得山响,到外地疯狂的集资,受骗者明知是非法集资就是不报案,骗人者口出狂言没人报案谁敢抓我……上述这些都是2006年在《大连晚报》上最抢眼的新闻词条。这些以徐才厚等修建“长兴岛军阀乐园”为背景的社会新闻真实地记录了辽宁帮对人民所犯下的滔天罪恶,徐才厚与李克强、孙春兰、夏德仁等这帮政治恶棍亲手用“五点一线”这个陷阱把大连变成了骗子基地。骗人白骗,没人敢报案,更没人敢抓,这句话是对辽宁帮明火执仗抢夺老百姓钱财的最精辟总结。

   
敢与秦始皇PK的军阀——三论败类徐才厚(图)

   

    2006年5月18日,《大连晚报》A3版刊载《工程子虚乌有牛皮吹得山响》的新闻:“工程”子虚乌有,“牛皮”吹得山响,一妇女用假工程在瓦市某镇集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