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高洪明
[主页]->[百家争鸣]->[高洪明]->[关心自由劳动者(职业者)的人——高洪明]
高洪明
·中国自由劳动者工会筹建组第一个工作计划公报
·致全体中国共产党人的公开信——特请政治局24位党员硬着头皮听
·关心自由劳动者(职业者)的人——高洪明
·中国民间致各国政要暨游客的公开邀请信
·倡议中国民间开展双纪念达尔文活动
·送华再臣老人走好 愿华惠棋一家节哀
·北京市府人民来访接待室见闻有感
·为了六四“暴徒们”的正义鼓与呼
·为了宗教信仰自由致两会的公开信
·查建国:大年初一思念还在狱中的难友
·被扼杀的呐喊者-记为祭奠六四而入狱的高洪明先生
·行政起诉状
·被扼杀的呐喊者----记为祭奠六四而入狱的高洪明先生
·高洪明先生再次被抓的兩個真正原因
·我与胡石根、徐永海在一起学习圣经
·北京市民高洪明给奥巴马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将坐满8年牢的政治犯何德普不应再多坐三个月牢
·耶稣基督来到中国引领我们
·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1)
·我和胡石根、贾建英一起学《圣经》
·家庭教会上的胡石根
· 中国自由不难,民主不难,转型不难!
·给中国海内外法轮功学员拜年啦!
·就安乐死问题致今年全国人大提案书
· 质疑: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监督政府
· 质疑: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监督政府
·要求北京市党政领导人为我主持公道
·胡石根:致香港特区政府和警方的公开信
·要求罢免鄂省李鸿忠的党政民职务书
·《国保重点监控人高洪明监控方案》大曝光
· 大家都去上海世博会,看世界好热闹!
· 复活节警方禁止高洪明弟兄出席聚会
· 复活节警方禁止高洪明弟兄出席聚会
· 复活节警方禁止高洪明弟兄出席聚会
· 复活节 有感 诗二首
· 反对世博会,它限制了我人身自由
·我只能为六.四事件平反昭雪鼓与呼!
·京警告诫:不要让高洪明去上海世博会
·中国互联网状况:有无言论自由之解读
·足球颂:献给第十九届世界杯足球赛
·罢工浪潮迭起,中央应检讨劳资立场
·维权律师是中国正义底线的捍卫者
·支持新疆自治,维护祖国统一
·关于四川当局逮捕刘贤斌先生的声明
·中国网民万岁!万岁!!万万岁!!!
·取消义务兵役制,建设职业化军队
·向上海维权人士冯正虎先生致敬!
·美韩黄海军演-公海自由-中美关系
·《宗教蓝皮书》瞒报宗教信仰不自由
·中国何时能够哀悼死于人祸的人们?
·全人类的北极不能属于任何国家所有
·深圳特区香港化才是中国政改的春天
·中国捍卫并行使钓鱼岛主权,是时候啦!
·五星红旗遮不住的另册真实的中国
·就修改中国国籍法问题致信吴邦国
·儿歌谎言: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
·中美:愿景互不为敌,竞赛直到永远
·圆梦中国-为了我们和我们的下一代
·人权高于主权从来是伪命题
·中国要积极主动地行使我钓鱼岛主权!
·爱国,理性与血性哪个更重要?
·关于中国民间保钓反日活动之我见
·中日两国和平友好的前提条件是什么?
·中国保卫钓鱼岛主权非诉诸武力不可
· 保卫钓鱼岛主权PK保卫十八大安全
·实录:中国最牛的导游之导游词
·藏人为何自焚?中央应检讨藏区政策
·美国是个什么东西?
·中国反腐问计专家不如实行民主宪政
·批判《人民日报》的中国第一人
·"让“字改变中国,信不信由你!
·中国访民状况见闻报告
·老毛拉登谁厉害?谁厉害我他妈纹谁!
·中国政治反动派—我的原则立场
·给十二届全国人大全体代表提几个要求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自序
·中国民主党河北党部副主席刘金辞世!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二
·也把中共及其特权关进宪法的笼子
· 要求中国最高法院公审薄熙来案并旁听
·今日博讯网,店大欺客也!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一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三
·给十二届全国人大全体代表拍拍砖灌灌水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四
·中国不可对朝鲜核试验采取绥靖政策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五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六
·党国体制反对者高洪明答博讯记者李方问实录
·党国体制反对者高洪明答博讯记者李方问实录
·中央七常委敢于面对胡星斗的文章吗?
·中国最没文化的博物馆:青海省博物馆
·合法不存,非法不在:为公民街头自由辩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七
·提醒法国总统:访华不要见利忘义!
·五一随想:民生总是政治正确的关切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九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八
·抗议逮铺要求官员公布财产的3公民!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心自由劳动者(职业者)的人——高洪明

   
   (发表在《北京之春》第77期99年10月)
    在一九九四“六四”五周年的时候,高洪明带着“纸钱”骑着自行车去天安门广场,准备悼念那些在“六四”中死去的人,可是还没有到天安门广场,就被警察抓了起来,之后被劳动教养两年。第一年被关在看守所的一间“小号”里,“小号”是关押杀人犯等重犯的地方,面积很小,而且关他的那个“小号”还没有窗户,关在这里是常人难以忍受的。第二年被送到东北齐齐哈尔的双河劳教农场,在这里干了一年的农活,这里的农活是非常非常累人的,别人对我说过,那时高洪明腿上布满一个一个的小口子,那是在插秧时冻裂的。
   在东北齐齐哈尔的双河农场,那几年先后关过周国强、严正学、高洪明、高峰、刘凤钢、刘念春等几位朋友。在这个朋友中,高洪明与周国强、严正学、高峰、刘凤钢在一起过,刘念春则是在高洪明释放后被送到双河农场的。高峰、刘凤钢是我多年的好朋友,我们因为共同书写《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均被劳动教养,高峰、刘凤钢被送到双河农场,我一直被关押在看守所的“小号”里,因此我无缘与高洪明他们在一起。
    1997年刘凤钢和我期满释放,出来后的第一次见面,我们谈了各自的经历和自己所接触的人,刘凤钢就给我谈到了高洪明。刘凤钢说,高洪明是“民主单干户”、“民运个体户”,他以前和大家联系很少。在不久以后的一天晚上,我在刘凤钢家见到了高洪明,我们谈了各自的经历和各自对一些事情的看法。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易,虽然经历了如此的磨难,高洪明仍然坚持自己的信仰,高洪明的性格是坚强的。

    1998年底,高洪明和我谈了他组建“中国自由劳动者工会”的想法。
   在改革开放以前,企业都是国家的,那时我们提倡“无私奉献”,这是非常正确的。但是,在改革开放以后,企业不再是国家的,很多企业是外国资本家的和中国资本家的,外国资本家的品质,我们从小受的教育已经告诉了我们。中国新兴的资本家,有一些人是很好的,但是有一些是从监狱释放的,有一些是贪污腐败分子,这些人的品质,道德高尚是不适合他们的。面对这些,如果我们还用“无私奉献”来对待他们,那绝对是错误的,我们要作的是学会用法律保护自己的应有权益。
   面对资本家,工人个体是弱小的,工人只有联合起来才有力量。马克思、列宁,所有的共产主义者,都提出了这样的主张,并且还应用在自己的实践中。工会是工人联合起来的一种形式,是工人保护自己应有权益的靠山,如果没有工会,工人个体保护自己的权益是很难的。这些道理在我们这个一直受着共产主义教育的国家里应该说是深入人心的。
   在改革开放以前,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固定的职业,都在固定的单位里上班,我们每个人都是这个固定单位里的工会会员。可是改革开放后,有很多人失去了原有含义的固定职业,还有很多人一直没有这种固定职业,尤其是农村的进城打工者。由于我们国家原有的工会组织形式是建立在计划经济基础上,面对非计划经济的人们,工会并没有发生有效的转变。自由劳动者(自由职业者)应该有自己的工会,这个工会应是中华全国总工会的一部分。
   在听了高洪明的话后,我认为很正确。多年了,作为一个医生、一个精神科医生、一个心理工作者,我一直关心劳动者的心理健康问题。劳动权益受伤害是劳动者心理痛苦的一个最主要原因,用医学的方法、用心理的方法医治他们心理痛苦是正确的,同样通过保护他们的权益来使他们免受心理痛苦则是更重要的。多年来我一直在思考劳动者权益保障和心理健康等有关的问题,并一直希望有一个研究机构研究这些。在今年5月,高洪明在他的“中国自由劳动者工会”的筹建设想之中,加了筹建这样一个研究所的设想,并写了我的名字,对于这一点我很感谢。
   可是没有想到,高洪明在5月29日被抓走,8月2日被判刑8年。在他被抓时,他家中的电脑、传真机、以及一些钱被拿走了,高洪明释放后一直没有工作,一家生活完全靠妻子一人微薄的工资,生活十分不易,现在又被拿走了一些钱,生活自然更加困难。我还听说,警察问过高洪明的妻子,高洪明的家族中有没有患精神病的,这点与我们精神科医生问病史一样,在这里,我作为一个精神科医生负责任地说,高洪明的精神是正常的。
   在“中国自由劳动者工会”上,高洪明的做事原则首先是合法,在2—3月份,高洪明就把“中国自由劳动者工会”有关筹备申请书寄给有关部门,并说明如果不同意,就停止有关工作,可是一直没有人说不同意。由于没有人说不同意,可也没有人说同意,高洪明和我只进行有关理论的探讨。就“中国自由劳动者工会”问题,高洪明是办了一件好事。现在高洪明在难中,希望大家给予帮助。
   
    徐永海
   1999年8月2日星期一
   徐永海 北京市西城区锦什坊街295号 邮政编码:100032 电话:66032530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