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中国情结]
非智专栏
·我会告诉你
·潜心于自然,宁静而致远---记青年国画家叶峰
·大选后的随想
·中国情结
·工会的没落
·“生于忧患”值吗?
·朋友君生
·同文中学二三事
·闲话华人
·那个时代,那段日子
·从珀斯选美想起
·被“偷走的一代”?
·淘金者之梦
·当真“朋友如粪土”?---读潜之先生《友情篇》有感
·“三个代表”,改变中国
·华人商家的“戏法”
·说话的权利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各领“风骚”,极尽品味
·“忠党爱国”之误国
·简单的道理
·募捐之善举
·对恶人的宽恕,是对人民的犯罪
·2008年的中国
·“让领导先走”的走,范跑跑的“跑”
·是“柏斯”,还是“珀斯”?
·"8"字之吉利?
·阿玲的故事
·话说奥运开幕式
·阿伦.卡彭特提前大选之策略
·国人的丑陋
·市长的权力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情结

   
    (珀斯)非智
    记得第一个找我教中文的澳洲人叫马可,二十来岁,瘦瘦高高,留着披肩长发,看起来有点像嬉皮士。那时,我在当地报纸登了则教中文的广告,不久,他就打电话给我,要我上他家教他中文,一周二次课。他是我在澳洲的第一个洋人学生,我当然十分高兴。马可住在修比雅克区,一栋陈旧宽大的屋子,走进去,也许是多年失修之故,感觉有点阴暗暗的,倒是他的小房间面对街,有个大窗,挺亮光。他告诉我,这屋子共有三间房,他同他的另两个朋友合租。
    他的房间零乱不整洁,东西胡乱堆摆,一个小书架却摆满了东方艺术品,有许多介绍中国的书籍,有关毛泽东的书最多,最醒目的是一本才出版不久的《鸿》(“Wild Swans: Three daughters of China”),作者张戎是旅居英国的华裔女作家。我好奇地问马可,为什么他对中国有这么大的兴趣?他说他生活在西澳内陆,那里到处是丛林,一个小镇人口不到一千人,却有着一家中国餐馆。餐馆不大,装饰着许多中国艺术品,在当地人眼里,很觉奇特。他小时到那家中餐馆吃饭时,被这些装饰品迷上,问父亲,中国在哪里?父亲是个矿工,并不十分了解中国,只告诉他,中国是个很古老的大国,在遥远的大洋那边。不过,从那时起,马可就对中国感兴趣,开始注意同中国有关的新闻和事件,并热衷于收集有关中国的书籍,用马可的话说,“是一种中国情结吧。”
    我读《鸿》这书,还是他推荐的,《鸿》是以英语写的,出版后,在西方世界引起很大反响,销售量极高,共在三十多个国家出版销售,达800多万册,被誉为“二十世纪销售量最高的传记文学”。“凡是对中国有兴趣的西方人,都会阅读这本书的。”马可对我说。其实,《鸿》里所写的故事,作为中国人的我,是熟悉的再不能熟悉,读后一点不觉惊奇和新鲜。但洋人不同,他们不了解中国,所以对书中所写的故事,惊奇万分,读来味道十足。马可对有关毛泽东的事特别有兴趣,他还问我毛泽东的第一位夫人叫什么名字,我说是杨开慧吧,他说好像不对,是另一个,而且这个夫人帮了毛泽东很多忙,我想了想,说可能你讲的是贺子珍吧,马可说,毛泽东的成功是这位夫人所促成的,他这样一说,我也就有些糊涂了。洋人看中国,与中国人看中国有很大不同,也许他们不知的,我们知;而我们不知的,他们知,但总之,他所提的那位毛泽东夫人绝对不会是江青。我奇怪他为什么对毛泽东那么有兴趣,他回答说,因为毛泽东是个敢想敢干的人,他使世界将眼光注意到了中国。我似乎明白他的意思,他是说毛泽东是个具有世界影响的人物,所以想了解中国,就要了解毛泽东。

    马可要我教他讲中文,但更多时是他想同我聊些中国的事,我有时听着他说些我从没听说的有关中国的事,甚为惊讶。他似乎比我更了解中国,因为他所说的一些中国历史,有许多与我在国内所学极为不同。当时,我刚从国内出来不久,实在不知是他说的对呢,还是我从国内所学的对。当我同他意见有佐时,他就站起来,从书架上拿出书来,告诉我他所说的根据在书中的哪一页,我很佩服他对中国历史的认真。但他学讲中文,却极为别扭,发音总让我失望,任我怎样纠正,他总会将“大妈”发成“大马”,“包子”念成“报纸”,“高兴”读成“搞性”,我知道,这是英语没有四声的原因,中文以四声不同,来辨明不同意思的字,声不同,意思就不同。我告诉马可这个道理,他明白,就是无法更正过来。他说,学讲你们的中文很难很难。我只要能讲一些你们的中文,到中国,人们会听明白就行了。我想也是,我跟他讲英语,不见得句句发音准确,但他听得懂,而且能够同我交流得很好,所以,发音准不准,并不是非常重要,重要的是能够将意思表达清楚。比如他说“我见到你很高兴”,但听起来像是说“我见到你很搞性”,我想中国人一定知道他所说的意思,而绝不会想到马可是想搞什么性行为吧。当我不在特别的要他在每个音上都发得像中国人一样准确时,马可才渐渐地有了更浓厚的学习兴趣。他说他想学的是怎样说,而不单单是怎样发音。他知道他是外国人,再怎样也不可能讲得像中国人一样好。
    教了马可二个月后,一天,马可突然对我说,其实他学中文,只是一种“中国情结”而已,并不是真正的想用它,“哪一天我真能到中国,我还不知道,现在学学不过是一种兴趣,也算是对中国的一种了解吧。”他说,“能找一个中国人聊中国,是我更大的乐趣。”他告诉我,他下个月要到泰国去一阵子,回来再找我学中文。这样,在我教他中文的大约二个半月后,他就离开珀斯到泰国去了,从此,我再也没见到他。时间一晃,也已过了十六、七年了,现在,想起来,还觉得挺有趣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