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潜心于自然,宁静而致远---记青年国画家叶峰]
非智专栏
·违法必罚
·潇洒走一回
·另类乞丐
·悼焦丹之死
·政客霍华德
·刘东的烦恼
·我会告诉你
·潜心于自然,宁静而致远---记青年国画家叶峰
·大选后的随想
·中国情结
·工会的没落
·“生于忧患”值吗?
·朋友君生
·同文中学二三事
·闲话华人
·那个时代,那段日子
·从珀斯选美想起
·被“偷走的一代”?
·淘金者之梦
·当真“朋友如粪土”?---读潜之先生《友情篇》有感
·“三个代表”,改变中国
·华人商家的“戏法”
·说话的权利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各领“风骚”,极尽品味
·“忠党爱国”之误国
·简单的道理
·募捐之善举
·对恶人的宽恕,是对人民的犯罪
·2008年的中国
·“让领导先走”的走,范跑跑的“跑”
·是“柏斯”,还是“珀斯”?
·"8"字之吉利?
·阿玲的故事
·话说奥运开幕式
·阿伦.卡彭特提前大选之策略
·国人的丑陋
·市长的权力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潜心于自然,宁静而致远---记青年国画家叶峰


   作者:(西澳)非智
   

   秋实
   
   紫峰
   
   作者非智(左)与画家叶峰
    看叶峰的画,人们会得到一种宁静,一种高远的宁静。在他的画中,不管是人物、动物、山水或草木,都完整地透露出那种自然界独有的宁静之感,让人们犹如面对平湖静水,望着清澈墨黛的水面,沉于自然景物之中,心有宁静,思绪广远,从而能引伸出更多的想象,更广阔的画面,真正达到了“宁静而思远”之心境。
    叶峰的“秋实”水墨画,就是他艺术上体现这种宁静的代表之作,画面上群山绵延,向深远之处展开,近景处,一位黑衣少女,正在收取果实,手持蓝筐,静立山前,眼神专注地望着地面,似乎在这一瞬间,她凝立不动,虽是秋日,却没有秋风横扫,高远的天上也没有多数画家所常表现的浮云和飞鸟,甚至连少女脚下的小草,也是静然而立,宁静在这里成了最高的境界。这种意境在叶峰的另一幅水墨画“紫峰”里,更是笔意浑厚地表现出来,在“紫峰”画中,展示了一幅群山连绵,紫峰独立,空然静籁,却又极为壮观之景。紫峰的岩石凸显在画面,群山则向远处漫延,直自天边。整个画面中无树无草,无鹰无鸟,无风无云,只有坚实的岩石和成波浪状的山峰,画中无人,却令观赏者深感画家正站在岩石之旁,放眼眺望,潜心融于这自然壮美的宁静境界之中。在这里,有着画家心灵的追求和向往,那种“境中有我,境中无我,我在境中”之意念,在画中全然地体现出来。
   画中自有乐趣
    叶峰出生于绘画之家,父母是画家,姐姐姐夫是画家,这种一家人都绘画的家庭,在中国并不多见。叶峰的母亲韦江琼是国家一级美术师,擅长人物绘画,尤其对福建惠安女肖像和生活场景的描画,独具风格,海内外闻名。生在这样的家庭里,叶峰理应从小深受绘画艺术的熏陶,理应在父母、姐姐的呵护下,幸福快乐地成长。但是,生于1968年的叶峰,正逢“文化大革命”高潮,其命运必然要受这场大革命的影响。出生后不久,由于都是艺术家的父母被卷入这场“大革命”,必须得参加各种各样、没完没了的学习和运动,无力也无法将他带在身边抚养看顾,于是,在他还幼小时,母亲就将他送回家乡广西西部的一个小镇,让他跟随外婆外公生活。一直到四岁时,妈妈这个词在叶峰的印象中,还是极为模糊。
    叶峰告诉我“在我的记忆里,我对我妈的第一次印象是在四岁那年,妈妈来看我,准备带我回武汉。我记得当时我极为调皮,不仅不亲近我妈,还躲得远远,在外面同我的小伙伴到泥坑里玩,搞得一身脏兮兮的。以前,若我无理吵闹,外婆外公对我十分疼爱,不仅不打我,还哄我,拿我喜欢的给我吃。所以,这次我故伎重演,从外面回来后,照样大吵大闹,我妈要我停止吵闹,我反而吵闹得更凶,妈妈生气了,把我打了一顿,我哭得更凶,而且心里想:噢,这就是妈妈,妈妈是来打人的。妈妈见我哭个不停,就对我说,别哭了,妈妈给你画好玩的东西。妈妈在小黑板上,很快地画出了人物、草木、动物,我看了,觉得极为神奇,哇,妈妈真厉害,画画真有趣。”说到这里,叶峰笑起来,他说“我对绘画的第一次接触,是在这样的境况中,而且记忆深刻。从此以后,我对绘画产生极为浓厚的兴趣,那年我妈接我回武汉,我就开始凭想象胡乱画画,到处涂鸦,觉得特别有意思。这时,父母似乎看出我对绘画的兴趣,才开始给了一点绘画启蒙教育。”那时的叶峰,性格上忽然变了似的,以前老爱往外跑,自从迷上绘画后,就经常躲在屋里画画,夏天的武汉,屋内极为闷热,当时,不用说空调,就是电风扇都没有,大人小孩多到街边或院子里乘凉,而叶峰则呆在屋里,已长满痱子,还不停地画画,任凭大人怎么叫,他都不出来。“我一心就想画下去,热不热根本感觉不到,独自在宁静中绘画,我竟有清凉的感觉。”叶峰说。
    虽说生活在父母身边,但是,父母终日忙于工作和政治运动,所以,作为画家的父母实际上在那个时候,没能给他有更多的绘画指导。叶峰凭着兴趣和自有的绘画天赋,不中断绘画,看到什么画什么,很多时候,他凭记忆将所见的景物牢记于心,回来后才描画下来,这锻炼了他以后在绘画创作中,对事物敏锐观察和善于抓住事物特点的能力。
    叶峰真正拜师是在十四岁时,那年暑假,武汉著名的画家程白舟老师教授他素描写生,从此他获得了正规的素描辅导,并因此对素描产生了极其浓厚的兴趣。“程白舟曾是湖北美术学院教授,擅长素描,是湖北广为公认的素描大家。程白舟老师是大右派,一生遭受迫害,当时刚刚获得平反,年岁已大,与我家住在同一大院。当他看到院子里的小孩们暑假时整日没有正事,瞎逛胡闹,担心我们惹出事来,就将我们召集到他的工作室,教我们画素描。”叶峰对我回顾着他绘画路程上的第一个恩师,心里充满感激之情,他说,“我一直清晰地记得第一张石膏素描是怎样画出来的,那张素描对我一生的创作影响巨大。”叶峰以画家特有的描绘能力,描绘到“程白舟老师让我们画的是一张亚历山大石膏分面写生,要求我们不能换纸,画到他认可为止。每次上课,他就用水平垂直线观察,校正我们画中形体不准确之处,要我们反复比较,错了擦掉,再错再擦掉,那张素描画纸都被擦破了好几处,程白舟老师仍坚持要我们继续分析继续画,他告诉我们,石膏分面图的每一条线都是相关联的,一条线不准确,就影响全局,所以,必须画到准确为止。几天后,多数小孩忍受不了这种枯燥,渐渐地离开,最后,只留下我一人,还在那里枯燥地画着。”“为什么你不感到枯燥而坚持下来?”我不觉然问道,“对绘画的兴趣吧。或者说我生来就为画画。我不觉得枯燥,反复不断地画一样物体,不仅是基本功的训练,实际上也是一种乐趣。我在大学毕业后,曾用了一年的时间,画同样一幅画,一座宁静的山和山里的一个湖,我每天画一点点,反复琢磨反复思考,一方面是提高绘画技术,一方面是培养心里的宁静。而宁静是我所追求的。”
    在完成那张枯燥的石膏形体分面画后,叶峰发现自己在观察和表现能力方面有了很快的进步,便开始带着画笔和纸,到火车站或人多拥挤的地方画速写,将周围看到的东西描绘下来,这样白天画,晚上画,一个暑假下来,画了很多画,有些画已有了一定的艺术性,有些行家在看了叶峰的创作后,说他将来是考入中央美术学院的料。中央美术学院是国内最高最有权威的美术学府,有着许多著名的画家教授,并造就了许多成功的艺术家,是那些想成为绘画艺术家的年轻人所最向往的艺术殿堂。叶峰第一次听到中央美术学院这个名字,就在心里埋下了一个梦想:将来就读这所名校。
   
   师从传统,自有创意
    叶峰是从厦门考上中央美术学院的。由于工作的原因,叶峰的父母从武汉调到福建,叶峰随父母到厦门,在著名华侨领袖陈嘉庚所创办的集美中学就读。在厦读书时期,叶峰更着力他的绘画艺术,更多时独自一人潜心画画,这一方面是离开了生活十几年的武汉,离开过去的同学朋友,心里一下感到孤单;另一方面,不能讲闽南方言,难以融入当地学生之中,但更主要的是,这时的叶峰,心里牢记他的梦,他要实现这个梦,要考上中央美院,这个理想促动着他更忘我地投身到艺术绘画中。回顾这段生活时,他说“我几乎每天一人独往独来,我的画笔我的画纸就是我最亲近的朋友,我到学校周围写生,大自然给了我宁静的心,山水草木成了我最好伙伴。那时,我有个体会,绘画的人没有孤独,不会寂寞,只要能画画,就有了快乐。”
    1986年高中毕业,为实现他的梦,叶峰背着个包,独自登上往北京的火车,从厦门到北京,两天两夜,叶峰在火车上不停地画,把周围的乘客和他们的行李都画尽。在北京,叶峰一边准备考试,一边不断画画,全身心投入,废寝忘食,终于顺利地通过各种考试,照他的话说“幸运地考上了中央美术学院,实现自己的梦想。”
    考入中央美术学院,就像到了一个辉煌的艺术殿堂,叶峰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古今中外绘画艺术大师。“我最喜欢达芬奇的绘画,每次看到他的画我就觉得他太伟大了。任何画家的作品在他的巨作面前,都显得黯然失色。”叶峰在谈到他的艺术观念时说,“达芬奇的《蒙娜丽莎》我百看不厌,每一个细节,都毫不放松,充满激情。画中所传达的那种内心的恬静、典雅、博大、和深刻,让我想到了中国宋朝的李成、董源、范宽等大山水画家的作品。” 他古师宋朝的李成、董源、范宽等画家,国外艺术大师达芬奇、丢勒则是他心里最为敬仰。尤其是范宽的绘画风格和手法,对叶峰艺术创作有着极大的影响, 范宽的“前人之法,未尝不近取诸物,吾与其师于人者,未若师诸物也;吾与其师于物者,未若师诸心。” 的绘画艺术观点,开阔了叶峰的创作视野,提升了他的绘画意识,他真确地悟出了画中国山水,不仅在于画的像,画的逼真,最重要的是要从心里去画,去感悟大自然,心和大自然相通,体念大自然的真谛,并将这种感觉在画中充分体现出来。在现代艺术上给他最大影响的是美院著名教授王文彬,这位以《夯歌》闻名全国画坛的老教授,提出“继承传统、面向世界、弘扬民族文化”的主张,强调临摹和写生并重,扎实基本功,并要求年轻画家开阔视野,广泛学习古今中外的艺术大家。“当时,王文彬教授和张士彦、周令钊、楼家本三位教授共同主持壁画系第二工作室的工作,对我极为关照,经常帮助和鼓励我。到现在,我一直对他们怀着深深的感激。”叶峰对我说。
    在中央美院的四年学习,不仅在艺术绘画和艺术理论上让叶峰系统性的提高,而且,也教会了他更多的思考。他意识到,学院教育无法给予画家个人的创作风格,想成为有作为的艺术家,想拥有自身的艺术风格,这是一条艰辛的绘画之路,而这条绘画之路,更多的还要靠自己去走。他意识到,要走出校门,亲近自然,观察探究大自然的山山水水,及各地的风土人情。自此,大学毕业后,叶峰常常独自一人到中国的云南、贵州、广西、新疆及西藏等具有古朴、原始风貌的地方,探究和体味深刻、朴实、又具神秘之感的大自然,在这个时期,他创作了“紫峰”、“雪域”、“圣境”、“北山”“古腊”等大量独具风格的艺术作品,在他的创作中,他将中国传统的写意手法同西方的深入刻画完美结合,创出了用中国的笔墨,绘出具有现代艺术简洁明晰,富有韵味和单纯庄严的意境。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