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潜心于自然,宁静而致远---记青年国画家叶峰]
非智专栏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喜好折腾的民族
·生命只有一次,好好过
·党日随想
·胃肠与文化
·探究女人灵魂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法庭记事(三)
·法庭记事(四)
·旋聚的革命之风
·勿因事小而误
·善,乃人之本性
·文章之议
·老人不老
·宇宙的起始
·国民心态
·天道酬善
·妓女随议
·孤独者
·从这次澳洲大选谈起……
·不争则善胜 ---一点感悟
·不抗争的代价
·对流氓从政说“不”
·闲聊互联网
·澳洲华人从政之意义
·穆斯林问题
·“思想自由,独立精神” 之呼唤
·新一年的希望
·记得,是昨天
·圣诞之时说《易经》
·丙申除夕之日的随笔
·美国总统川普的旋风
· 小议元宵节
·对“政治正确”的反思
·评美国商业集团美国式的傲慢
·闲时的“胡思乱想”
·守住自己的心,守住自己的口
·谈川普的“收缩”政策
·诺贝尔奖在中国
·对种族主义的抗争
·对禁止穆斯林在公共场合穿“布卡”的一点看法
小说
·困惑--第一章
·困惑--第二章
·困惑--第三章
·困惑--第四章
·困惑--第五章
·困惑--第六章
·困惑--第七章
·困惑--第八章
·困 惑--第九章
·困惑--第十章
·困惑--第十一章
·困惑--第十二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潜心于自然,宁静而致远---记青年国画家叶峰


   作者:(西澳)非智
   

   秋实
   
   紫峰
   
   作者非智(左)与画家叶峰
    看叶峰的画,人们会得到一种宁静,一种高远的宁静。在他的画中,不管是人物、动物、山水或草木,都完整地透露出那种自然界独有的宁静之感,让人们犹如面对平湖静水,望着清澈墨黛的水面,沉于自然景物之中,心有宁静,思绪广远,从而能引伸出更多的想象,更广阔的画面,真正达到了“宁静而思远”之心境。
    叶峰的“秋实”水墨画,就是他艺术上体现这种宁静的代表之作,画面上群山绵延,向深远之处展开,近景处,一位黑衣少女,正在收取果实,手持蓝筐,静立山前,眼神专注地望着地面,似乎在这一瞬间,她凝立不动,虽是秋日,却没有秋风横扫,高远的天上也没有多数画家所常表现的浮云和飞鸟,甚至连少女脚下的小草,也是静然而立,宁静在这里成了最高的境界。这种意境在叶峰的另一幅水墨画“紫峰”里,更是笔意浑厚地表现出来,在“紫峰”画中,展示了一幅群山连绵,紫峰独立,空然静籁,却又极为壮观之景。紫峰的岩石凸显在画面,群山则向远处漫延,直自天边。整个画面中无树无草,无鹰无鸟,无风无云,只有坚实的岩石和成波浪状的山峰,画中无人,却令观赏者深感画家正站在岩石之旁,放眼眺望,潜心融于这自然壮美的宁静境界之中。在这里,有着画家心灵的追求和向往,那种“境中有我,境中无我,我在境中”之意念,在画中全然地体现出来。
   画中自有乐趣
    叶峰出生于绘画之家,父母是画家,姐姐姐夫是画家,这种一家人都绘画的家庭,在中国并不多见。叶峰的母亲韦江琼是国家一级美术师,擅长人物绘画,尤其对福建惠安女肖像和生活场景的描画,独具风格,海内外闻名。生在这样的家庭里,叶峰理应从小深受绘画艺术的熏陶,理应在父母、姐姐的呵护下,幸福快乐地成长。但是,生于1968年的叶峰,正逢“文化大革命”高潮,其命运必然要受这场大革命的影响。出生后不久,由于都是艺术家的父母被卷入这场“大革命”,必须得参加各种各样、没完没了的学习和运动,无力也无法将他带在身边抚养看顾,于是,在他还幼小时,母亲就将他送回家乡广西西部的一个小镇,让他跟随外婆外公生活。一直到四岁时,妈妈这个词在叶峰的印象中,还是极为模糊。
    叶峰告诉我“在我的记忆里,我对我妈的第一次印象是在四岁那年,妈妈来看我,准备带我回武汉。我记得当时我极为调皮,不仅不亲近我妈,还躲得远远,在外面同我的小伙伴到泥坑里玩,搞得一身脏兮兮的。以前,若我无理吵闹,外婆外公对我十分疼爱,不仅不打我,还哄我,拿我喜欢的给我吃。所以,这次我故伎重演,从外面回来后,照样大吵大闹,我妈要我停止吵闹,我反而吵闹得更凶,妈妈生气了,把我打了一顿,我哭得更凶,而且心里想:噢,这就是妈妈,妈妈是来打人的。妈妈见我哭个不停,就对我说,别哭了,妈妈给你画好玩的东西。妈妈在小黑板上,很快地画出了人物、草木、动物,我看了,觉得极为神奇,哇,妈妈真厉害,画画真有趣。”说到这里,叶峰笑起来,他说“我对绘画的第一次接触,是在这样的境况中,而且记忆深刻。从此以后,我对绘画产生极为浓厚的兴趣,那年我妈接我回武汉,我就开始凭想象胡乱画画,到处涂鸦,觉得特别有意思。这时,父母似乎看出我对绘画的兴趣,才开始给了一点绘画启蒙教育。”那时的叶峰,性格上忽然变了似的,以前老爱往外跑,自从迷上绘画后,就经常躲在屋里画画,夏天的武汉,屋内极为闷热,当时,不用说空调,就是电风扇都没有,大人小孩多到街边或院子里乘凉,而叶峰则呆在屋里,已长满痱子,还不停地画画,任凭大人怎么叫,他都不出来。“我一心就想画下去,热不热根本感觉不到,独自在宁静中绘画,我竟有清凉的感觉。”叶峰说。
    虽说生活在父母身边,但是,父母终日忙于工作和政治运动,所以,作为画家的父母实际上在那个时候,没能给他有更多的绘画指导。叶峰凭着兴趣和自有的绘画天赋,不中断绘画,看到什么画什么,很多时候,他凭记忆将所见的景物牢记于心,回来后才描画下来,这锻炼了他以后在绘画创作中,对事物敏锐观察和善于抓住事物特点的能力。
    叶峰真正拜师是在十四岁时,那年暑假,武汉著名的画家程白舟老师教授他素描写生,从此他获得了正规的素描辅导,并因此对素描产生了极其浓厚的兴趣。“程白舟曾是湖北美术学院教授,擅长素描,是湖北广为公认的素描大家。程白舟老师是大右派,一生遭受迫害,当时刚刚获得平反,年岁已大,与我家住在同一大院。当他看到院子里的小孩们暑假时整日没有正事,瞎逛胡闹,担心我们惹出事来,就将我们召集到他的工作室,教我们画素描。”叶峰对我回顾着他绘画路程上的第一个恩师,心里充满感激之情,他说,“我一直清晰地记得第一张石膏素描是怎样画出来的,那张素描对我一生的创作影响巨大。”叶峰以画家特有的描绘能力,描绘到“程白舟老师让我们画的是一张亚历山大石膏分面写生,要求我们不能换纸,画到他认可为止。每次上课,他就用水平垂直线观察,校正我们画中形体不准确之处,要我们反复比较,错了擦掉,再错再擦掉,那张素描画纸都被擦破了好几处,程白舟老师仍坚持要我们继续分析继续画,他告诉我们,石膏分面图的每一条线都是相关联的,一条线不准确,就影响全局,所以,必须画到准确为止。几天后,多数小孩忍受不了这种枯燥,渐渐地离开,最后,只留下我一人,还在那里枯燥地画着。”“为什么你不感到枯燥而坚持下来?”我不觉然问道,“对绘画的兴趣吧。或者说我生来就为画画。我不觉得枯燥,反复不断地画一样物体,不仅是基本功的训练,实际上也是一种乐趣。我在大学毕业后,曾用了一年的时间,画同样一幅画,一座宁静的山和山里的一个湖,我每天画一点点,反复琢磨反复思考,一方面是提高绘画技术,一方面是培养心里的宁静。而宁静是我所追求的。”
    在完成那张枯燥的石膏形体分面画后,叶峰发现自己在观察和表现能力方面有了很快的进步,便开始带着画笔和纸,到火车站或人多拥挤的地方画速写,将周围看到的东西描绘下来,这样白天画,晚上画,一个暑假下来,画了很多画,有些画已有了一定的艺术性,有些行家在看了叶峰的创作后,说他将来是考入中央美术学院的料。中央美术学院是国内最高最有权威的美术学府,有着许多著名的画家教授,并造就了许多成功的艺术家,是那些想成为绘画艺术家的年轻人所最向往的艺术殿堂。叶峰第一次听到中央美术学院这个名字,就在心里埋下了一个梦想:将来就读这所名校。
   
   师从传统,自有创意
    叶峰是从厦门考上中央美术学院的。由于工作的原因,叶峰的父母从武汉调到福建,叶峰随父母到厦门,在著名华侨领袖陈嘉庚所创办的集美中学就读。在厦读书时期,叶峰更着力他的绘画艺术,更多时独自一人潜心画画,这一方面是离开了生活十几年的武汉,离开过去的同学朋友,心里一下感到孤单;另一方面,不能讲闽南方言,难以融入当地学生之中,但更主要的是,这时的叶峰,心里牢记他的梦,他要实现这个梦,要考上中央美院,这个理想促动着他更忘我地投身到艺术绘画中。回顾这段生活时,他说“我几乎每天一人独往独来,我的画笔我的画纸就是我最亲近的朋友,我到学校周围写生,大自然给了我宁静的心,山水草木成了我最好伙伴。那时,我有个体会,绘画的人没有孤独,不会寂寞,只要能画画,就有了快乐。”
    1986年高中毕业,为实现他的梦,叶峰背着个包,独自登上往北京的火车,从厦门到北京,两天两夜,叶峰在火车上不停地画,把周围的乘客和他们的行李都画尽。在北京,叶峰一边准备考试,一边不断画画,全身心投入,废寝忘食,终于顺利地通过各种考试,照他的话说“幸运地考上了中央美术学院,实现自己的梦想。”
    考入中央美术学院,就像到了一个辉煌的艺术殿堂,叶峰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古今中外绘画艺术大师。“我最喜欢达芬奇的绘画,每次看到他的画我就觉得他太伟大了。任何画家的作品在他的巨作面前,都显得黯然失色。”叶峰在谈到他的艺术观念时说,“达芬奇的《蒙娜丽莎》我百看不厌,每一个细节,都毫不放松,充满激情。画中所传达的那种内心的恬静、典雅、博大、和深刻,让我想到了中国宋朝的李成、董源、范宽等大山水画家的作品。” 他古师宋朝的李成、董源、范宽等画家,国外艺术大师达芬奇、丢勒则是他心里最为敬仰。尤其是范宽的绘画风格和手法,对叶峰艺术创作有着极大的影响, 范宽的“前人之法,未尝不近取诸物,吾与其师于人者,未若师诸物也;吾与其师于物者,未若师诸心。” 的绘画艺术观点,开阔了叶峰的创作视野,提升了他的绘画意识,他真确地悟出了画中国山水,不仅在于画的像,画的逼真,最重要的是要从心里去画,去感悟大自然,心和大自然相通,体念大自然的真谛,并将这种感觉在画中充分体现出来。在现代艺术上给他最大影响的是美院著名教授王文彬,这位以《夯歌》闻名全国画坛的老教授,提出“继承传统、面向世界、弘扬民族文化”的主张,强调临摹和写生并重,扎实基本功,并要求年轻画家开阔视野,广泛学习古今中外的艺术大家。“当时,王文彬教授和张士彦、周令钊、楼家本三位教授共同主持壁画系第二工作室的工作,对我极为关照,经常帮助和鼓励我。到现在,我一直对他们怀着深深的感激。”叶峰对我说。
    在中央美院的四年学习,不仅在艺术绘画和艺术理论上让叶峰系统性的提高,而且,也教会了他更多的思考。他意识到,学院教育无法给予画家个人的创作风格,想成为有作为的艺术家,想拥有自身的艺术风格,这是一条艰辛的绘画之路,而这条绘画之路,更多的还要靠自己去走。他意识到,要走出校门,亲近自然,观察探究大自然的山山水水,及各地的风土人情。自此,大学毕业后,叶峰常常独自一人到中国的云南、贵州、广西、新疆及西藏等具有古朴、原始风貌的地方,探究和体味深刻、朴实、又具神秘之感的大自然,在这个时期,他创作了“紫峰”、“雪域”、“圣境”、“北山”“古腊”等大量独具风格的艺术作品,在他的创作中,他将中国传统的写意手法同西方的深入刻画完美结合,创出了用中国的笔墨,绘出具有现代艺术简洁明晰,富有韵味和单纯庄严的意境。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