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初恋]
非智专栏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喜好折腾的民族
·生命只有一次,好好过
·党日随想
·胃肠与文化
·探究女人灵魂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法庭记事(三)
·法庭记事(四)
·旋聚的革命之风
·勿因事小而误
·善,乃人之本性
·文章之议
·老人不老
·宇宙的起始
·国民心态
·天道酬善
·妓女随议
·孤独者
·从这次澳洲大选谈起……
·不争则善胜 ---一点感悟
·不抗争的代价
·对流氓从政说“不”
·闲聊互联网
·澳洲华人从政之意义
·穆斯林问题
·“思想自由,独立精神” 之呼唤
·新一年的希望
·记得,是昨天
·圣诞之时说《易经》
·丙申除夕之日的随笔
·美国总统川普的旋风
· 小议元宵节
·对“政治正确”的反思
·评美国商业集团美国式的傲慢
·闲时的“胡思乱想”
·守住自己的心,守住自己的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初恋

   
   第一次同她谈话时,我的心怦怦地跳,脸也泛红,我虽不是那种轻易害羞的男生,但同她,我们年段公认最美的女生谈话,我却紧张、心跳、脸红。
   她,高高的个子,娇美的身材,有着一张漂亮的脸,眼睛妩媚,声音甜美,常令男生魂不守舍。她不是我同班同学,我读一班,她读三班,平常少有机会见面。
   她家靠近海边,刚好,我有个表亲住在她家楼下,我就找机会常到表亲那儿,特意站在过道上,盼着能见她从楼上下来,好同她说几句。但常常见到的是她的母亲,一个瘦小慈善的母亲,说话时总是笑笑地,我同她母亲谈话的次数,比同她谈还多。
   她有时会在楼下洗衣服,在那个没有洗衣机的年代,用洗衣板在水龙头下搓洗衣服,我会同几个也在暗中喜欢她的男生,故意从她面前经过,有时高声唱着歌,有时大声谈着话,为要引起她的注意。好几次,我们故意到海边泡了下水,然后跑过来向她借水龙头冲洗,她常是态度矜持,不多言笑,但也从不拒绝。

   一件事使我更有机会同她接近,我不能确切记得是我让她把一本书转交给我的表亲,还是我的表亲托她将书给我,总之,通过书,我们有了更多的谈话机会,也逐渐往来。
   但是真正有了书信往来还是我下乡之后。高中快毕业之前,同学们为自己的将来奔忙着,我已是确定了毕业后下乡,因为按当时的政策,一个家庭只能有一个孩子留城,而我哥哥早已辍学留城当学徒工,下乡是我毕业后唯一必走的路。
   在我下乡的前夜,她突然来为我送行,随同她到我家的是她的姐姐,还送了我二合蜜饯,这在当时已是很大的礼物。对于她的到来,我甚为惊喜,想必她通过我的表亲知道我要下乡。
   有了她的来访,就有了书信往来。当时下乡,生活艰苦孤单,常常在夜里昏暗的灯下给她写信,为她写诗,但信是寄了,诗却不敢投出,那种初恋的朦胧,那种还不知道什么是爱却渴求有爱的感觉,只能悄悄地埋在心里,或凝聚成一行行诗句藏在箱底下。信里写了什么,现在早已忘记,但那最早的情诗,却还能背上几句。爱,就是这么奇怪的东西,尤其是年轻时那种羞涩的爱会缠留心地,让你无法忘掉。
   后来,我从乡下考上大学,上省城读书。大学的第一年,还而偶有书信往来。但那时的信,要么故意用夸张的语气,要么故意显得漫不经心,心里那种爱无法忘却,但不敢,也不愿开口道出。终于有一天,她中断来信,再不久,就音信全无。
   毕业后回家任教,听同学说她早已嫁到海外,至于海外的哪里,同学也说不清。嫁到海外,在那个时代是许多少女的梦,或许她远嫁海外,也是在追寻这种梦吧。于是,她从我眼前消失,一消失就是二十几年。
   再见面的那一年,我们都已中年了。在山旁的一家酒店,在耀眼的灯光下,她走了进来,还依稀保持着少女时的模样,娇美的身材,长发披肩,只是岁月的流逝无情地在她额上和眼角边刻下了几道细纹。那一夜,她显得有点疲惫,脸色苍白,她告诉我,她刚从大病中恢复过来。我们不是情人再会,因为我们间根本没有过恋爱,只能是同学相聚,她说着她的故事,我谈着我的经历,结果发现,每人的过去都象一本书,或更确切地说象一本上帝早已编辑好的剧本,我们的角色都已配好,我们只是按着我们自己的角色演我们的戏,从出生、青年到中年、老年,一直演下去。我们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无法回到过去,无法再年轻一次,一切已是太晚了,她已是二个孩子的母亲,我也早为人父。我们都将顺着自己的轨迹走下去,而且要走到人生的终点。虽然有句俗话说“世上没有太晚的事”,但对我来说,这就是太晚了,回不到过去,回不到那年轻时的情感时代,回不到那第一次见面欲言还羞的岁月。我们的过去为我们留下了什么呢?我暗恋过她,她曾想过我吗?我不愿为此细想,更不会开口询问。
   在回家的路上,我不禁问自己,倘若真能再回到过去,我会怎么做?
   我内心对自己说:我会握着她的手表露我的心思,我会将为她写的诗当面念给她听,我会在信里倾诉我对她切切的思念,我会……,我还会什么呢?我自己笑了。
   ”我会娶她为妻吗?”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