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晴天里的闲聊]
非智专栏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喜好折腾的民族
·生命只有一次,好好过
·党日随想
·胃肠与文化
·探究女人灵魂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法庭记事(三)
·法庭记事(四)
·旋聚的革命之风
·勿因事小而误
·善,乃人之本性
·文章之议
·老人不老
·宇宙的起始
·国民心态
·天道酬善
·妓女随议
·孤独者
·从这次澳洲大选谈起……
·不争则善胜 ---一点感悟
·不抗争的代价
·对流氓从政说“不”
·闲聊互联网
·澳洲华人从政之意义
·穆斯林问题
·“思想自由,独立精神” 之呼唤
·新一年的希望
·记得,是昨天
·圣诞之时说《易经》
·丙申除夕之日的随笔
·美国总统川普的旋风
· 小议元宵节
·对“政治正确”的反思
·评美国商业集团美国式的傲慢
·闲时的“胡思乱想”
·守住自己的心,守住自己的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晴天里的闲聊

   非智
   
    连续下了二周的雨,整个珀斯就像浸泡在水里一样,尤其昨天一整天都是细雨蒙蒙,城市在细雨和灰云包围之下,显得有点忧忧戚戚。珀斯人称这种天气为“miserable weather”, 意思是烦愁人的天气,对于看惯蓝天阳光的珀斯人,最不喜欢的就是这种“烦愁人的天气”。
    今天,天气突然好得让人心里一下开朗起来,蓝天白云,阳光灿烂,温暖的气候,清新的空气,让人更觉得是春天而不是冬天,实际上,春天也快来了,再不到一个月,珀斯就进入百花齐放,最美的春天了。
   

    如此晴朗的天气,许多人在家呆不住,纷纷外出。珀斯人可谓是世界上最喜欢户外活动的人。一有好天气,人们要么到海边,要么到河边,或到湖边,公园烧烤野餐。一家人乐融融,若再有些朋友,则热热闹闹,像在举行什么庆祝会一般。
    这两个老人,也许太老之故,她们没到海边河边公园去烧烤,而是选择在律德沃有名的牛津街喝咖啡,聊天,欣赏街景及往来行人。
    “露西看来有点异样,那天她打电话邀我喝茶,听声音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我没答应同她出去。”说话的是兰西,一个七十九岁的英格兰女人,她个头高大,身材臃肿,穿着十分整齐,上身是色彩鲜亮的大格子毛衣,下面是一条黑色带红点的长裙。时髦的着装,同她的年龄不甚相合,不过,却也能让人感觉她的精神。她正对着她的朋友,比她小二岁的玛丽说。玛丽看起来瘦弱许多,身材矮小,裹着一件长大衣,嘴唇涂得红红的,很为显眼,脖子上一条假金项链,左手的三个长指头上均戴着硕大的假宝石戒指,在阳光下,当她移动着手时,假宝石不断闪着亮光。
    “她输了不少钱,她老爱到赌场,劝也劝不听,输了钱就发愁。她女儿给了我几次电话,每次都在抱怨。”玛丽望着街上行人慢慢地说。
    “我不喜欢赌博,她也不是那种输得起的人。她找我可能想向我借钱,好在我不同她出去。我不会同她出去的,我不想同她多往来,你呢?”
    “我无所谓,她不烦我,不向我借钱就行。她开口借钱,我就给她不好脸色,下次她就不敢了。”
    “我不会给人不好脸色,那不好。”
    “那你怎么做?”玛丽瞪了兰希一眼说。
    “我要先向她叫穷,让她知道我没钱可借。你知道,我并不是没钱。”
    “那是你的做法。”玛丽耸了耸肩,又说,“你当然有钱,你有个好女婿。能没钱?”
    “是啊,我女婿老问我需要什么,老要买东西给我。”兰西挪动着肥硕的身躯高声说。
    “你女儿欠银行的钱都还清了?”玛丽突然问道。
    “我有告诉过你她欠钱?”兰西不甚愉悦的眼光看着玛丽。
    “你说你女儿有五、六个信用卡,她总是用这个信用卡付另一个信用卡的欠款,从来没有还清过欠款。对吧?”
   “噢,那是银行信任她,才有那么多信用卡,才会借款给她,不是人人都有这种机会的。”
   “总有一天,她会破产的。”玛丽以肯定的语气说。
    兰希没有应答,沉默了一阵,叹了口气,说:“确实,我也不喜欢她花钱方式。这么多信用卡,那是害人。我从没用过信用卡,也从不欠钱。”
   “戈登的儿子三个月之前破产,他还不起信用卡的钱,现在变卖他的房子了。那么好的房子,我去过,被拍卖了。”
   “戈登?谁是戈登?”
   “住麦斯兰退休村,常常给我打电话。”玛丽高兴地说。
   “哦,那小矮子,比我年轻,路都快走不动了。”兰希不屑地说。
   “他以前很帅,我看过他年轻时的照片。”
   “谁年轻时不帅?我年轻时可漂亮了,这你是知道。”
   “你从来没瘦过,你丈夫曾说他娶了头大水牛。”玛丽嘴角带着一丝笑,挥动闪着亮光的手。
   “你真是胡说,越老越胡说。我丈夫历来都说我身材好,我没听他有抱怨过。”
   “我没胡说。 你丈夫没对你说,可我听说了。”玛丽优雅地喝了口咖啡,对着她的朋友说。
   “没人说你太瘦小了?”兰希斜着眼问道,“如果让我像你那么瘦小,我会愁死的。”
   “戈登一直都说我保养得很好,快八十岁了,还有这样的身材。你知道,我每天吃的很少,其本上不吃晚餐。”
   “不吃晚餐好吗?那很伤身体的。乔安娜走了,彼得走了,老威廉姆上个月也死了,还有谁?我记不清了。”
   “比我年岁小的也走了,我还能活着,我得感谢上帝。”
   “人活着像口气,下气接不了上去,不就死了?”兰希对着懒洋洋的阳光说:“我也活够了,我不像你那么求生。”
   “我不求生,人生也不过如此,我也活够了。活一天算一天,谁知道明天还能醒得来不?”
   “我才不想活那么久,像琼斯九十八岁了,动也不能动,还活着做什么?”
    玛丽将剩下的咖啡搅动了一下,然后,慢慢地喝掉,放下杯子,她说:“如果明天天气好,我邀露西到花园城市购物中心,那儿的玛雅百货店在大减价。你去吗?”
   “同露西一起?”
   “她有政府补助坐出租车的半价票,可以省一半钱。我也得去申请这种补助。”
   “现在不容易,我申请了几次,都没批。”兰希把她的咖啡也一口喝掉,说,“明天给我电话,我得想一下要不要同露西一起出去。”
    她们把服务生叫来,各人掏出自己所花费的付了帐,并要服务生为她们叫辆出租车。
    服务生过去打电话,一会儿,出租车就到,服务生帮她们打开车门,玛丽先坐进去。
   “你明天和露西坐出租车来接我吧,我也同你们一起到商场。”兰希硕大的身体刚坐入车内,就对玛丽说。
    出租车缓缓启动,在西澳八月的阳光下,载着两个心满意足的老人,驶入了繁忙的牛津大街。

此文于2007年09月1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