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晴天里的闲聊]
非智专栏
·争鸣或排斥
·傻B,文学爱好者
·诗人小叶
·“富有”的穷人
· 小舟
·不期而遇
·吃 补
·爱国之争论
·不会笑的华人
·冷夜风铃
·小心窃贼
·民主选主之对话
·滚滚而行的中华文化
·新的国粹:中国推拿
·国家级诗人武大郎
·大姐
·有了耶稣,就有喜乐平安
·女人的悲伤
·往事如烟
·小儿歌
·傻爸
·学友如珠
·晴天里的闲聊
·违法必罚
·潇洒走一回
·另类乞丐
·悼焦丹之死
·政客霍华德
·刘东的烦恼
·我会告诉你
·潜心于自然,宁静而致远---记青年国画家叶峰
·大选后的随想
·中国情结
·工会的没落
·“生于忧患”值吗?
·朋友君生
·同文中学二三事
·闲话华人
·那个时代,那段日子
·从珀斯选美想起
·被“偷走的一代”?
·淘金者之梦
·当真“朋友如粪土”?---读潜之先生《友情篇》有感
·“三个代表”,改变中国
·华人商家的“戏法”
·说话的权利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各领“风骚”,极尽品味
·“忠党爱国”之误国
·简单的道理
·募捐之善举
·对恶人的宽恕,是对人民的犯罪
·2008年的中国
·“让领导先走”的走,范跑跑的“跑”
·是“柏斯”,还是“珀斯”?
·"8"字之吉利?
·阿玲的故事
·话说奥运开幕式
·阿伦.卡彭特提前大选之策略
·国人的丑陋
·市长的权力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晴天里的闲聊

   非智
   
    连续下了二周的雨,整个珀斯就像浸泡在水里一样,尤其昨天一整天都是细雨蒙蒙,城市在细雨和灰云包围之下,显得有点忧忧戚戚。珀斯人称这种天气为“miserable weather”, 意思是烦愁人的天气,对于看惯蓝天阳光的珀斯人,最不喜欢的就是这种“烦愁人的天气”。
    今天,天气突然好得让人心里一下开朗起来,蓝天白云,阳光灿烂,温暖的气候,清新的空气,让人更觉得是春天而不是冬天,实际上,春天也快来了,再不到一个月,珀斯就进入百花齐放,最美的春天了。
   

    如此晴朗的天气,许多人在家呆不住,纷纷外出。珀斯人可谓是世界上最喜欢户外活动的人。一有好天气,人们要么到海边,要么到河边,或到湖边,公园烧烤野餐。一家人乐融融,若再有些朋友,则热热闹闹,像在举行什么庆祝会一般。
    这两个老人,也许太老之故,她们没到海边河边公园去烧烤,而是选择在律德沃有名的牛津街喝咖啡,聊天,欣赏街景及往来行人。
    “露西看来有点异样,那天她打电话邀我喝茶,听声音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我没答应同她出去。”说话的是兰西,一个七十九岁的英格兰女人,她个头高大,身材臃肿,穿着十分整齐,上身是色彩鲜亮的大格子毛衣,下面是一条黑色带红点的长裙。时髦的着装,同她的年龄不甚相合,不过,却也能让人感觉她的精神。她正对着她的朋友,比她小二岁的玛丽说。玛丽看起来瘦弱许多,身材矮小,裹着一件长大衣,嘴唇涂得红红的,很为显眼,脖子上一条假金项链,左手的三个长指头上均戴着硕大的假宝石戒指,在阳光下,当她移动着手时,假宝石不断闪着亮光。
    “她输了不少钱,她老爱到赌场,劝也劝不听,输了钱就发愁。她女儿给了我几次电话,每次都在抱怨。”玛丽望着街上行人慢慢地说。
    “我不喜欢赌博,她也不是那种输得起的人。她找我可能想向我借钱,好在我不同她出去。我不会同她出去的,我不想同她多往来,你呢?”
    “我无所谓,她不烦我,不向我借钱就行。她开口借钱,我就给她不好脸色,下次她就不敢了。”
    “我不会给人不好脸色,那不好。”
    “那你怎么做?”玛丽瞪了兰希一眼说。
    “我要先向她叫穷,让她知道我没钱可借。你知道,我并不是没钱。”
    “那是你的做法。”玛丽耸了耸肩,又说,“你当然有钱,你有个好女婿。能没钱?”
    “是啊,我女婿老问我需要什么,老要买东西给我。”兰西挪动着肥硕的身躯高声说。
    “你女儿欠银行的钱都还清了?”玛丽突然问道。
    “我有告诉过你她欠钱?”兰西不甚愉悦的眼光看着玛丽。
    “你说你女儿有五、六个信用卡,她总是用这个信用卡付另一个信用卡的欠款,从来没有还清过欠款。对吧?”
   “噢,那是银行信任她,才有那么多信用卡,才会借款给她,不是人人都有这种机会的。”
   “总有一天,她会破产的。”玛丽以肯定的语气说。
    兰希没有应答,沉默了一阵,叹了口气,说:“确实,我也不喜欢她花钱方式。这么多信用卡,那是害人。我从没用过信用卡,也从不欠钱。”
   “戈登的儿子三个月之前破产,他还不起信用卡的钱,现在变卖他的房子了。那么好的房子,我去过,被拍卖了。”
   “戈登?谁是戈登?”
   “住麦斯兰退休村,常常给我打电话。”玛丽高兴地说。
   “哦,那小矮子,比我年轻,路都快走不动了。”兰希不屑地说。
   “他以前很帅,我看过他年轻时的照片。”
   “谁年轻时不帅?我年轻时可漂亮了,这你是知道。”
   “你从来没瘦过,你丈夫曾说他娶了头大水牛。”玛丽嘴角带着一丝笑,挥动闪着亮光的手。
   “你真是胡说,越老越胡说。我丈夫历来都说我身材好,我没听他有抱怨过。”
   “我没胡说。 你丈夫没对你说,可我听说了。”玛丽优雅地喝了口咖啡,对着她的朋友说。
   “没人说你太瘦小了?”兰希斜着眼问道,“如果让我像你那么瘦小,我会愁死的。”
   “戈登一直都说我保养得很好,快八十岁了,还有这样的身材。你知道,我每天吃的很少,其本上不吃晚餐。”
   “不吃晚餐好吗?那很伤身体的。乔安娜走了,彼得走了,老威廉姆上个月也死了,还有谁?我记不清了。”
   “比我年岁小的也走了,我还能活着,我得感谢上帝。”
   “人活着像口气,下气接不了上去,不就死了?”兰希对着懒洋洋的阳光说:“我也活够了,我不像你那么求生。”
   “我不求生,人生也不过如此,我也活够了。活一天算一天,谁知道明天还能醒得来不?”
   “我才不想活那么久,像琼斯九十八岁了,动也不能动,还活着做什么?”
    玛丽将剩下的咖啡搅动了一下,然后,慢慢地喝掉,放下杯子,她说:“如果明天天气好,我邀露西到花园城市购物中心,那儿的玛雅百货店在大减价。你去吗?”
   “同露西一起?”
   “她有政府补助坐出租车的半价票,可以省一半钱。我也得去申请这种补助。”
   “现在不容易,我申请了几次,都没批。”兰希把她的咖啡也一口喝掉,说,“明天给我电话,我得想一下要不要同露西一起出去。”
    她们把服务生叫来,各人掏出自己所花费的付了帐,并要服务生为她们叫辆出租车。
    服务生过去打电话,一会儿,出租车就到,服务生帮她们打开车门,玛丽先坐进去。
   “你明天和露西坐出租车来接我吧,我也同你们一起到商场。”兰希硕大的身体刚坐入车内,就对玛丽说。
    出租车缓缓启动,在西澳八月的阳光下,载着两个心满意足的老人,驶入了繁忙的牛津大街。

此文于2007年09月1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