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困惑--第二十四章 ]
非智专栏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喜好折腾的民族
·生命只有一次,好好过
·党日随想
·胃肠与文化
·探究女人灵魂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法庭记事(三)
·法庭记事(四)
·旋聚的革命之风
·勿因事小而误
·善,乃人之本性
·文章之议
·老人不老
·宇宙的起始
·国民心态
·天道酬善
·妓女随议
·孤独者
·从这次澳洲大选谈起……
·不争则善胜 ---一点感悟
·不抗争的代价
·对流氓从政说“不”
·闲聊互联网
·澳洲华人从政之意义
·穆斯林问题
·“思想自由,独立精神” 之呼唤
·新一年的希望
·记得,是昨天
·圣诞之时说《易经》
·丙申除夕之日的随笔
·美国总统川普的旋风
· 小议元宵节
·对“政治正确”的反思
·评美国商业集团美国式的傲慢
·闲时的“胡思乱想”
·守住自己的心,守住自己的口
小说
·困惑--第一章
·困惑--第二章
·困惑--第三章
·困惑--第四章
·困惑--第五章
·困惑--第六章
·困惑--第七章
·困惑--第八章
·困 惑--第九章
·困惑--第十章
·困惑--第十一章
·困惑--第十二章
·困惑--第十三章
·困惑--第十四章
·困惑--第十五章
·困惑--第十六章
·困惑--第十七章
·困惑--第十八章
·困惑--第十九章
·困惑--第二十章
·困惑--第二十一章
·困惑--第二十二章
·困惑--第二十三章
·困惑--第二十四章
·困惑--第二十五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困惑--第二十四章

   二十四
   
    她从上海回来, 我到机场接她, 说她胖了点, 白了点, 她一直觉得自己太瘦, 听到夸她, 很是高兴, 说上海那儿水好, 喝多了, 黑的都会变白。 她又说, 每天都有好酒好菜, 不过不是为她准备, 是为政府官员准备, 她也享了点福, “不胖也怪,” 她说。
    车子直接到她的住处, 一上楼, 二个多月的思念和渴望一下子爆发出来, 行李一放, 我们就已翻滚在床上, 抚着她变白, 变得更丰腴的身体, 我贴着她的耳边细细地说: “你越来越漂亮, 我真要把你吃了。” 她咯咯笑着: “这长时间, 我就等着你来吃。”
   “不曾给了别人? ”

   “说什么鬼话, 呕心死了。” 她推开我, 坐了起来, “不许你再说这种话, 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
    我忙起身抱住她, 笑着说: “玩笑话, 你别总当真, 行吗? ” 停了一下, 我又说, “我就喜欢你这认真劲, 它激起我更大欲望。”
   “你常破坏我的欲望, 我觉得你有毛病。不过, 我还是要你, 还是喜欢同你做爱。” 说着她把我推倒在床上, 爬了上去, “再说呕心的话, 就永远让你当女子。”
    她一边在我上面摇动, 一边气喘地说。
   “我不反对, 这样好, 没想到你当小子还真不懒。”
   “别说, 不许你再胡说。” 她摇动得更历害。
    完了之后, 她说, 她得给公司电话, 说她已到家。我说, 你急什么, 明天打不行? 她没理我, 穿上衣服, 到厅上打电话。
    我也穿上衣服到厅上, 见她已挂完电活, 对她说, “晚上我请, 吃什么?”
    “那好,到‘怡乐园’吧, 我把王媛叫上, 我有事麻烦她。”她高兴地说,拿起手机按上王媛的号码。
    王媛是当地一家报社记者, 那个曾跟她到我公司的, 外表廋小文静的女孩。
   
    “怡乐园”面对南湖, 左边是城里有名的南湖公园, 紧挨着 “骑士风”咖啡屋, 沿着湖边, 点缀着彩色灯光, 倒映在湖面上, 泛动着光彩, 小鱼群追逐着亮光, 怡然自得地漂游在水面上, 景色怡人。二个穿着红色迎宾服的女侍应生站在大门外, 面对着进入的客人, 柔声地说: “欢迎光临。” 我们被带上二楼, 选择靠窗的地方坐下, 我问: “ 王媛什么时候到?”
   “她正在报社,说一会就到,” 她看了看表, 说, “该到了吧。”
    从窗口望去, 正对南湖, 湖对岸一排排高层建筑在夜色中耸立, 那橦镶嵌着巨大国徽, 灯光照耀的大楼是市检查院, 邻近的国税局著名塔式建筑在夜幕中显出庄严, 冷冷地对着湖面。相隔国税大厦不远的神州集团大楼, 只建了一半, 起吊机横向空中, 远远看去, 象断臂的巨人, 寂然傲立。在不远处, 福龙大酒家的霓红灯, 一闪一闪, 象抛着媚眼的艳丽女人, 向着“巨人”调情, 在“巨人”背后, 隐约可见五峰山影, 婉延曲折, 伸向海边。这城很美, 尤其在这静的夜。
    我正沉浸在这夜景之中, 被一阵说话声打断,
    “哟, 你们都来了, 不好意思, 让你们等久了。” 王媛在侍应生引领下, 坐到位子上, 她说话总是有气无力, 软软的。
   “小丫头, 最近跑哪儿去?” 她对王媛说, 她们很熟, 说话也随便,
   “没有啊! 我挺想你的, 你现在才回来, 真想死你了。”
   “一回来不就找了你? 鬼才知道你真想还是假想。”
   “什么话啊, 想你就是想你, 还真想假想。找我有事? 不然, 有他在, 你是不会那么快想到我的。”
   “鬼话, 他第一, 你也不是最后。” 她笑着说, “先吃了再说吧。”
    菜上来后, 王媛轻声喊道: “哇, 这么好菜, 我很久都没好好吃一餐了。”
   “忙些什么? ”我问,
   “写稿啊, 编辑追稿追得紧, 每天都要, 都忙不过来呢。”
   “我找你, 也是想让你写篇稿, 报道我们公司。”她说,
   “什么专题? 有好的新闻吗? ”王媛问,
   “报道一下我们公司, 刚动土商贸城, 规模可大。做新闻报道, 你们编辑会喜欢的。”
    她要王媛将她公司在上海郊县投资商贸城做一篇报道, 重点在她公司怎样外联, 在外省拿到项目, 进行投资, 这是市政府喜欢的专题, 它可以向外界说明本市企业怎样逐步和外省联合, 搞活经济。
    王媛想了想, 说, “那好吧, 试试看, 你给我材料吧。” 她从提包里拿出一迭材料, 给王媛, 说, “拿去先看看, 数字可以增大些, 这是目前投资数, 但我估计总投资要超过亿。”
    王媛边翻材料边说, “你真是能干啊! 要是个男人多好哟。”
   “又是鬼话。快点给我稿, 不然等着挨骂。”
   “不行喔, 我手头稿要完成, 都有时间性呢。”王媛说,
   “好吧, 你看着办, 下周出来, 行吗? ”她说。
    王媛刚要回话, 一阵欢叫声传来, 我们不禁都向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 “怡乐园”生意相当好, 几十张酒桌都坐满了人, 一对新婚夫妇正在这儿举办酒宴, 中间一个大喜, 红色布幅横挂在墙上, 上面写着 “恭贺吴柳联婚”, 一群人正站起为新婚夫妇干杯, 场上热闹非凡。
   我说: “真不错, 竟无意中参加了一埸婚礼。”
   “最近许多人结婚, 正是节日嘛。” 王媛说,
   “噢, 对了, 倒忘了问你和小李的事, 都这么久了, 说要结婚, 现在怎样了? ”她问,
   “我才不会跟他结婚呢, 烦死了。”
   “这话我已听有二十遍, 就不见你同他断, 谈了这么多年, 还不快点结婚算了。你们不是房子都买了, 装修得怎么样?”
   “我也不知道呢, 要买那房子时, 我都说不要, 我不喜欢, 他不听, 总是自我行事, 不关心我的想法。哼, 要结婚, 他自己结去。”
   “哇, 你倒有脾气呢, 干嘛不跟小李发去?” 她开玩笑地说,
   “才懒得呢, 他整天愣愣的, 都不说话, 到我那儿, 一看到报纸, 就呆头呆脑看起来, 也不跟我说话。”
   “那样的男人现在可不多, 你算是有福啰。” 我打趣地说, 王媛的男朋友小李我见过一面, 个子高高的, 有一米八几, 戴着付眼镜, 很书生气, 一点不呆头呆脑, 他们已谈了好几年, 她就是不急着结婚。
    她笑了起来, 王媛没笑, 很认真地说: “我真的要和他断呢, 你说?”
   “别瞎想, 你真的能断, 我可敢跟你打赌, 二个月后, 你又会这样说。” 她不屑地说,
   “我就是要跟他断嘛。” 王媛似乎有些不高兴,
   “那好, 断就断, 没什么不得了, 你可别生气。” 她说, “不谈这些, 下周先把我的稿子写出来, 没问题吧? 小丫头。”
    王媛答应争取下周把稿给她, 然后她们的话题就转到怎么写稿上面。
   
    晚餐后, 王媛说她事忙得先走, 她也不留她。我和她沿着小路, 转到南湖公园, 沿着湖边散步。
    湖边的石椅上, 早已一对对情人坐满, 不时传来嘻嘻笑声, 已是秋天季节, 这儿天气不冷不热, 空气挺清爽, 沿着湖边, 望着水中泛动的灯光, 我说: “看来, 你上海之行还是成功了。”
   “不算成功, 可说小有结果。”
   “这话怎说?”
   “工程是开工了, 但许多事还在后头, 高副县长隔几天要来, 我就是回来为他准备的。”
   “高副县长那边你打通了?”
   “老板最后还是去了, 给了多少钱, 我不知道, 不过老板私下说他胄口很大, 这次来怕还得款待一番。”
   “我想这也正常, 他有权, 你老板有钱, 交易罢了。”
   “说老板有钱也是假的, 他需要高副县长为他贷笔款。”她说。
    在中国搞房地产开发多是这样, 先有一部分启动资金, 买通政府官员后, 再通过这些官员向银行贷一大笔款, 不然, 后面的工程就做不下来。
   “高副县长说要来公司看看, 其实是过来玩, 老板还交代要为高副县长准备女人, 我正为这事发愁呢。”
   “这不容易, 三陪女多的是。”
   “三陪女不行, 要素质高点。”
    我想到张涛说的歌女, 就说: “这也好办, 带他到 ‘伊人歌厅’, 那儿有漂亮高素质的歌女, 就是贵点, 要舍得花钱, 什么货色都有。”
   “钱是没问题, 但要好的, 口又紧。”
   “那儿会有的。”
   “你去过?” 她停下脚步, 严正地看着我,
   “没有。” 我也停了下来, 将张涛的事讲给她听, 听了之后, 她说: “这种男人真臭。”
   “臭什么? 臭的不是张涛这类人, 而是高副县长那类人。”我说着径自往前走,
   “你说的也是。”她应道, 紧跟了上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