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困惑--第二十二章]
非智专栏
·初恋
·“罪犯”的国家
·澳洲国庆日
·有序与和谐
·大人民,小政府
·果真《大哉,牛皮》
·争鸣或排斥
·傻B,文学爱好者
·诗人小叶
·“富有”的穷人
· 小舟
·不期而遇
·吃 补
·爱国之争论
·不会笑的华人
·冷夜风铃
·小心窃贼
·民主选主之对话
·滚滚而行的中华文化
·新的国粹:中国推拿
·国家级诗人武大郎
·大姐
·有了耶稣,就有喜乐平安
·女人的悲伤
·往事如烟
·小儿歌
·傻爸
·学友如珠
·晴天里的闲聊
·违法必罚
·潇洒走一回
·另类乞丐
·悼焦丹之死
·政客霍华德
·刘东的烦恼
·我会告诉你
·潜心于自然,宁静而致远---记青年国画家叶峰
·大选后的随想
·中国情结
·工会的没落
·“生于忧患”值吗?
·朋友君生
·同文中学二三事
·闲话华人
·那个时代,那段日子
·从珀斯选美想起
·被“偷走的一代”?
·淘金者之梦
·当真“朋友如粪土”?---读潜之先生《友情篇》有感
·“三个代表”,改变中国
·华人商家的“戏法”
·说话的权利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各领“风骚”,极尽品味
·“忠党爱国”之误国
·简单的道理
·募捐之善举
·对恶人的宽恕,是对人民的犯罪
·2008年的中国
·“让领导先走”的走,范跑跑的“跑”
·是“柏斯”,还是“珀斯”?
·"8"字之吉利?
·阿玲的故事
·话说奥运开幕式
·阿伦.卡彭特提前大选之策略
·国人的丑陋
·市长的权力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困惑--第二十二章

    二十二
    悉尼是澳洲最大的城市, 是白人在澳洲最先建立起的城市。她以著名的悉尼歌剧院和悉尼大桥闻名于世。
    从人口稀少的西部小城到繁华的悉尼, 他一下还不能适应过来, 从内心里他并不喜欢繁华闹市, 不喜欢这熙熙攘攘, 到处是人流的悉尼, 但他喜欢悉尼唐人街, 那才象唐人街, 不象他所住的小城, 那儿的唐人街才几家华人店铺, 零零散散在一条长不到百米的小街, 而这儿的唐人街涵盖二条宽畅、长上公里大街, 大街两旁华人餐馆和店铺林立, 店名多用华文, 置身其中让人感到又回到香港热闹的尖沙嘴一样。他特意到唐人街去了二次, 一次是同她和兰希, 另一次他自己去, 为的是想寻回那久已没有的华人社区生活的感觉。
    她住在兰希那儿, 那是一间很小的房间, 放一张上下二层的单人床, 一台小床头桌, 一个带有小镜子的衣橱, 两人在内, 连个转身的地方都没有, 他没想到悉尼竟还有这么小的房间, 在这之前他还以为只有香港才有。兰希则把他安排到另一个地方, 同几个男留学生住, 在地上临时打了个铺, 能有住的, 他也就满意。
    兰希三十一、二岁, 已是一个五岁小孩的母亲, 她丢下小孩和丈夫, 只身一人到澳洲, 说是要为她的家庭找寻更好的生活之地。兰希英语很糟糕, 却胆子很大, 常用结结巴巴、断断续续的英语同洋人交谈, 而竟也能靠着手脚比划同洋人有说有笑, 实在令他在吃惊的同时不得不暗自佩服。兰希常说她到澳洲另有重大任务, 那就是为她的妹妹找个丈夫。她妹妹已年近三十, 还没结婚, 她说她妹妹怎样怎样漂亮, 又怎样怎样有许多男人在追她, 她要她妹妹找个澳洲人, 一个地地道道的澳洲洋人, “不找华人, 华人没劲。” 兰希说, “我都后悔我结婚了, 不然这儿机会多的很。” 他不知道她妹妹有多漂亮, 直到有一天兰希拿出她妹妹的照片时, 他才哑然失笑, 但又立即恢复原态, 他怕这一笑惹得兰希不高兴。确确地说, 他对她的妹妹不敢恭唯。她妹妹不仅谈不上漂亮, 而且可以说有点丑, 她妹妹象她一样胖, 一张浮肿的脸, 虽在照片摆着优美姿态, 但还是那种男人看了一眼, 就不想看第二眼的女人。这种女人中国男人肯定不喜欢, 他就不喜欢, 洋男人会喜欢吗? 他心里觉得好笑。 但实际上, 西方人的审美观念同东方人不同,中国人所爱并非洋人所爱, 而洋人所喜欢并非中国人所喜欢, 他也发现外表英俊的洋人先生身边的华人女士常常是中国人眼里不漂亮, 甚至有点丑的那类, 洋人眼里的东方女性美是什么, 他不知道, 但他知道兰希为她妹妹在这儿找丈夫决不是件容易的事。

   
    兰希有闯劲, 只要能赚钱, 什么都敢干。她只上了一学期的课, 就已缀学, 但学费照交, 为的是保学藉拿签证。听说悉尼机会多, 她就联系了一家挂名学校,交了学费, 搞到签证, 人就搬到悉尼。兰希在悉尼做什么, 他不知道, 他问过, 兰希只是很认真地说,“不许问女人的年龄和职业, 澳洲女人不喜欢别人知道她们的岁数和在做什么。”
    他原想说你也不是澳洲女人, 但转而却说“噢, 失礼了, 忘了这是在澳洲。”他不愿得罪兰希, 更不想因此而得罪她。
    她同兰希倒挺有话说, 她们谈了些什么, 他不大清楚, 但似乎兰希问过她同他现在的关系, 她告诉兰希他和她还是朋友。兰希只陪他们到唐人街走了一次, 就整天忙她的, 他也乐得能有更多机会同她在一起。
    到悉尼的第二天, 他们就去看了歌剧院, 悉尼大桥, 并一起到有名的情人港。这是他到澳洲来最轻松的日子, 也是和她相处最愉快的一天。
   
    遇见温志飘倒出乎他的意料之外。那是到悉尼后的第三天, 他和她正在街上走, 突然听到有人喊他, 那是从街边的一家咖啡屋里传出, 接着他看到小个子温志飘向他跑来, 能在这异国他乡见到久别的大学同学, 他感到十分惊喜。
   “你怎么在悉尼?”温志飘问,
   “放假, 到悉尼看看。”
   “你不住悉尼?”
   “不, 在西部。” 他告诉温志飘他已在西部生活近一年了。 “你呢, 来多久了?”他问。
   “有二年多了,”志飘说, “很久没你的消息, 不知你也到澳洲, 真太好了, 竟在这里见到你。咦, 这女人是你的……?”
   他向志飘介绍了她, 说她是他的女朋友。
   “还没结婚?”志飘问,
   “没有。”
   “真没想到。不过, 你女人倒挺多的。怎样, 晚上到我家坐, 现在我还在上班, 晚上九点后到我家, 我们好好聊聊, 很久没见, 真他妈的想你啊。”志飘给了他家里地址和电话, 并简单告诉他怎么走, 说完, 转身又回到叫“乐趣生活”的咖啡屋。
    志飘是他大学时相处较好的同学, 毕业后到广州文化局工作, 开始还有些联系, 久了, 就再没有联系, 没想到他竟也到澳洲。
    他们在麦当劳吃晚餐,不管在世界的哪个地方,麦当劳人总是那么多,那么热闹。吃完后,望着热闹的人流,她说: “你真的要到你同学处?”
   “当然, 这么多年没见, 何况是在这儿相见, 是一定得聊聊。” 他向她解释道。
   “不能改日去? 你昨天不是说晚上去夜市?”
   “明日再去吧, 晚上我们一同到志飘那儿。”
   “我不去。”
   “为什么?”
   “那人看了讨厌, 我不喜欢。”
   “才见人家一面, 怎么就讨厌了。”
   “他就是让人讨厌, 话也不会说, 什么这女人, 那女人, 连个称呼也不懂。”
   “这是他的性格, 你也不同他交朋友, 就别在意了。”
   “我在意他做什么? 你的朋友, 要去, 你自己去。” 她硬梆梆扔出这话, 起身就走。
    他想叫住她, 又担心同她吵起来, 反而更糟, 愣了会儿, 他才慢慢离开麦当劳。走出门外, 他看了下表, 已八点多, 到志飘家的路他得先问问。

此文于2007年08月1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