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困惑--第二十一章]
非智专栏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喜好折腾的民族
·生命只有一次,好好过
·党日随想
·胃肠与文化
·探究女人灵魂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法庭记事(三)
·法庭记事(四)
·旋聚的革命之风
·勿因事小而误
·善,乃人之本性
·文章之议
·老人不老
·宇宙的起始
·国民心态
·天道酬善
·妓女随议
·孤独者
·从这次澳洲大选谈起……
·不争则善胜 ---一点感悟
·不抗争的代价
·对流氓从政说“不”
·闲聊互联网
·澳洲华人从政之意义
·穆斯林问题
·“思想自由,独立精神” 之呼唤
·新一年的希望
·记得,是昨天
·圣诞之时说《易经》
·丙申除夕之日的随笔
·美国总统川普的旋风
· 小议元宵节
·对“政治正确”的反思
·评美国商业集团美国式的傲慢
·闲时的“胡思乱想”
·守住自己的心,守住自己的口
小说
·困惑--第一章
·困惑--第二章
·困惑--第三章
·困惑--第四章
·困惑--第五章
·困惑--第六章
·困惑--第七章
·困惑--第八章
·困 惑--第九章
·困惑--第十章
·困惑--第十一章
·困惑--第十二章
·困惑--第十三章
·困惑--第十四章
·困惑--第十五章
·困惑--第十六章
·困惑--第十七章
·困惑--第十八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困惑--第二十一章

   
   二十一
   
    到了星期天,上午十点多,他去看她,还带了些吃的东西过去。
    她比以前瘦了些,但还是那样漂亮。房间的陈设没变,只是显得更凌乱,他知道她不善整理,只在堆满衣服的沙发上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她给他泡了杯奶茶,拉了把椅子,在他对面坐下。

   “怎么没搬,还一个人住?”他问。
   “没搬,原来兰希要搬过来住,后来她去悉尼了。”
    兰希是他们同一批来的留学生,他认识她,一个胖胖的,挺精明的女人。原来在国内海关工作。
   “有什么打算?”他问。
   “什么什么打算?”
   “今后啊!”
   “没打算。走一步,看一步,还能有什么打算?”
   一阵沉默。好一会儿,她说:“韦杰走了,回国了。”
   “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
   “上个月。他同我联系,说他呆不下去了,家里老婆又催着,就回去了。”
    韦杰是一个杭州人,年纪不大,才二十四、五岁,长得清清秀秀,干干净净,也是同批来的。他们在飞机上认识的。韦杰说他结婚还不到一个月,签证下来了,就丢下老婆到澳洲来了。过去他们偶尔还通通电话,但自从他搬离她后,他就再没有韦杰的消息。现在他走了,这么快,还不到一年。
    他记起在车站遇到亚瑟,就告诉她,亚瑟也想走,只是赚不到钱,他说:“留学生在这里实在是够苦,够不容易的。”
   “留学生到这里仅为了赚钱,那实在没意思。”她说。
    他知道她的想法,她想拥有绿卡,想定居这里,但他没说。又是一阵沉默。
   “再喝一杯。”她见他已将奶茶喝完,又起身为他冲了一杯。
   “我想到悉尼去,兰希说那边较有机会。”她把茶给他时说。
   “我也听说悉尼机会较多,毕竟是大城市,留学生也多,打算什么时候去?”
   “还没定,等放假吧。”
   “那你得转校?”
   “我叫兰希帮我联系学校,联系好,我就过去。”
    他感到有些失落,他不愿她去,也不想让她去,可是他无法说这些。
   “你在这不是好好的吗?工作不错,干嘛要走?”
   “许多人都过去,再说,老这样也不是办法,你想一辈子这样打工下去?”
   “那不如回国。”他说。
   “好不容易出来,我才不回去呢。再说,就这样回国,别人怎么看?那边工作也辞了,回去做什么?”
    他发现这是他们很久以来第一次坐下来交谈,而且都在心平气和中。以前说不上几句就蹦了。现在她会告诉他她的想法,她的打算。他知道她也在苦闷中,需要有个人聊聊。
   “工作怎样?”他找了另外的话题说。
   “还不是那样,没变化。”
    他原想问她和乔丹的关系,但问不出口,只是说:“我已习惯我的工作,老板对我还不错。”他把意大利人的故事、把彼特的故事讲给她听,他特别提到彼特的老婆无法来,彼特的悲伤。最后,他说:“真能移民到这里,那就好了。”
   “我也这样想,既然出来,我也不想再回去,不管怎样,我都会想办法留下来。”
   “最好的办法只有一条。”他说。
   “什么办法?”
   “同当地人结婚,像汤姆一样。”
    她没有反应,静了一会,她说:“我去做饭,中午就在这吃。”他忙说:“我来帮你。”“不用了,你就坐会儿。”她边说着起身做饭去了。
   
    午饭后,他提议散步去,她没反对。
    她所住的区很静,尤其是星期天,街上行人很少。澳洲人中午不午睡,偶尔几个行人,有的拉着狗出来溜达,见到他们笑着打招呼。这儿人很有礼貌,也很和善,素不相识,街上碰到,也会说声早安、午安的话。
   “真能生活在这里多好!”望着眼前一片片葱绿的草地,一幢幢整齐的洋房,她叹道。
   “应该有机会的。”他知道她的想法,安慰的说,“没人知道他最终的命运是什么。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命运。我就没想到我会跑这么远到澳洲。几年前,家里叫我到香港,我都不去,谁料,会跑到这?”
   “香港人也都往这里跑,学校香港来的雪丽说他们家正往这里办移民。”
   “香港人有钱,办移民容易,我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多赚点钱,把书读下去。”
    他们沿街走了一圈,又回到她的住处。他说他得走了,他希望她能留他,但却听到她说:“那好,你走吧。”他想亲她一下,又不敢,只说:“保持联系。”就走了。
   
    汤姆知道他跟她闹翻搬出来的事,也到他住的地方看他。汤姆自己有车,一辆丰田小轿车,没事时,常开车到他的地方,有时还用车载他去购物,或到海边看海。他很感激汤姆,汤姆说“不说客气话,我们谈得来,这是最主要的。我能帮你,是我有条件帮你,我没办法帮你,你就是求我,我都不会帮你,这是很现实的。洋人讲究现实,我觉得他们是对的。”
    澳洲的西部被印度洋所环绕,从岸边看一望无际,远处的海面呈墨绿色, 与天相接,联成一片,平静得象一块色彩浓浓的绸缎,靠近沙滩处的海水则是碧绿碧绿,非常清澈,远远望去都可见到细细的海底白沙。
    那次到海边,正是秋天起风的时候,印度洋的海浪冲击着沙滩,掀起了几米高的大浪。几个勇敢者正在冲浪,他们喜欢这大浪,也只有在这大浪中他们才真正体味到乐趣。望着大海,他说这儿景致真好,空气又那么新鲜,人又那么少,真是居住的好地方。
   “想办法留下来吧,”汤姆说,“我一来就爱上这地方,所以决定留下,最后我留下了,我感到满足。”
   “你可真行。”他真心地说。
   “你也可以留下,你不是和她分手了?找个当地人,不要管她漂亮不漂亮,年轻或老,有钱或没钱,先解决身份再说,找个洋人,不然找个越南人,都行。”
   “我还没这种想法,只要她没找,我不会先找的。”他说。
   “你这家伙,就是不讲实际。人要活得现实点,你再跟她或她再跟你,又怎么样?最后还不都得一起回去,值吗?”
   “我有时也不知自己怎么了,跟她老断不了,在国内断了一阵,又好上,一起出国,现在又断,但会老想着她。我知道她未必跟我,她也想留下,她可能找个当地人结婚,但在她未结婚之前,我不会再找人的,不管什么目的。”
   “你真没救,”汤姆说,“迟早会栽在女人手上。不过,不管你怎么想,我还是会为你留意,有合适的,我会告诉你。”
   
   
    假期已到,她没到悉尼,兰希说学校一时联系不上,而且在电话中兰希还说,悉尼工作不容易找,如果来了没有工作,是很难承受的,那儿的生活消费比西部贵许多,单单房租就贵将近一半。这一来,她也就打消到悉尼的念头。他知道后, 感到高兴 但还是建议:“这样吧,到悉尼走走, 趁假期有空, 我也想到东部看看, 如果好的话, 就留在那边。”习惯上他们称墨尔本、悉尼等城市为东部。
    澳洲东部历史久, 人口多, 比西部发达, 多数亚洲移民都喜欢生活在东部。他想到悉尼的另一个原因是想借同她一起旅游的机会, 再重新建立关系, 当然这一点他不愿让她知道。她倒是觉得他的建议不错, 也同意了。
    就在放假后的第二周, 他们一起坐飞机到悉尼去。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