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困惑--第二十一章]
非智专栏
·诗人小叶
·“富有”的穷人
· 小舟
·不期而遇
·吃 补
·爱国之争论
·不会笑的华人
·冷夜风铃
·小心窃贼
·民主选主之对话
·滚滚而行的中华文化
·新的国粹:中国推拿
·国家级诗人武大郎
·大姐
·有了耶稣,就有喜乐平安
·女人的悲伤
·往事如烟
·小儿歌
·傻爸
·学友如珠
·晴天里的闲聊
·违法必罚
·潇洒走一回
·另类乞丐
·悼焦丹之死
·政客霍华德
·刘东的烦恼
·我会告诉你
·潜心于自然,宁静而致远---记青年国画家叶峰
·大选后的随想
·中国情结
·工会的没落
·“生于忧患”值吗?
·朋友君生
·同文中学二三事
·闲话华人
·那个时代,那段日子
·从珀斯选美想起
·被“偷走的一代”?
·淘金者之梦
·当真“朋友如粪土”?---读潜之先生《友情篇》有感
·“三个代表”,改变中国
·华人商家的“戏法”
·说话的权利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各领“风骚”,极尽品味
·“忠党爱国”之误国
·简单的道理
·募捐之善举
·对恶人的宽恕,是对人民的犯罪
·2008年的中国
·“让领导先走”的走,范跑跑的“跑”
·是“柏斯”,还是“珀斯”?
·"8"字之吉利?
·阿玲的故事
·话说奥运开幕式
·阿伦.卡彭特提前大选之策略
·国人的丑陋
·市长的权力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困惑--第二十一章

   
   二十一
   
    到了星期天,上午十点多,他去看她,还带了些吃的东西过去。
    她比以前瘦了些,但还是那样漂亮。房间的陈设没变,只是显得更凌乱,他知道她不善整理,只在堆满衣服的沙发上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她给他泡了杯奶茶,拉了把椅子,在他对面坐下。

   “怎么没搬,还一个人住?”他问。
   “没搬,原来兰希要搬过来住,后来她去悉尼了。”
    兰希是他们同一批来的留学生,他认识她,一个胖胖的,挺精明的女人。原来在国内海关工作。
   “有什么打算?”他问。
   “什么什么打算?”
   “今后啊!”
   “没打算。走一步,看一步,还能有什么打算?”
   一阵沉默。好一会儿,她说:“韦杰走了,回国了。”
   “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
   “上个月。他同我联系,说他呆不下去了,家里老婆又催着,就回去了。”
    韦杰是一个杭州人,年纪不大,才二十四、五岁,长得清清秀秀,干干净净,也是同批来的。他们在飞机上认识的。韦杰说他结婚还不到一个月,签证下来了,就丢下老婆到澳洲来了。过去他们偶尔还通通电话,但自从他搬离她后,他就再没有韦杰的消息。现在他走了,这么快,还不到一年。
    他记起在车站遇到亚瑟,就告诉她,亚瑟也想走,只是赚不到钱,他说:“留学生在这里实在是够苦,够不容易的。”
   “留学生到这里仅为了赚钱,那实在没意思。”她说。
    他知道她的想法,她想拥有绿卡,想定居这里,但他没说。又是一阵沉默。
   “再喝一杯。”她见他已将奶茶喝完,又起身为他冲了一杯。
   “我想到悉尼去,兰希说那边较有机会。”她把茶给他时说。
   “我也听说悉尼机会较多,毕竟是大城市,留学生也多,打算什么时候去?”
   “还没定,等放假吧。”
   “那你得转校?”
   “我叫兰希帮我联系学校,联系好,我就过去。”
    他感到有些失落,他不愿她去,也不想让她去,可是他无法说这些。
   “你在这不是好好的吗?工作不错,干嘛要走?”
   “许多人都过去,再说,老这样也不是办法,你想一辈子这样打工下去?”
   “那不如回国。”他说。
   “好不容易出来,我才不回去呢。再说,就这样回国,别人怎么看?那边工作也辞了,回去做什么?”
    他发现这是他们很久以来第一次坐下来交谈,而且都在心平气和中。以前说不上几句就蹦了。现在她会告诉他她的想法,她的打算。他知道她也在苦闷中,需要有个人聊聊。
   “工作怎样?”他找了另外的话题说。
   “还不是那样,没变化。”
    他原想问她和乔丹的关系,但问不出口,只是说:“我已习惯我的工作,老板对我还不错。”他把意大利人的故事、把彼特的故事讲给她听,他特别提到彼特的老婆无法来,彼特的悲伤。最后,他说:“真能移民到这里,那就好了。”
   “我也这样想,既然出来,我也不想再回去,不管怎样,我都会想办法留下来。”
   “最好的办法只有一条。”他说。
   “什么办法?”
   “同当地人结婚,像汤姆一样。”
    她没有反应,静了一会,她说:“我去做饭,中午就在这吃。”他忙说:“我来帮你。”“不用了,你就坐会儿。”她边说着起身做饭去了。
   
    午饭后,他提议散步去,她没反对。
    她所住的区很静,尤其是星期天,街上行人很少。澳洲人中午不午睡,偶尔几个行人,有的拉着狗出来溜达,见到他们笑着打招呼。这儿人很有礼貌,也很和善,素不相识,街上碰到,也会说声早安、午安的话。
   “真能生活在这里多好!”望着眼前一片片葱绿的草地,一幢幢整齐的洋房,她叹道。
   “应该有机会的。”他知道她的想法,安慰的说,“没人知道他最终的命运是什么。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命运。我就没想到我会跑这么远到澳洲。几年前,家里叫我到香港,我都不去,谁料,会跑到这?”
   “香港人也都往这里跑,学校香港来的雪丽说他们家正往这里办移民。”
   “香港人有钱,办移民容易,我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多赚点钱,把书读下去。”
    他们沿街走了一圈,又回到她的住处。他说他得走了,他希望她能留他,但却听到她说:“那好,你走吧。”他想亲她一下,又不敢,只说:“保持联系。”就走了。
   
    汤姆知道他跟她闹翻搬出来的事,也到他住的地方看他。汤姆自己有车,一辆丰田小轿车,没事时,常开车到他的地方,有时还用车载他去购物,或到海边看海。他很感激汤姆,汤姆说“不说客气话,我们谈得来,这是最主要的。我能帮你,是我有条件帮你,我没办法帮你,你就是求我,我都不会帮你,这是很现实的。洋人讲究现实,我觉得他们是对的。”
    澳洲的西部被印度洋所环绕,从岸边看一望无际,远处的海面呈墨绿色, 与天相接,联成一片,平静得象一块色彩浓浓的绸缎,靠近沙滩处的海水则是碧绿碧绿,非常清澈,远远望去都可见到细细的海底白沙。
    那次到海边,正是秋天起风的时候,印度洋的海浪冲击着沙滩,掀起了几米高的大浪。几个勇敢者正在冲浪,他们喜欢这大浪,也只有在这大浪中他们才真正体味到乐趣。望着大海,他说这儿景致真好,空气又那么新鲜,人又那么少,真是居住的好地方。
   “想办法留下来吧,”汤姆说,“我一来就爱上这地方,所以决定留下,最后我留下了,我感到满足。”
   “你可真行。”他真心地说。
   “你也可以留下,你不是和她分手了?找个当地人,不要管她漂亮不漂亮,年轻或老,有钱或没钱,先解决身份再说,找个洋人,不然找个越南人,都行。”
   “我还没这种想法,只要她没找,我不会先找的。”他说。
   “你这家伙,就是不讲实际。人要活得现实点,你再跟她或她再跟你,又怎么样?最后还不都得一起回去,值吗?”
   “我有时也不知自己怎么了,跟她老断不了,在国内断了一阵,又好上,一起出国,现在又断,但会老想着她。我知道她未必跟我,她也想留下,她可能找个当地人结婚,但在她未结婚之前,我不会再找人的,不管什么目的。”
   “你真没救,”汤姆说,“迟早会栽在女人手上。不过,不管你怎么想,我还是会为你留意,有合适的,我会告诉你。”
   
   
    假期已到,她没到悉尼,兰希说学校一时联系不上,而且在电话中兰希还说,悉尼工作不容易找,如果来了没有工作,是很难承受的,那儿的生活消费比西部贵许多,单单房租就贵将近一半。这一来,她也就打消到悉尼的念头。他知道后, 感到高兴 但还是建议:“这样吧,到悉尼走走, 趁假期有空, 我也想到东部看看, 如果好的话, 就留在那边。”习惯上他们称墨尔本、悉尼等城市为东部。
    澳洲东部历史久, 人口多, 比西部发达, 多数亚洲移民都喜欢生活在东部。他想到悉尼的另一个原因是想借同她一起旅游的机会, 再重新建立关系, 当然这一点他不愿让她知道。她倒是觉得他的建议不错, 也同意了。
    就在放假后的第二周, 他们一起坐飞机到悉尼去。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