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困惑--第十九章]
非智专栏
·小儿歌
·傻爸
·学友如珠
·晴天里的闲聊
·违法必罚
·潇洒走一回
·另类乞丐
·悼焦丹之死
·政客霍华德
·刘东的烦恼
·我会告诉你
·潜心于自然,宁静而致远---记青年国画家叶峰
·大选后的随想
·中国情结
·工会的没落
·“生于忧患”值吗?
·朋友君生
·同文中学二三事
·闲话华人
·那个时代,那段日子
·从珀斯选美想起
·被“偷走的一代”?
·淘金者之梦
·当真“朋友如粪土”?---读潜之先生《友情篇》有感
·“三个代表”,改变中国
·华人商家的“戏法”
·说话的权利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各领“风骚”,极尽品味
·“忠党爱国”之误国
·简单的道理
·募捐之善举
·对恶人的宽恕,是对人民的犯罪
·2008年的中国
·“让领导先走”的走,范跑跑的“跑”
·是“柏斯”,还是“珀斯”?
·"8"字之吉利?
·阿玲的故事
·话说奥运开幕式
·阿伦.卡彭特提前大选之策略
·国人的丑陋
·市长的权力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困惑--第十九章

   
    十九
   
    在电话中,她告诉我,她工作的公司正在上海郊外投资房地产,跟县政府合作,搞商贸城。
    她说她这阵子很忙,忙着跟政府官员谈判。公司投了三千万,县政府出资一半,但到目前,政府资金还没到位。她得经常找他们谈去。负责这项工程的副县长高山,十分精明,谈了几次,都说资金马上到位,但一直不见影子,这边老板很急,担心工程搁浅。“我真不知该怎么办好。”她说,“替我想想主意,不然,可急死我了。”

    “签合约了吗?” 我说,
   “签了。”
   “那叫他们按合约办事。”
   “合约不顶用。高山说不是不想按合约办,只是时间问题。我知道他想要什么。”
   “给他所想要的。”
   “那我得问问老板,说不定老板得亲自来。”
   “我看这是唯一的办法。国内情况你比我熟,你老板也知道该怎么做。”
   “我想也是,我这就同老板联系。”
   “希望你一切顺利,想着你。”
   “照顾好自己,好吗?我会想着你。”
    她挂上电话,我却陷入沉思中,我知道在国内办事的难处,也可想象到她在那边与政府官员打交道的艰难。东方文化,是官本位文化,看一个人的成就,不是看他学历多高,为社会贡献多少,事业做得多大,而是看他官当了多大。我记得刚回来不久,小学同学聚会,都已二十几年没见面,彼此见面,有的都不认识,但班主任林老师倒还认得,早已退休,还很健谈。大家聚在一起,谈论最多的是谁当了什么官,谁的丈夫或妻子任了什么职,小学老师最骄傲的事,是她的学生中出了一个厅级干部,三个处级干部,然后又说:某某由于工作忙,没法来参加同学聚会,当时,什么也不是,没有任何官衔的我,只能在旁暗暗为自己汗颜。在中国,有官就有权,有权就有钱。听说一个县长到县里,一年弄上几十万、上百万是很容易的。报纸还报道过,一个副职县长,为了把副字去掉,花了三百多万去买官,最后运气不佳,被发现,这正官才当不成。仅仅是个副县长,为了买个正县长当,就花资如此巨大,那么,更高一层,可想而知。
    给政府官员好处费,这在西方称润滑油,齿轮不动,上点润滑油,想必也应该,只是在大陆,这润滑油往往上得太多了。
   大陆似乎都变了,做什么事都要钱,就连我大学一个好同学,在我要求他帮点忙时,也开口要钱,说是“交通费”。这人情味明显是淡了。
    我忽然觉得我的沉思有点可笑,现实不就是这样。黑格尔还说过“存在便是合理。”只有合理的环境,才有这现象的存在。在中国,这是合理的,而人们要办事,只得按合理规律去做,否则,就是不合理,办不成事。那位姓高的副县长,想要点什么,那就得给点什么,工程也才做得起来,不然,工程做不成,倒成不合理的事了。
   想来那位省政协委员余东林是懂得这规律,虽然文化不高,倒也深谙这哲理。所以,运作得相当成功。而他的存在,他的荣耀的今天,也是合理的,不然,省政协委员能那么容易当上?
    庄民见我接了手机后,一下沉默,问我发生什么事,我说没有,只是一时有点想法,他说:“你就多愁善感,生意人不能多愁善感,不然别想做成事。”他说的也是,我是多愁善感,也真的生意做得不好。
   
    那天下午,我去找张伟,张伟原是医生,从商后成了一家公司老总,办公室在一幢大楼的十二楼,他正在打电话,沙发上坐着一位客人,四十岁左右,戴着宽边眼镜,很有儒商风度,他默默地吸着烟,我向他点点头,坐在他旁边,他抽出一根三五的烟,问我“抽烟。”“没抽,谢谢。”我说。两人都沉默着,听着张伟对电话有力地说着:“多少?十几个?太少了……对,你那边传过来,多几个,我一样办……没事,老陆正在这儿,没问题,只要你那边搞妥……有困难?那从新加坡走,再不行就转东欧……什么,我知道现在正卡得紧,是难做……让点利吧……可以,我跟老陆商量下……没问题,最迟不超过后天……好,你先传过来,好,好,就这样。”他搁下电话,对我说:“你过来了,认识一下,老陆,对外服务公司的,这是我朋友。”他向老陆也介绍了我。
    张伟的公司是做对外劳务输出,用老陆的话说,是“人头出口贸易”,老陆则属公安系统,对外服务公司其实是市公安局底下的一个公司,专门办理出国签证、留学、劳务等,在生意好时,每年劳务输出几千人。“这是极赚钱的买卖,可谓无本生意,但担者风险。”张伟曾说。
    张伟对老陆说,新加坡那边要人,到以色列的建筑工,要有证书的,才十几名。
   “我接到后,你那边办证,没问题吧?”张伟问。
   “什么时候要?”
   “大约二个月时间,应来得及。”
   “你先招人吧,办证再说。”接着,老陆又问:“收多少钱?”
   “每人三万,包括一切。”
   “真还不如我办因私护照,那才……”老陆突然顿住,看了我一下,显然,与我不熟,不便说出。
    我独自走到窗前,让张伟和老陆去商谈他们的事。
   窗的对面,是火车站,广场上新建了四层楼高的大楼,楼顶上三九集团广告十分醒目,旁边是香格里拉大酒楼。广场上铺上石板,比我出国前大了许多,但广场上挤满了人,看起来,还是显得拥挤,一辆辆小巴士惊险地穿行在人流中,不断往上招客。等到整辆车挤得满满,才又从人流中曲曲折折开到街上。扛着大包小包,忙忙碌碌的外地劳工不断从车站大门汇出,远在这高层十二楼,我似乎都听到火车站的喧嚣。
   这是个劳工过剩的年代,不算下岗工人,单从农村涌入这城里的,每年都有十几万。这些人如能到海外工作,可真上了天堂。
    我忽然问自己,在海外打工,我不是也经历过?那可不是天堂。那种艰辛并不是在大楼里的张伟和老陆所能理解,也不是广场上那些忙忙碌碌的人所能体会的。
   我还在想,却听到老陆大声说:“说什么客气话,都是哥儿,你的事没问题。叫上你的朋友,晚上一起吃饭,我请。”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