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困惑--第十八章]
非智专栏
·华人商家的“戏法”
·说话的权利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各领“风骚”,极尽品味
·“忠党爱国”之误国
·简单的道理
·募捐之善举
·对恶人的宽恕,是对人民的犯罪
·2008年的中国
·“让领导先走”的走,范跑跑的“跑”
·是“柏斯”,还是“珀斯”?
·"8"字之吉利?
·阿玲的故事
·话说奥运开幕式
·阿伦.卡彭特提前大选之策略
·国人的丑陋
·市长的权力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喜好折腾的民族
·生命只有一次,好好过
·党日随想
·胃肠与文化
·探究女人灵魂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法庭记事(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困惑--第十八章

    十八
   
    他搬到海德公园附近的一幢十层楼大公寓,红砖结构,面对海德公园,立在十字路口旁。公寓已有几十年历史,外表显得有些旧,但还可依稀看出它曾经风光的面貌。大楼的左边是个停车处,右边入口有个大院,种了不少花草,还有一排石椅。天气好时,常有人在大院里散步、晒太阳。从大门直走,上几个小台阶,一条走廊,第二间就是他住的102室。
    那是一房一厅的公寓,面积不小,价格便宜。刚搬到这儿的第二天,就在院子里碰到他,一个近七十的英国人,人们都叫他老亨利,瘦瘦高高,皮肤极为细白,脸上没有洋人常有的胡子。老人很热情跟他打招呼:
   “喂,刚刚搬来?”

   “是的。”
   “从中国还是泰国?”
   “从中国。”
   “哈,我喜欢中国,我到过那儿。”
   “真的?”
   “那是十年前,很久的事了。”
   “你到中国什么地方?”
   “北京和上海。我喜欢北京,真壮观。你来自中国哪地区?”
   “中国南部。”
   “来多久了?”老人问。
   “近一年了。”
   “来留学?”
   “是的。”
    他们站着拉呱,最后老亨利说,“我就住隔壁,有空来看我。”
   “好吧。”
   老人临走前摸了摸他的手臂,说:
   “很强壮,对吗?”
    他觉得不好意思,只点了点头,说了声再见,就离开老人。
    二天后,他还没来得及拜访老人,老亨利倒先来看他。那是下午时候,那天他休息,听到敲门声,打开一看,见老亨利穿得整整齐齐,还打着领带,微笑地问:
   “我能进来吗?”
   “请进。”
   亨利走了进来, 随手把门关上。他问:“茶还是咖啡?”
   “茶,我喜欢中国茶。”
   他为亨利泡了一杯铁关音茶,端给亨利,说:
   “请坐。”
   亨利在沙发上坐下,对他说,
   “坐靠近我。”
   他不习惯同人,特别是洋人坐得如此靠近,就拉了张椅子在亨利对面坐下。
   亨利喝了口茶说,
   “真是好茶。”
   “你喜欢?”
   亨利点了点头。他不知同亨利说什么,一阵沉默,亨利扫视了房间,说,
   “多少人住这儿?”
   “四个。”
   “太挤了,你不这样想?”
   他想亨利说得对,一房一厅的公寓,住四个人,是有点挤,但他还是说:
   “还可以。”
   “这实在太挤了。”老人加重口气说,他没反应,老人突然改变口气说:
   “我独自一人住,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搬来同我住。”
    他想,这老人真好。来澳洲这许久,还没遇到一个洋人请他到他家,而这老人却请他同住,他心里有阵感激,不知该说什么好。老人又继续说,“同我住不会有问题的,曾有一个香港学生在我那儿住了三个月,后来他到悉尼去了。也许你认识他,他叫大卫。”
    他说他不认识大卫,也没听说,他说留学生来来往往,也许知道人,却不知他们的名字。老人说,你们留学生似乎很忙,为什么来读书又多在打工?他说,必须得赚钱交学费,学费是很贵的。老人说,他懂,所以你们为节省钱,这许多人住一个房子。老人又说,对这个国家而言,其实我们都是外来人。他也是个移民,二十多年前移到这儿。老人说,那是他第一次到这儿旅游时,被这儿环境所吸引,认为这正是他所追求的生活之地,于是决定定居这儿。回英国后,他就申请来这儿定居。
   他问,“只你一个?你家人呢?”
   老人说,他没家人,他没结婚,没家人。洋人一辈子不结婚,多的是,他也不感到奇怪。老人却问他,结婚了吗?有女朋友吗?他说,有,但目前断了。
   “断得好,断得好,不要女人,女人是有害的。” 老人说。
   “为什么?”他问。
   “这很简单,你知道女人会毁了你的生活,你的事业,你的一切。女人象蛇一样,会一口一口慢慢把你吃掉,直到你彻底完蛋。”
    他不明白老亨利怎会有这种看法,而且心里也不同意老人的观点,但又找不出理由来证明老人的话是错的,只得一声不语。
   “我曾吃了不少苦头,我知道那些娘们。” 老人又说,“某一天,你将会明白我所说的话。”
    他想,老人也许是对的,他不是也由于他的那个女人而遭不少苦头,但把女人比喻为蛇,他似乎觉得有点过分。不知老亨利曾遭受多少女人的欺骗和苦头,或许是由于老人对女人的这种看法,才使得他至今孤独一人。他想问,又不好开口,倒是老人又接着说“到我屋里去,我给你看样东西。”
   
    老人的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十分整齐,也是一房一厅,厅里摆满了他从世界各地收集来的艺术品,但一看就知道是那种好看并不昂贵的工艺品,其中有中国陶瓷奔马,有景泰蓝和其它工艺品,都摆列在一个小书架上,厅上没有沙发,二张靠背椅,一把摇椅,一张小圆桌,及四把圆凳,一张方形餐桌。卧室里竟有二张单人床,一张显然是没人睡。老人让他在一张靠背椅上坐下,从里屋拿出一张有些发黄的纸,说,“你能读英语?那好,你看一看。”
   他接过一看,是张结婚证书,证明着亨利和珍莉结为夫妻,日期是1979年9月26日,他不明白老亨利让他看这个的目的,他递还亨利。
   “现在你该明白了吧?” 亨利说。
   “明白什么?”他说。
    老亨利在摇椅上坐下,说“我也曾有过妻子,一个波兰人。那波兰女人到这儿探亲认识我的。后来硬要跟我结婚,说我一人独居没人照顾,她愿意陪伴我。我对女人一向不热情,对她更没兴趣,但她经常来,确实帮我不少。后来,有一夜,她没回亲戚家,我们睡一起。第二天,她就提出要登记结婚,我说不,我不想结婚,我一人已生活近六十年,我不需要女人。她说,这不行,你已同我睡觉,我已是你的人,不结婚,我怎么向我的亲戚交代?她说不结婚,她要闹到警察局,告我对她无礼。我不愿惹这些麻烦,你知道,我到这地方,就是因为它的清静,如果闹起来,我还有好日子吗?”老人垂下头,沉默一会,说,“我同她结婚,她结婚证一领,就急着到移民局办移民。已为夫妻,从法律上讲是得帮她移民这儿,我花了些钱,不到三个月,她就移民这儿,住到这屋里,她就不与我同床,一人一张床。我一直不喜欢女人,同她相处真是受罪,不久她就另找男人,搬走了。搬走了,都十年了,连婚都没离。她利用了我,让我吃了不少苦头。我一直都不喜欢女人的。”老人不停地唠叨着,他不解老人为何要告诉他这些事,也许老人太孤单,需要个伴,但却被人骗了,于是恨骗他得人,也恨骗他的同类—女人。
    这时,老人从他的摇椅上站起,走过来,把手搭在他的肩上,轻轻抚摩,说,“只有男人懂得男人,只有男人关心男人。”他觉得不自在,一生中他还从没被男人这样抚摸过,但老亨利是个老人,对老人的关爱,他不好意思拒绝,他只得默默坐着,老人见他不动,手却渐渐顺着肩滑到他的手臂,轻轻地摸着,他猛一抖,立即弹了起来,说:“抱歉,我得走了,改日见吧。”老人没有任何不好意思,倒是挺认真地说:
   “搬到我这儿吧,我有床铺。”
   他没回答,急急走了。
   
    晚上,他问同屋的杰民有关老亨利的事,杰民是最早搬到这屋子里的,已在这住有一年,平常沉默寡言,除了回来睡觉外,很少看到他的影子。杰民说:“别理那老亨利,他是同性恋者。”
   “同性恋?那他怎么会跟女人结婚?”
   “谁知道?编的嘛。”
   “可我看了他的结婚证书,是真的。他说那个女人骗了他。”
   “甭信,他对谁都这样说。”
   “他要我搬去同他住。”
   “别蠢了,睡吧。”杰民再不理会,径自上床睡觉。
    他明天还得赶早班,就再也没说什么,也接着上床睡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