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海 趣]
非智专栏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喜好折腾的民族
·生命只有一次,好好过
·党日随想
·胃肠与文化
·探究女人灵魂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法庭记事(三)
·法庭记事(四)
·旋聚的革命之风
·勿因事小而误
·善,乃人之本性
·文章之议
·老人不老
·宇宙的起始
·国民心态
·天道酬善
·妓女随议
·孤独者
·从这次澳洲大选谈起……
·不争则善胜 ---一点感悟
·不抗争的代价
·对流氓从政说“不”
·闲聊互联网
·澳洲华人从政之意义
·穆斯林问题
·“思想自由,独立精神” 之呼唤
·新一年的希望
·记得,是昨天
·圣诞之时说《易经》
·丙申除夕之日的随笔
·美国总统川普的旋风
· 小议元宵节
·对“政治正确”的反思
·评美国商业集团美国式的傲慢
·闲时的“胡思乱想”
·守住自己的心,守住自己的口
·谈川普的“收缩”政策
小说
·困惑--第一章
·困惑--第二章
·困惑--第三章
·困惑--第四章
·困惑--第五章
·困惑--第六章
·困惑--第七章
·困惑--第八章
·困 惑--第九章
·困惑--第十章
·困惑--第十一章
·困惑--第十二章
·困惑--第十三章
·困惑--第十四章
·困惑--第十五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海 趣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我喜欢大海,喜欢蓝天白云下的大海。
    每当来到珀斯有名的斯卡泊罗海滩,漫步在绵长洁白的沙滩上,望着浩瀚无际,墨蓝与碧绿交加的大海时,我就不禁想起家乡那秀丽细小的沙滩,那不是江河却被叫做“鹭江”的海湾,想起孩童时在海里嬉戏游玩的乐趣。
    我的家乡厦门,是一个海边城市,有着许多美丽的海滩,尤其是鼓浪屿的港仔后海滩,更是远近闻名。小时候父母就常带我们兄妹三人到那里游泳。那时到鼓浪屿游泳,除了要带上游泳衣、浴巾外,有时还不忘带上汽车轮内胎改成的游泳圈,但最重要的是不要忘了带上吊桶,因为游泳完,人们多到附近的井边打水冲洗。从海里上岸的男男女女,大人小孩,这时就一家子围在井边,边从井里打水,边往身上冲洗。井水很清澈,冰凉凉的,带点咸味,有时小孩子被井水一冲,冷得禁不住打战,一边跳着脚,一边大声喊叫。那种欢闹的场面,在三十年前的鼓浪屿,不失为一道独特的市景。
   
    其实,我不是在海滩上学会游泳,而是在厦门的码头。厦门有许多码头,多以数字名之,从第一到第九,再有就是海军码头,轮渡码头等。我记得我常去的是第九码头,它有个斜坡斜斜地深入海里,当水涨时,人可以走到水齐胸深的地方,也可以站在斜坡上往海里跳。

   
    记得那还是我读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哥哥已在中学读书。那天中午,哥哥带我和他的同学,还有同学的弟弟一起到第九码头。哥哥会游泳,他和他的同学一会儿工夫就从斜坡上往水里扎,我刚刚才学游泳,只能在浅水齐腰之处玩玩,还不敢跳水,只是羡慕他们一下猛地扎进水里的痛快,也站在斜坡上不停地比划着跳水的动作,同学的弟弟与我同龄,在一旁看见,好不耐烦,走过来说“要跳就跳,比那么多动作做啥?”伸手把我往水里推,我大叫一声,人已落到海里。虽是夏天,却觉得海水甚是冰凉,我往下直沉,心里喊着“救命”,但一会工夫,就自己浮了上来。哥哥和他的同学正好在旁边游泳,见我落水,急忙游过来,一人拉着我一只手,往码头推,没多远,我就自己爬上码头斜坡。同学的弟弟好生害怕,不断地喊道“我不知道他不会游泳,我真的不知道。我不是故意的。”我倒没有多少害怕,只是有点感到意外,原来,我可以自己浮上来。
    自从那次后,我更不怕水了。过了不久,我就能在这个码头上痛快地跳水。
   
    中学时,我读厦门七中,其前身是同文中学。学校建在同文顶上,大门对着海和对岸的鼓浪屿,有一个长长的台阶,共有一百零八级,从鹭江道直上,通向学校。每天上学,我们要爬上这长长的台阶,尤其是听到第一遍铃声时,就更吃力地在台阶上奔跑,待第二声铃声响起时,跑到教室,多时已上气不接下气。不过,每次放学后,冲下这长长的一百零八个台阶,也是够让人刺激的。
    一到夏天,下午放学后,我们会把衣服脱了,连同书包一起放在附近的同学家,穿着条短裤,直奔码头。在码头边游泳,还有个好处,就是可以爬上小舢舨,坐着或躺在小舢舨上,望着蓝天白云,听着海水拍打船舷,任由海浪摇摇晃晃,倒也十分畅快。有时,我们会爬上高大的帆船,再从上面往海里跳水,可以跳出各种花样,那才真真刺激。
    在码头上游泳,唯一值得担心的是水警的出现。有时水警会在岸边巡行,看到你在码头游泳,便大声吼喊,令你上来,如果你急忙钻入水里,水警就捡起路边石头,猛力地扔过来;有时水警开着小艇,在海里巡查,看到你在水中游泳,便会一把将你拎了上来。被抓住的大多是十几岁的小孩,水警将他们带到水警所,然后罚他们一溜地在水警所的院子外站成一行,大声朗读毛主席语录或报纸文章。有时太阳极热,水泥地被晒得烫乎乎,那些被抓的小孩,嘴里念着毛主席的话,光赤的脚却不停地跳着,常引来路人的笑声。所幸的,我从来没被抓过。
   
    从厦门到鼓浪屿大约有七百多米远,同学中最大的乐趣之一,就是下水后游到对岸,那些敢于横渡厦鼓的同学,常常很受羡慕。我曾多次尝试,但从没敢于游过去。
    第一次横渡厦鼓,是读初中三年级时。那一天我和姓周的同学从厦门轮渡码头跳水,刚冒出头来,他就提议游到对面。对着遥遥可望又不可即的鼓浪屿,我有点犹豫,周同学说“我游过,只要顺水游,很容易,一会就到。”“回来怎办?”我问,“坐船呗。”他肯定地说。于是,他领路,我随后,果真顺着潮水,没费多大的气力,就游到鼓浪屿。上岸后,我们赶着到轮渡坐船,刚要进入闸门,却被一位扎着两边翘辫子的年轻女工作人员拦住:
    “不许进入。”
    “为什么?”我们有点吃惊,
    “穿游泳衣裤的,一律不得上船。”
    “我们要回厦门,那怎么办?”周同学问,
    “那是你们的事。”翘辫子的女工作人员不耐烦地说,我们正不知所措,她又扔了句话,“再游回去呗。”再游回去?望着有七百米之遥的厦门那边,又是逆水而游,我真的有点后怕和担忧,可是要回厦门,渡轮不能坐,除了再游回去,就别无归路了,好在有游过来的成功,所以还有点胆气,便对周同学“走吧,我们游回去。”
    从鼓浪屿轮渡口下水,没游多远,就见轮船从旁边驶过,我真盼望能有那种“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的气势,激浪而遏渡轮,但终究只是个小孩,最多只能溅起小小几点水花。回游途中,花了更多的时间,更大的力气,最后还是顺利到岸。第一次横渡厦鼓,竟是游去游来,这让我感到很骄傲,不免常在同学中自夸。当然,这在我的生活中,确实也是一件难以忘却的事。
   
    我喜欢大海,因为大海有着宽阔的胸怀,你亲近她,她就容纳你;你贴近她,她就拥抱你。躺在大海的怀里,这世界的喧哗烦恼,似乎离你远远的,什么功课紧张、考试压力,什么老师批评、家长责骂,在这蓝天白云底下的大海里,统统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都是三十多平年前孩童时候的事了,那时的我们,游戏于大自然之中,有冒险刺激,有喜悦欢乐,能够真真实实的感受到大自然的亲切和魅力。
   

此文于2010年09月10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