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困惑--第十三章 ]
非智专栏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喜好折腾的民族
·生命只有一次,好好过
·党日随想
·胃肠与文化
·探究女人灵魂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法庭记事(三)
·法庭记事(四)
·旋聚的革命之风
·勿因事小而误
·善,乃人之本性
·文章之议
·老人不老
·宇宙的起始
·国民心态
·天道酬善
·妓女随议
·孤独者
·从这次澳洲大选谈起……
·不争则善胜 ---一点感悟
·不抗争的代价
·对流氓从政说“不”
·闲聊互联网
·澳洲华人从政之意义
·穆斯林问题
·“思想自由,独立精神” 之呼唤
·新一年的希望
·记得,是昨天
·圣诞之时说《易经》
·丙申除夕之日的随笔
·美国总统川普的旋风
· 小议元宵节
·对“政治正确”的反思
·评美国商业集团美国式的傲慢
·闲时的“胡思乱想”
·守住自己的心,守住自己的口
小说
·困惑--第一章
·困惑--第二章
·困惑--第三章
·困惑--第四章
·困惑--第五章
·困惑--第六章
·困惑--第七章
·困惑--第八章
·困 惑--第九章
·困惑--第十章
·困惑--第十一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困惑--第十三章

   十三
    这条僻静的小街,在林肯大道左边,街的尽头是个小公园,旁边有座天主教堂,只有礼拜天这里才有许多人来,平常很静,他斜依在一幢红色二层楼外,神色有点焦虑,不时低头看表,现在指针已告诉他,已是凌晨1点45分了。他不安地来回走了几步,又停下,眼睛紧瞅着对街那幢灰色小洋房的门。那洋房有着一道围墙,把个不大的小庭院围住,院子非常静,只是房间的灯光告诉他,里面的人还没有睡。
    他已在这里等了好几个小时。为什么等在这儿?等什么?他心里实际上很茫然。只是今晚她出门之前留下的话给他不安的感觉。
   “乔丹今晚邀我溜冰。”她说。
   “一定得去吗?”他不悦地问。

   “我不想拒绝,但我会早点回来。”说完,她已迈出门。
   “早点,多早?”他冲着她的背影喊。
    他沉坐在从跳蚤市场买回的沙发上,预感到有什么事会发生,但到底是什么?他心中无数。自从他跟餐馆老板吵嘴辞工后,他就一直没有真正轻松过。记得发生事件的那晚,他提早回来,她感到吃惊。“怎么,这么早就收工了?”她有点不放心的说。“我没工了。我炒了老板。”他生硬地说。“什么?辞工了?”她有点不相信。他把事情简单地告诉她。老板的生意越来越忙,但又不愿意增加人手,他一直是一个人干两个人的工,最后忍不住要求老板增加人。但老板予以拒绝。“如果不加人的话,我希望你能提高工资。”他提出建议。因为他拿的是低于澳洲政府规定的最低工资,每小时5块澳元,而按规定,每小时应是7块澳元。
   “你还想提高工资?想干你这个活的中国人多的是。”老板不屑地说。
   “那好,你另请高就吧。”一说完,他就奋然地打开门走了。
   她没有做任何评论,只是淡淡地说“你先休息几天再说,我帮你问问有否另外的工作。”
    从辞工到现在,也有二十几天时间了,他还是没能找到工作。留学生在这个城市不算多。但因是个小城,工作不多,又加上找工的人多,一时要找份工,实在也不容易。二十天来,她嘴上虽少有抱怨,而且也真心为他打探工作,可他知道她心里是不怎么高兴的。
    他们刚从中国来到澳洲这个西部城市,没有结婚就住在一起,人生地不熟。一方面读书,一方面得工作。从国内带来的钱必须存着,作下学期的学费,要想继续读书,或简单的讲,要想在此生活下去,第一重要是找份工作。他算幸运,来了一周后,就有朋友介绍到这家意大利餐馆干活,但仅在那里干了三个多月,工就丢了,实在是不能怨她有不愉快的心情。
    望着眼前没打开的旧电视机,他楞楞地想:她这已是第三次同她的老板外出了,为什么?乔丹是她的顶头上司,一个非常普通甚至可以说有点低俗的苏格兰人。她在一家小公司做事,除了前台接待外,主要做一些杂务。她曾对他抱怨乔丹的粗鲁和不近人情,有时甚至要哭的样子,他还安慰她多忍着点,因为她的工作来之不易。她原做进出口贸易,英语不错,所以能通过报纸找到这份工作,工资不高,但比起多数留学生在餐馆或工厂打工是高尚了许多。不过,自从他失去工作后,再也没有听到她抱怨乔丹,而且有一天在晚餐闲聊中,她还透露出乔丹并不那么坏。“今天乔装丹突然过来跟我说话,而且还告诉我他的身世,他为人并不象我想象的那么坏。“那种人,你还是提防着点。”他见过乔丹一次,对他印象不佳,瘦瘦高高,留着胡子,总觉得他有点象街上无赖一样。她没有说话,似乎觉得不该谈这事。
    上周末,她突然告诉他,晚上乔丹请她参加他朋友的聚会,“我不好回绝,他是很真诚的,而且,当洋人真诚邀请你时,给予回绝是不礼貌的,除非我晚上有事。”由于手头钱紧,他们一直不敢出门,更不用说什么娱乐了。
   “你去吧,也许是件开心的事。”他也真心希望她有开心的时候,只是话虽这么说,心里还是有点隐隐的不悦。
    那一晚,她早早地回来,时间没超过10点。这在周末算是相当早的。但接着,在周三晚上,她又同乔丹出去。下班后,她忙着洗澡化妆。
   “怎么,不在家吃饭?“他问
   “公司晚上有个小聚会,乔丹等会儿来载我。“
   “干嘛不早点告诉我,饭都准备好了。”他显然不高兴。
   “留着明天吃。”她说“别担心,我会早点回来。”临出门前她又说:“你先睡,别等我。”
    一会儿,他听到汽车开入公寓大门,听到乔丹赞美她漂亮的声音。一阵车门响之后,车就开了出去。
    那晚,他独自一人喝了半瓶威士忌,他的酒量原是不错的,但不知何故,那晚上他却醉的迷迷糊湖,倒在沙发上睡着了,直到开门的声音惊醒了他。他睁开眼,好一会儿不知道自己在何处,但她已站到他面前。“你喝酒了?怎么搞的。”“噢,小姐,回来了,开心吧?”他躺在沙发上不动,只是摆一摆手“我有,有一个开心的晚上,你呢?”“你醉了。”她说。便径自到里间。他看了看墙上的钟,已是十一点四十五分。
    他原想发火,但又不敢发火,目前的状况他是处于多么糟的境地。没有工作,又找不到工作,她说她想通过乔丹为他找份工,也许这是一个希望,在这种时候,他怎么敢对她发火。
    这是第三次,他又被丢下,独自一人面对着旧电视和空荡荡的房间,他总有一种担心,担心有什么事会发生,他看了看表,她已出去三个多小时了,她会在哪里呢?在餐馆、酒吧、溜冰场或乔丹家。他知道乔丹住在什么地方。一次他们到小公园散步,经过乔丹家时,她曾指着那幢灰色洋房说,乔丹就住在这里,他和他几个朋友合租这房子。他回道,外观挺漂亮的,她说,房租还不贵,里面挺大的。当时他根本不在意,但现在,他头脑里突然浮现那洋房。他想,会不会她和乔丹就在那洋房里。想到她和乔丹可能出现的那情景,他真不愿接受。“不行,我一定得去找她。”他忽地站起来,关上灯,拉上门,走了出去。
    一月的天气,还是热乎乎的,澳大利亚在南半球,季节刚好同中国相反,班布里小城靠海边,晚上常有海风。但今晚的海风似乎带着股热气,迈出门就感觉热气扑面而来。路上行人不多,原已是很静的班布里,遇上这样的热天,整个街上就象沙漠一样寂静,他都可以听到自己的脚步声。沿着斯特宁街,穿过林肯大道,往左拐,到乔丹家大约十几分钟。也许是心急之故,他走了不到十分钟,在暗淡的路灯影射下,他看到那幢灰色的洋房,小栅栏门紧闭着,院子里透出灯光,门外停着三辆汽车,却不见乔丹那辆福特轿车。“也许停在后院,怕被人瞧见?”他想“他们一定在里面。”他走到门前,刚要举手敲门,突然停住。他们会在里面吗?如果不在呢?我该怎么办?就是在里面,我又能怎么样?她一定会大为不快,她一定会骂我神经,无缘无故跑到这儿。这样一想,他倒犹豫起来。他在小栅栏门外站了一会儿,希望能听到里面的动静,但里面十分静,什么声音也没有。“我可以待在这里,看她出来时的样子,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主意已定,他就快步走过街,倚在一幢二层楼房的角落,这时,时间是九点半。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