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国家级诗人武大郎]
非智专栏
·我会告诉你
·潜心于自然,宁静而致远---记青年国画家叶峰
·大选后的随想
·中国情结
·工会的没落
·“生于忧患”值吗?
·朋友君生
·同文中学二三事
·闲话华人
·那个时代,那段日子
·从珀斯选美想起
·被“偷走的一代”?
·淘金者之梦
·当真“朋友如粪土”?---读潜之先生《友情篇》有感
·“三个代表”,改变中国
·华人商家的“戏法”
·说话的权利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各领“风骚”,极尽品味
·“忠党爱国”之误国
·简单的道理
·募捐之善举
·对恶人的宽恕,是对人民的犯罪
·2008年的中国
·“让领导先走”的走,范跑跑的“跑”
·是“柏斯”,还是“珀斯”?
·"8"字之吉利?
·阿玲的故事
·话说奥运开幕式
·阿伦.卡彭特提前大选之策略
·国人的丑陋
·市长的权力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家级诗人武大郎

    偶然从网上读到中国诗人赵丽华女士的“梨花诗”,其代表作如下:
   《一个人来到田纳西》 毫无疑问\我做的馅饼\是全天下\最好吃的
   《傻瓜灯——我坚决不能容忍》我坚决不能容忍\那些\在公共场所\的卫生间\大便后\不冲刷\便池\的人
   《我发誓从现在开始不搭理你了》我说到做到\再不反悔
    这种新创诗体遭到国内众多网民的猛烈抨击,实在不足为奇。为奇的是,赵丽华诗人在这隆隆炮火中,还能稳定安详地告诉人们,她所写的这些诗是由于她想“卸掉诗歌众多的承载、担负、所指、教益,让她变成完全凭直感的、有弹性的、随意的、轻盈的东西。”赵丽华想挣脱诗体的束缚,想自由自在的写诗,想寻求创新,这些动机和出发点是值得鼓励的。问题是,她似乎没能搞清诗的概念,也不知何以为诗。过去有人主张“我手写我口”,白话入诗,实际上是歌,而不是诗。何况,一句话分行就想成诗,更是一种“天真”到近乎“白痴”的地步,但赵丽华决不是白痴,若是白痴,何以为国家级诗人?要么中国诗人皆已死尽,要么中国诗评家比赵诗人还白痴,不然,一级国家诗人的桂冠那么容易就能戴上?

    我实在佩服赵丽华在众多的批评攻击下,还能从容地活着,如果不是有坚强的神经和宏伟的理想,想必早已隐入山林或削发出家了。 不过,在佩服之余,我不禁想到,在中国诗坛如此沉寂,《诗刊》如此没落的时代,忽然有那么多人热烈地讨论争辩诗的创作;忽然有那么多人关注着诗人,这不能不说是赵丽华对中国诗坛的一大贡献。这一贡献像一贴猛药,即苦又毒,注入了似乎无药可救的中国诗坛,或许会起点功效,让这已渐渐被读者遗忘的诗坛恢复点生气。
    中国的诗评家有他们独到的理论和高深的见解,所以他们欣赏赵丽华的“梨花诗”,他们把她捧为国家一级诗人,我们不是诗评家的人能有什么异议呢?只是我们惊奇这些诗评家怎么把梁山英雄武松的哥哥武大郎给遗忘了,他的《烧饼诗》才是地地道道的千古绝唱,他才是真正的国家级诗人。武大郎的《烧饼诗》让人“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语言亦松弛到自在飘忽状态,内在的诗意却被悠然守定。” 他的诗“不求专做,不求浓妆,不以华丽的辞藻去哗众取宠,但又不流于直白,寓深刻的情感于朴素的外表中,蕴味十分深远,也即是淡抹而留有余芬。”不信?请读读武大郎的《烧饼诗》吧。
    《烧饼诗》谁敢怀疑\我烤的烧饼\是全天下\最香喷的\我的弟弟\打虎武松\定会\把他\打扁\打烂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