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困惑--第十一章 ]
非智专栏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喜好折腾的民族
·生命只有一次,好好过
·党日随想
·胃肠与文化
·探究女人灵魂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法庭记事(三)
·法庭记事(四)
·旋聚的革命之风
·勿因事小而误
·善,乃人之本性
·文章之议
·老人不老
·宇宙的起始
·国民心态
·天道酬善
·妓女随议
·孤独者
·从这次澳洲大选谈起……
·不争则善胜 ---一点感悟
·不抗争的代价
·对流氓从政说“不”
·闲聊互联网
·澳洲华人从政之意义
·穆斯林问题
·“思想自由,独立精神” 之呼唤
·新一年的希望
·记得,是昨天
·圣诞之时说《易经》
·丙申除夕之日的随笔
·美国总统川普的旋风
· 小议元宵节
·对“政治正确”的反思
·评美国商业集团美国式的傲慢
·闲时的“胡思乱想”
·守住自己的心,守住自己的口
·谈川普的“收缩”政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困惑--第十一章

   
    十一
   
    从兰州回到西安,在不得已将酒店关掉之后,她又回到她父母家里。躺在床上,她说已离开家有三年,若不是关掉酒店,她现在也许还在兰州。
    “那我就不会认识你,你也不会知道这世界上还有我。”我说。

    “这就是缘吧。人一生中要和谁见面,和谁生活似乎是注定的。”
    “你真相信命?”
    “不得不信,在我结婚后不久,有人看了我的手相,说我一生中有两次婚姻,我当时还骂他胡说。”
    “相命的有没有说你的第二个男人是外籍华人?”
    “能那么准?瞧你说的。”停了一会儿,她又说“我没告诉你,我差一点在北海和一个男人结婚。”
    “北海?你到过北海?”
    “那是四年前的事了。”
    当深圳从一个小小保安县发展成一个崭新的现代化城市之后,政府又想在北海创造奇迹,创造第二个深圳。当时北海成了淘金热点,全国各地许多人都涌入北海,想闯一番事业,她就是在那个时候到的北海。
    原是寂寂无闻的北海一夜间全国闻名,房地产也轰轰烈烈,地价飞涨,那种飞涨的速度完全打破市场规律、商业法则。一夜间成为百万富翁已不是神话传说。她当然也想成为百万富翁,她也挤进炒地皮的行列。她说,那个男人就是那个时候认识的,一个个子高高的,沉默寡言,整日夹克衫的男人。他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老板,而她也就在他的公司工作。
    “他文化程度不高,却精于生意,手下有一批马仔,在当地颇有影响。他平时很少说话,属于那种不苟言谈的人,不过,为人做事到挺爽气。”
    “你认识他,他还没结婚?”
    “没有,他大我三岁,有女朋友,但还没结婚。”
    “你就成了第三者了?”
    “没有的事,他和他女朋友分手后,我们才谈的。”
    “他因为你而与他女朋友闹翻,是吧?”我故意这样问,
    “这我不知道,反正那时我也很失落。北海没有一个亲人,他挺关心我的。他常有一群朋友叫他喝酒,他总是叫上我。他自己有车,一辆凌志300,经常带我兜风,后来就谈上了。那时在北海疯得很,钱好赚,也容易花,整天喝酒,唱卡啦OK,现在想起来,当时真无聊。可那时正时兴,天天就这样闹着。”
    “有钱容易使人堕落,真是没错。”
    “那也不是堕落,只是放纵点,谈不上堕落,你可别瞎猜。”她很认真地说,
    “外面评论说,中国改革开放后,就已没有了道德标准,以前人们的纯朴不见了,人们也少谈主义、思想,更谈不上理想。年轻人也不认得列宁,有的竟把他当成流行歌手,你说这是进步了,还是倒退了?”
    “当然是进步了,把列宁当成歌手又怎样?列宁已管不到现在,他的理论并不适合现代社会,他预言西方资本主义要崩溃,西方没有崩溃,倒是苏联自己先解体了。再说,不谈理想、主义不是更好吗?文革时,人们大谈思想、主义,不是把中国搞的乱七八糟?谁知道,你在国外不堕落?那个地方不是更自由?赌场、妓院都合法的。”
    “当一切都合法时,你去做,就不是堕落了。经济上许可,人可以上赌场,去妓院,就像你上馆子一样,谁也不在意。也不会有满街三陪女、地下赌场,我觉得用法律使他们合法,会更有益于社会。”
    “你得清楚,你是在中国,不要赌场、妓院地异想天开。开妓院,我就第一个反对,那男人还要妻子做什么?你到这儿,跟我上床,可别把我当成那类女人,我可警告你。”她坐了起来,盯着我,样子满严肃。
    我笑了:“看你扯到哪儿?我们不过谈谈而已,别那么认真。还是说说差点成为你丈夫的男人吧,他叫什么名字?”
    “不说了,你真扫人兴。”她顿了一下,斜依靠在枕上,又说,“你真想知道?”
    “谈谈何妨,也算是一种经历,何况你已开了个头。”
    “叫张博凌。”
    “怪响亮的名字。”我说,“为什么后来没结婚?”
    “他骗了我,又带着另一个女人去睡觉,被我亲眼看到。”
    “真的,他那么敢?”
    “他没料到我会在那儿。”她说。
    那天,她整日没有张博凌的电话,觉得奇怪,于是给他打传呼,没有回应,她担心发生什么事,问了几个张的朋友,都说没见到他。她想,会不会他喝醉酒躺在家里,他喜欢豪饮,但也常常喝醉。她又打电话到他家,他同他父母亲住在一起,一栋两层楼的小别墅。他母亲接电话,告诉她,一大早博凌就出去,不见影子。张在城外四川路还有一套房,有时他们就在那聚会、过夜,她怀疑张就在那里,电话打过去,没人接。
    他一定在那里,今天是星期天,决不会在公司。她坐出租车去了四川路,天已渐渐暗下来。房间在五楼,她刚走到四楼,听到有汽车停在下面的声音,他看到张博凌从车里出来,跟着下来的是个女人,一个比她年轻但并不比她漂亮的女人。她原想从楼上大喊,又怕把整栋楼的人喊出来,她没有下楼,却奇怪地往上面跑到了六楼。她说她忽然怕见到他,她说如果当时见到他,不知要闹成什么样子,她也不想再闹了,也觉得没必要为那男人闹什么。她已是过来人,她只想证实张和那女人是什么关系,所以,她不想让他看到她。他听到张与那女人进入房间,她有房间钥匙,但她没跟进去,她要等那个女人出来,再进去。但这一等,竟整整是一夜。
    “当时我傻呆呆地坐在楼梯上,似乎已不想什么,只是要个证实,证实他对我变心,证实他欺骗我,他跟那女人呆了整夜。我得了证实,我也就走了,我再也没见他。当天,我定了机票,回西安去了。”
    “你为什么不找他,至少骂他一通。”
    “有必要吗?他已不值得我骂,我最憎恨男人一面跟你甜言蜜语,恨不得早日与你成亲,一面又同别的女人睡觉,恶心。”
   我没有吭声,我想她也是够不幸的,这个女人,这个躺在我身边的女人,他需要安慰,需要有个家,需要有个好男人。我一下明白当初她为什么说一遇到适合的人,马上成家,再谈恋爱。她渴望有个家,愿做个好妻子。
    “她会不会要我马上与她结婚?我还没有这种准备。”我想,但没说出来,只是问她“后来有他的消息吗?”
    “我跟他的朋友联系,他们说他后悔得半死,要我原谅他,他说那个女人不是他的情人,是三陪女。他的朋友希望我能原谅他,这不是原谅不原谅的事,我一生中最痛恨别人欺骗我。”
    我想,她与她第一个丈夫分开的原因,也是她丈夫欺骗了她,或她认为她丈夫欺骗了她。
    “你没给他个电话?”
    “没有,在我到这之前,大约去年五月吧,他的朋友告诉我,他已破产,房屋、车子都卖了,公司已不存在,穷愁潦倒了,他的朋友让我给他电话安慰他,我说安慰什么?那夜我在楼梯上的耻辱谁安慰我?我没跟他联系。”
    “你还会想他吗,现在?”不知为啥,我突然冒出这话。
    “你们男人真恶心,怎么问这种话。”她似乎有点不高兴,“现在能让我想的,希望只有你。”
    “永远。”我说。
    “永远。”她把手伸了过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