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困惑--第八章]
非智专栏
·诗人小叶
·“富有”的穷人
· 小舟
·不期而遇
·吃 补
·爱国之争论
·不会笑的华人
·冷夜风铃
·小心窃贼
·民主选主之对话
·滚滚而行的中华文化
·新的国粹:中国推拿
·国家级诗人武大郎
·大姐
·有了耶稣,就有喜乐平安
·女人的悲伤
·往事如烟
·小儿歌
·傻爸
·学友如珠
·晴天里的闲聊
·违法必罚
·潇洒走一回
·另类乞丐
·悼焦丹之死
·政客霍华德
·刘东的烦恼
·我会告诉你
·潜心于自然,宁静而致远---记青年国画家叶峰
·大选后的随想
·中国情结
·工会的没落
·“生于忧患”值吗?
·朋友君生
·同文中学二三事
·闲话华人
·那个时代,那段日子
·从珀斯选美想起
·被“偷走的一代”?
·淘金者之梦
·当真“朋友如粪土”?---读潜之先生《友情篇》有感
·“三个代表”,改变中国
·华人商家的“戏法”
·说话的权利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各领“风骚”,极尽品味
·“忠党爱国”之误国
·简单的道理
·募捐之善举
·对恶人的宽恕,是对人民的犯罪
·2008年的中国
·“让领导先走”的走,范跑跑的“跑”
·是“柏斯”,还是“珀斯”?
·"8"字之吉利?
·阿玲的故事
·话说奥运开幕式
·阿伦.卡彭特提前大选之策略
·国人的丑陋
·市长的权力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困惑--第八章

    八
   
    他给那个在南半球的女人挂了电话,不是因为想她,而是因为想他的儿子,接电话当然是她“谁啊?”对方不经意的声音,“是我,打个电话问下小孩怎样。”对方听出是他的声音,沉默许久,冷冷地应道:“他很好!”没有下文,他一时不知该说什么,“那你呢?”“好呀。”还是那冷冷的声音, 他忽然觉得挂这个电话是有点多余,但还是说:“能不能跟小孩说说话?”“他还小,不懂得听电话。”他知道不会有结果,说了声再见,挂掉电话。
    心情忽然沉重了许多,原想打个电话把关怀之情倾泄一番,没料到反增加烦恼,他索性离开公司到海边去散散心。
    海边离公司不远,十分钟路程。这里夏天时候游人很多,非常热闹,那间叫香阁楼的茶楼还在,生意似乎更好,他原想进去看看,喝杯茶,但想到孤零一人,独自饮茶又觉没趣,于是到沙滩上找了个清静地方坐下,望着一阵阵奔涌的海浪冲上沙滩,听着游客远处大声谈笑,一种孤寂之感油然而生,“热闹的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他想到这一句,谁说的?好象是朱自清,中学时读这句时,并没任何体会,现在才真正感到我什么都没有的味道。什么都没有,没有家,没有事业,没有女人,这热闹的世界虽然就在身边,但实际上却远离着他,这热闹的人群,这奔涌的海浪,这炎热的夏天,这金灿灿的沙滩,一切似乎都从他眼前消失,只留下空茫一片,他闭上眼,索性躺在沙滩上,任那丝丝的带着热气的海风抚扫着他。真想抓回那失去的记忆,却又急着将那荡回的记忆赶掉,他就是这么痛苦,这么无奈,本不应有那样的想法,但今天的电话使他情绪跌到低潮。他并不为那女人而伤悲,伤悲的是与他儿子更加疏远,那个不认识他的儿子。

    “啪”一个球飞落到他身边,他听到有人向他跑来,睁开眼,见一个小男孩跌跌撞撞跑来,小孩捡起球,奇异地看了他一眼,又飞跑回去,跟着小孩跑的是一条小狗,蹦跳着要咬那小球,小孩将小球往海里一扔,要小狗去捡,小狗沿着翻着白浪的沙滩跑,就是不下海,小孩大声叫着,狗跑到海的边沿,又退了回来,小孩有点急但狗就是不下去。他觉得有趣,刚才阴郁的情绪一下被这场景冲散,他决定到茶馆去坐一坐,喝杯茶。
    轻柔的音乐在茶馆里响着,那是谁的曲?叫“心太软”,一时期,这“心太软”流行整个中国,大人小孩嘴里都在讲“心太软”。
   
    “你要我出来,什么事?”她问道,穿着一件她生日时他送她的淡黄色连衣裙、长长的头发,披挂在肩上,半掩着她漂亮的脸。
    他邀她出来,那是在她同他吵了一架,冲着他大喊着要断了关系,而实际上关系也断了半年多之后,他给了她电话,邀她出来。
    就在这个茶馆,也是黄昏时候,他约她六点半见面,到了七点多她才出现,一来就这样问他。他告诉她,他已办好出国手续,想在出国前同她再见一面。
    “那么说,你打算抛下我,就象你抛下你前面二个恋人一样。”当时,她这样对他说。他向她表白并不是那么回事,是她先抛弃了他而不是他抛弃了她,他还告诉她半年多来他一直想着她。“你是不是总这样对你以前的女人说这种话?”她直直地问道,他不知该怎么回答,在沉默了一阵后,她说:“得了,我也要出去,你得帮我。”
   “帮你?怎么帮?”
   “我不管,反正你得帮我出去。不然你干嘛叫我出来?”
   他犹豫了一下,说:“你真的看不出我还想着你?”
   
    “那真是愚蠢的表白,典型的读书人。” 十年前还有她坐在对面,听着他的表白,现在,孤零零的他,听着别人的笑语笑声,在暗里骂自己。真是自找麻烦,既已断了关系,一走了之,却又粘粘糊糊想见一面,结果,又奔奔忙忙帮她办手续,一起出国。他想,这也许是他的性格,心总是太软,尤其对女人,更是软。他知道那已成为过去,也想把这过去驱赶掉,但过去却又缠着不走,过去是不会那么容易走的,它永远留在你大脑的某个地方,一醒来,就会闯进你的记忆,缠着你,闹着,有时使你愉快,但更多时是使你痛苦,他知道没人能将过去锁住或轻易赶掉。
    茶馆里热热闹闹,只有他一人坐在角落一个小桌,喝着一杯柠檬茶,一个小姐上来问他:“先生还要些什么?”他摇了摇头。
    他真的不想回忆过去,到这儿是为了散散心,他也没那么多愁,一杯柠檬茶,到底也还是把他的愁消掉了。“不为那个女人,女人不就有点象空调吗?热的时候需要它,冷了,谁又要它呢?”当冷气冲掉他的热之后,他忽然这样想。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