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困惑--第八章]
非智专栏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喜好折腾的民族
·生命只有一次,好好过
·党日随想
·胃肠与文化
·探究女人灵魂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法庭记事(三)
·法庭记事(四)
·旋聚的革命之风
·勿因事小而误
·善,乃人之本性
·文章之议
·老人不老
·宇宙的起始
·国民心态
·天道酬善
·妓女随议
·孤独者
·从这次澳洲大选谈起……
·不争则善胜 ---一点感悟
·不抗争的代价
·对流氓从政说“不”
·闲聊互联网
·澳洲华人从政之意义
·穆斯林问题
·“思想自由,独立精神” 之呼唤
·新一年的希望
·记得,是昨天
·圣诞之时说《易经》
·丙申除夕之日的随笔
·美国总统川普的旋风
· 小议元宵节
·对“政治正确”的反思
·评美国商业集团美国式的傲慢
·闲时的“胡思乱想”
·守住自己的心,守住自己的口
·谈川普的“收缩”政策
·诺贝尔奖在中国
·对种族主义的抗争
·对禁止穆斯林在公共场合穿“布卡”的一点看法
小说
·困惑--第一章
·困惑--第二章
·困惑--第三章
·困惑--第四章
·困惑--第五章
·困惑--第六章
·困惑--第七章
·困惑--第八章
·困 惑--第九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困惑--第八章

    八
   
    他给那个在南半球的女人挂了电话,不是因为想她,而是因为想他的儿子,接电话当然是她“谁啊?”对方不经意的声音,“是我,打个电话问下小孩怎样。”对方听出是他的声音,沉默许久,冷冷地应道:“他很好!”没有下文,他一时不知该说什么,“那你呢?”“好呀。”还是那冷冷的声音, 他忽然觉得挂这个电话是有点多余,但还是说:“能不能跟小孩说说话?”“他还小,不懂得听电话。”他知道不会有结果,说了声再见,挂掉电话。
    心情忽然沉重了许多,原想打个电话把关怀之情倾泄一番,没料到反增加烦恼,他索性离开公司到海边去散散心。
    海边离公司不远,十分钟路程。这里夏天时候游人很多,非常热闹,那间叫香阁楼的茶楼还在,生意似乎更好,他原想进去看看,喝杯茶,但想到孤零一人,独自饮茶又觉没趣,于是到沙滩上找了个清静地方坐下,望着一阵阵奔涌的海浪冲上沙滩,听着游客远处大声谈笑,一种孤寂之感油然而生,“热闹的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他想到这一句,谁说的?好象是朱自清,中学时读这句时,并没任何体会,现在才真正感到我什么都没有的味道。什么都没有,没有家,没有事业,没有女人,这热闹的世界虽然就在身边,但实际上却远离着他,这热闹的人群,这奔涌的海浪,这炎热的夏天,这金灿灿的沙滩,一切似乎都从他眼前消失,只留下空茫一片,他闭上眼,索性躺在沙滩上,任那丝丝的带着热气的海风抚扫着他。真想抓回那失去的记忆,却又急着将那荡回的记忆赶掉,他就是这么痛苦,这么无奈,本不应有那样的想法,但今天的电话使他情绪跌到低潮。他并不为那女人而伤悲,伤悲的是与他儿子更加疏远,那个不认识他的儿子。

    “啪”一个球飞落到他身边,他听到有人向他跑来,睁开眼,见一个小男孩跌跌撞撞跑来,小孩捡起球,奇异地看了他一眼,又飞跑回去,跟着小孩跑的是一条小狗,蹦跳着要咬那小球,小孩将小球往海里一扔,要小狗去捡,小狗沿着翻着白浪的沙滩跑,就是不下海,小孩大声叫着,狗跑到海的边沿,又退了回来,小孩有点急但狗就是不下去。他觉得有趣,刚才阴郁的情绪一下被这场景冲散,他决定到茶馆去坐一坐,喝杯茶。
    轻柔的音乐在茶馆里响着,那是谁的曲?叫“心太软”,一时期,这“心太软”流行整个中国,大人小孩嘴里都在讲“心太软”。
   
    “你要我出来,什么事?”她问道,穿着一件她生日时他送她的淡黄色连衣裙、长长的头发,披挂在肩上,半掩着她漂亮的脸。
    他邀她出来,那是在她同他吵了一架,冲着他大喊着要断了关系,而实际上关系也断了半年多之后,他给了她电话,邀她出来。
    就在这个茶馆,也是黄昏时候,他约她六点半见面,到了七点多她才出现,一来就这样问他。他告诉她,他已办好出国手续,想在出国前同她再见一面。
    “那么说,你打算抛下我,就象你抛下你前面二个恋人一样。”当时,她这样对他说。他向她表白并不是那么回事,是她先抛弃了他而不是他抛弃了她,他还告诉她半年多来他一直想着她。“你是不是总这样对你以前的女人说这种话?”她直直地问道,他不知该怎么回答,在沉默了一阵后,她说:“得了,我也要出去,你得帮我。”
   “帮你?怎么帮?”
   “我不管,反正你得帮我出去。不然你干嘛叫我出来?”
   他犹豫了一下,说:“你真的看不出我还想着你?”
   
    “那真是愚蠢的表白,典型的读书人。” 十年前还有她坐在对面,听着他的表白,现在,孤零零的他,听着别人的笑语笑声,在暗里骂自己。真是自找麻烦,既已断了关系,一走了之,却又粘粘糊糊想见一面,结果,又奔奔忙忙帮她办手续,一起出国。他想,这也许是他的性格,心总是太软,尤其对女人,更是软。他知道那已成为过去,也想把这过去驱赶掉,但过去却又缠着不走,过去是不会那么容易走的,它永远留在你大脑的某个地方,一醒来,就会闯进你的记忆,缠着你,闹着,有时使你愉快,但更多时是使你痛苦,他知道没人能将过去锁住或轻易赶掉。
    茶馆里热热闹闹,只有他一人坐在角落一个小桌,喝着一杯柠檬茶,一个小姐上来问他:“先生还要些什么?”他摇了摇头。
    他真的不想回忆过去,到这儿是为了散散心,他也没那么多愁,一杯柠檬茶,到底也还是把他的愁消掉了。“不为那个女人,女人不就有点象空调吗?热的时候需要它,冷了,谁又要它呢?”当冷气冲掉他的热之后,他忽然这样想。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