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困惑--第五章]
非智专栏
·2008年的中国
·“让领导先走”的走,范跑跑的“跑”
·是“柏斯”,还是“珀斯”?
·"8"字之吉利?
·阿玲的故事
·话说奥运开幕式
·阿伦.卡彭特提前大选之策略
·国人的丑陋
·市长的权力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喜好折腾的民族
·生命只有一次,好好过
·党日随想
·胃肠与文化
·探究女人灵魂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法庭记事(三)
·法庭记事(四)
·旋聚的革命之风
·勿因事小而误
·善,乃人之本性
·文章之议
·老人不老
·宇宙的起始
·国民心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困惑--第五章

   
   五
   
    她是她家中最小,她上面有二个姐姐.也许是父母想要有个男孩吧,从小她就被做为男孩看待,养成了她有点男孩子的爽气.父母亲疼她,两个姐姐在父母面前都让着三分,她也就逾发任性了,常常在父母在家时,无故欺负姐姐,不过父母不在家时,她倒挺乖顺,怕姐姐报复。她说有一次父母不在,姐姐又不想带她玩,就给了她一小块羊肉干,告诉她只能一小片一小片撕着吃,不然会堵在肚子里,拉不出大便。她听了真有点怕,又不想放弃那块羊肉,就自个儿呆在屋里,一小片一小片吃了大半天,她说那时她大约是五岁, “两个姐姐对我都很好,很让着我,我是蛮性子,常欺负她俩,一直到读中学。”
    三个姊妹都考上大学,在她所住的区内,是很骄傲的事。

   “我父亲给了我们很好的教育,虽然他读书不多,但教我们却很有方法,我母亲是很好的榜样,我从没见过她跟我父亲吵过嘴,他们总是恩恩爱爱的,到现在还是这样,我真希望我有这样的命。”
   她父亲是个旧军人,曾是国民党士兵,后来所在部队起义投诚到共产党这边,他父亲又成了解放军士兵,跟共产党打了之后,又反过来跟国民党打,一直到解放后,转业到地方当了个小干部.由于是旧军人,当过国民党兵,所以就一直没有升迁的机会,遇到文革,干脆被撤去干部职务,到一所小学当教师.那时党的政策规定:凡是因为历史问题,不能再当干部的,要么下放农村当农民,要么幸运的到学校教书。教师之职在那个时代,可见多卑微。他父亲在教师任上退休, “后来他已爱上教师职业,不愿再回机关,虽给他平反,他还是选择当教师,他是个好人,无所求,真真的好父亲,好丈夫。”
   “能对父亲有这样的评价,可见你父亲对你有着很大影响,”我说,“若他看到你这样喝酒,会高兴吗?”我指着地上的空酒瓶。
   “这也就是我必须离开西安,离开家的原因之一,我不愿伤害他老人家。”
    她应说有着美好的前程,入大学后她一直是中文系学生干部,校刊编辑,从一年到三年级时都是优秀学生,到了三年级下半学期,由于开始谈恋爱,一却都变了。当她谈到这时,还隐隐带着悔意: “不该那么早卷入恋爱,当时也鬼迷心窍,竟跟上他。”以她的个性及外表,在大学里是有许多追求者,不卷入恋爱,真需要很高的修练,我没告诉她,我大学二年级时就已开始谈恋爱,比她还早一年。
   由于组织系音乐会,她认识了军区歌舞团一些职业演员,那些军人演员年龄都比她大许多,有着远比她丰富的社会经验,其中几个还兼职高级歌舞厅,手中不乏钱花,跟他们玩在一起比跟同龄的书呆子有着更多的乐趣.她经常让姓程的大提琴手,用摩托车载进载出,穿着夹克衣,带着墨镜,骑在摩托车上,在九十年代初,真是够气派潇洒,我也曾有过这样的梦,但最终也没能实现,到现在虽会开汽车,但还是没骑过摩托。那时的她,沉醉在这种虚荣中,想必也是情有可言,还谈不上鬼迷心窍。那个骑摩托车载她进出的男人,最后成了她丈夫。
    他们的婚礼是在她当了报社助理编辑二年后举行的,从大学三年级开始一直到毕业后工作二年,前后也有三四年,可见他们的恋爱还是经过相当的考验。
    后来,程辞去提琴手的工作,从部队下海,跑去做生意.最初是南下, 搞起“南货北调”,后来又开店。当时,南方沿海城市在邓小平老人家鼓励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政策下, 商业已做得轰轰烈烈。程从广州,深圳购进电器、进口香烟等,运到西安,再转手卖出,所做的正是文革期间定为犯罪的 “投机倒把’,但这次是邓老人家允许的,所以他们家很快富起来,在当地,在单位里,她已是有钱人家.
   有了钱,但并不安稳,丈夫常外出,不免冷落了她,有时外出一二个月,时间一长,她发现:这不是她所追求的,有了钱,但家却变得不完整。
    在一次洗程的衣裤时,她从他的上衣口袋里翻出一张小纸片,上面有个女人的名宇、电话号码及传呼,她拿去问程,程告诉她是个客户, “哪里的客户?我怎么从没听说过?” “你不认识,一个新客户。”从她丈夫躲闪的眼神,她觉察出她丈夫在说谎,心理估摸她丈夫有了外遇。
   “从那一天起,我对他的整个感情起了变化,我不能原谅他对我的欺骗,这对我是最大的伤害。”她对我说,
   “你确信他有外遇?你确信写在纸上的这个女人同你丈夫有关系?你见过他们往来?”
   “没见过,但凭女人的直觉,我知道他有外遇,而这纸上的女人准跟他有不平常的关系。”
    凭直觉?女人的直觉有时帮助她们,但更多时可能害了她们,当然我不便这样告诉她。
   有了怀疑,心理就不踏实,不踏实随着产生烦恼和厌恨,于是家庭陷入吵闹之中,她说他们开始大吵,而她也有事无事对程发脾气。
   
   “你欺骗了我,用了我就不要,就另找新欢。”
   “不能这样说,这是你瞎猜。”
   “我都抓到证据,你还再骗我?”
   “不是都说过几遍了,那是个客户。”
   “那是个婊子,你跟她睡过觉,我再也不会跟你睡觉。”她拿着被子,往沙发上一躺,准备在那儿过夜,程上来劝她,想拉她上床铺,她狠狠推开他, “去跟你的婊子睡吧,别再动我。”程被猛的一推,往后一跌,碰到椅子,连人带椅子摔倒地上。
   “你才是婊子。”从地上爬起,程失去常态,怒吼着打了她一巴掌。婚姻就在这摔过来的巴掌中,完全破裂,她当夜收拾了东西,叫了辆出租车,回她父母家。
    我没有对她的出走加以评论,我心理清楚:即便没有程的这一巴掌,她与程的结合,最终也是会破裂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