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困惑--第四章]
非智专栏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喜好折腾的民族
·生命只有一次,好好过
·党日随想
·胃肠与文化
·探究女人灵魂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法庭记事(三)
·法庭记事(四)
·旋聚的革命之风
·勿因事小而误
·善,乃人之本性
·文章之议
·老人不老
·宇宙的起始
·国民心态
·天道酬善
·妓女随议
·孤独者
·从这次澳洲大选谈起……
·不争则善胜 ---一点感悟
·不抗争的代价
·对流氓从政说“不”
·闲聊互联网
·澳洲华人从政之意义
·穆斯林问题
·“思想自由,独立精神” 之呼唤
·新一年的希望
·记得,是昨天
·圣诞之时说《易经》
·丙申除夕之日的随笔
·美国总统川普的旋风
· 小议元宵节
·对“政治正确”的反思
·评美国商业集团美国式的傲慢
·闲时的“胡思乱想”
·守住自己的心,守住自己的口
小说
·困惑--第一章
·困惑--第二章
·困惑--第三章
·困惑--第四章
·困惑--第五章
·困惑--第六章
·困惑--第七章
·困惑--第八章
·困 惑--第九章
·困惑--第十章
·困惑--第十一章
·困惑--第十二章
·困惑--第十三章
·困惑--第十四章
·困惑--第十五章
·困惑--第十六章
·困惑--第十七章
·困惑--第十八章
·困惑--第十九章
·困惑--第二十章
·困惑--第二十一章
·困惑--第二十二章
·困惑--第二十三章
·困惑--第二十四章
·困惑--第二十五章
·困惑--第二十六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困惑--第四章

   
    四
   
   他是在那民主运动最激烈的年代,在坦克开进广场,推倒那比美国那樽小得多,粗糙得多的女神象,在通缉令发遍全国之后,离开大陆到澳洲去的。他没有直接投入那场运动,在他生活的小城,也有过示威,有过请愿,有过震天的口号,但并不激烈.他到过城里市政广场,也激动过,但毕竟是老大学生,已没在校生的激情,虽也跟着喊几句民主口号,有着希望这世界变得更好的愿望,但他没参加请愿、示威、游行,捐了点款,就回家。当时他已在申请自费留学,他知道若参与运动,可能出不了国门。
   申请自费留学,在当时真可谓困难重重,障碍层层.出国之难,真可谓 “难以上青天”,难的主要是国内,要政审。尤其那场运动之后,必须要有二张出境卡,要由单位提供证明,证明没有参加运动,没有示威游行,没有喊口号,没有……从基层单位到上级主管,公章至少四五个。申请护照,那更是恶梦一场,负责签发护照的那个女警官,据说是市里一高官媳妇,一副不跟你讲理不愿理你的架势。为了拿到护照,他找过熟人,也给过礼,但到签证处,那凶巴巴的女人,好象从没过性生活一样,一脸不愉快,冲着他喊: “不行,材料不够,到你们保卫科去增补材料.” “不是都增补三次了吗?”他说,想到保卫科长那张铁板式的红卫兵脸,他就不愿再去.那张红卫兵脸也已对他嘶喊过三次,每次去增补材料,虽然他都小心冀冀递上中华烟,为他点上火,但还是要听到他冲着他的脸喊到:

   “不行,现在没有时间给你写什么材料。”
   “什么时候给我材料?”他更加小心地问。
    “什么时候有时间什么时候通知你.”他提高声音。
   “那……”
   “那什么?没时间就是没时间,你没看忙着?”他挥挥手象赶蚊子一样,而他也象蚊子似地被赶了出来。
   走出保卫科,他第一个念头就是想拿起摆在大楼外的花缸往那家伙头上砸去,让那张红卫兵脸四处开花。
   经过半年多的折腾,他终于拿到证明没有参加运动,历史清白,印有好几个红晃晃大章的证明材料换取的那本护照。
   一晃已近十年了,他想,时间过得真快.坐在车里在环城公路上奔跑,望着已面貌全非的黄塔海边,他想起当初那出国之难。
   开车的是他的好朋友张伟,原是个医生,前几年下海,现在已有车有房。
   “环境不错吧,这环城路在你回来前不久才开通。”
   隔着海是金门,他记得过去这里是前线,驻着军队,严禁人们靠近这海边。在大学毕业后不久,他曾同他的一个大学同学,因想赏月,夜里到这儿,被巡逻兵囚禁了二个多小时。
   “你还记得我和王荣在这里遇到巡逻兵,因没带任何身份证明,被带到营房扣了二个多小时.”他指着一片海滩对张伟说。
   “记得,还是王荣回去把他的毕业证学士证都拿来,哨兵才放你们出来。”
   “那个班长说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学士证书,真有意思。”
   “那是解放后第一次颁发学位证书,当然很新鲜。”
   “哪一年?大概是82年吧。”
   他是文革后全国恢复高考第一屇大学生,十分骄傲,在那个时候。现在大学生多的是,硕士,博士也满街都是。
   “再没有前线了?”他问,
   “还前线?两岸都快通了。”
   “有这么快?”
   “再过一两年吧,至少金门和这里会通航。”
   “再没有敌人了?”
   “最大的敌人应是在内部吧。”张伟说, “这几年生活安稳,经济上去,人们较少谈政治,还是赚钱重要。”
   常常是下班之后,单身的张伟就到也是单身的他家,一瓶“味美思”,半只卤鸭,两人海阔天高大谈人生政治,充满报负。当时他们才二十几岁,年轻人,对末来有许多幢憬,虽清贫却也乐在其中。现在张伟已拥有百万,但似乎不知足,整日为生意奔忙,早己没过去那股惬意之气,他还是有点留恋过去的那段岁月。
   “喂,跟你那女人关系怎样?听说有个儿子。”张伟突然提起, “不再吵了吧。”
   “儿子有一个,吵还是吵,你不是不知道她的脾性,关系嘛,”他顿了顿,想用一个较确切的词来说, “关系嘛,我走了,分开了。”
   “不可理意,你们就这样从国内吵到国外,吵了这十几年,还没吵完?又不分手,不累吗?不是听说你自己外面住了一年,怎么又倒回去?”
   “也许还有那么点爱吧,况且在国外,生活十分不易。”他知道一时也无法向张伟解释什么。
   “这次铁了心,真的分手了?”
   “我想是吧,实在吵怕了。”他叹道。
   车早己驶过黄塔村,到了路的尽头,向左拐就往城的另一边, “绕一圈,还是回去?”张伟问,
   “回去吧。”他己没有什么兴趣再看这变化了的城市。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