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爱国之争论]
非智专栏
·新的国粹:中国推拿
·国家级诗人武大郎
·大姐
·有了耶稣,就有喜乐平安
·女人的悲伤
·往事如烟
·小儿歌
·傻爸
·学友如珠
·晴天里的闲聊
·违法必罚
·潇洒走一回
·另类乞丐
·悼焦丹之死
·政客霍华德
·刘东的烦恼
·我会告诉你
·潜心于自然,宁静而致远---记青年国画家叶峰
·大选后的随想
·中国情结
·工会的没落
·“生于忧患”值吗?
·朋友君生
·同文中学二三事
·闲话华人
·那个时代,那段日子
·从珀斯选美想起
·被“偷走的一代”?
·淘金者之梦
·当真“朋友如粪土”?---读潜之先生《友情篇》有感
·“三个代表”,改变中国
·华人商家的“戏法”
·说话的权利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各领“风骚”,极尽品味
·“忠党爱国”之误国
·简单的道理
·募捐之善举
·对恶人的宽恕,是对人民的犯罪
·2008年的中国
·“让领导先走”的走,范跑跑的“跑”
·是“柏斯”,还是“珀斯”?
·"8"字之吉利?
·阿玲的故事
·话说奥运开幕式
·阿伦.卡彭特提前大选之策略
·国人的丑陋
·市长的权力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爱国之争论

    “你怎能这么不爱国?”
      当我被这强烈的声音吸引时,才注意到那是二个学生模样的年轻人在茶馆里边喝茶边讨论着什么。
      说话的是个有着胖胖圆脸,戴着无框眼镜的南方人,大约二十岁左右,他将拿筷子的手对着他的朋友,就这样问道。另一个年轻人看起来岁数大些,单眼皮,留着齐耳的长发,一付老成历练,显着人们常说的那种“酷”样。他旁边还坐着一位头发染成淡金色,长长披肩的女生,是那种漂亮但不机灵的女性。
     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争论,也没注意到他们争论什么,只是我同我的妻女在这家珀斯唐人街茶馆喝午茶时,偶然听到圆脸的年轻人发出那激烈的质问,才开始留意他们。
      长发男生似乎没被这质问声吓住,不紧不慢地吃它的菜,喝他的茶,然后说道:“国家和祖国是二个不同的概念。我不爱国家,并不意味着不爱祖国,并不能说我不爱国。”

      “什么意思?我没弄明白?”圆脸困惑的眼神盯着他,
      “国家是一种暴力工具,是一种政权;而祖国是一块土地,一块生你养你的土地。知道列宁吗?”长发的突然问道。
      “不是美国的摇滚乐歌手吗?”金发女生说,
      “哈哈,那是列侬,不是列宁。”圆脸望着金发女,嘴角边含着得意。
      “对,歌手是列侬,列宁是苏联十月革命的领导者,是个政治家。”长发点着头说,
      “什么政治不政治,我不感兴趣。”金发女有些尴尬,
      “列宁怎么了?”圆脸的问道,也不管金发女的兴趣不兴趣。
      “列宁说:国家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机器,是统治阶级的工具,它包括军队、警察、法律等等。实际上,国家是一种体制,所以我们说资本主义的国家,社会主义的国家,讲的就是这种体制。你可以不爱这种或那种体制,但仍然是爱国的,爱你的祖国,爱生活在祖国这块土地上的人民。”长发顿了一下,端起茶,刚要喝,却又停住,继续说:“国家在不同时期可以有不同称呼,49年以前,中国称中华民国,现在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再以前,则叫清朝。现在的俄罗斯,过去叫苏联。但是祖国不会变,祖国只有一个,那就是你的出生地。”他终于把茶喝了,那位对政治不感兴趣的金发女,却一脸崇拜地睁着眼睛听他讲。
     “你的意思是?”圆脸的问道,
     “国家是建立在祖国这块土地上的政权,如果你不喜欢这个政权,并不说明你不爱国,你可以爱着你的祖国的同时恨着你的国家。”
     “你搞得太复杂了,诡辩术。”圆脸已大口吃起茶点了。
     “我觉得有理,国家和祖国应该分开,是不同的概念。”金发女说道:“我爱我出生的小县城,但不喜欢小县城的那些官员,我还是爱家乡,爱国的,是不是可以这样说?”
     “意思是一样,但国家并不指人,而是指一种体制,一个政权。”
     “我可以明白你的意思,”圆脸说,“但我不能接受你的观点。”
     “你还吃不吃?不吃就走吧。”我突然听到妻子的声音,猛地转醒过来,我一直注意听年轻人的对话,倒忘了眼前的妻女。
     “不吃了,买单吧。”我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