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论坛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冯崇义文集
[主页]->[公民论坛]->[冯崇义文集]->[“强国”不能吃掉自己的儿女]
冯崇义文集
·全面推进香港民主化,以为内地彩排
·促进一党专政向宪政民主转型,建立和谐社会的制度基础
·民主化、西化和多元文化
·罗素中国之行的历史反思
·求真守朴,道行天下——《二十世纪的中国》序
·阿扁“终统”是愚蠢之举
·“文革”、“六四”和暴力崇拜
·要市场还是要中宣部--- 《悉尼时报》社评:要市场还是要中宣部
·去党性、兴人性:启中国执政党之蒙
·真话与自由——读艾晓明《保卫灵魂自由的姿态》有感
·“仁政”的昏话和“特殊国情论”的种族主义陷井
·第三道路世纪梦——社会民主主义在中国的历史回顾
·中华民族的突围之道:通过民主化获得和平崛起的国际空间
·“强国”不能吃掉自己的儿女
·民主这“东西”与国人的悲哀
·民族主义与当代中国的自由主义者
·领袖有问题,党更有问题
·“文革”、“六四”和暴力崇拜
·三年内完成祖国统一不再是梦想
·【学术】 明年起步、三年成就宪政大业
·和解乃可行之道
·中国民主化的进程和中共党内民主派
·抵抗被重用的诱惑
·冯崇义:习近平能否成为超越性时代英雄?
·杨恒均、冯崇义对话:和解还有希望吗?
·冯崇义:现代新儒家的反思
·冯崇义:罗素中国之行的历史反思
·冯崇义:《中国党内自由主义:从陈独秀到李慎之》序言 (
·冯崇义 杨恒均:拒绝宪政是断绝中国的前途
·拨开“渐进论”的迷雾,打开民主转型的闸门
·社会民主主义视野中的中国户籍制度
·今日中国的自由主义、新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学派
· 现代新儒家的反思
·民主与贸易
·冯崇义:习近平党国情结的危害
·对公民社会亮剑在堵死中国和平转型之路
·冯崇义:红二代的信仰与认知错乱
·冯崇义:宪政、自治与汉藏民族和解
·习近平能否成为超越时代的英雄?
·落难太子长了哪些见识?
·冯崇义、杨恒均:中共的命运与胡温的使命
·我缘何状告广州海关没收我的“禁书”
·冯崇义:党国之大,容不下一个国士?
·变党国为宪政:在崎岖道路上前仆后继
·从709案和《炎黄春秋》案看习记恶法治国
·专访冯崇义教授:习近平不选择民主宪政,中国将有奇灾大难
·毛泽东思想是祸害人类的剧毒,贻害无穷
·任志强大器晚成:党媒姓党举国哗然
·视频:709大抓捕案审判 滕彪律师、冯崇义教授连线访谈
·震动世界的“709大抓捕”一周年感言
·文革是党国极权主义的顶峰
·中美会通,梦圆太平洋
·返璞归真习仲勋的历史功绩 /冯崇义、杨恒均
·冯崇义、杨恒均对话:改革迫在眉睫
·“阿拉伯之春”和“占领华尔街”的启示
·党国何不以人为本?——由维权志士遭受新一轮迫害带来的思考和哀伤
·趙紫陽在1989年的思想飛躍
·達賴喇嘛讓權對中共當局的啟示
·邀达赖喇嘛回中国现在正是时候
·民主中国与未来西藏研讨会:陈奎德、冯崇义、丁一夫、冯玉兰等讲话/视频
·西藏的“问题”与“主义”
·温家宝是至今不知天命的好人
·杨恒均、冯崇义对话:和解还有希望吗?
·九十年的变与不变,五四的希望与失望
·博讯专访冯崇义博士:你为什么要告中国海关?
·我缘何状告广州海关没收我的“禁书”
·请锦涛同志善待宪法、善待晓波
·释放许志永是中国之大幸
·六四以來的中國自由主義陣營
·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民族主义
·冯崇义、杨恒均:在网上碰到胡哥我想说的三句话
·冯崇义教授与中国留学生谈民族主义(图)
·《宪政民主与和谐社会》序言
·就冰点事件也给胡温进一言
·该被整顿的是中宣部而不是《冰点》
·反封建还是要反专制
·郭文贵爆料的三个层面和视角:个人、高层权斗、政治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强国”不能吃掉自己的儿女

“虎”口里看中国人命价:朱成虎们的人性堕落
       
    一、 触犯‘仇恨罪’的无人性话语
    王思睿曾在《我们没有仇恨但要反对散布仇恨的人》一文中指出:“在美国,第一宪法修正案和联邦最高法院的一系列判例给予民众最广泛的表达自由,从骂总统、烧国旗,到用言辞鼓吹推翻政府、行动上成年累月地在白宫外面示威抗议,但是近年来已不能容忍煽动种族、民族仇恨的言论自由泛滥。1978年,美国新泽西州率先定义‘仇恨罪’,使美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立法把群体仇恨列入犯罪的国家。凡是歧视或煽动仇恨某一种族、族裔、宗教、体征、性别、性取向、肤色的言行,都是违法的。现在,美国绝大多数州都已通过了类似的法律。而在当今的中国,一方面千方百计地在各种媒体上压制理性的声音,一方面却对鼓吹仇恨、复仇乃至种族灭绝的叫嚣大开绿灯,岂非咄咄怪事。”( www.bjsjs.net/2004-07-18?)
    近时,此种咄咄怪事又映入我们眼帘。本月十四日,中国国防大学防务学院院长朱成虎少将一鸣惊人,在香港向中外记者宣布,假如美国介入解决台湾问题的台海冲突,中国不惜与美国打一场核战争,而且“已经做好西安以东城市全数遭到摧毁的准备”。(杜光:《“中国威胁论”与战争狂人》, www.org/asp/zwginfo/7/23/2005)狂言一出,举世哗然。我们本来以为,中国政府当局会惩罚戒这种危害国家形象妨害正常外交的言论,国人会普遍严词谴责这种灭绝人性的狂言并与这位丧失人性的将军划清界限。但是,时间过了两个周,党国当局只是将这种败坏国家民族之形象的核战争狂言定位为“个人意见”而保护起来,且有部分国人站出来为朱将军打气。我们的最高军事学府竟然有这样令人毛骨悚然的将军和领导,我们竟然还有这么多如此野蛮的同胞,这不能不使我们为中华民族倍感悲哀和伤痛。须知这种“个人意见” 与萧功秦的“新权威主义”、蒋庆的 “王道政治” 、康晓光的“儒家共同体专政”不可同日而语,这是一种赤裸裸的触犯‘仇恨罪’ 的无人性话语。

       
       二、“朱成虎”们要将煽动仇恨进行到底?
       
    人性兼备善恶,“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人性中的善被遮蔽而堕落为魔鬼,往往只在一念之间。因而良性的政教风俗都致力于敦化培植人的善意和爱心,力戒恶意和仇恨。不幸,中华人民共和国立国的心理基础恰恰就是仇和恨,也就是极权主义党国话语所长期灌输的所谓“阶级仇、民族恨”。那些被亿万斯民崇拜为“历史伟人”的“伟大”的党国领导,为了巩固政权(据说是“人民民主专政”)曾长期对阶级仇和民族恨“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以”阶级性”来否定和歪曲人性,怂恿人性里恶的一面,甚至不惜编造“刘文彩”杜撰“黄世仁” 来激发和放大人们的仇恨心态。在这种全面开动国家机器煽动仇恨的漫长过程中,国人没有得到最基本的人道主义教育,国人之人性曾经普遍堕落,多少天真无邪的心灵被仇恨、妒忌、怨愤扭曲成为“满腔深仇大恨”的“愤青”、多少原本有理想有抱负的纯洁人士挡不住诱惑而将灵魂出卖给魔鬼、多少美丽无辜的生命在不明不白的相互折腾和杀戮中变成了狐魂野鬼。
       
       国史有太多的杀戮,而且为相互杀戮编造了太多冠冕堂皇的伟大借口。有秦始皇式的所谓“翦灭群雄一统天下”、有刘玄德曹孟德式的所谓“逐鹿中原建功立业”、有蒋介石毛泽东式的“我党我军所向披靡”,而对无辜生命的怜悯和保护,在不同色彩的“伟人”以及他们各式各样的崇拜者心目中都成了不屑一顾的“妇人之仁”。“一将功成万骨枯”,在这无数回对开国之君空前功业的献媚颂扬中、在这无数回山呼万岁的疯狂陶醉里、在“伟人”们生前死后各种纪念堂纪念碑的幽灵阴影下,我们中华民族多少回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多少孤儿寡妇梦断天涯哭断肝肠!
       
       我们中华民族可曾对这一切表示忏悔?不要说史书笔记,我们连文艺作品都依旧充斥对我们民族历史上那些“正义战争”的颂扬,从人道主义角度深刻反思战争带来人间苦难和人道灾难的作品尚付诸缺如。是的,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中华民族好不容易迎来了人性的觉醒与复苏,有王若水、周扬等人从马列原教旨主义营垒里打出人道主义的旗帜、有刘宾雁、戴厚英等人看透“人妖之间”的把戏发出震撼人心的“人啊人”咏叹,甚至还产生了胡耀邦赵紫阳这两位有深厚人道主义情怀的中共总书记。然而,国人被仇恨话语普遍扭曲的心灵远远没有得到合理疗治。诸多党政军干部在平时饮食男女风花雪月时也还象个人样,一旦出现在国家权力那个“场”中,便立刻变成有野心而没良心的怪物,甚至于变成没心没肺六亲不认草菅人命的妖魔。国家“专政机关”中那么多懂得法律的执法人员任意对无辜无助的犯人行暴施虐作威作福,在纽约和伦敦遭受恐怖主义袭击的时候那么多国人对无辜平民的遇难幸灾乐祸而对恐怖分子表示同情和理解,那么多国人明知日本朝野仇华的右翼民族主义分子屈指可数却不分青红皂白地对所有日本人怀恨泄愤,那么多国人明知统一台湾的政治条件还远远没有具备却以千百万中华民族同胞的生命和财产作赌注狂呼“不惜一战”,“早解决比晚解决好”,处处都表现出部分国人的精神病态。< BR>
       我们中华民族在近现代曾经备受欺凌遍体鳞伤,对我们这个很善于拿苦大仇深说事的民族来说,煽动民族仇恨点燃复仇火焰简直易如反掌。这些年来中国经济发展有了一定的起色,已从短缺经济转为供给宽裕,咬牙切齿趾高气扬地翻过脸来对改革开放以来帮助我们成功建设的日、美等民族施“大国”之威呈一时之能,也非常符合国人那种“人一阔脸就变”的习性。然而,这种复仇和炫耀,于人有害于己无益,满足的只是一些刁小之徒的虚骄和虚荣,破坏的则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实际利益。那些狂热的民族主义分子,无论“爱国”的口号喊的如何响亮,都往往是祸国殃民之徒,而且他们的祸国殃民往往就在于通过高呼 “爱国”的口号来创造本来未必存在的民族敌人、招惹本来可以避免的外来打击。实际上,我国从来就不缺打着爱国旗号谋取特权和私利的“爱国贼”,也不缺高呼着爱国口号而不自觉地危害民族利益和国人生命的民族罪人,缺的只是与人为善心胸开阔造福人类的文明公民。
       
       三、不能让“虎”口吃掉中华的儿女
       
       时代变了,时代精神也随之改变。在殖民主义时代,特别是在强国用武力压迫弱小民族并通过战争来追求民族利益的“战国”环境中,时代精神是“解放”,而这需要勇于征战的大批民族英雄。在当今的全球化时代,以和平发展为主题,主流文明国家通过政治和经济活动而不是战争来追求民族利益,时代精神是“人权”,争取、捍卫和拓展人权成为时代的最强音。于是在世界最先进的欧洲地区国家主权的民族疆界已趋于模糊,于是有南非黑白两族的大和解,于是有阿以和谈及巴勒斯坦的立国,于是有北爱尔兰解放军的投诚与特赦,于是有全球联手打击恐怖主义。“地球村”里的人类息息相关,每个国家民族的繁荣稳定都会给其它国家民族带来机会,每个国家民族的灾难和内乱都会给其它国家民族带来麻烦。正是以此为基础,同舟共济忧戚与共的全球意识普遍成长,有识之士正在促进整个人类共建全球伦理、共创人类文明、共享人间幸福。蔑视俗世人生和俗世幸福、以种种“崇高”的谎言和“伟大”的事业诱惑无知青少年杀人放火、依靠原教旨主义迷狂摧残同类的历史,早就应该彻底结束了。部分国人依旧以民族仇恨来支配自己的思维,只能表明他们的思想观念和知识结构锈迹斑斑,陈旧不堪。现在还有那么多自以为是的党国领导及幕僚策士,根本无视各国人民诚心诚意地友好往来,诚心诚意地追求和平稳定、互利互惠、多方共赢的事实,将自己的无知和基于仇恨和嫉妒的阴暗心理包装成“战略见解”(简单的心理分析就能够洞见隐藏在他们种种言辞背后的阴暗心理),故作高深地随意杜撰某某国家“忘我之心不死”,某某国家不愿看到中国的繁荣昌盛,某某国家希望中国四分五裂天下大乱,此诚非吾国吾民之福。党国几十年如一日将“阶级斗争”和民族仇恨的毒液输入了我们中华民族的骨髓,以至于基于嫉妒和仇恨、以恶意来猜度别人的种种“理论”特别繁荣昌盛也特别有市场。从我们民族的血液中清除这些毒液让民族肌体恢复正常,已是燃眉之急。< BR>
    “革命吃掉了自己的儿女”,记取这一惨痛的历史教训,我们万不可再让毫无宽容怜悯之心的极端主义者煽动的民族仇恨也吃掉中华的儿女,不能再让仇恨和暴力继续毒化我们的智慧从而毁灭刚刚重新启动的中国民主化进程。
        四、警惕以千万人鲜血来染红自己头顶翎冠的极端主义野心家。
       
       晚清,慈禧不自量力发动义和团“奉旨造反”对抗八国联军。慈禧对义和团民说:中国的一切灾难都是由于洋人作祟,你们去把洋鬼子杀了吧。战败,慈禧要讨好八国联军,她对“洋鬼子”们说,让我来把这些妖民杀了吧。
       
       1978年中越自卫反击战,根据刘亚洲的解释:“小平同志复出以后,…必须在党内树立绝对的权威,……最快的树立权威的办法就是打仗。……这场仗也是为美国人打的,也就是说为美国人出气,……此仗一打,美国对中国的经济援助、技术援助、科技援助包括军援和资金源源不断地涌到中国。” (刘亚洲:《对我国最可怕的战略包围是‘民主’国家的包围》www.bjsjs.net/25/02/2005。将人招之如器物挥之如草芥,那是灭绝人性之举。按照刘将军的过人智慧,他本应该反对这样来用兵。也许是碍于环境,不便明言吧。)一大批战士为此“永垂”在中越边境的高山下。
    在这类权柄执掌者眼里,国民不过是家奴,民众不过是羊群!中国人命价如此低贱,悲哉!哀哉!
    这种“家奴”传统延至今天,一些手掌生杀大权的“将军”由于长时间的“无战事”而双手痒痒。他们深知,大炮一响,才有黄金万两,才有官阶晋升,才有火中取粟、乱中取利。至于炮声中会有多少人命消失,对这些“将军”们来说,只不过是一个数字的消失,至于社会元气的损伤和日后疗治的代价,对不起,这与本官无关。
       近年来自由主义的人道主义观念(liberal humanitarianism)的恢复和迅速成长,是我中华民族复兴的一道曙光。真正的自由主义者只有在如下两种情形下认可暴力。第一种情形是正当自卫,在遭到暴力袭击时再不出手就会被对方的暴力夺去生命。第二种情形是打击杀人凶犯和战争贩子以保护自己和他人的生命,包括推翻草菅人命的专制暴政、迎击希特勒那一类大开杀戒以掠夺权位和地盘的人世败类,也包括对杀人等刑事罪犯绳之以法。朱成虎不但扬言要同美国打一场核战争,而且主张“我国政府应该丢掉一切幻想,把所有力量集中起来,全力发展核武器,争取能够在十年之内,储备足够消灭掉全球一半以上人口的核武器”,以便在核战争中先发制人,实现中华民族的真正复兴。”(《朱成虎将军7月6日在国防大学内部会议上的讲话》, www.peacehall.com/news/gb/china/2005/07。)朱成虎说要 “消灭掉全球一半以上的人口” ,大概是要表明他比毛泽东还“威”还厉害,因为毛泽东1957年曾在莫斯科说过第三次世界大战不过是全球人口“可能损失三分之一,再多一点可能损失一半”。人丧心病狂到这种地步,是何等恐怖的人性堕落!如果国家政策被朱成虎这类人渣(择词有点不雅,但没有更雅一点的词可用来称谓这种要以亿为单位灭我族类的毒物)所左右,而我国的现行体制下又缺少有效的权力制衡,中华民族以至于整个人类就势必陷于万劫不复之绝境。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