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范子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范子良文集]->[“光荣”的桐乡贪官史,天助郁舜希赢官司]
范子良文集
评论
·牟传珩:“庆父不死,鲁难未已”——为遭受政治迫害的范子良老先生鸣不平
·王金波:老而弥坚——记范子良老先生
·戚惠民:范子良老先生——一位自称“在民运舞台上跑龙套的人”
·何永全:从范子良的行止看应该推崇的精神
·戚惠民:请不要忘记这位民运老斗士——菱湖再访范老先生
呼吁与访谈
·大纪元:樊中庄被抓 范子良呼吁各界关注
·大纪元:樊中庄情况危急 范子良再度呼吁
文集
1998
·向范氏家族成员谈家史
1999
·我有一个梦,梦想有个“窝”
·我有一个梦,梦想有个“窝”(充实稿)
2000
·让更多的人看到优秀文章,也是一种启蒙工作
·《回顾20世纪》整理后的感想
·致朋友们的一封信 附:我的感想
·把刽子手的名字记录在案
·陈生江的情况
2002
·十里坪的魔鬼警察
·我和林老同歌哭!
2003
·纪念“六•四”十四周年
·致湖州市公安局局长凌秋来的信(2003.8.23)
·致十里坪劳教所副所长胡建宏的信
·致浙江省司法厅的信
·要揭露警察的违法行为
2004
·通报金波先生情况
·致湖州市公安局局长凌秋来的信(2004.5)
·我们的共同理念是用任何手段也破坏不了的
·作家戴晴将《长江,长江》一书赠给民运朋友
·致公安部部长周永康的信
·与朋友们分享
·为王金波先生呼吁
·不要遗忘朱利锋!
·我只能为民运跑跑龙套
2005
·致洪哲胜
·同声谴责济南土匪恶警迫害王金波!
·祝贺春节
·读《徐水良文集》的一点联想——也谈联合国改革
·王金波先生平安回到家中!
·纪念“六.四”十六周年
·对正义党通讯《 陈用林是一个人权迫害的骨干分子》一文的回应
·为毛国良先生第八次被砸饭碗而大声疾呼!!!
·林老关爱青年朋友!
·代邮国涛给诸位的信
·樊中庄先生被抓
·民主大业后继有人
·我的宗旨以及自我定位是“跑龙套”
·回复《回忆录》
·为今后的结社打下基础
·浙江缙云樊中庄的病况
·密切注视杭州朋友的安危
·声援程云惠女士维护自己的生存权利!
·说说范方平
·让后人牢记共产党的罪恶历史
·浙江警方又在干啥?
·奇文共欣赏
·当心,今年收获的稻谷有毒!
·关于谭凯案的一些新情况
2006
·寻找焕武兄!
·后共产时代中国价值取向探索
·谈谈《浙江教育电视台》的《小强热线》和《走进今天》
·浙江缙云樊中庄先生的近况
·高举反专制大旗 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冲向顽固的专制堡垒——祝贺中国民运2006年柏林大会胜利召开!
·著名人权、民运、维权活动家:余铁龙先生
·谁来关注“人权”?——就“虐猫”事件谈我的想法
·我终于见到了同道余铁龙先生!
·海外民主党应率先“进军台湾”!
·民运需要智慧和勇气——学习严正学先生百折不挠的维权精神
·紧急救助法轮功学员陈忠升先生!
·我不相信共产党会“立地成佛”
·转基因大米已端上餐桌,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向比尔.盖茨先生进言
·铮铮汉子谦谦君子——记法轮大法弟子陈忠升先生
·向这群苦难的老人伸出援助之手,为他们呼吁!为他们呐喊!
·湖州织里火灾的死亡人数52人
·亲情
·湖州市织里镇又是一场大火
·湖州织里发生火灾和群体抗议事件后 官方正在追究泄露真相的无辜民众
·我的狱中难友李毛兴先生被屈打成招判处死刑!
·恐怖!!! 徐双富等三位基督徒已被秘密处决!
·为内蒙女孩给焦柏固先生的求援信
·请朋友们都来使用skype网络电话
·紧急情况通报 杭州公安又抓人了!
·又一位打造共产政权的功臣被党抛弃
2007
·遥祝鲍彤先生蒋中朝女士俩老健康长寿 平平安安!
·学习朱虞夫先生满腔热情关怀狱中难友家属过好春节!
·老当益壮矢志不渝的沈继忠老先生
·向朱先生提个建议!
·我家的孝子
·后生可畏——写在民运人士谭凯即将获释之前
·就严正学案致胡锦涛先生的一封信
·致李国涛暨上海各位朋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光荣”的桐乡贪官史,天助郁舜希赢官司

   

范子良

   早在上世纪90年代的初中期,桐乡市就出了一个原市长吴锦嗣受贿 案,在互联网上热闹了一阵子。他可以说是它“独领县级市的风 骚”,让桐乡市一下子名扬海内、外。拿现在眼光看吴锦嗣受贿案, 真是“小猫小狗一只”,现代话:“小菜一碟”。他的受贿金额一说 13万多元,又一说收受老板贿赂23万元,(此数字是从网上搜索到 的,未与案卷核实),用我的话说讲,两项相加,也不过36万多元, 判了他13年有期徒刑,够重的了!这是共产党妄图杀鸡儆猴、刹住它 党内这批官僚们的贪污腐败势头。可是令共产党始料未及的是,贪官 们的“勇气”与“决心”和他们的胃口却越来越大。这叫:“欲壑难 填”。看来,共产党得认真检讨检讨你们的体制问题了,再不改变体 制,灭亡那是必然的。

   现在的桐乡市又怎么样了呢?我不想全面评估,就说一个小案子,一 个非常容易解决的案子:残疾老人郁舜希,以他残疾人的处境与身 分,取得了託运部营业执照,与人合夥经营。由于老人为人老实诚 恳,常常得到业内人的真心帮助。一位在省府检察院工作的高人指点 他,查十多年来託运部的税务发票,小小一个不起眼的託运部,盈利 竟高达千万元,“难怪”合夥人会起黑心,要将这块肥肉据为己有, 独享成果。

   我们再想想,在毫无理由的情况下,能帮助他独吞千万元的财富,他 的“出手”(贿赂),会比吴锦嗣当时受贿中区区“小猫小狗”数目 吗?更有甚者,託运部在那个窃取者手里,除了过去这十多年的利 润,今后的财源还会滚滚而来,肯定会“出手大方”。我个人猜测, 非百万元难填欲壑!

   再来比较邻县公安与桐乡法院在同一案件中的差别。当黑社会、恶势 力打手戚利伟、锺锦林、凌恆元,对原告都舜希和郁召权大打出手 时,海宁公安局对他们仅仅处以刑事拘留一月余,对其中的戚利伟关 了一年多(因为託运部所在地在海宁境内),当事人所在地的桐乡市 法院却完全颠倒黑白,就凭这一点你们必定收受了好处,所以会昧着 良心做出丧尽天良的坏事。

   我在《司法黑暗迫使残疾老人走上漫漫上访路》文中为你们出了一个 解决此案的“点子”:一手策划、泡制〔1999〕桐经初字第232号, 所谓“浙江省桐乡市人民法院民事调解书”的那个贪腐法官穆福亭已 在去年一命呜呼,让你们将罪行一股脑儿推给那个死鬼,早日还郁舜 希老人一个公道。今天我又得到一个大喜讯:又一个经办郁舜希诉讼 案的吕姓法官,竟在汽车内暴病而死,看来这真是天意了!经办同一 案子的两个法官,相继受到上苍惩罚,看来郁舜希老人得到天意之 助,你们不管手中握有多大的权力,绝对斗不过上苍的旨意的。

   在此我还要劝说劝说大麻镇的莫(音)书记和镇政府那位负责信访的 范银虎先生,不要拉大旗作虎皮,什么代表监察部啦!什么写揭露文 章的人是“反革命”啦!你们都已经掌握材料啦!等等。这些帽子公 司的玩艺儿,中国人都领教过了。我奉送你们一句话,“为人不做亏 心事,半夜敲门不吃惊”。做了坏事唯一的办法,只有彻底交待求得 宽恕,靠“巩守同盟”那是死路一条。醒醒吧,先生们!苦海无边, 回头是岸!

   最后还要说说大约在月初,桐乡市一位女市长,(网络搜索结果,大 概是副市长朱红),专程看望郁舜希老人,并且给了郁舜希300元人 民币,以示关怀和体恤。这对老人来说当然是感激涕零了,但是要解 决根本问题,还是公正断案,还老人一个公道。千万元的案子要摆 平,在300元上乘以万倍,才是最合理的解决办法。老人苦了一辈 子,又年迈残疾,很快生活不能自理了,膝下无子女,找位健康老 伴,侍候他安度晚年,这不算奢望吧!

   我想这是一位父母官解决民众疾苦最现实的、最好的方式。作为一方 水土的市长,不但要顺天意,也要顺民意,整饬吏治,让老百姓安居 乐业,为民作主才是最好的父母官!

   (2007-08-19)

〔转载自《天网》2007-08-20 01:26。提供者:(成都)黄琦〕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